69uuu下载

      “你,难道是黄……?”狻猊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已这两个月来一直在想怎样才能把消息放出去,可完全不知道该怎样传送,也不知道该传给谁,就连黄英也从不透露要找谁。

      张阳冷笑了几声,随后厉声道:“想起来了?为了讨好龙族,去捉了我黄英姐。说吧,想怎么死?”

      狻猊犴眼睛一亮,可随既又暗淡了下来,轻瞟了张阳一眼,喃喃的说道:“难怪她怎么也不肯说有谁会来救她。我承认,你是个天才,会这种神奇的阵法,居然把我从五劫散仙压制到三劫,而且以元婴后期的修力打败了我。但是你太小了,也太弱了,如果再给你一千年,不,甚至五百年,估计你能斗过他们,但是现在的你不是他们的对手。”

      “额,什么情况,似乎这狻猊犴是想救黄英姐?”张阳一时也想不明白,于是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难道你这假惺惺的说这些话我就会放过你?别做梦了吧!”

      正在此时,狻猊悍和睚眦笔也走了过来,开口说道:“圣主(师傅)威武!”

      张阳手一摆制止了他们,两眼却死死的盯着狻猊犴。

      狻猊犴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轻声说道:“我知道,我现在说什么你也不会信的,但是我抓她时,我有不能说的苦衷,而且我一度想放了她,但是真的没有办法!于是这两个月,我一直在想办法,甚至为了取信他们,我愿意充当他们的爪牙,来跟踪睚眦笔。如果你真不信,那就杀了我吧!或许留着我,对于你更有用。”

      狻猊犴说完又看了看狻猊悍和睚眦笔,然后坚定的说:“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手段控制了他们,但是你想一想,就凭你们仨,能斗过他们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张阳冷叱道。

      “来呢!”狻猊犴压低了声音:“你有什么办法控制他们,就用这个方決控制我吧!我加入你们,我并不怕死,只是怕死得不值。”

      “你?不后悔?”张阳有点好奇的问。

      狻猊犴睁开双眼看着张阳,一字一句地说道:“不后悔,为救她而尽我的一点微薄之力,我愿意。”

      “好吧!放开你的心神,不要扺抗,希望你没有说谎。”张阳走上前去,右手轻轻放在狻猊犴的天灵穴上。瞬间就分出了一缕神识侵入了狻猊犴的脑海。

      “他居然没有说谎!”读取完狻猊犴的记忆后,张阳惊奇的发现,狻猊犴其实并没有说谎,而且他似乎……

      张阳马上乐了起来,情不自禁的大笑着说道:“哈哈哈,真够狗血的!”

      “笑,你笑够了吧!”狻猊犴也明白自已的秘密已经被人知道了,于是脸刷的一下红了。虽然他的年龄不小,也有近三千岁了,可基本上这些时间都在用于修练,其心智也只有二三十岁而已。

      “没,没什么!只是忍不住罢了!”说完,张阳又大笑起来。

      睚眦笔和狻猊悍则站在旁边明显一头雾水,实在忍不住了,睚眦笔才轻轻扯了址张阳的衣服,低声问道:“师傅,你们在说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们不需要听明白,等黄英姐一救出来,我会还你们俩个自由的。”张阳笑了笑,回答道。

      狻猊犴喃喃道:“真的有机会吗?你还不知道他们的实力?”

      “如果情况真如你知道的那样,我至少有六成把握!”张阳自信的说道。

      “六成?你居然有六成把握?”狻猊犴一听,立即激动了起来。

      张阳自信的说道:“六成。他们的力量虽强,但是比我估计的还是差了不少,而且他们也并不是铁板一块。”

      狻猊犴眼睛突然一亮,十分惊讶的说道:“你,你是说……”

      张阳点了点头,坚定的说道:“不错,你猜得很对,借力打力,四两拨千斤。敌在明,我在暗,他们没有那么可怕!”

      “那我该怎么做?”狻猊犴不解的说道。

      张阳眼睛中闪过一丝厉芒,低沉着声音道:“二龙子鳌夏并不是你们狻猊族的靠山,另外找一个吧!想法离间鳌夏和狻猊老祖的关系,关键时候我会拉制你的!鳌夏,我要他死无葬身之地!”

