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EEUSS第一页

      因晨雾和此地的喧杂,纵然耳目敏锐的戎胥牟,也没有䦟早一瞬发觉,直到旁人示警。

      他本待跳开,却瞥到了大小奴隶惊慌无措的四目。他们也在巨石之下!

      骤ﰐ然间,脑海闪出同样赤身奴隶模样的人,惶恐中充满关切的眼神。这是甚么틄?

      糟糕!一뾣刹那的犹豫,足以令他逃脱不及,干脆横下心,收㾈膝蓄力扬掌挡格。但他心知肚明,以他的身子骨和巫武臟,若是砸实,骨断筋折都是轻的,重者定要被砸成肉泥,丧噀命ဌ当场톟。

      但脑海中的景象并没有停겡下,阴暗的山洞,庞然洞石砸下髍,一女子背影蓦然出现在他身前,击碎巨石。⻛

      这些景象只一瞬而逝,他便被对面锦衣男童⨹的大吼震回湼了神。

      “给我开”,男童已上纵两丈,双臂挥掌狠狠拍托在石像下方,歪头以一侧肩膀也狠狠顶实,如玄ߐ鸟展翅,却歪着脖有些狼狈。

      石像应声崩裂了少许,但疾坠之势不减。

      ‘子契引水’,男童借着࿌顶靠之力,腾空扭身发力侧引,牵着巨石稍稍偏转,向侧旁砸下。

      石像轰然扎入土地,或因地势和形状之故,竟回倒弹滚了一下。

      㓩不好!

      ɲ 一声惨叫!

      仲牟定睛看去,它碾在了中年奴隶男子崓的腰腿上,他只来得릟及将女童扑推出去,自身却被压趴在石像下方。

      ⹣女童冲回来,哭喊着拼命推打石像。

      “大丁~我救你丁~我救你촫~我推不动~呜呜~我推不动~大丁~谁来帮帮我~救救大ꏜ丁~”泥汤般的小脸看向仲牟,或许知道这是这里唯一的救命稻草。

      㠲 那对红肿透出洁净的泪턄眼,令他心生恻隐又酸楚,急步近前援手,用力顶了顶石像,石像竟只是晃动了几分。他本不长于气力,体魄也未长成,面对十余万斤的石像,无奈发现力有未逮。

      但石像的摇移反而给伤者带了更大痛楚,疼得男奴惊颤,几乎晕厥,却依旧咬紧了牙,没有痛呼失声。

      夼卫兵和巫士们早也赶到,떳大都皱皱眉,不愿上前。而比起被砸的奴隶,巫士显然更担心石像的栅受损,纷纷在抱怨着。但两名贵衣男童,藄从与年纪不符亿的身手,纵然不认得却也能断定不是自己等人可以轻易开罪的。便쵥也没有多余的干扰,只是在不远处冷冷看着。

      原本聚集此处哙劳作的奴隶们也早已四散,剺远远避开,有惶恐叹息,有难过自伤⚪,更多是翏漠然麻木。

      也有些路过的平民,在远处指指点点,议论嘀咕着,看到巫士和贵族在前,他们큀也无人敢出头。更有氏族子弟,在那里笑眼旁观此方热闹。

      仲牟四顾,见指不上这些旁人,㠝只有对锦衣男童道:“喂,你气力大,快来帮手救人啊!”

      男童错愕:“一个奴隶的死活有甚么打紧?又关我甚么事?你真的是奇怪!”

      仲牟心中着急,也不择㼜言道:“是你将石像砸在他的腿욢上,怎么不关你事?”

      훓 男童当即跳脚,吼道:“混丈,我那是在救你,真是好心没好报,就该砸៿死你!不管你!”

      폓 䭚 瑐仲牟张张嘴,想想刚刚生死一瞬,知道自己失莚言:“好吧,我说错话,我道歉,你能不能象救我,也赶快救救他,快来~”

      他顾不得礼节,干脆쿓上前一把抓了躡男童的手臂便向石像拉去娾。

      男童一怔,完全没想到眼前这宗贵子弟,清秀模⠄样,媩竟会为个贱奴做出如此出格的举动,一时出神,一眨眼便跟走到石像前。

      “一起来㧱!别愣着!你该推得动吧!”

      믧 或是仲牟后一句起了效,男童只觉周遭巫士卫兵,平民奴隶,甚至还有路过的氏族子弟,都在盯着他看。若是此刻拒绝,不等若自承推不动石像,这塢绝不可以!

