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肉多攻NP高H

      随着天光渐亮럟,两人慢慢结束话题。

      “想来莫兄已知我的身份,还愿与我这魔Ặ教妖女结交,这与刘正风曲阳两人何其룥相似。看来你们南岳멌衡山一派,都是好生摟奇怪!”任盈盈起身迎向朝阳,闭眼轻嗅晨露,光影照耀下,那窈窕身姿一览无遗。

      暝“正派之中不全是良善之人,也有作恶多端丧㨙尽天良之辈걁。魔教郫之中也不全是双手줴沾满血腥之恶徒。”莫连山叹息ﹱ。

       “莫兄这一身浑厚内力,以及那《碧海潮生曲》的秘密被我无意知道了髝,难道莫兄~~”任盈盈蓦然回首,直视莫连山眼睛,想要探寻一二。

      “呵呵,知道了又如何?⷟你能自ɔ己学会?”

      “额~也是,就算去桃花岛寻到你说的碧海潮生曲,但没有音波功运气窍门和发力技巧,更没有你那闭关十年苦练探索的毅力,得到神功也是펽枉然~”任盈盈醒悟Ʈ过来﬷。

      “你想学吗?我教你啊。”莫连山脱口而出,尴尬地摸摸自己的脑袋,对着任ૢ盈盈傻傻一笑。

      藥“额~”巋看着这大自己十岁的莫连山,其真诚不做作的表现,深深触动戙任盈盈敏感的内心。

      突然远处山间跳动႒的身影提醒着任盈盈,衡山派其他援弟子正往此处赶来,想来是来迎接这位十年不见踪影的衡山派大师兄。

      从Ꮐ昨晚的交谈中,任盈盈几乎了解了莫连山这十年间的一切,这种信任的感觉,是她在日月神教从未体会到的。

      “你们衡山派弟子来ⲳ了,作为魔教妖女的我就不打扰了,莫兄,后会有期!”不待回复,任盈盈施展轻功避开衡山弟子,快速离开。

      唊뵖“呵呵,我们很快就会再见面的。”莫连山梢喃喃道。

      。。。。。。

      “大师兄~⪆”

      “大师兄~”

      “大师兄~”

      行进在衡山最高峰祝融峰大殿间,不断有师弟打着招呼,十年前熟悉的一幕幕慢慢回到面前,莫连山感慨连连。

      哣 祝融殿前,潇湘夜雨莫大先生,满头白发飘扬,枯瘦的脸上皱纹密布,就这样看着消失十年的儿子缓缓놉走来。

      感受着莫连山体内磅礴的内力,莫大先生欣慰又满意得笑了,那宛如铁树开花般,枯瘦的老脸缓缓绽放。

      这一幕,深深仌震撼道莫连山,不知不觉泪水流淌而下。

      拭去眼泪,莫连山跪在殿前,凝噎道:

      ឰ“父亲,孩儿回来了。”

      “好,好~!”莫大先生扶起儿子莫连山,没有휦多说,带领众人回到祝融大殿。

      莫大先生环顾大殿里所有㝖衡山弟子,老一辈的人如今只剩下自己一个了,还活着的只有넅山下衡阳城里今天即将金盆洗手的刘ꑞ正风师弟,关于刘正风师弟金盆洗手的事,莫大感慨良多,却也不知如何善后。

      而殿下两百多个弟子,一半是自己的弟子,一半是쁲刘正风师弟的弟子,他的金盆洗手举动,没有得到自己众多徒弟的理解,只有向大年、米为义二弟子生死相随。

      衡山派后辈中,辈份最禸高的是作为大师兄的莫连山,其音律箫艺,十年前就折服大半同门,昨晚的合奏更是将所有人的心思拉向了莫连山。

      而武功上,如今的莫连山恐怕都要超过砡自己这个父Ϣ亲,这个第十三代衡山派掌门了。 

      这十年间,自己老了j,累了,要不是有衡山派重担压着,也要退隐江ꀈ湖了,却不是刘싾正风那样的金盆洗手。江湖中人,想光明正大金盆洗手,谈何容易!

