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长你那太大了我疼

      旭日东升,微风轻拂。

      一身红衣的少女骑马疾驰而来。 嚦

      这匹枣红色的马高大威猛,毛光顺滑,四蹄有力,神骏至极。是难糊得一见的大宛汗血宝몥马。

      这样的宝马,ﺼ寻遍京城,也只有三匹。

      其中两匹,都在天子的御马马厩里。还有一匹,被永夦嘉帝在两年前赏赐给了荥阳王。荥阳王又将宝马转赠给了爱如掌珠的女儿。

      阳光撒落在宝马长长的鬃毛和明亮的뮞眼睛上,也落在红衣少女的脸庞上。

      撪 少女光洁的脸庞似被镀上了一뇟层光,容色긠冷艳,神采飞ꛧ扬。

      是陆明玉!

      淆 穿着浅蓝衣裙的볭秀丽燔少女,᳴将头探出车窗外,冲着陆明玉嫣然一笑:“小玉,你怎么讷骑马来了?”

      陆明玉勒紧缰绳,翻身下马ᅞ,諭乌黑顺滑的青丝被风拂起,又很快散落肩头。

      这个蓝衣少女,흭姓沈,闺名一个켩澜字ﶢ。父亲是户部侍郎,掌管国譜库金银。

      沈侍郎个ꉟ头不高,相貌平平,᲎头发稀疏。沈澜却修长窈窕,面容清秀,一派官宦千金的优溏雅气度。

      陆明玉和沈澜,一个出身将门,一个是文官千金。一个敢爱敢恨性烈如火,一个文雅含ﰅ蓄温柔愼自持。截然不同的两个少女,却是闺阁好友。

      陆明玉一见昔日闺阁好友,心ᖄ头一热。

      沈澜比她大了三个月,⒪前世沈澜及笄后定下亲事,嫁给了一位新科进士。

      沈郎中挑女婿的目光比陆临强得多。

      那位新科进士出身书香寑门第,在翰林院待了三年,便谋外放,离京酤赴任䭁。官途平坦顺遂,几ꭁ年后做了金陵흧知府。

      沈澜随夫婿离京那椡一日,已是三皇子妃的陆明玉亲自去送行。 

      沈澜依依不舍地握着她的手,轻声道:“今ﮬ日一别,不知何时才能再相㻫见。”

      “小玉,你如今是天家儿媳,头上有两重婆婆。这直言无郣忌敢言敢怒的脾气魘,㢬可得稍稍收敛一二。新婚燕尔,三皇子殿ᑓ下待你自然是极好的ࣨ。只怕时ꯩ日一久,会生变数。你一定要多多珍重。”

      那个时候的她,还沉浸在新婚퓋的甜蜜恩爱中,挑眉一笑,信心十足地䓬应道:“沈姐姐多虑了。他绝不会辜负我。”

      沈꾀澜喟然轻叹,䥗不再多言。

      而她,在短短几年内,就饱尝被婆婆恶意挑唆和夫婿渐渐离心的愤怒痛苦。

      是她太过骄傲自信,以为夫妻相爱便能携手白头。

      却不ቪ知,这世间人心险恶。

      즎 整日柔弱哭泣抹泪的婆婆,狭隘䔪阴险恶毒。看似天真憨ꑂ厚的小叔,心性阴暗扭曲。李昊的逷一双利眼,到了亲㳩娘和胞弟面前,就似被糊住了섚一般。

      现在想莉来奼,李昊不是不明白。

       只是,在他心里,亲娘和胞弟比她更重要罢了。

      ……

      陆明玉不愿再鑰想,定定心神,对好友笑道:“坐马车气闷,不及骑马自在,我便骑马来了。”

      大魏贵女们骑马出门也믫是常事。 凰

      不过,今天是皇后设宴,总得慎重一些。所以,前来赴宫宴的贵女们,一个个精心装扮,端庄地坐在马车里。

       骑马前来的,只有陆픈明玉一个。

      沈澜看着陆明玉漫不经心的样子,笑着轻嗔一句:“你呀,总这般任性妄为。快些上马车来,小坐片刻。”

      沈家的马车排在第四个,再有三䥮个就轮到进宫了。

      陆明玉欣然应下,就要上马车。

      排在第五个的少女不乐意了,探出头来瞪了陆明玉一眼:“陆明玉,凡事都得有个죨先来后到。我们都等了半个多时辰,你一来就蹭沈姐姐的马车,亏得你好意思。”

      涆这个少女,年约十四五뼔岁,身着鹅黄衣衫,面容娇俏,灵动的眼眸中带着ᒝ一丝骄横之气。正是工部煒尚书府的嫡女金灿儿。

      这个名字是俗气了些ﯔ,不过,金家从前텔朝起就是名门望族。传承几百年的世家,底蕴深厚。

      嬫 金尚书五十岁时得了老来女,格外娇惯疼宠。金灿儿沧在府中横行鬞霸道惯了,在外说话也ﻄ改不了颐指气使的脾气。

      不过,论霸道性烈,陆明玉灆自称第二,谁也不敢说自己第一。馃

      陆明玉瞥了金灿儿一眼:“我今日就好意思了,你待如ᘜ何囷?不服气魼,就约一日,我们练武场上一较高ⵔ低。”

      뒋 ╷ 金灿儿:“……”

      陆明玉平日身手۝不显,神力只露三分,身手只露五成。饶是如此,也是京城쥌贵女圈中无人能及的高手。

      就金灿儿那副娇滴滴的模样,压根不够昣陆明玉两拳。

      金灿儿吃过几回亏,再不肯和陆明咉玉动手比试。ꅑ此时恨恨地咬了咬贝齿,吐出几个字:“野蛮!”

      陆明玉气耹死人不偿命地悠然一笑:“是啊,我就是这等野蛮刁钻的脾气。谁要是惹了我,我一拳过去,揍得她满地找牙。诶哟,想一想别人敢溵怒不敢言的样子ň,可真有趣呢!”

      ⓱金灿儿:“……”

      띈沈澜扑哧一声乐了。 

      金灿儿被气得俏脸通红,用力瞪陆明玉一眼,愤愤地扯下竹帘。

      롫可不就是敢怒不敢言么?

      离得近一些的几辆马车,纷纷传来轻笑声。

      京城当然⨽不小㚃,不ܒ过,顶尖的贵女圈子,也不算大。三品⺜以上的文官武将,加起来也不过三四十个。今日接到宫宴请帖的贵女们,就是不相熟,也大多互相见过面。

      陆明玉的鼎鼎大名,谁人不⭺知?

      荥阳王爱女,贵女中的第一高手。她的美丽和烈脾첍气同样闻名。

      金灿儿也就能欺负些性子软和的,遇到陆ᱡ明玉,立刻就踢了铁板。

      陆明玉撌上了马车,沈澜还在轻笑不已:“在宫门外,你也不收敛几分。”

      陆明玉眸光微闪,扯了扯嘴角,一语双关地笑道퉊:“是啊,我天生就是这脾气。有仇当场就报了,绝不留到縃日后。”

      什么来日方长,什么徐徐ᐛ图之,὿哪里比得上快刀跢斩乱麻。

      沈澜目中笑意更深,打量陆明玉一眼,取出梳妆匣子,拿出梳子,为陆明玉梳理略显凌乱的发丝:“是是是,我知道陆四小姐的厉害。现在别乱动ᑾ,我替你整理仪容,可别在椒房殿里失仪。”

      陆明玉没有推拒好友的好意,笑着略一点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