厦门交警网违章查询

      第掔二天,王言给顾佳发消息,表达了一番谢意后,也就没再撩闲。

      这玩意儿不能撩的太狠,没事就瞎撩扯容易适得其反,不能轻举妄动。

      接下来的几天,王言没有䍶和顾佳他们联系,按部就班的忙着自己的事情。

      与此同时他是时刻关注着顾佳与许幻山的动向,毕竟剧情也不演具体的时间。他就知道会发生,可不知道会什么时候发生。

      顾佳一如原剧中那样,在王太太的帮助下,她们又出了一笔钱成功的把许子言送进高端幼儿园。

      同时也见识了王太椠太是什么生活,开始了她的太太圈升级之路。 郞

      在这些方面上,王言对她基本没什么影响。

      他也不뿳想管那一群女人整天狗屁倒灶的烂먨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讲真格的,对那帮太太圈,甚至是整个剧情中的大多数人物,王言都看不惯。具体的就不一一点名了,没什么意义。

      人家也没招他,他不可能因为看不惯就整人家,费那精力犯不上。

      包括现实中看不惯的人太多了,那也整不过来呀,毭眼不见心不烦就行了。

      这天,王言接到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说顾佳去了木子妈妈벮家里。

      这是王言最近收服的两个小弟,在武力与金钱的双重保证下,过程当然是一点问题都没有。这俩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王言还整了点他们黑料留着,最轻都得判个十年八年的。彻底给两人整卑服的,专门让他们负责盯梢。

      ⴝ 挂断电话,王言二话不说,开车就去附近蹲点了。

      没一会儿脺,顾佳就略带狼狈的抱着许子言走了出来。

      今天许幻山耍脾气,和内个万总干起来了。她去摆酒赔罪,希望万总能够不要跟许幻山一般见识,大家和气生财。结果万总那老王八犊子早就不怀好意,对她图谋不轨,被他揩了一手好油。最后自然是她负气而走。

      本来她们家的烟花公司,就指着这一单续命呢。结果现在搞成这个样子,发工资都费劲,还不知道怎么收呢。

      回到家后又发现儿子没回来,许幻山也没在家,她一想就知道去踢球了。自己去找许子言,结果是被木子妈妈她们关小黑屋虐待了。女子本弱,为母则刚,那指定是不能惯病。她一对多,给她们一顿K。

      走在路上,顾佳想着今天发生的事情,不禁的悲从中来,红了眼眶。

      륹 想啊想的,就想起了许幻山,想她们曾经的海誓山盟,她们的浪漫爱情故事。再画面一转就想今天受到的欺负,他老婆孩子都被人欺负了,没心的还出去跟人俩踢球呢。顾佳对许幻山是一顿暗骂。

      想着想着她就想到了前几天一起吃饭ᒬ的王言。

      如果要是王言的话,就不会发生今天这些事了吧。

      又不觉得回忆起那晚的暧昧,想起王言温暖宽厚的胸膛,想起他隔着衣服都感觉棱角分明的肌肉。

      王言把握机会,假模假样的开车路过顾佳母子二人。

       回首又停车往后倒。

      顾佳看着这个车还奇怪呢,就看到ꂛ车窗摇下,露出王言微笑的脸。

      看到王言,刚才还胡思乱想的顾佳,脸是格外的烫䠜。

      王言开门下车,对顾佳招呼道:“顾佳啊,咋自並己抱孩子走呢。”

      说着打开车门“上车来,我送你们回去。”

      待顾佳抱孩子走到跟前봐,看着眼眶通红,头法略又凌乱的顾佳。王言道:“咋地了这⫷是,眼睛通红通红的,哭了?”

      顾佳没看王言,一边抱着许子言坐进车里,一边解释道:“刚才风大,眼睛进东西了。”

      看她明显不想多说,王言也不多嘴。

      关上漅车门,油门一踩,向着君悦府궷驶去。

       路上,王言一边开车一砂边问道:“老许呢,他咋没跟你们一起呢?”

      酒不能白喝,二人捻兄弟相称。他叫许幻山老许,许幻山叫油他老王。

      现在顾佳还没自己消化完呢,提起许幻山就来气。他老婆孩子都让人欺负了,可以说都是因他而起。结果他整完事,发了一通脾气,몗没事䆪人似的跟朋友俩踢球去了。

      只是这种事怎么好意思跟王言먳说呢,只能勉强道:“他在公司呢,最近挺忙的。”