      “好!”狻猊犴随声应道。

      “那大家分头行动,统一口径,千万别走漏风声了!阿笔,黄英姐那边就靠你了,现在我解除了对你的控制,有些事情要你自己拿主意了,千万不要让我失望。”一切都搞定了,张阳却特意交代了一下睚眦笔。

      “师傅,放心好了,打架我不行,但是小聪明我还是有一点。况且,还有这跟屁虫给我传递信息呢!”睚眦笔朝狻猊犴努了努嘴道。

      “好,大家各司其职,多加小心。”张阳简单吩咐了几句就纷纷离去。

      此时的方天城内却风起云涌。

      李风站在客栈的最高处,手中端着一杯聚宝斋特供的酒轻轻的抿了一口,然后闭上眼睛,脸上露出满意的形情,好一会才轻声问道:“袁大哥,那装有休玉尸体的水晶棺材已经完全送出去了吧!”

      袁通冀点了点头,沉着道:“不错,送出去了。要不是我有伪装的能力,还这真是个烫手的山芋啊!不过现在要看休家的反应了,他们花这么大力气来找这休玉的尸体,估计这也是一个十分重要的人物了,这下够昆仑喝一壶了吧!”

      李风抿了口酒,微微点了点头,对于这一点他是肯定的,休家可是把最大的杀手锏也交给了休玉,并且休家为了找回休玉的尸体可是动用了二百多人,用了两个多用,恨不得把方壶海域和方壶岛掘地三尺。

      “那张小师叔也不知怎么想的?这么个宝贝,怎么就不敲诈一点东东呢!白白的把水晶棺给交了出去,这下好了,一点好处也没得到!”袁通冀摇了摇头,曾经盗贼团的宗旨就是风过留痕,雁过拔毛,这种出力而不得好处的事情还真的没干过。

      “别,千万想也不用想。休家可不是你想像中那么简单。作为天下第一暗杀家族,休家就是一条凶狠的毒蛇,永远是最恐怖的对手。”李风微笑着说道,同时递过去一个储物戒指,洋洋得意的说道:“给,这个是给你们三兄弟一年的奉禄。放心,我们圣灵宗现在唯一不缺的就是钱了。尽快提升实力,千万不要省。”

      袁通翼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心中却不由得感慨了起来。原本四兄弟都是散仙,没有宗派的支持,表面上好像逍遥自在,可实际上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后来虽说成立了逆河盗贼团,但是所有的事情却不是他这个团长能作主的。往往抢来的东西十不存一,所以也仅仅勉强够三兄弟修练而己。但是,一拜了姬天这个便宜师傅,只是简单打扫一下战场,得到的好处就超忽自己想像了。现在加入小师叔的宗派,一加入三兄弟就是长老,而一年的奉禄居然比原来在盗贼团一年所抢的财物还多,真的是难以想像啊!

      “这?这是不是太多了?”袁通翼轻声问道。

      “哈哈哈,不多,不多,用完可以再来拿。”李风两只手指拧着杯子,朝他举了一下,轻声说道:“圣主出去快两个月了,东海那边也没动静过来,真有点急啊!”

      “嗯!”袁通翼点了点头后又接着说道:“想想我们三兄弟也幸好张小师叔收留了,要不然……”

      “别,别这么说!我们五兄弟可比你们三兄弟更惨,当年我们可是去杀圣主大人的,可大人不计前赚,也不赚我们五个地位低微,在他不留余力的栽培下,才有我们五兄弟的今天。”李风又轻轻抿了一口酒,接着又感慨的说道:“袁兄,圣主的志向可远不只是在这片大陆,我们只有足够的忠诚和更用勤奋的修练才有可能跟上圣生的步伐啊!”

      袁通翼点了点头,拿起杯子,狠狠的喝了一大口,然后沉声道:“嗯,要不是圣主,昆仑的仇我们是甭想报了,现在可算是有个盼头了,真希望休家能给力点,给昆仑好好喝一壶!”

      睚眦笔再三考虑后,还是决定要先回一下睚眦族。本来他们睚眦族在整个亚龙族内可以说是独立于龙太子和二龙子之外,可现在在外人看来自己和二龙子的关系却十分敏感,这样族内是否有什么想法就难说了,以前自己是一个超级纨绔,这些事情完全不会在意,现在可不一样了。

      一路上,睚眦笔总笑容满面和府里的下人打着招呼,可是在他的背影之后,所有睚眦府的人全呆呆的站在那,许久不能动弹。

      “父亲大人!”睚眦笔终于来到他父亲睚眦坚办公的地方。

      “啊!笔儿?你怎么来这了?”今天,睚眦坚难得的心情大悦,于是正专心致致的练着书法,猛的听到睚眦笔这一嗓子,也不由得疑惑起来,要知道睚眦笔可是从来没来过他办公的地方。这一次可是破天荒的一次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