捆绑术

      “胜的很不容易呢。”

      长老席上,王腾望着回到人群中的孙崇羽,在五⹆位先天境真传弟꟞子的围攻下,这位剑狂可也吃了些亏呢。 䓎

      “哼!”

      似乎是察觉到了王腾ꀆ的目光,孙崇羽拢了拢袖袍,轻哼一声转过身去。

      빷 不愿理会

      싲“嗯,孙崇羽剑法了得,但太过刚直٠,궬尚需磨砺。”

      軦有长老开口ଊ,点评幋孙崇羽,身为天权峰的首席弟子,战力自然是毋庸置疑。

      但行事雨作风还需培养一番,剑修也需审时度势。

      ު 丁字号擂台上,七道身影伫ꅟ立。

      除却那位幬脱颖而出的弯黑马邹启真外,俱是先天炼精的修为,⓶此刻正彼此对视着,不鑒愿露出一丝破绽。

      整体而言,这丁字号擂台应当是先天境大比中걸最正常的一组了,没有什么特殊人物。

      啪䚣!

      擂台上,人影交错,텸一人出手,霎时引起了连锁反应,七人眸光闪烁,齐齐动手。

      蛖刹那间,整座丁字号擂台都被一团朦胧星辉包裹,气血蕴荡而起,真意在交织。

      几乎让人看不真切,只能隐约感受娪到其中澎湃的波动。

      䴣嗒、嗒、嗒

      王腾倚靠在铫长老席位上,指节轻敲玉桌,在他的目光中,丁字号擂台上的场景纤毫毕现,没有什么能遮掩的。

      七人战作一团,那位隐藏实力的邹启真则是被重点关照的对象,足足有两位真传弟子都鑐在盯着他打。

      倒是有些憋屈,而他的战兵则是一盏星灯,照耀前路,拉开一片罡气帷幕挡在身前,倒也能鏖战下去。

      王腾身旁,几位执事与长ꫩ老们交谈着,很关注那位脱颖而出的邹启真。

      能够不声不响修行到先天炼气的层次,此子的心性㠮倒是沉稳,能韬利光养晦。

      相较起来,王腾登临完美先天后,三宝融汇,倒是没有三境之说,而是变成了先天九重,每攀登一重都会与战兵一同迎来一次蜕变。

      直至九重,繁化周天。

      周天两仪,淬血炼骨,亦是뿖可以看作两个大境界。

      炼血蜕变,气血狼烟冲霄,淬骨锻身,成就周天战体。

      扼而此次先天大比的魁首,奖⺯励也是丰厚的紧,就是王腾也有些意动。

      三枚锻꒫体大丹,一门先天武技的真意传承,两门神通伝术法,以及天门秘境的一捺月修行时间。

      可谓是强身健体一条龙,自是让诸多真传弟子心生向往。

      ◼轰!

      此时,丁字号台上,㙠也是临近尾声。 䣍

      邹启輣真삁成功发挥自己谨慎,稳健的特色,生生撑到了最后,将台上最后的一位对瀄手送下了擂台。

      成功拿下决赛名额。

      坕 他立身高台上,长出一口气ݞ,星光长灯被纳入丹田,半响才平⿛复下心中的思绪,转身下ퟢ了擂台。

      周遭弟子倒是有几繍分艳羡,毕竟较之那七峰七脉的顶尖人物而言,这位邹启真与他们的距离是最近的鮐。

      紧随其后的,是戊字号擂台上的混战⸌。

      最引人注目的탔,自然是那位腴玉衡峰首席弟子姜瑜恒。

      铱 不负众望的,他也쿆是被三位真传弟子围攻。

      唤出了自己的先天战兵,那是三根缔结成环的뚅天柱,通体散发明黄之色。

      由神金铸就,甫一显化便有罡风层层叠起,呼啸扫荡。

       轰!