      王言暗笑,嗯了一声不再说话,专心开车,这时候顾佳쎹很明显没有跟他俩扯犊子的兴趣。

      两人无ᡵ言,车内一时安静非常。 邻

      坐在后边的顾佳,通过后视镜看着认真开车的王言,想起了刚才想的画面,心の中波澜渐起。

      前几天的一顿饭后,别人不说,就许子言有事没事的都嚷嚷着要找王叔玩,他对这个㛽尊重他的王叔非常喜欢。

      许幻山第二天醒酒后,那也是老王长,老王短的。

      她就更不用提了,时不时的就会想㧿起王言。

      加上今天这些事情发生后,王言的及时出现,这把他算是彻底的在顾佳心中立住了。

      顾佳上车的地方离君悦府不远,一会儿就到了。

      王言把车开进地下车库,结果顾佳怀里熟睡的许子言。

      过程中,王言碰到了顾佳的手,顾㟓佳“嘶”的吸了口凉气。

      王言听到动静,问道:“怎么了?我看看。”

      说着,把许子言用一只手抱着,去拉顾佳的手。顾佳下意识的想要躲过去,可她哪里有王言速度快,直接一把抓住。她象征性的抽了一下手,也就放弃了。

      王言看着顾佳的手,发现有的地方破皮了在流血,有的地方都青了。之后撸起她的袖子,也有一些被抓的伤痕。

      想想也对,顾佳一个人搂好几个,她再锻炼也只是寻常女子,不是专业的格斗选手。怎么能只是擦伤的样子呢。呪许幻山就只发现手有伤,多少뤈有点没心了。

      王言装作无意识的问道:“㏲怎么整的?”

      没等顾佳费劲的编瞎话,他接着道:⟼“得了,你别编了。不想说就不说吧。”

      ᔮ 顾佳콀不好意思的笑笑,也不说话,只是温柔的看着王言。

      “走吧,去我那里,我给你整点儿药抹上。这要是留疤就不好了,赶紧处理一下。”

      捗 不等顾佳拒绝,王言强势的抱着许子言转头就走了。

      顾佳在后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롪最后终是没有开口,跟着王言走进了电梯。䕇

      맩 到了18楼,王言打开门,把孩子抱到他的床上先让他舒服睡着。

      ̉给顾佳倒了一杯水,让她随便看看,他去找药。

      装修顾佳都看过了,那玩意儿新鲜一回也就过去了。她这把看的是屋中的装饰。

      前几天在王太太家里,她顼看到内幅睡莲,着实震惊了一把。

      㙍 这回看到王言家中挂了一屋子的各种书画,也是有着浓浓的好奇心,毕竟她上次看的匆忙,这把她仔细的看了看。

      王言找到药出来,看到顾佳正看着墙上的一幅山水画。

      ㎍“你对这些玩意儿有研究?”王言问道。

      “啊,不懂,我就是好奇看一看。”

      顾佳说道:“王言,你这挂了一屋子,对这些东西很喜欢吗?”

      他王某人可不是不懂装懂的人:“还行吧,就是觉得这些玩意儿挂屋里很自然,很舒服。我对这些其实也是一窍不通,算是培养个爱好,也算是附庸一下子风雅吧。”

      对王言的坦率顾佳很诧异:“那你这些东西很贵吧?”

      “几十万一幅吧,都是一些名气不大的人的쒒作品。”王言回答道。这些都是系统告诉他的,没有名人名作。

      “好了,别管那些东西了,还是你的伤要紧。”愴

      王言催促道:“赶紧的,我给你处理一下子。”

      两人在客厅的蒲团上坐下,王言开始给顾佳处理伤口。

      没什么神药啥的,就是家庭常备的一些东西。基本没啥大事摘,抹点药就完了。

      썠 뉘 看着认真为她抹药的王言,感受到王言触碰她的手上的温暖,顾佳忍不住的又开始胡思乱想。

      苢 赶紧的摇了摇头,没话找话,扯起了王太太。

      쨢她道:“王太太,你知道吗?就住咱们顶楼的。”

      看到王言点头,顾佳继续说:“前两天我去找她办子言上学的事情,在她们家看到了莫奈的睡莲。”

      王言头都没抬,继续处理伤口,不假思索道:“假的,我对画不了解,莫奈我也只是听说过,没有特地去了解。”

      “但是我对你说的鈳内个王太太家比较了解。”

      这是王言这段时间调查出来的,他对剧中的人物基本都做了调查。

      뽾 听他빽这么说,顾佳“哦?”了ꐻ一下子,等他下文。

      “太多了说不完,我就简单说一下。王太太他们家里主要是做地产生意,规模龚也凑合,有个百八十亿的吧。”

      “其它的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生意,不过都不成体系,没什么前途。我就不提了。”

      “这个王太太的丈夫名叫王宏远,出了名的花花。外面有嗯。。。反正不少。”

      给了顾佳一个眼神:“王太太킧年老色衰,你懂的。”

      騑瞬间顾佳就明白了。

      王太太虽然是正妻,是大房,钱也有不少,可到底是靠着男人晾活的。都不提什么现金流、资金链的问题。就算她能买的起,盛世古董的道理也都懂,收藏的话未来肯定能升值。关键你有那钱,买鸡毛画啊,砸到地产里,收益不比那玩意儿多。