      “衡山派䞆众人听令!我以衡山派第ꭰ十三代㏂掌门身份宣布,传位于莫连山,一个月后举行掌门登基庆典!”

      “是!谨遵掌门号令!”

      靨“拜见掌门!”

      “拜见掌门嵺!”

      “拜见掌门!”

      。。。。。。

      莫连山震惊了,这么突然,这么果断吗!

      看着父亲鼓励期盼的眼神,再看父亲팵那憔悴的身形、那ࢽ满头的白发、那枯瘦的皮肤,莫连山知道,他从今天鳔开始要真正承担起这份责任了!

      缓缓走向大殿主阶之上,接过父亲递过来的代表衡山掌门的掌门扳指,莫连山面向台下众师弟,坚定地쨤道:

      “À我莫连山,接任南岳衡山派第十四任掌门之位,必定带领众师兄弟行侠仗义,惩奸除恶,光大衡山派,还江湖和百姓一个安定繁荣的未来!”

      “行侠仗义䇹,惩奸除恶!”

      “行侠仗义,惩奸除뚎恶!”

      “行侠仗义,惩奸除恶!”

      。३。。ꕫ。。。

      “第一令,解救刘正风师叔,Ͽ众弟子随我下山!”

      “是!”

      。。。。。。

      这 莫连臝山安排天柱峰和紫盖椑峰两峰弟子守山门,然后带领其他人连同父亲莫大先生煩一起下山,前往四十ﯦ里外衡阳城,参与今天刘正风师叔的金盆洗手大会。

      并ﶦ在沿路询问父亲关于刘正风师叔金盆洗手事件的前因后果。ළ

      檌原来自从十年前妻子ศ亡故,加上儿子不告而别,衡山掌门莫大先生心灰意懒,决心不再过问江湖,衡뚝山派ᶹ的事务也不甚打理,重担就一下全压在刘正风身上。

      刘正风治理衡山期间,意外与日月神教右使曲阳以音律结交。而曲阳本身虽在日月神教,但其从不滥杀无辜,行事光明磊落。

      酷爱音律之人,心灵更干脆,有自己的追求和底线,行事手段说是正道人士一点不为过。

      낵刘正风和曲阳二人,性情相投,同样都是酷爱音律之人,刘正风吹箫,曲阳奏琴,琴箫合奏ﻞ下,二人逐渐成为知己。

      可惜他们꨺二人的相交䱃,正道和魔道都容不下。

      魔教教主东方不败倒是没对曲⊨阳怎么样,但魔教其他弟子确实逐渐看不得曲阳和正道人士㪮走那么䜾近,但也没有过分举动。

      ꮮ 反而是正道的嵩山派左冷๨禅,拿此事大做文章,意在削弱打击其他五岳剑派,方便未뵡来五岳合并。双方暗斗良久,直到此次刘正风想光明正大宣布金盆洗手,摆ヴ脱左冷禅,同时也是为了不连累衡啝山派。

      쿨刘正风ꧺ此举也是无奈,五岳퉓剑璫派之中,以嵩山派独大,嵩山十三太保,各个拥有掌门级实力,逐渐压得其他四派抬不起头,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有一场波及极广的事件。

      졻大家心知左冷禅的野心,可惜实力不如人家,能自保一天是一天⎚。

      왳 原本刘正风极力劝阻莫大,让衡山派在此事件中袖手旁观,以免被连累。

      刘正风把金盘洗手大会办得如ㅛ此隆重,就是想通过广大江湖好友的声势,让左冷禅顾及名声,同时投入朝廷,以便在朝廷中谋取更大的权势,来庇护衡山派,以朝廷的쎰实力让左冷禅投鼠忌器。谬

      但莫连山知道㉩,莫大和刘正风两人都低估了左冷禅的决心。也低估了正道其他门派对于魔教的芥蒂。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