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直播表演

      湘北粒高中,一年六班中,陈天又成为了一名高中˄生,这种体验还真的难已形容,曾经很多次梦回课堂,但没想到真的回ⴭ课堂了,居然听的是日本老师在讲堂唠唠叨叨说着他没兴趣的内容。要是以***为首的日本启蒙老师来答疑解惑也就算了,偏偏在课堂上是个小柨个子老头。传说中的日本课堂上常备的黑丝袜职业装美女教师怎么不来一个。也许是禁欲太久了,现在陈天看什么都会有点不健康的想法在脑海中。

      陈天现在完全无视那老头在说什么,耳朵就当在听催眠旋律,他独自ᢪ住着窗外,眼神已经飘向了体育馆方向。

      昨天经过三井寿的名场面之后,水户洋平与“等等”们坑下了所有。陈天也乘着在场社团管理们都在,完成了入部申请。当时他以惊人的体格就让在场大部分攡人相信他是个会打篮球的,今天就要第一天参加篮球部的训练了。

      现在的他,就好像是一个已经打了n多局单机的玩家,终于家中通了网线,可以拿着自己练到的装备进服务器秀了。

      水쯖户洋平与“等等”们被禁足在家,从“樱木军团”变成了“闭门思太过”军䃑团。樱木花道在隔壁一年七班中,想着昨天第一次看到陈天情景。

      本来他因为头上的伤势影响,让他有点头晕。但是看到陈天207cm,一身壮硕肌肉的体格,依旧不顾自己的伤势,暗地里与陈天碰撞一下。但是其结果让他至今都疑惑,自己怎郈么可能在对撞中先倒地,他可是樱木花道啊,在力量上从来没有输过任何人的樱木花道啊。

      体育馆内,赤木带᣻领着众人开퟉始做热身运动。此时的他也在回想昨天那个突然出现的家伙。

      “个子比我高,身体力量也感觉很强,说话很温和。虽然他说自己没和其他人打过篮球,但完全不像是个菜鸟。比起樱木那个家伙好䕵太多了。至少懂得ឿ礼貌,不会像樱木花道一样在安西老师面前这㺍么放肆。”

      “回忆杀”专家木ꐖ暮“小天使”扶了扶新买的眼睛,对赤木说道:“三井他能回来真是太好了,我当年就想着你和他的内外组合一定可以带我们制霸全国的。Ԝ我们一定要帮三井尽快恢复起来,毕竟他有两年空白期,马上就要县大赛了。时间上还是很紧张的。”

      赤木并没有接着木暮的话题,反而很认真的问了一句:“你觉得昨天新来的转校生怎么样?”

      木暮想了想说道:“陈天同学的体型一看就是天生的篮球手呢。比陵南的队长鱼柱还高出不少,他今天不柣是要正式参与我们训练的嘛。我想一定可以给我们惊喜的。”

      赤木犹豫的说道:“篮球可不这么简单的运动,光靠ᠫ身体可不一定打的好篮球。”

      赤木这回话好像触发了木暮的回忆,他忍住住笑起来,心想当年你可就是只有个头,没有技术,可没少被前辈们挖苦。

      当一身运动服的陈天㌊出现在体院馆内时,大部分人都带着好奇与期砢待的眼神,安西教练依旧坐在那个陈天最ﳄ熟悉的位置上不动声色。而流川枫则自顾自的旋转着手中的篮球,眼神只微微瞟了一下而已。

      彩子刚准备上前为大家做雾个介绍时,陈天向她挥手示意了一下,让她先别靠近自己。这里的一切布置他太熟悉了,库再一次踏上这曾经让他无数的汗水渗透的篮球场感觉真好。

      只见陈天∍右手抓起一个篮球,助跑,加速,直径冲向罚球线,蜍起跳,高高跃起,右臂抡起,身体腾空,快速拉进篮筐与的距离,单手暴扣,球应声入框,双脚稳稳艖的落杻在地面上。整个体育馆内,所有人的神情都静止了,除了篮球落在地面后弹跳的声音外,鸦雀无声。各自内心泛起不同的声音:

      “铞那可是罚球线啊,他居然从罚Ꙅ球线上灌进去的。”赤木看着那条罚球ᚮ线

      “球居然真的扣进去了!!!”宫城张大嘴巴。

      쁲“这个家伙,很强。”流川紧盯着陈天高大的身体。

      “好帅,我也要这么做。”刚进门就看到这一幕的樱木花道。

      “这可是超出高中生的极限了。”安西光义站起了胖滚滚的身子。

      “这球太棒了!!!!”木暮则直接蹦起来大喊一声。

      쮗 刹那间,整个体育馆内充满了对陈天这一球的欢呼声。

      陈天用뤩这种先声夺人的方式,和现在的湘北篮球队正式介绍了自己。

      等众人都平静下来后,安西光义主动捡起地上的那个篮球,走到陈天的身前问道: 뎶

      “请问,你还能再做一次吗?”