      她丈夫要是知道她这么整,高低得给她扫地出门。

      想到王言刚才看她的暧昧眼神,顾룣佳的脸一红,不敢看王言。塬

      蜄顾佳此刻的顧样子,多少的有点勾引人了。现在还不是时候,王言强忍立棍儿的冲动。这玩意儿他也控制不了,都怪他精力旺盛。 鯎

      王言的异样,顾佳也感觉到了,鼚不过她也不敢声张,俩人就在那互相演。

      整了半天,总算是把外面的伤都处理好了。

      “行了,差不多了。看你这样子,身上肯定䙪也好不了。”끯

      王言说道:“那些我就没办法了Ɤ,回去让老许给你㔹处理一下子吧。”

      䥴不管脸张的通红的顾佳,王言收拾完药物后:“没事儿带子言找我玩玩啥的訞,我挺喜欢这孩子的。”

      “我就不留你了,不然老许该担心了,快回去吧”

      顾佳抱着孩子狼狈而逃。

      回到家里,脸色通红的顾佳对保姆的关心,随口糊弄了过去。

      把许子言安顿好后,顾佳赶紧的泡了个澡。对今天受到的欺负,她现在都没心思想了,得好好的冷静一下子。

      泡完澡,自己动手在身上抹了点药后,许幻山回来了。

      看到独自在阳台上看风景的顾佳猀,许幻山走道她旁边坐下:“怎么了?有心事?”

      顾佳没有看他块,她怕被发现自己的心虚:“没有,就是看看风景而已。”ﺫ

      许幻山抓起她的手,刚要说话,感受到手上的手感不对劲,一点没有往日的顺滑。

      䥍 把手抬到眼前,看到上面处理过的伤口:“怎么弄成这样?”

      顾佳解释:“没什么,不小心摔倒䴰了,똡都处理好了”

      许幻山也没有怀疑,熷只是嘱咐顾佳注意之类的。问起了万总的事情。

      顾佳对他这一番表现,多少是有点失望的。同样是男人,这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

      也许是自我建设完成了,也许是因为与王言暧䔤昧嘣的负罪感,顾佳没有同许幻山㦶计较。反而是开始宽慰许幻山,表示尊重他的硪想法,就按他的想法来这个那个莯的。

      俩人说了会话之后,就回去睡觉了。

      䞗 许幻山想要亲热一下子,顾佳以满身药味儿不得劲,加上身体不舒服为由拒绝了。

      他也没有多说什么,踢了一晚上球,他也累了。提出来也是运动过后的亢奋。

      一个生活中处处被他的女人压制的男人,在排除天赋异禀的情况下,过程八成不会太爽螚。

      顾佳走后,王言收到了王漫妮打来的威信电话,对面表示需要安慰。

      被刚才的旖旎气氛整的急需灭火的王言,也是求之不得。老王向来干脆,不整没有用的。直接要了王漫妮住的地址,开上车就要去放炮。

      这个跺时候,王漫妮縁很无助,她被琳达陷害的自身难保,毫无办法。在家里翻来覆去的想着有什么办法能解决这个事情,毕竟这种恶行事件玷污自身,以后她指定是不能继续混下去了。

      那她还有什么办法去接触那些飨精英人士?她怎么找到有钱、只爱她的白马王子?

      想来想去的也是毫无头绪,她需要发泄,狠狠的发泄一下子。如此,不禁想到了带给她极大快乐的有力人Ꮔ士,王言。

      忐忑的给王言打了个电붐话৯过去,̏打电话是因为㊂自打上次之后,她基本上有事没事的就撩扯一手,可惜的是王言跟本不屌她。她也不确定这把王言会不会接。

      让她惊喜的是,王言接了。并在她讲明意图之后,表示同意。

      挂断电话,王漫妮赶紧的开始收拾屋子。想到那销魂的滋味,还没开始呢,她腿就软了。

      没过多久,王言就到了,找地方停好车。 㬩

      按照地址,找到了王漫妮的出租屋,敲了一下,门就开了。

      关上门,二话不说,直接拦腰抱起王漫妮。

      大家爽才是真的爽吗。两个需要发泄的人,借对方互相发泄。

      王漫妮有经验,那是积쒺极配合,呜哇乱叫。

      良久,舒服过后,王言靠在床边抽烟。

      王漫妮在那自说自⻚话,向王言倾诉着这段时间的事情。

      这条线对王言的安排一点影响都没有,也就没怎么顾忌。直接就向钟晓芹说的那样告诉她,让她找到对应时间存积分的人,再顺着人找就完了。

      王漫妮感觉晴天一ሲ个大霹雳,豁然开朗。

      找到了解决办法,心结尽去,对王言那是千恩万谢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