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车痴汉系列饭冈加奈子

      贾麦麦与周易拥㎂抱了良久,彼此잮的温度叠加,出了一ⴾ身的汗,但他们眷恋着对方″的怀抱。

      “麦麦,我等了十年,你总算ꓑ看❯到我的存在了。”

      周易从没像现在这般幸恽福过。

      “对蚤不起,我固执地把你从我的择偶之列排除,其实你才是陪伴我的最优选择壘。”

      贾麦麦主动在周易的唇上一掠而过。

      “我常常梦到这样的场景,可不可以让我亲自尝试一下。”

      周易伸出略微颤抖的手,轻轻抬֣起贾麦麦的下巴,两人的唇瓣一点点地靠近,呼吸融合在一起,

      飬 他们虚软地抱在一起,感受彼此的心跳。

      “你如果再没有什么表示,我可能就要放弃腑了。麦麦,你一定想不到,我第一次见你,就对你生出了好感。为了吃̤掉你的那一个桔子,我承좫受的精神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大。”

      周易在彻底地心灰意冷前,能够得偿所愿,他有一种绝处逢生的感늷觉。

      辽“我早螑就察觉你的心意了,不过你知道我以前喜欢嘴甜的男生,你又特嘴毒,我就武断地把我们关系定콒位在朋友这一阶。我们荒废的十年,错在我。”

      엜 贾麦麦松心里清楚,她对周易的感情绝不是友情。哪怕与韩江在一起时,她的脑海里总会闪出周易的脸。周易是她的一个魔咒,以前可以忽略,现在甘心被俘虏。

      “我也有责任,我太放任你了。不过你做的最错的,就是为了韩江与你爸妈决裂。不仅寒了他们的心,我的心也寒透了。” 

      周易想起那段痛苦的日子,未恋就失恋,他也结结实实尝了一回。所以现在的他在拒绝ኚ别人时,学ひ会了委婉。

      緔 “你不介意我晚点还你钱歽的话,我想和你一䨩起回家,跟我爸妈道歉,向你妈说明我和븎你的新关系。你∛几点的车票?我现在就꯽定。”贾麦麦离开丮周易的怀抱,掏出手机查车次。

      “凌晨一点的车。”

       “那不是慢뭇车吗?动车明明有票,你为什么……难道是为了省钱?”

      贾麦麦明白了,她开店的钱和买房的钱大部分是周易垫付的。

      “没有,坐慢车,就不容易那么快地离开你所在的城市,有你呼섅吸퍄的地方,我觉得心里踏实。”

      周易的拙劣的借口在贾힍麦麦的心忂里变成了满满的感动。

      “周易,你说起情话来,不会脸红,你的面瘫脸,走到哪,都能给人留下深藏不漏㫜的印象。”

       뺋贾麦麦几下操作,买好了凌晨一点的车票。

      周易意识到ཆ了什뚈么,连忙道:“你不会也买了慢车票吧?车厢里的味道比较复杂,ᚼ我们把票退了,⓵重新买动车。” 㱺

      “不退,你之前不都是坐慢车来的?凭什么你受得,我就受不得?以后我们就是一体,当뒭然要体验彼此的一切。不馿许偷偷买Ẁ动车票,糟蹋钱。今天是我们定情的好妷日子,跟大妈们一起跳귌舞吧。”

      贾麦麦把周易拉到̳大妈的身后,学着她们的动作舒展四肢,她笑得很开怀,并用余光偷瞄四肢不协调、跟不上节拍的周易,她差点绷不住,大笑出声。

      周易人高马大,跳舞这种技术砯活,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到无比巨大的挑战。他注意脳到⯃贾麦麦一开繏始有些跟不上,没过一会儿就跳得有模ᢐ有样。不愧是舞蹈㶭专业出身,那么快就ಶ进入了状态。他有ロ些受不了周围散步的老大爷、老大妈锣都盯着他看,逃൴跑似的站탏到了一旁。 ᚍ ᗏ

      贾麦麦跳着跳着,勾起了以前跳舞的感觉,她忘我地跳着。

      周易看着贾麦麦灵动的舞姿,嘴角微微勾起,这才是他印象中ꄸ为爱发电的那个女孩。记得初二的下半学期,쎵贾麦麦邀请他去观看她们学校的文艺演出。由于贾麦麦的爸妈那天዗正好有事,他就﷞作为贾麦麦的家长,坐在观看席上。贾麦麦擅长中国舞,其他的舞种也有一些涉猎,因她出色的舞蹈实力,她是压轴表演的领舞。当贾麦麦曼妙的身ﮃ姿在舞台上尽显妖娆魅力,他的眼睛就再也没有离开过她,生怕错过看她展露的风华。

      一曲结束,贾麦᤹麦出೏了䥐一身的汗,她发现周易已不在她的身边,她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他的人影。突然一瓶矿泉水从头的上方移到了她的眼前,她转身,身后赫然是周易。

      “你去买水了?谢谢。”贾麦麦打开咕嘟咕嘟喝了一小瓶道,“周易,你真是太体贴了。”

      “我不光买了水。”周易变戏法似侒的,手里多出了一小包纸巾,他抽出一张,为贾麦麦擦汗道,“为了我的衣服着想,你懂的。”

      贾麦麦佯嗔瞪了一眼周易,道:“你的水呢좹?”

      “我不渴。”

      “嘴都干得出现白皮了,还嘴硬。喝吧。”

      贾麦麦把自己喝过的水递给周易,周易犹豫着没拿。

      “还是你喝吧,你出的汗多。”

      尟“我已经喝饱了伵。刚刚我们那个什뺰么时,好像已经喝过对方的口水,你难道还介意瓶口的一点残留?ⶫ”

      饑 “麦麦,含蓄些说话总是没错的。我ﺈ不是那个意思,我怕你还没喝够。”

      “还没喝够什么?我的口水还是这瓶里的水?”

      “女流氓。”

      澿

      周易一鵫把抢过贾麦麦手里的水,一口气喝了两大口,道:“回家洗个澡吧,快中午了,正疘好避暑。我回酒店,等会儿再去找你。”

      “我谟一起陪你去酒店拿东西,我的债务还没还清,我的房子就当是抵押,算你一份。”

      “我想收拾了东西⨆,去超市买点菜,给你烧顿好吃的。”

      ꠃ “那正好,我也想逛超市,一起去吧。”

      ᦐ 컠周易也不想与贾麦麦分开,于是点了点头。

      周易的行李很简ึ单,只有一个小包碏,里面装着几套换჏洗的㷧衣服和一包湿巾。

      两人来到超市,贾麦麦推着车,周易在蔬菜区挑着菜。贾麦麦突然有了一种家的感觉,要是再添个娃,简直不要太完美。 健 瘈 “茭白要清炒还是油焖?”周易挑了几个白白嫩嫩的茭白放进车篮里。

      “以后你掌勺,你说吃啥就吃啥,都ୈ听綏你的。”

      “行,你就继续高高在上,不碰人间烟火就是。不过,我有个条퀲件,希望你重拾舞蹈䂘,不管是以何种方式㮱。”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