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97超碰护士人人澡

      聗“大人,皇上叫你所谓何事?”

      Ⱖ林默刚回到六扇门,卢思斯꾧就上前问道。

      “皇上吩咐让我们和东厂一同查这枯尸案。”

      林默边往里走边说道。

      릗눑“和东厂一起查?为什么?这案子不是我们六扇门在负责칖吗?”

      卢思斯不解悾道,她知道东厂一直和六扇ᇅ门不对付,这要是一叴起查案ڿ,指不定会出什么问题。

      “估计是曹少섵钦那老家嗄伙在皇上面前说了什么,祲我们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其他的不用管。”

      林默坐到椅子上道。

      ꯹“是,大人。”

      卢思斯答道,ὴ然后她拿起了桌上的茶壶,给林默倒了一杯茶。

      謀林默熹接过她倒的茶抿了一口道:웾“你햠待会带人去查查京城最近的失踪人口,然后一一排除看看这几具枯尸是谁家煙的。”

      “那大人东厂那边……”

      卢思斯有些为难道。 쟟

      “不用管他们,我们做好自己就行。”林默道。

      ——

      晚上,林默来到朱一品考蛗试的贡院。

       他刚进房间,就看见朱一品被一个男子从后面抱着。

      林默看他们一边后退一边尴尬的笑道:“那个走错房间了,你们继续,继续。麢”

      朱一品听到这熟悉的声崏音,差点激动了哭了起来驑。

      팗 䪰 他急忙对着正准备离开林默叫道:“小默,救我啊!小默!他要멗对我……”

      朱一品话没说完,一阵风在他身边吹过,只见原本在背后搂着他的男子已经躺在了地上。

      朱一品怒气冲冲的走过去在这个人身上踢了好几脚,一边踢一边骂道:“猥琐汉!죧居然连男人都不放过!”

      林默看他这样,笑着䍔对他调笑道:“老朱,没뾆想到你醣还有这样的魅力。”

      “去去去,我宁愿不要这样的魅力。哎,长得帅就有错吗?”

      궆朱一品抬头看着屋顶,郁闷的说道。

      看着得寸进尺的朱一品,林默嘴角扯了扯,没好气道:“老朱过分了哈!给你一点儿阳光,你还真瘇就灿烂起来啦!”

      “行了,行了。你大半夜的过来找我干嘛?”

      朱一品懒得再与林默争论,于是岔开话题道。

      “跟我去趟六扇门,你帮我看看那那几具枯尸。” ㆘

      林默收起了笑容,小声撧在朱一品耳边说道。

      朱一品点了点头,遍便跟着林默迦去了六扇门몊。

      ——

      六扇门,停尸房内。

      “这味道怎么那么臭啊?”

      朱一㔝品捂着鼻子,皱着眉头说道。

      “哎,忍羷忍䌖就过去了,你先看看这几具枯尸。” 

       林默堑将朱一品拉到这枯尸面前说道。

      朱一品捂着鼻子,从他绗背着的药箱里拿出了一个放大镜,仔细的看了起来。

      “全是女尸啊……”

      朱一品看完后感慨道。

      “全是女的?这怎么确定뇿的?”

      林默惊道。

      因为他请了衙门的仵℆作看了好久都没有ꑣ分辨出是男是女,这老朱才看了一会儿就分辨出了男女,섊所以林默有些吃惊。

      “这你就ୁ不懂了,男人쭁和女人的盆骨是有区别的。两者的区别在于小骨盆的形状,㿁男性小骨盆的形状较小,形状似倒置的圆台,即上大下小,而女性因为要生产娻的缘故则骨盆较男性宽大,似圆桶。”

      朱一品解释道。

      “不愧是京城第一医馆的首席大夫,这么快就给出来答案。”

      僎林默꼹夸赞道。

      ㎛“哪有,我也只是比别人多知道㵄那么一些。”

      朱一品笑着摆了摆手道。

      以往林默都是说些打击他的话ᾼ,今天却出奇的夸了他,这让他都感귅觉有些不好意思了。

      “䝺有人来了!”

      쩒 林默听到有脚步声靠近,拉着朱ᱶ一品躲在了放枯尸的床下。

      “哎,不对啊,这是我的地盘,我为什么要躲?”

      躲鴁在床下的林默这才反应过来,明明ꆪ自己才是这儿的主人,干嘛还要做出陙一副做贼心虚了样子。髰

      朱一品白了他一眼,心里暗道:果然我的智商才是最高的。

      ⯞ 林默刚想出去쭞看看外面的人是谁,就听到外面的人说道:“果然是被饮血刀所杀,没想到时隔这么多年,饮血刀又问世了。”

      “饮血刀?”朱一品核听到这名字,脑子里出现了关于饮血刀的信息。

      捓“ἅ这不是曹少钦那老家伙的声音嘛?看来他是知道些什么。”

      林默心里揣测道。

      外面,曹少钦说完这句话就离开了。他可不想被六扇门的蒆人发现,不然到时늈候他就没办法解释了,要是被林默知道,说不定还会在皇上面前参他一本。

      等曹少钦走后,林默和朱一品这才从床下钻了出来。

      “老朱,走吧,窈我送你回去。”林默道。

      箥 林默说着,就往前走去。可是走了一半,发现朱一品还留巤在原地没动。

      “老朱,你干嘛貐呢?走啊!”

      林默催促道。

      “小默,这是第几具枯尸了?”

      朱一品急切柜的问道。

      “干嘛突然问这个问题?”

      枵 ﰦ 林默疑惑道。

      “别废话了,快告诉我这样的枯尸是第几具了?”

      朱一品对他吼道。

      “目前知道聪的有五十多具了吧,这几天我们又在其他地方发现了不少枯尸。”

      林默被他这一吼也不恼怒,在脑子里回2想着这几天卢思斯他们带回来的枯尸数量。

      “告诉我具体数字,快ꈩ!”ಫ

      朱一品听到林默说有五十多具枯尸,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五十六具了吧。”

      ’᦬林默想了想答道。当然这个数字肯定不是他得出来的,是下午卢思斯告诉他的。

      说完,林默不解的看着朱一品道:“我说老씧朱你又嗨发什么神经了?干嘛突然这么在意枯尸的数量?你放心,我一定会尽快抓到凶手,不让他在杀害无辜的人了。”

      “小默,你知道饮血刀ᯱ吗臚?”

      朱一品没有回答林默的话,反而向他珐问道。

      ဳ “知道啊,不就是刚刚曹少钦那老家伙说的嘛。” ᴔ

      林默点了点头,他感ナ觉今天的朱一品怪怪的,先是和一个男的搂搂抱抱,然后又是提出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饮血刀,是一柄链子刀,刀带着邪恶之气,也是一柄魔刀,被饮血刀杀死的人会变成枯尸,还很?,以杀人养刀,饮血刀的刀气可以将人变成焦炭一样。”

      朱一品看着林默跟他解释道,没等林默说话,朱一品又道:

      “此刀在洪릜武太祖时是开国金鹏王爷大儿子名祖儿所有,后名祖儿与弟鏪弟金甲战神名扬决战时此刀被一个女人以쟯真情眼泪底所毁,不知道谁又重铸此刀,此刀魺只有金甲ח战神名扬的至善剑可以克制,但至善剑与饮血刀一同消失,谁也不知道此剑下落。”

      “这刀真有这ᬵ么大的威力?ꈐ”

      林默惊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