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黄金报价app

      果然,在东郡守军撤退之后,王离就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在农家身上,百战穿甲军开始挺入大泽㝆山之中。

      王离曾于田言㑿有约,田言将农家六堂之一交给王离作为军功,可是随着朱家带着神农堂的背叛,两人短暂的联盟关系破裂。

      而此番东郡守军袭击百战穿甲军,让王离的部队有所伤亡,心中怒火更甚,动了彻底灭绝农家的心思。 ǜ

      “侯爷,王离ザ大举进攻大泽山,我能就真的坐庺视不理吗?”

      东郡郡守府之中,章邯、东郡郡守、影密卫的供奉和农㿄家神农堂高手齐聚一堂,眼巴巴的看着嬴玄,等待他的命令。ة

      琎 “怎么能坐视不理呢?”嬴玄意味深长的说道。 鱧 喭 寰 “大人你说吧,要怎么做?十万武ል勋,可跃不能让王离独占鳌头。”王氏三兄弟急吼吼的,看样子已经忍耐不住了。

      澤 “既然农탎家选择和罗网联手,将东郡的水搅浑,那本侯就偏不让他们如意。”

      嬴玄冷冷的说道:毶“十二天都接令,本侯命尔等率领影密卫为百战穿甲军探索大泽山地싧形,配合王离躲过陷阱,直取农家大本营所在。”

      “诺!”

      十二天都众接下命令,就头也不回的出去了。

      “侯爷,ⓥ这是何意?”

      朱家心头大骇,十二天都阵和地泽二十四有异ꥵ曲同工之妙,这十二人出手,农家天时地利尽失,那里还是百战穿甲的对手,嬴玄这分明是将农家送到王离的屠刀之下。 ᎞

      엖“农ﰆ家不是想要自救吗୲?”嬴玄秨说促道:“简直是痴人说梦,不知死活。”

      “今日本侯就让他们知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本侯要让那些忤逆陛下、反抗帝国的人,知晓何为天威不可冒犯,何为千秋之帝国?”

      “侯爷,这不……”

      朱家还欲劝说嬴玄,可是嬴玄已经粗ꓴ暴的打断了朱家的话。

      폲 “够了ぉ,此事햐本侯心意已决,任何人不得再说。”蝤

      嬴玄杀伐果断的说道:“我倒要看看,田言要如何面对王离的进攻,又要如何面对我辽东黑甲的逼迫?”

      此刻的嬴玄已经露出了锋利的獠牙,对于罗网,嬴玄已经丧퉩失了彻底的信任,对于他们的目的,嬴玄也一清二楚了。

      等到回咸阳,告知始皇帝솿陛下,一切都将尘埃落定。

      皝 至于农家,嬴玄已经展示了足够的善意,可是农家一直将自身和帝国一分为二,试图进水不犯河水,不求立足于朝堂,但求立足于江湖。

      可是他们也不想想,这天下是秦人的天下,朝堂是,江湖䈘也是,嬴政是何许人也,岂会容忍农家这种行径?

      “算ß算时间,냨辽东黑甲应该已经过了渔阳郡,到了广阳郡,自河间郡到东郡,一路坦途,快马加鞭,两日即到。”

      “有些人,天生癵就不知道好歹,只有把他们打짝疼了,打怕了,他们才会学会臣服。”

      嬴玄舌绽孋惊雷,震得朱家瞠目结舌,뼷久久不能平静。

      “农家危险了,田言侄女,吃人的野兽才刚刚露出爪牙,你可千万要坚持住啊!”

      ኜ᝭清河郡的驰김道之上,一万黑甲狂飙而过的时戌候,离东郡只有一百多里的路程,拍马就到。

      于滽此同时,东郡郡守的奏折和嬴玄的密报,不分先㆐后的到᯾了咸阳,最后被转呈到嬴政的桌案上。

      嬴政打开东郡郡守的奏章,只读了片刻,就眼神变得锐利起来곥,接着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短短一쌉百多字的奏章,嬴政看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最后才缓缓的合上东郡郡守的奏章。

      闭上眼睛,静气凝神,手指敲打着桌面,ὼ显然在思考什么,半晌╍过后,才睁开眼睛,平静的拿起嬴玄的密报,也不知道他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

      “臣启奏陛下:臣已调辽堝东黑甲南下,东郡之事尽在掌握,请陛下多쵞多留心秦宫之事,恐有变故!”

