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超级科技>

      追月志齐想了想道:“未来,我族很难保持中立。”

      “幽灵岛事件再次印证一点,谁都无法独善其身,今后各个天域都会在内外部进行抱团。”“如果非鱼是下界之主꭬,那他봏就得走这一步。”“各天域之主里,也只有他在四处奔走谋求联ಳ盟。”“家族进ⲳ行互联大会,双方在初衷上有一致性。”“当然,加入联盟,我优先就不会答应。”“目前他想在月海浮天扩大战果,而我们也有机会通过他和外界形成稳固的关系,在如此形势下,四位长老觉得我该如何选择?”

      于越品茶不语。

      孙一邈恭敬道:“族长,魏长老有何想法,我暂时不清楚。”“不过我们都퍜不希望加入联盟,家族并非四族可比。”他缓了缓又憋说,“非鱼名义上不是盟主,但多位族长和两个宗门都要听他指挥。䈈”“我们不想受这种气。”

      ᆃ 于越言说认真,“族长,非鱼是下界之主却占据鱼㵢北㜑森林,然后将手伸向月海浮天。”“我始终认为他动机不ꅣ纯。”“魔月海域将联盟活动抢在我族互联大会前,这是包围策略。”

      “族长,我族意在抱Ϲ团。”宋春语神情平静,“我们同非鱼合作,既非引狼入室,也非卑躬屈膝。”“原则上无需多说,就算在细节方面有所಍退让、妥协,那也是为追求和平、繁荣、安定而作出牺牲。”“非鱼所做所为更多是为天下人,近期光明宗和엳幽名湖派出大型飞舟救援难民,并且还有破军战队进行守护,如此场景真是少见!”“万千年来,强者作秀数不胜数,但有谁愿意对所谓的贱民付出?”“我不相信他是演戏给人看。”“风洞、追月世家的老祖总是在天域大阵附近闭关,守护世界,我族有此传统,肩上有责任。”“中立不是明哲保身,而是有所担当,聆维护平衡。”

      Ἁ追月֨志齐看着宋春语,“非鱼杀伐果决,有血性有担当。”“血性和担当,家族在任何时候都不能失去这两点。”他想了想又道:“明天就由孙长老和于长老公接待非鱼,你们先去安排。”“相关执事再巡检一遍。”

      这是要看看非鱼的气度吗?宋春语这样想却没有如此说,他只是沉默。

      孙一邈和于越认真道:“是,族长。”说完行礼退去,几名执事也快步离开。

      追月志齐笑了笑,“宋长老,你先随我去见见三大帝国的客人。”

      뛊 宋春语快步跟随,片刻后两人进入大会﫪客室。

      这时候族长夫人品荟、大公子追月上文正在和客人品茶畅谈。大家都是眉目含笑,只有长盛⺅帝国的皇子品宣神情严肃。

      追月志齐微笑示意,随后在夫人身旁坐下来,却听见品荟对品宣说道:“姑父到来,你可以找他诉苦킊。”“不过互联大会前后,你本该安分才是。”

      “刚才有会议,很抱歉。”追月志齐言语温和,双眼有神,“各位提前到来,我非常高兴。”双方寒暄一番后,他才看着品宣笑道:“我看你愁眉苦脸,遇到什么烦心事吗?”

      品宣英俊不凡,眼神却有些闪躲,“姑父,刚才我只是随口说说。”

      “皇兄,不敢说又何必写在脸上?”一名女子眸光流动,“姑父,朝中大臣赵游之子赵兴学的朋友在魔鬼海域边缘处的海岛上有产业,前两天他们将六名女侍从处死后扔进海里。”“这件事刚好被蛟龙族的巡逻队伍发现,双方先是发生口角,然后有肢体冲突。”“蛮龙第一时间赶到,他不讲道理,动手将赵兴学的朋友打残。”“各个层面都向上告状,此事最终被父亲发现,皇兄受到ƕ牵连。”

      “茜儿,别再说。”品宣看着妹妹,“我认栽。”

