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耻PLAY公共场所H调教

      咒莫余招呼牛妖来篝火旁观战,倒不是他胸有成竹켂不怕变故稳坐钓鱼台,而是拖时间积䡘攒力量。

      八戒要是打得赢,等八戒把猛将兄打服了,三妖좫还得想想办法劝猛将兄学习语言——是把猛将兄带去盆地还是就地进行普通话教袶学还是个问题。

      딡 要是八戒打输了,那可比打赢了要麻烦得ಝ多。

      䳺 趁⎻现在多攒点法力,等过会双方分出胜负了,不管猛将兄是输是赢,自己给他来上一套花里胡哨的法术,从力量到技巧多方面展示盆地m妖精势力的ฃ优势,争取让猛将兄对盆地妖精势力的文化心生向往,自涊觉学习普通话。

      主动学ஔ习和被动学习的效率是两码事,能不能在茪短时间内将这个部落纳入势力范围就看㘒这一套由八擔戒单挑猛将兄作为起手的连环招了。

      这边莫余和黑ㄥ子作为观众已经落座,那厢的八戒刚和猛将龱兄开始角力。

      猛将兄不是没打过野猪,可以前打野猪都是为了吃肉,要么打死要么打残,现在自己放下炮了狓武器,篝火边两只妖精以逸待귶劳ཥ,要是真对这头猪妖下死手,胜负暂且不论,另外两只把猪妖推出来和自猺己单挑的妖精能軉善罢甘休?

      쳬 猛将兄是没学过普ģ通话,智商可꡹不差,放下武器单挑,双方点到为止,他很明白这就是这场战斗䛀不能越界的乗规矩。

      㙅三只妖精给他一个单挑的机会,至少比二话不说把部落全屠了再来围殴他友好,就凭这一点,打完一架,不管输赢,不管这三只妖精要做什么,只要不会对部落产生威胁,他都得给这三只妖精面子。

      只是打输了会没底气,能打赢还ꛀ是打赢好。

      刾 但不能下狠手杀手,也不能用兵器,猛将兄攥着一双铁拳,也犯了难睝。

      拳法?这时代哪来的对人内篫战用的拳法?

      豑 就算是他们部族想要狩猎,那也是有工具用工具,真轮到赤手空拳上阵,怕不是在拿全族的命开玩笑?

      猛将兄攥着拳头,躲桚过䉸了八戒的撞击,反手就是一拳,砸龸中᫋了八戒的侧腹。

      这一拳隐隐带着法力加持,八戒倒是经常和盆地内妖精过招,知道用法力防护本体,这才没被ꚭ这一拳砸的出了洋相。

      八戒这一撞未能成功,反被猛将兄砸了一拳,转过身来,心里也郁闷。

      圬 他平日里在山林中生活,后来与盆地众妖精切磋,只练出了“三板斧”。

      一撞二刺찇三撕咬。

      这一撞就람是自己撞上去,二刺就鱎是用獠㬀牙戳刺,三撕咬就是字面意Ỿ思,也是贴身战的办法。

      잲 刚才就是一撞,可压根没撞上猛将兄,还被他反手打了一拳,这一招怕是不能用了。

      那就用二刺吧。

      老老实实地将法力ꮂ贴在獠牙上,既然对方也会用法力附着在身上攻击,那他八戒也不用在这方面留手,万㛆一阴沟里翻船⿸,那就成了笑话。

      八戒缓步靠近,一对獠牙暗暗❱朝猛将兄浑身上下试឴探,想要寻一个就算扎穿了也不会使猛将兄伤残的地方。

      愣是没找到。

      面前这个靠两足在地上行走,两只驦手又充作武器的生物让八戒犯了大难。

      和猛将兄体型结构最像的猴妖好歹还有一条尾巴辅助行动,这位猛将兄浑身上下,不论哪儵一处,被他的獠牙刺穿,那可都是半㧀废。

       看他那双臂,要是刺穿一条,就只剩一条能用了,进攻手段废了一半。再看他的双腿,要是刺穿一条,他还能像刚才那样闪过自己的攻击?更不用说躯干和脑袋了,这要是刺个对穿,能救回来吗?

      莫余说要勉强获胜,自己把对面打成픤了半废,那不得把自己也打成残疾才能算是퀊勉强获胜?

      八㒓戒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可单挑依旧롃在进行时,猛将兄没想到三顔只妖精还商量着要勉强获胜,看见八戒那一对獠牙对他威胁였颇大,当即决定先下手为强,一拳朝八戒的脑门砸了过来ɐ。

      ꏍ八戒下意识地用獠牙迎了过去,正对着猛将兄的铁拳!

      딕 猛将兄知道野猪的那对獠牙有多狠,他的长枪还是从獠牙上෩得来的灵感,此时看见獠牙泛着光戳ꡮ向自己的拳头,哪敢用拳头去碰。

      想也不想,两只ߺ大手一张,分开一握,刚好握住鬥了八戒的两支獠牙。

      一人一猪愣住了。

      八戒以前没被人握过獠牙,猛将兄也没干过。

      可这一握,像是有一道闪电噼啪一下在两个正在单挑的修真者脑中闪过,给他们找到了破局的办法。

      既然都没把握在不下杀手的情浵况下从容地战胜对方,那角力不就行了?

      这个他俩会啊犥!

      一人一猪眼神一对,发觉对方也是这个蹟心思,顿勢时心中有数,开始打起“假赛떿”。

      具体怎么假……

      八戒口中哼哧哼哧,四蹄踏在地上拼命用力,看起䱈来像是疯了似的要顶翻猛쬽将兄。

      猛将兄也不甘示弱,头上青筋暴起,好好的一个人浑身上下肌肉绷紧,像是石雕出来的,躛鼻下喷出两道白线,时不时喊两嗓子给自己助威,抓住獠牙的双臂更是肌肉虬结。

      꽛如果这一幕被拍下来做成照片分发给不在场的路人,或许他们会觉得这是人与猪的生死搏杀一瞬,但偏偏莫余和黑子已经看了这一幕半个多小时了,这俩还是这姿势。

      “算ை了八戒螟,平局就䁥平局吧,你俩打假赛觉得不累,我看着都累了。”莫余决定开口中断切磋,对方的态度已经摸的差不多了,这褅场假赛打下去没有意义,羯只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八戒朝猛将兄递了个眼神,轻轻抽㬴了抽獠牙,猛将兄心领神会,和八戒各自罢手,撤到一边。

      八戒撤回本阵,口中不甘示弱→:“什么叫假赛,我和那个……那个什么鶉来着是在⿞角力!我俩累得都没力气了,ᥤ法力也拼的差不多,你们在旁边看着难道就不觉得凶险?”

      “不觉得,行了,咱快想个办榺法给这猛将兄开个普通话培训班,要是后天还没回到盆地,本体要觉得我们走ٖ丢了!”草人莫余见猛将兄算是服气,站在那等三只駫妖精的下一步动作,连忙组织八戒和黑鳭子䥓给猛将兄开普通话培渏训班⅛。凘

      刚才准僤备的后招没用上,计划很顺利,莫喾余很欣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