      陈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拿起安西手中的篮球,跑到禁区外再次助跑至罚球线起跳,又是一次威猛ན绝伦햜的单臂扣篮。

      “安西老师,只要给我机会,我可以继续这样扣下去。”陈天充满自信的对安西说道。

      “你打篮球多久了?”安西光义再次问道。

      “算上今天,第398天。”

      “好,跟着大家一起开始今天的训练吧。”安西教练说完这句后,就回到了自己的坐椅上,示意赤木带着所有人开始今天的训练。 뮸

      “这不是偶然,真是不可思议,我感觉到了今年我们会很强,全国大赛,我们能赢。”安西此时已经开始谋划未来。

      褈自由练习时间开始后,安西光义单独把陈天叫到身前详细的询问了他的篮球经历与种种身体条件。陈天也有所准备,编了一䑁个在香江和一个当地身有残疾的篮球退役职业选手学了一段时间,但没有参加过任何的比赛。

      놻“砰”一声重物的摔地的声音,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话。

      只见樱木花道重重的摔在了篮筐下,彩子刚上前观察他时,他又生精虎猛的自己站了起来,伸手퇽对着篮筐比划起来,自言自语道:“就差一点点啊,也没多难嘛。”

      ⽵彩子赶忙把樱木花道拉出场边,怕他再一次“犯傻”。

      原来,陈天两次罚球线起跳的灌篮,让ൺ樱木花道看的心痒难耐。刚到自莖由训练时间,就急不可耐的抓起篮球,学着陈天的样子,从罚球线起跳。쎥可惜,篮球扣到ꃠ了篮筐边上,整个人也失去重心,摔到了地板上。

      “樱木,这小子还是可以让人期待一下的。”赤木暗暗想道:

      “哈哈哈哈,不愧是花道啊。”昨天才樱木花道一起干过架的宫城依旧不忘嘲讽一下。

      “白痴識。”流川白了一眼后,拿着一个篮球走向陈天。

      “和我打一场。”流川面无表情的向㡁陈天发出了邀请。

      安西教练则不置ı可否的样子,也并没有责怪流川打断他们的谈话。明显他也想通过流濁出川来再试试陈天现在的水平。

      木暮闻讯后立马招呼大伙给他们两个人空出地方,所有人都期待这场单对单的比试。

      流川持球先쁲进攻。

      他左手有节奏的拍打着篮球,眼神一直死盯着比他高出很多的陈天。陈天重心放底⊄展开双臂如墙一般。但其实这是陈天第一次真正和人交手,他眼睛一直盯着流川运球的左手。

      “左边?还是右边?他会往哪里突呢?他要是直接投篮我一定可以盖下来。”

      “不行,我不能只看着球,要看他的眼神。不然一定会被骗过的。”

      “他眼神里没有东西啊,我要不要再压前一点。”

      “什么,人呢?”

      在陈天脑子里想着各种可能性的时候,流川一个运球转手Ӆ已经绕到了陈天瀢的身ꋻ后,加速起跳,也是一个单臂灌篮。

      “我,就这么被过了?”陈天才刚刚反应过来时,流川已经把球扔给了他,让他进攻。

      놢陈天调整了一下呼吸,暗暗想道:“好吧,果然和一个人练习是不一样的。防守我是没经验,进攻可就不一样了。”

      陈天同样左手运球慢慢逼近流川,这次櫙两个换了攻守位置。不同的是,流川不似刚才陈天僵硬的摆出防守姿势,而是更有压迫的姿势和眼神。

      “这家伙的体型和力量,不能让他进到篮下,就在这里逼他出手,然后干扰他投꫿篮就行。”

      然后让流川出乎意料的是陈天没有想着突破,而是突然뀌主动的运球退后数步,瞬间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双脚退过三分线外。轻轻跳起,优美的出手姿势,篮球划过精准的弧线,跃过流川起跳后高举的手掌,稳稳的落入篮筐内。

      “好鏀漂亮的姿势啊”安西双手握着茶杯专注的看着陈天刚才那一球。

      “好厉害,他居然能投菂三分球᷼。”赤木暗暗赞叹道。

      “我还以为他是一个和队长一样的力量型中锋呢。”宫城与樱木说道。

      “有意思,真的有意思。”流貈川内心好斗䷻的火焰被彻底点燃。

      攻守再次转换。

      这次流川学着陈天刚才的动作,同样急退两步,刚过三分线,人的重心向上,抬手ᰈ准备起跳。

      “想用同样的三分球来回击我吗?太天真了。”陈天猛然拔地而起,高大的身躯与强粗的长臂誓要准备完成人生第一次的封盖。

      “太天真了!”流川双脚并没有离地,持球的双手回落,一个带球冲刺就到了篮下,毫无悬念的将球送入篮筐。

      “原来天真的人是我。”陈天自嘲一笑。

      酼“这次换我了。”

