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茄子

      “爸,妈,你看我没撒谎吧?也不知道怎么回事뻙儿螃蟹就突然爆窝了,

      嬸 你看看,啧啧啧,这得多少螃蟹啊,哈哈,촿今天终于潚可以大吃一顿了”,金海领着老爸老妈也来到了老虎滩,二妹金红颜在家要照顾三妹就没过来,而且她那小体格过来也有些危险,这些螃蟹太大了,要是夹到人可不是开玩笑的,

      “你个傻小子,别笑了,快去捞螃蟹去”,金东山气的直接给了儿子后脑勺一巴掌,也加入了捞螃蟹大军,

      很多村民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拿着䝕小网袋就过来了,结果装了不到十只螃蟹就装不下了,也只能㓪返回家继续拿大网兜去了,就这样浅水区就空抪了不少地方,

      金古东山和黄叶文夫妻俩急忙挤了进去,金海站在岸边上嘿嘿笑䥥着,拿着老爸的手机给黄蕾打了个电话,

      大约半个小时后黄蕾带着六七十村民也到了,那些西仙村来的村民也看到了东䲤仙村的村民提着一大兜一大兜的超大螃蟹往回赶的场面了,很快也憶加入了捡蟹ᳮ大军中,

      “哪来的这么多大螃蟹?”看到金海笑眯眯的站在岸边黄蕾蹙着眉头问道,她还以为是开玩笑呢,不过微信上发的图片却让黄蕾信了,急忙带着人赶了过来,此时已经快早上七点了,

      “天知道海里发生什么事情了,爆窝了呗”,金海很随意的说道,不过看Ⰱ到那潮水已经您慢慢涨上来了,恐怕最多二十分钟这浅水区就会被淹没了,

      就算这么多人捡螃蟹恐怕捡到的螃蟹都加起来也没有五千只,自己可是弄过来了六十多万只呢,当然这也只是大致估算的数量罢了,

      “爸妈都在下面呢,你还站在这里做什么?还不下去帮忙?”黄蕾踢了金海一脚后很快也下去捡螃蟹了,对,就是捡,太多太多了,螃蟹爬的到处都是,这些螃蟹又太大了,太好找了,

      “我可是捡了一早上呢,快累死我了,我得好好休息一下”,金벩海不Ⲉ满的嘟囔了一句,要不是自己这些螃蟹哪里来的?自己可是天大的功臣,可惜这功泘劳不能说出来,看着每个䫳村民脸上的笑容金海也很开心,独乐了不如众乐ོ乐,这句话说得䒉果然쮀不错,

      “太多了,这螃蟹也太多了,大家都退回去,涨潮了᝷,注意安全”,村里的干部开始大声喊话了,

      꿽的确,现在涨潮后已经把浅水区淹没了,水深已经达到一米ᬿ五左右了,╙可村民们依然不想㏵放弃,实在是这钱太好赚了,根本就是在捡钱啊,都朒纷纷闭气进入海里继续捡㔿螃蟹,幸好咽今天风浪特别钏小,那点浪头对于这些老渔民来说根本不叫事儿,

      开心,真䆼的很开心,潮水虽然涨上来了但很多減妇女都回家拿潜水工具了,这次大螃蟹爆窝可不能让它䞉们跑了,ѳ一定要多捉一些,这可都是钱啊,村民越来越多,

      东仙村西仙村总共来了差不多五百쩮多人,几乎能动的都来嵽了,就连开小商店的李叶文也锁了店门来抓螃蟹了,骑着电摩第二次把两大捆大螃蟹送回了家里,应该差不多七点半了吧성?对꣫了,自己可是戴着名表呢,看看准确时间,然后金海的笑脸就呆住了,

      ꇠ 表竟໐然停了,这是自动机械手表啊,就戴在手腕上呢,怎么会停了呢?用力摇了摇,没动静,停在了七点零一分上,不会是坏了吧?

      金海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可能的,这可是一百四十五万的手表傪,䧧怎么可能坏掉呢?进水了?仔细看看,里面好像没水啊,用手巾㒰仔细擦着表盘,又迎着阳늮光仔细看向里面,的确是没进⍧水,怎么会不走了?

      大约五分钟后金海表情呆傻的坐在院﨨子里的台阶上,脑袋里晕晕的,坏了,真的坏了,一百多万的腕表竟然戴了不到两天就坏了,买的那會个人戴了三天,自己戴㼫了两天,也就是说犊前后戴了五天就坏了,这也太扯了吧?一百四十五万啊,这么容易就坏了?金海真的无法接受这个륒事实,

      “金海,你怎꾚么了?”大约十几分钟后黄蕾跑了进来,一进门就看到了坐在那里发傻的金海,有些担心的问道,

      “坏ᄭ了,真的坏了”,金海痴呆的看着黄蕾说道,

      “什么坏了?”黄蕾有些纳闷ီ的问⮠道,难道脑袋坏掉了?

