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随漂亮美女主播在线观看

      拜师过后,众人散去,︇聂景武与陆麟一同回整到聂云的璘住处,穆婷婷与聂云跟在身后。 橊 搜 聂云在后面偷偷地问穆婷婷道:“为什么感觉这个拜师的意义香不同䃈?这也太隆重了,是因为我是准族长的缘故吗?”

      穆婷婷奇怪的看着聂云说:“当ኃ然不是了,拜师和教书先生不同莭,师父说是再生父母也不为过,在盈月大陆这历来就是一个极为重要的传统,之前在学ʣ宫里的礼仪课上有特别提到,你忘记了?”

      聂云冷汗顿时流了下来,摸着后脑勺打ꎱ个哈哈,说道:“那时候没听课,早忘了啊,哈哈哈。”

      뀍穆婷婷没好气地说道:“所以那个时候叫웮你好好读书了,连这么重要的事疙情都忘记了!”

      看着穆婷婷那连生ﻩ气都显得好似撒娇的脸庞,畼应该是糊弄过去了,聂云暗自㖎松了口气,同时鵻提醒自己还是少说话,免得被追问之前的事情,他可是一쎠问三不毰知的。

      进了木屋里,穆婷婷倒了两杯茶分别递给聂景武与陆麟,随后站到一边,只是聂景ⵔ武招招手,穆婷婷便来到两人面前站定。

      챉 陆麟喝了一口茶,开口说道:“聂云聖,我想先ਂ问问你,若是给你两个选择,一个,经营如今的㼂聂家,负责开枝散叶,我保你一世无忧,替你抢回祖石。勞另춤一个,踏上᢫修炼之路,但是需要付出比一般人更多的努力与代价,承受比一般人更大的痛苦,让你重振聂家的ヵ光荣,你,选择哪一个?”

      튎 聂云并不了解这个世界的修炼体系,但是就以他릂之前身体的孱弱程度,想要ډ修炼必然很难,两个选择对他而言,其实第一个选择会更好,毕竟有着前世的记忆与知识䕳,想要发展起来,凭他的身份,倒‍也有了资本,但是,谁规定的,选了后者,喻就不⬈能选前者?两个都要,才是年轻人的选择ു!先修炼,再发展聂家,两不窴耽误!那选择就很明显,先选择修炼的他此刻就该表现得不可思议、激动以及坚定。

      Ġ 侐表演时间到!

      聂云“不受控燖制”地踏前一步,声音微微颤◬抖地问道:“真的吗!?我真的...可以修炼吗?”

      聂云适时的转换语气,大声地说道:“笰我当然愿意!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无论承受怎짪样的痛苦!我都愿意!”

      穆婷婷听了这个消息,瞪大了美眸,不可思议地輬说道:“云聖,真的...可以修炼吗?燄可是,他不是...藡”

      陆麟抬手阻止穆婷婷想要说ᡢ的话,说道:“那就准备准〷备,这几天꿢,我先给你普及一些修炼的常识,然后游历楚国,一年内,突破感元境。”

      “一年!?”穆婷婷惊叫道:“陆叔叔,这不可能的吧。”

      聂景武适时地舻出来说뮎道:“婷婷,放心,你陆叔叔心里有数,接下来,是关于你以后的问题,六爷爷我ⵃ想和你谈谈。”

      ګ “提议是我的提议,你先听一听,再作决定,我们都会尊重你的选킌择。”陆麟说道。

      穆婷婷没等聂景武开口,便语气坚定地说道:“六爷爷,您不会是想要赶我走吧?我既然已经嫁入了聂家,໌就是聂家的人了,我是不会走的。”

      聂景武听了穆婷婷的话,哈哈笑道:“六爷爷还濂不了解你吗?再说了,六䮤爷爷窊怎么会Ȱ赶你走呢?不过䙦,你与云天的婚礼并没有完成,所以不算真正嫁入我们聂家,但你从小就폷在餟我们聂家生活,与我亲孙女无异,将来若是你遇到了喜欢的人,随时可以嫁给他,嫁妆六爷爷誆会给你准备一份,此后,聂家便是你的娘家。”

      聂云在一旁听了,心里顿时凉了半截,搞醮半天这青梅竹马成了自己的嫂子?虽然不知道聂云天长什么样子,不过在⁦聂景武马车上的时候,倒是郮听说这个聂云天很优秀的样子,还是自己的亲大哥。

      “大荒十宗的拜ꑓ师大典在一年后开始,为了你以后的修炼道路,我与聂堂主提议,送你参加十宗拜师大会,看你是否愿意拜入十宗,这样既能让聂家得到保护,也能让你得到正佈确的修炼指点,你应该知道,只有同뉊相性属性的师父对你的修炼才有帮助。偯”陆麟说道。

      聂景武点了点头,“若是不愿拜入十宗,六爷爷会托你陆쩱叔叔替你搜寻冰系修炼心得,至于对应的修炼之物,只뛿能去自寻机缘了。”

      䗭⌭穆婷婷沉吟了一会儿,似是下了决心,说道:“婷婷愿前往十宗拜师大会。”

      䦕“届时,六爷爷陪你,云聖便与陆芊扶阵游历去吧。”聂景武说完便走了。

      陆麟看了Ϸ一眼院里那搭建了一半的灶台,踢了一脚聂云屁股,说道:“还不䅥快去弄你的灶台,今晚的拜师宴弄不好,我就让你提前感受感受修炼的痛苦。Ṗ”

      ⮕ 聂云边走边嘀咕:“你也没师父的样子啊,我看啊~呢你就是想找̜个人伺候你。”

      说完,快步跑出门去,一只布鞋紧随其后,砸到聂云的后脑蜹勺嵱,聂云捡起来就扔到小溪里,随后搭灶台去了于。

      好不容易在傍晚的时候搭好澟了灶台,生火试用时,陆麟不知∤道顇什么时候出门逮了只野山鸡回来,随手扔到聂云面前,说道:“修炼第一课,宰了这只鸡,㱮窑了它。”

       聂云看着那只精壮的大山鸡,咽了蕲咽口水,这鬐还真难倒他了。

      上一世,聂云的父母对聂云虽然很严厉的样子,可直到现在一想,似乎真没让他做过任何工,顶天了就是抬些东西,洗些碗,做饭菜都很少,更遑论杀鸡薐杀鸭了,就连鱼鳞都没刮过,导致了聂云根本就不会做这些东西,加上他本身就喜欢动物,根本看不了动物宰杀的画面,所以对“君子远庖厨”这句话,聂云理解得很深。

      슅这时,蒙ꖶ胖子走了过来,与陆麟一起站在门口,说道:“云聖之前都没碰过杀鸡这些事,恐怕他做不来,还是我去帮忙吧?”

      緡 陆麟摆了摆手,说羚道:“别去,这是我对他的锻炼,现在可不是享受的时候,得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师父也不須是白叫的。”

      蒙胖子看了看狼狈的聂云,几次抓到了野山鸡,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居然给挣脱了,쩓看样늮子还有的忙,于是搬柴去另外的地方,总不能今醩天晚上真的不吃饭? 㽎

      聂云再一次捉到了野山鸡,修炼这件事,自춹然会产生冲突,若是妇人之╋仁,吃亏的最湮后必然是他,感受着温热的体温,聂云抓住野山鸡的头,手颤抖地握着菜刀䳬,用力那么一划,鲜秔血滋了出来,随后滴入准备好的碗里,良久,聂云才把不再抽搐的野山鸡扔入早已烧开水的大锅里,太阳早已落山,陆麟在一旁提着灯笼,也不言语。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