      菭 此时安西光义站起来,对着⑚所有人说道:“大家准备一下,开始分队对抗练习吧。”

      陈天与流川互相看了一眼后,都明白了安西쑨的用意,准备通过队内赛来更全面的了解一下陈天各方面的能力。

      陈天向流川伸出手说道:“你很厉害啊,刚才那球,谢谢指教。”

      流川犹豫了一下,还是握了一下陈天的手,快递收回后道:“下次再比过。”

      “你刚才的三分球也很漂亮。”流川回头后,还是补了一句。

      就在众人准备侯分组时,体育馆礶的大门再次被打开。随着大门打开而洒入篮球场的阳光一Թ起出现的是脸上贴着创可贴,剪了以往长发的男人——三뺥井寿。

      木暮小天使又是一个人冲上去,激动的和他说道:

      “你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在等你回来鄤。”

      “你知道吗?我们又多了一位很厉害的新人,我给你介绍一下。”

      “你看,那个比赤木还高的高一新生。他可以从罚球线起跳灌篮的,他还会投三分球呢,一投就进了,可准了。”木暮\越说越激动,把他今天陈天带他的震撼添油加醋的告诉了还是一脸茫然的三井寿。

      “现在的时代变的这么快吗?一年级的新生都这么可怕的吗?”三₫井一脸你在逗我的表情对着依然滔滔不绝说着陈天如何厉害的木暮。陈天已经主动走过来和Ꝗ他打招呼了。

      “这家伙,真高大。他会投三分?”三井半信半疑的边看陈天边走到安西面前,鞠躬说道:

      “安西老师,ጄ我回来了,请多多指教我这个不成器的家伙吧。”

      峂 “呵呵呵呵,回来就好。快去Ѳ热身吧,马上就要开始分组比赛了。让我好好看看现在的你。”

      “红队:赤木前辈,流川,木暮前辈,樱木,潮崎。”

      ”黄队:宫城,三井前갞辈,角田,安田,陈天。”

      “十分钟为一个半场,比赛二十分钟,十分钟后开始!”

      ꠥ 彩子宣布了双方分组与时间,拿出纸板准备开始记录过会比赛的数据。

      红队除了樱木花道大喊大嚷的质问为什么安排他与流川一队后,其他㦻几位都很认真的开始了热身准备工作。特别是赤木,他要把自己调整到最佳的状态。因为就在分组安排后,安西教练与他有过特别要求:

      “赤木,你要特别在盯住陈天。以你神奈川首屈一指的中锋实力,让我想看看他在中锋这个位置上浮有没有和你对抗的能力。”此刻的赤木刚宪也非常期待与陈天的对抗。

      而另一边的黄队中。

      宫城对着三井不无担忧的问道:“三井,你现在还行不行,两年都没打过球,可别在一年级们面前出丑啊。”

      三井拍了拍手中的篮球,自信的回道:“你以为我是谁?我可是三井寿啊。上场后多传球给我就行了,让这群小子们看看,什么叫实力。”

      陈天则是跃跃欲试的对着三井寿说道:“那么,三井前辈,我们比比谁得的分多吧。听说你是国中mvp,可别比不过我这个一年级的新人”

      陈天内心回想起那个时空的安西义光和他交待的话:

      諀"他濘们都႓是遇强越强的性格,他们的潜力在当时쨳还远未完成激发出来。"

      所以,陈天头一天来就没打算开始什么以“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知心好朋友形象和湘北五虎来个其乐融融。他想要作为一个催化剂,来刺激他쾋们更快的提升自己。

      从开始的罚球线灌篮就宣誓着自己的强势登场,再加上之后与流川的뉧对挑,主动挑衅三井。都在暗示一个意思:我很强的,你们不够强的话,可不配和我做队友的。

      三井听陈天这么挑衅他的䙮话后,还没来诬及改的火爆脾气就上来了。

      “你小子等着看吧,前辈我多教教怎۶么打篮箊球。”

      “好了,三井,别又要动手了。安西老师还在呢。”宫城拉了一把看似要吵架的三井寿。

      “过会我多传球给你就行了鈽,给这小子看看我们的实力。”宫城拉近三井悄悄的说道。

      至于咪咪眼的角田“大帝”和“背景达人”安田,看着三位本队“主力”球员的针锋相对的样子,继续日常⣀的“瑟瑟发抖”。

      “时间到!红队,黄队,准备进场吧。”

      泎 两队人马各占据自己半场,架势铺开,互相盯着自己的“对手”,只听一声哨响,彩子将手中的篮球高高抛起。

      ន 赤木与陈天同时起跳,湘北队内分组对抗赛,正式开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