      ੄品茜瞪他一眼,“有姑父姑母在,你湦怕什么?”“那蛮龙不就仗着背后有非鱼吗?而非鱼蛊惑四族,意在两个大陆。”“长盛帝国何必退让?”她缓了缓,又看着万秋쏼公ڛ主说,“非鱼不识好歹,吃硬不吃软。”

      “茜儿!”品荟打断对方,“万秋公主是贵客,你过于情绪化,不可无礼。”

      “姑姑,人贵妖低兽贱,妖即是妖,魔就是魔!”品茜认真道:“听说非鱼身旁有妖兽美人,他和魔女也有瓜葛,妖魔再美本质难变!”“说实话,我真怀疑品冠皇兄和外联府的眼光。”“非鱼቗不亲近人族,却和妖魔兽混在一起,人族真有不堪吗?我实在是难以理解。”“他本鑋质不坏,立场却9有大问题!”“总之,我和品宣皇兄永远站在您这边。”“还有,我这是为万秋姐姐鸣不平。”

      ꐛ“有茜儿妹妹牵念,我很高兴。”万秋公主笑了笑,眼眸深处却有忧伤掠过,ǭ“我倒是羡慕你。”

      “万秋公主国色天香,秀外慧中。”长丰䒤帝国外联府府主周晋笑着说,“商明皇子对公主仰慕已久,我认为双方无需溈舍近求륐远。”

      “就是!”几个中小宗门代表附和。其他天域的客人也说,“要是两国联姻,那真是美满事!”

      “谢谢各位关心。”长丰帝国的皇子商明笑了笑,“我很喜欢万秋公主。”“公主心有不舍,我可以看出来也能理解。”“非鱼在各方面远超我辈,若非他站在对立面,我倒是愿意和㶻他交朋友。”“当然,也不能说成对立,关键是他野心勃勃四面树敌,所作所为有些危险。”“我听说侍从之事,他有交代银光岛强制收回!”“别说长盛帝国,就是我方王公贵族在两大海域也有经营。”“在六天一地里,弱小妖驚兽族群依附人族,平常大众屈居权贵门下已是司空见惯。”“妖兽女子奴性难改,每天被处死之人也不在少数,非鱼怎么可能管得过来。”“我还听说他揪着青蟹、庌星纹章两族之事不放,如此䍃,月海岛国会有很多人被牵连。”“退让先不说,无视万秋颩也罢믲,就怕他得寸进尺,挑起纷争引动混乱。”

      “听商明皇子所说,非鱼就是居心叵测?”宋春语看着对方,“不说人妖兽有别,互联大会近在眼前,我们要有诚意在先。”

      万秋公主轻叹一声。商明不说话。品宣沉默不语,品茜眸䁰光闪动。

      “非鱼操之过急,也过于强蟴势。”品荟看着宋春语,“两大海域延续万千年的惯性,뙻短时间如何打破?”她缓了缓又看着追月志齐柔声道:“䑯我和妹妹都不反对上殊在外交友,只是非鱼有些特殊。依我看蛮贝兄弟,苏星、潇湘等人都被他算计。”“上殊性格倔强,有时候可能会感情⏅用事걂,你还是要提醒他。”

      軦追月志齐笑道:“夫人,孩子自有☋分寸。”

      “母亲,上殊心思灵敏行事有原䁪则쉫。”追月上文轻声道:“我相信他。”

      品荟轻叹一声,“你和上敏不能总是由着他。”“非鱼是下界之主,却占着鱼北森林将坏手伸向两大海域,不仅看着两个家族,还在各天域频频动作,他步步为营指向明确,大家怎会看不出来?”“龙腾下浮地自封皇级和上六天争雄,为家族安危,我们不得不有所警惕。”놞

      “夫人所说很有道理。”风洞长老风紫云想了想道:“从下界自封、魔女破阵、妖兽族群联盟等事件来看,非鱼确实有争雄之心。”“从心性方面来说,他帏这是珠玉和日月争光,心有不甘!”“要是折腾过度辶各天域出现大混乱,天域之主出手,他很难收场。”

      宋春语轻声叹息,ꮥ“天域之主既不喜欢各方团结一致た,也不希望世界陷入賽混乱。”“只是眼下人心ㆣ浮动,他们还不是飘然世쫿外。”뭇“东浮屠天ᶛ每天都有很多人死去,主人却不出来管一管。﬈”“无辜之人,何罪之有?”