      三位围攻的真传弟子全力出手,那天柱却是横压而퉩来,其上星光璀璨,当头盖落ࠚ。

      驚 麷 “镇!”

      姜瑜恒低喝,捏印轰杀而来,五指搅动狂风,撕裂而下,将一位弟子打的퉄连连倒退。

      一根天柱余势不减,当空镇落,将那位弟子镇压,瘫倒在一旁。

      “上!”

      另外两位真传弟子有些无奈,但还是扑杀而上,⛯全力催动椼战兵,拉起亮眼的弧度,向着姜瑜恒扫落。

      “哼!小道耳。”

      姜瑜恒冷랮笑,双掌连绵而起,罡气相随如潮起,裹挟大势,横压而来。

      砰砰!

      两根天柱接连落下,在絲姜瑜恒的操纵下将之镇压。

      半炷香不到的时间,他便亲手镇压了三位真传鈗弟子,嘤另一边的四人战团中,也被打下去餤两位。

      떪没过多久,戊字号擂台上的팞争斗也落下了帷幕,亁姜瑜恒胜出。 꿩 ꑻ

      ᨸ 己字号擂台上㘓,诸葛清掌中显化出一面铜镜,眸光自其余六位真传弟子身上扫过。

      这面铜镜是她的战兵,融入了一道秘术在其中,威能强横。

      她不愿拖沓,径直拍动铜镜঑,霎时便有一道星辉自镜面中涌出,打向了最边缘的一位真传弟子。

      战局瞬间拉开帷幕,真意膇连绵而起,交织巎碰撞。

      诸葛清虽为女子,但攻伐凌厉,性子刚ﴶ强,压得那真传弟子喘不过气来。

      没过十招便被打下了擂台,诸葛清不饶,ᥠ步ꞃ伐迈动,直接挤入了六人战团中,局༎势一下子变得絮乱起来。

      ƛ“还真是,要强啊···”

      人群中,华怜星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一想到接下来会在决赛遇上,他就头疼的紧。

      长老席位上,王腾漠然不语,静静等待,还有最后华怜星所在的庚字号擂台,便꾝要进入决赛了。

      一炷香后,戊字号擂台混战结束,不出意料的,诸葛清成功胜出。

      接下来,也只剩下了最后一方擂台的混战。

      ᶉ 华怜星,踏着赤战霞余晖,走上了高台。

      他一袭白衣,恍若谪仙。

      “还是快些结束吧。”

      华怜星低语,五指自身前拂过,恍若抚琴而鸣。

      恍惚间,他的峀身后猛然칀星光大炽,如水波般涌起,一道圣轮高悬,᪆神异而浩瀚,两颗大星相伴,渡厄转轮。츬

      뜪 他挥手,圣轮嗡嗡而鸣,有大片星光洒落,化作一道道攻伐之术,将周遭笼罩。

      甫一㝯出手,便将四位真传弟子拉入了战团,他白衣胜雪,自四人中闪过,带起大片的星光涟漪。

      余下两怽位真传弟子面面相觑,对视半响ቃ才쵌动起了手,打的很随意,眸光止不住的望向那一道圣轮。

      鬒 “圣轮账劫心法、普化转轮功、渡厄存心➘录豂····;三功归一,你又演化出了什么붷呢?”

      㰪 ꒉ 长老席位上,王腾低语,望向华怜星的目光中,有探寻,有期待。

      哗啦啦!

      时间如水般流逝,庚字号擂台上的战斗没ᯓ过多久便由华怜星亲手Ꝓ结束。

      一方圣轮高悬,其下白衣胜雪。

       自此뺖,决赛的七人定下,天枢峰王腾、天臲璇峰薛言、天权峰孙崇羽、天璇峰邹启真、玉衡峰姜瑜恒、开阳峰诸葛清、摇光峰华怜星。

      很可惜,此次先天大比,天玑峰的弟子并未有人晋级决赛,倒是与往年有些不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