      嬴玄的奏⚐折足够短,但是嬴政看的时间也足够长。

      칦嬴⢴玄能看到,嬴펏政自然也能䜜看到,甚至看的更加清楚。

      荧惑之石上,一句“扶苏ꯒ立,嬴政死而地分。”看鞺似将所有的矛头指向了嬴政,但是仔细品味,所有的蚏矛头都指向了公子扶苏。

      녀嬴政曾经有那么一禸瞬间,합想到过长生不死,可是最后依旧觉得可笑。

      没有人会不死,圣人会死,凡≦人也会死,蘈那么自然帝王也不会例外。

      他会死去,扶苏会成为帝国的掌舵者,可是有谣言说大秦帝国会在扶苏手中走向末路。

      知子藬莫如父,扶苏的品性,嬴政自然是清楚的,开拓不足,收成有余,可是偏偏有人在这上龖面大做文章,其目的无非是在嬴政心里种下怀疑的种子。

      扶苏是嬴政的长子,一直以来,公子扶苏就被嬴政当作秦国二世皇帝来培养,可是秦国没有王后,自然就没有嫡长꽓子,自然也就没有太子。

      “有人动了别样的心思,想取代扶苏,从嬴玄的密报ᄍ来看,甚至想取代朕。”嬴政自言自语说道:“那么,你究竟有㒫解冻能耐,就在东郡让朕看一看你的本事吧!”

      “来人。”

      ᠩ 侍候在章台宫的张良很快出现鵘在嬴政的面前。

      张良嘥虽是郎官,但是对于朝堂政务颇有见解,多次让嬴政眼前一亮㲾,因此深受嬴政喜爱,常伴嬴玄左右,可随意进出秦王宫,简直就是长戈武侯嬴玄第二。

      “陛下,何事?”张良恭敬的问道。

      鿋 “让诸位皇子、公主到御花园等朕,很久没有见他们了,朕倒是有些想念他们了。” 㐈

      “诺!”

      매 ᚑ 张良觉得嬴政퍙很反常,虽然与嬴政接触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嬴政留给张良的印象足够深。

      嬴政是个严肃而认真的男人,批阅奏折期间,从来不ꀳ会做其他事情,奏折没有批阅结束,也从来不会休息,有时章台宫的灯火彻夜不绝。

      ࣣ 虽ᮚ然不知道嬴政的目的,但꯭是张良还是俼麻利的完成了嬴政下发的任务。

      匆匆出去片刻ꉊ,就匂回到章台宫。“陛下,已经通知了诸位皇子ᕆ、公主,您什么时候过去?”

      “不着急,都是朕的儿女,让他们先叙叙兄弟姐妹之情,朕再过去,和他们说说嵈话。”

      嬴政拿起桌上的嬴玄的密报,将它丢入火盆之中焚毁,然后拿起东郡郡守的奏章,递给了张良,示意让张良翻阅。

      张良打开奏折,即便看到东郡郡守指责罗网图谋不轨,依旧面色的平静的看完一切,才合上了奏折。

      “子房,说说吧,蛶你怎么看?”嬴政存了考量张良的心思。

      “东郡郡守一面之词,陛下不派人去查查吗?”张良不急着回答嬴政的问题櫽,反问嬴政。

      “嬴玄在东郡,东郡郡守奏折所言,多半是他的想法。”

      嬴政一语道破天机,继续说道:“嬴玄从来不骗朕,奏折所言,十有八九是真的。”

      “那臣就斗胆直言了。”ᰃ张良说道:“罗网乃帝త国凶器,是陛下手中的凶剑,然剑凶噬主,陛下勏不得不妨Ⱊ啊!섓”

      “哈哈哈,不愧是嬴玄举荐来的,和嬴玄的看法都是一样的。”

      嬴政指着张良,颇为开心魧的说道:“难怪쎸嬴玄要举荐你为九卿之一,对你的评价还在伏念先生之上。你的才华不输于嬴玄,做郎官可惜了。ᰲ”

      “臣倒是觉得不可惜。”张良反驳说道。

      “哦,怎么说?”

      “秦国重臣无数,能与陛下言一二三者,寥寥无几,而良常侍陛下左右,能与陛下言七八九。”张良娓娓道来,“陛뱇下知臣、信臣,这难道不是臣的机遇吗?”

      敽“彩!”

      嬴政不笑㦅不已,看张良的眼神变得更加欣赏,“子房,相也!”

      “那就待在朕的身边磨练磨练吧,你还年轻,又是儒家弟子,差了点手段和城府。”

      嬴政不动声色的提点张良,不知道这是沷多少人梦寐以求的机缘。

      “好了,随朕去御花园吧,他们叙旧也差不多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