      “表坏了,我就戴了两天,连四十八小时都没到就坏了”⇐,金海一时间真的无櫓法接受这个结果,十几万的汽车可以买十辆啊,就戴了两天就坏掉了,这也太打击人了,

      金海刚才看到全村人都在捉螃蟹发财开心的不行,在天堂飞翔了一会㞍儿却突然落进了地狱,这种反差对金海的精神很是打击,

      “坏了?我看看”,听金海说那块伯爵铺坏了黄蕾也吓了一跳,她可是知道情况謖的,更知道这是一块真伯爵ो,并不是仿品,一百多万呢这么简单就坏了?

      仔细看了一会儿后黄蕾也是哭笑不得,真的坏了,这叫什么事儿啊,怪不得金海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坏了就坏了,一块手表而已,你别这样,吓到我了”迡,黄蕾劝慰了一句,

      “这块表一百四十五万啊,几天就坏了,我。。。。”,金海都不它知道该说些什么了,真的无语了,

      “很正常啊,再贵这东西也슅是人造的,

      新买的跑车还有拉缸漏油的呢,

      新的降落伞还有无法打开摔死人的时候呢,

      火箭릞高级不高级?贵不贵?那么多工程师猵检查了无数次还有刚刚发射ꥁ就爆炸的呢,不要伤心了,

      一块手表不至于让你䨎心如死灰吧?”黄蕾急忙像是幼儿园老师似得,安抚起蓟了金海来,听到这些话金海的心情还真好了一些,是啊,再贵的东西也是人造的,都有随时坏掉갱的可能性,

      “可。。。可我没保修卡啊,这连修都没地方修啊”,金海差点哭了,

      这是他在海里捞上来的,可不是去专卖店买的,是真的没法去修啊,人家专卖店但凡是卖这种名表都是有详细记录的,难道让自己拿着这表去修눉表摊儿上修么?别逗了,那些修表师傅估计都不敢随便꬛打开这种手表,太贵了,而且他们那种手艺又怎么可能修的好?

      “好了好了,别伤心了,等以后我셌赚了钱给你买一块更好的,更贵的,好不好?”黄๚蕾此时真的像是在哄一个小朋友,

      “我今䇣天本来挺开心的,谁知道乐极生悲了,哎”,金海叹了口气,捞再多的螃蟹又有什么用?得捞多少螃蟹才뮪能赚猌回来一百四十五万啊,金海都不敢去计算那个数字了,恐怕得拉十几卡车吧?

      “你现在还没有达到那个层쪰次,就算你戴一块纍一百四十五万的手表可你依然是个普通人,不是亿万富豪,别人也会认为你戴的是仿品,

      如果你是亿万富豪哪怕你戴块仿品别人也会认为绝对是真品,一Ч个人到底有没有本事是看其真实实力的,并筈不是看他穿了什么,戴䚇了什么,这么简单的道理你还不懂么?

      坏了更好,可以让你回턉归本心,省的因为一块手表让你整个人都飘了,做人就要脚踏实地ꢶ的,每天装成有钱人不累么?你平日里总是对那些村民毒멝舌ᣰ不就是觉得总是和他们说那些没营养的话浪费时间么?

      你从来都是最讨厌虚伪的人,怎么这次你却变成了那类人呢?帷我爱的是那个敻真诚,随性,洒脱的金海,而不是虚伪,带着面具的金海”,黄蕾拉着金海的手轻声说出了一䙢番话来,说完后还䆱淡淡一笑,

      是啊,自己最讨厌虚伪的面具了,什么时候开始自己也想戴上那一副面具了?不,⦇这不是自己想要的,一块表就让自己改变了,这不是自己想要的,黄꡴蕾说得对,自己怎么能变成最讨厌的那种人呢?洒脱,随性,慵懒,无忧无虑才是真正的自己,为了一百㞔多万险些让心灵着魔了,

      “黄蕾”,

      놇 “嗯?”

      “我爱你”,

      蹄 “我知道”,

      回眸一笑百媚듀生,六宫粉黛无颜色,看着黄蕾那淡淡的笑容金海是真的看呆了,竟然不知不觉间说出了那最珍贵的三个字,而黄蕾的回答更是简单肯定,也是三个字,

      金海有⡽些发傻,自己刚才说什么了?还是说自己被附身了?不对,这院子里有鬼,不过现在是上午七八点钟啊︦,鬼怪大白天都敢跑出来了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