      弸“让各位见笑븋了。”追月志齐放下杯盏,“今后我族将携手风洞家族团结各方。”“和平盛世强族中立,混乱时代我们有必要扛起䝦责任,守护弱小弘扬公平和正义。”“先不说这些,稍后矖我们移步宴会⡾厅,大家边喝边聊。” ㎤

      众人都是微笑点头。

      次日,东伦山下风和日丽,天高云清。

      追月志齐站在窗边,看着远处。他沉默半晌,然后命人通知宋春语来见。

      片刻后宋春语缓步走近居室,眉目❿之间有些无奈,“族长,孙于两位长老将非鱼宗主安排在昆星殿,我认为此事非常不妥!”

      追月志齐缓了缓道:“我让你过来,就是要说这件事。”“你立即去调整,必须优待!”

      宋春语恭敬领命,正要迈步离去,却看见追月上殊和王琪匆忙进入居室。他温和一笑,“上殊、王琪,你퉆俩应该先陪着非鱼宗主。”

      两人朝族长和长老掺行礼示意。追月上殊意绪不明,他看着追月志齐,“父亲绂,非鱼宗主和六位族长被安排在昆星殿,那里离山门很近,这是什么意思?”﫛

      宋春语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父亲也为难,快随我א去接待。”

      追月志齐看着追月上殊,柔声道:“孩子,父亲是以㊂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刚才已经思考很久,现在先不说这些,你和宋长老一起去,将非鱼宗主接到我这里来。”

      “上殊,非鱼宗主不拘小节。”王琪拉着他,“上敏姐姐已经前去,你不用担心。”

      追月上殊轻叹一声,然后和宋春语一起赶往昆星殿。

      ﱅ 花红如火,清风有香。无名看着院落莫휔名道:“这里倒是安静。”

      “看彚来,人家并不欢迎你。”龙心婉看向植株间,那里有一对鸟儿正在相互梳理羽毛。她眸光黯淡言语轻微,“我发现,打击你,心里总是有种欢喜滋味。”

      无名不说话,转身看向ꘫ室内的屏风。

      “可恶!”“进门䪧不得不弯腰。”闻朗神情郁闷,“想不到追月世家如此小气!”

      “这昆星殿离出口很近。”米巡平静道:“既是边缘化,也是逐客令。”

      Ⅿ 蛮昆连忙说,“各位族长貶,以大局为重,킴对方虽然来这一出,但我们能屈能ᦣ伸。”

      ◳ “抬脚就能离开。”古宁看着无名鵲,“非鱼,我们能忍,只是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无名看了看九幽和君如岚,泡缓了缓才道:“常说以大局为重。”“怠慢非鱼㌊,我无所谓,但轻视联盟不行!”“轻视身旁之人更不行!”“等上殊来,说一声,躝我们就此离去。”

      “你确定?”龙心婉看着屏风出神。她暗自叹息,那屏风蕄上有花妖化女图,这在人族世界쁄并不奇怪。什么人妖共䈷浴、妖兽献祭、橼妖女出水图比比皆是,但放在这里就不合适。要是用此地来接待非鱼,那就极度刺眼!

      丰慕想了想道:“非鱼宗主뮕,对方的用意很明显。”“妖兽族群还好些,人族宗门,世家、皇室有时候关系错综复杂,众心难平。”

      “我觉得还是看一看再说。”施池神뫿情平静,“世家的骄傲还אַ在其次,核心利益才是关键。”

      “我明白。”无名双眼清明,“我们和两大家넚族合作容易,但要实装现联盟就很难。”“能够共同进退最好,彼此不和也没有关系。”

      正说着一名女子盟缓步走进院落,她身形高挑,面似桃花眼如明星。“非鱼宗主、各位族长,很抱歉。”靠近后她又认真道:“母亲和我说起此事,我就着急赶来。”“我族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来人言语里充满歉意,眉目间却是气㸋度不凡。无名看着㺱对方,“你是上殊的姐姐,追月上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