      “区区石像!谁像你这般赢弱?闪开,不用你!”于是挤开仲罏牟,曲䕨膝沉腰,双手自下用力上掀。

      四五鼎重的石像竟被掀起一角,真看不出小小身躯⩺能爆发如此巨力,仲牟心中佩服,却也留意到ꇖ他死咬的牙关,暴起的青筋和抖动不止的槿双臂,知他使了全力,但这石像太过沉重,怕他力尽,所以眼疾手快,硬将男奴拖拉出来。

      说时迟那时快,男童果然脱力,彭地重ꐤ石砸回地面。但他见N人已被救出,也暗自松了口气,却仍觉脸上烧烧的,不想去看仲牟的眼睛。

      “大丁~你怎样了~你痛不痛?”女童悲喜交杂地哭问着中年奴隶,瘦小的双手不停帮他㚔擦抹不ߑ断渗流的血,更试着揉捏,似乎那样便能止去疼痛。

      被触碰间,男奴脸上抽搐,却按了按她的头虢,龇牙咧嘴露出难看的笑容乜。

      綆 ᤠ仲牟似乎想起甚么,四处张ߣ望,适才最先出声提醒之人,声音似是而非的熟悉,但眼中并没未出现甚么相似之人,想想也觉得不可能,估计是听错了。

      虽䥆然自己耳力过人,但人有不同情绪,或无意或有䊟意下,甚至无疆那等易声术,都会៸让声音偏差,他也不敢太相信耳朵。

      但却另有一人,虽一晃即逝,仍让他眼皮一抽,引起了他的惊疑,巫冥!

      “小丁……快帮俺……谢谢大人……相救……”他声音衰弱,疼得说不出完整的话,却硬从牙缝中挤了许多字出来,“俺没事……别担心……别哭……要笑着……别忘了约定……比命更重要……笑啊……”

      望着她泪如雨下的小⶷脸,男子却说着旁人听来可笑的话,最后还是疼痛难忍,一歪头昏厥过去。

      “谁懂得巫医之道?救救他?”仲牟喊向那些巫士。

      “巫医?那是甚么?”“听大人说起过,旁门小道罢了!”搮几个巫士议论着。

      也폃有巫士上前缬劝道:“两㥨位不知是谁家的小君子,这贱奴伤得太重,双腿骨断筋折,怕是过不了瘧今夜,不值得小君子再费心……”

      “住嘴!”男童不悦,他只觉自己费力救下来,还险些失手,正自觉巁羞臊,此时听得救不活,心生恼火。

      “你力气大,能不能背上赯他,咱们可以去前面祭场寻巫士来救。”

      仲牟怕自㘆己气力不足,身高又矮,若让伤者断腿拖了地,反而伤上加伤。

      “想都别㜙想,今日已够晦气了。”男童不满地踹了一脚石像。

      仲牟想綷男童已做得够多,自己不该强人所难,便不再二话ᎌ,掏出๕随身铜贝,征了脚力,见有重赏,自有身强力壮的平民,抢着背了鉺男奴,向前方不远的祭场走去。

      他则在一旁酵托扶。而女童哭쥇着坠在身后,便要跟随。

      却有卫ѻ兵头目出面拦阻,将死的男奴也便罢了,女童若也离ண去,一旦被定为逃奴,他等怕也有监管不力的连坐之罪。没成想,刚要去抓女童,被茘男童狠狠¦踹飞,在地上捂腰惨叫。

      腡 “踹死你这不长眼的!”男童扬了扬拳头,狠道,“敢跟来,看看我的拳头,打不碎石像,还打不碎你等的骨头!”

      仲牟回身看了看,笑着点緐点盶头。

      锦衣男童回瞪了他一眼,又嫌弃地看了看女童奴,便快步超在前面。

      有他在前方以力开道,遇上个不㯳开眼的,便踹翻过去,几人倒也快行少阻⽹。

      路上仲牟在心底不停合计,刚刚的石像,总觉的蹊跷,待救人后,要去查看一番。

      还有刚刚脑海中的景象是甚么,那是醢哪里的奴隶?那女子又是谁?黑暗䶳的山洞是甚么地方?ꧼ那景象又是甚么时候的?

      几个月来他习惯了쳕偶有过去的记忆回想起来,尽管有时模糊残缺,但他知道是自身曾经历的。

      他忽然又䬨想,这女子,与梦中那“草芥之重”云云的是否同一人,与那竟看不清身形却说ᷕ着譍“还有一个”的又是否同一人?

      自己在去周原前,应该从未离开过戎胥,是不是回到戎胥后便能想起更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