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书宅屋燕

      又是一日阳光明媚。

      今天是宗门比试的第二天,昨日获胜的伆一千人,今日又要淘汰一半。 ᓓ

      比试是残酷的。

      按照规定,只有各组的前二十五名才有奖励。

      也就是说,想要得到奖励的人,不但今天的比赛要获胜,下一场的比赛也要获胜才能进僟入奖励顧阶段。

      빳今天来看比试的人,比昨天来的更早一些。

      参加比试的人,来的也很早。

      张堕等真传弟子也很早就来了,并没有像昨日那般,最后登场。

      此刻众人聚集在一起,有的没的闲聊着,等待宗门㑇的高层过来。

      ꈖ张堕依媒旧带着他那面具,탑旁边坐着伏光ꨭ等人。

      白繴宫尚并没有凑过来,而唋是在他自己的位置上闭目养神,无论对手强与弱,鄝白宫尚都认真对待。

      “ড三师兄,你这一组已经没有什么对手了吧。昨天的王达应该돮是你们组最厉害的内门弟子了,你퇄运气真好,第一场就解决了他。”石明灵有些羡慕道。

      “有什么好羡慕的啊,唯一值鋇得出手的人没了,剩下的比试太无聊了,要不是因为输掉比赛会丢掉真꫷传弟子的资格,我都想弃权了。”祖惊云一副慵懒的样子,背着双手靠在椅背上。

      “哇,你这话说的,켓我都有点想打你了啊。”石明灵翻了个白眼。

      “你看大师兄这一组,七成是療金丹,多热闹⊳啊。要是能分几个去我们组就好了,我还可以ᓎ多期待几场呢。”祖惊云냡看了看张堕,将声音提高了一些。

      顿时,惹得四周的人都朝他看了过来。杆

      뽂“嘿嘿,你这话是说给谁听的,貌핻似芶别人不高兴了。”第五炫离扫了一眼四周的内门弟子,也开口道。

      “说뿢给我自己听得!”祖噟惊云说道꟒。

      “好了,安静会儿。”张堕回头对身ꘆ后几人说道。

      祖惊云等人立时闭了嘴。

      今日的流程与昨日一样,⿐依旧是上台抽签的形式来分配各自的对手。

      국这一次,张堕抽到的出낢场次数是十七,还算比较靠前。

      只不过,在抽到签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一名金丹中期的内门弟子,对着他挥了挥手中的签,张堕看到上面的字数也是十七。

      而那名金丹弟子,看向张堕的眼神很古怪,轻蔑加不屑。

      똈 뇝 不过张堕并没有在意这些,抽签排组结束后,就回到座位上安静的看着比赛了。

      因为已经淘汰了ﰅ一半的人数,今日的比试相比昨天质量要高出一截。

      从而使得观战的众人,也比昨天更亢奋了一些。

      不过比试的重点,还是豒聚焦在了他们这些真传弟子的身上。

      毕竟真传弟子才是最耀眼的那ᓂ颗星,才是太苍㬼宗势力的体现。

      祖惊云在他那一组第죹五个就上场了,只是这一次的对手,还不如昨天的王达㔱。这让他很没有斗志,在对手行留礼完毕后,浻祖惊云身体瞬间消穥失。

      下一刻,那名弟子的脖子上就架着一把长剑。

      “我认输,我认输!”

      被剑架在脖子上,那名弟子立刻认怂,一点抵抗都没有。

      祖惊云收起长剑,然后一脸无聊的走回自己的位置。

      넀与此同时,张堕等人也没有忘记朝祖惊云比划“六六六”的手势,结果祖惊云翻了个白眼♈,似乎是说,这有什么好“六”的,我还没出力,他就认输了。

      紧接着是白宫尚上场。

      毫无悬念,白宫尚又打了一场指导赛,在那名弟子气喘吁吁的认输下结束。

      ⓾不过能跟白宫尚交手,还能得到指点,也是让交手ᗏ的弟子觉得颇为值得v。޾

      虽然他们这滼些内门弟子也有师父教导,但是在临场交手中,白宫尚已经做到比一般的长胷老更加优秀的境地了。

      如此看来,就算白宫尚还在金丹期,但是在某些方妬面也已经超越那㋱些元婴期的长老了。

      捗如果等到他晋升元婴,便是元婴期中最强大的那一部分了。

      㨿 在场之人,看到白宫尚的表现后,心中无不升起一种感觉,这才ꗕ是真正的天才。 斷

      灃自然也有例外棲,比如冰霜天宫的某位长老,此刻就恨的牙痒痒。

      当年他也找到了白宫尚,就在他想要带走这个好苗子的时候,他一生的謘噩梦来临了。

      拫 ᲌云龙仙尊毫不픆留情的一巴掌,不但成캆为了他的噩梦,也让他在宗门内受到䦉了多年的嘲笑。

      此刻坐在场地,只要一看到云龙仙尊那张老脸,他就感觉自己的脸隐⯘隐刺痛。

      “怎么?还在为过去茅的事懊恼?か”

      䙋冰霜天空老者旁边,一紗位带着面纱的女子开口道。

      “掌尊,如果不是老朽当年没有处理妥当,这等天才本应在我冰霜天宫。”砡那老者有些懊悔럳道。

      〦 婘“莫鋑要在纠结此事了瞖,一切都是因果ᴅ循环,也是命中哨注定的,强求不来。荈”冰霜天宫的宗主劝慰道。

      “是!”老者纠结了一下,然䠤后叹了口气道。

      似乎因为白宫尚的表现,让其他真传弟子受到了一些刺ᥙ激。

      敽 第五炫离上场后,便毫不客气的展示出自己的天赋。

      他是火系的宠儿,修炼火系功法事半功倍。퉯

      竧 而他的对手,是一位擅长水系េ功法的金丹中期弟子。

      自古水火不容,而且在修行界有一个共识,便是虽돭然修炼火系功法䜮的修士破坏力强大,但是同境界内会被水系功法的修士克制。

      这是五行相克记之道,水克火。

      只是㹗,这个共识ق在第五炫离身上不好使了。

      那名弟子一出手便是两道三阶冰冻符咒,企獳图限制第五炫离琐的䈿行动。

      第五炫ၗ离캚并未躲避,只㧧见他原本就十分妖冶的头发,变得更加赤红䌶,如同一朵猛烈的火焰。

      “呲!”

      一道小火苗突然从他的胸口处出现,紧接着火苗迎风见皵长,化为一团熊熊烈火将第五炫离包楄裹在内。

      那两道冰系符咒在此刻也爆裂开来,化为漫天霜花,朝着第五炫离覆盖而去。

      졬 一时吀间,冰与火的对决便激烈上演。

      三阶符막咒的威力,堪比筑基期全力一击,不过那名弟子并未想要以此建功,他要做的只是用这两道冰符争取一些时间。

      槻只见这弟子在瞬发两道冰符后,又抽出一张闪ે耀着银光的符咒。

      “四阶冰系符咒!”

      观战众人,不乏眼力突出者,一下就认出了那弟子手中的符咒品阶。

      四阶符咒不同于三阶符咒,以那̡名金丹弟子的实力,还做不到瞬发。

      所以才一开始使用了两张三阶符咒作为掩饰,争取四阶符咒的激发时间疉。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