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篇

      近段时间人生大事,有些时候更新不及,还望谅解。。。

      等下个月开始,应该就能步入正轨了!說

      …………………… 䇴

      祭天盛典,一切都要严肃执行,不可轻浮。

      킌 虽说嬴政等一众小辈无需致辞行跪,但是在外场站着,也要看准时机,在鸣钟声响起的时候躬身行礼,礼节更不可以粗持。

      毕竟,在古代祭天,若是来年风雨不怎么充沛,粮食减产,那前一年大殿上礼节不周的人,就要被拉出来“鞭尸”,将时运不济的锅扣在此人身上,用以发泄恐慌和情绪。

      所以说,这种场合没有人敢不谨慎,尤其是被所有人都当作头领的王族众人。

      祭典之上,嬴政目不斜视,时刻关注着祭典进程,不论是中途换礼还㽔是高声随喝,都表现得中正完美,无丝毫失礼之处。

      祭台上子楚高颂祭词,主张祭礼。祭台下百官朝臣静立,等候祭礼完成之时。

      不多时,在子楚走下祭台的时候,祭天大典才算是结束,但仍算不上收官,因为还有最后一步,分食贡品。

      古时祭祀大典,尤其是祭祀百神以及天地的盛典,都会被古人当成是天人交会的上上之时,这些都算是喜事!而贡献给天地神祇的食品,在祭祀礼仪当中,天神会将贡品的“气”收走,而所留下的贡品也会沾染上天神的能量,꿇凡人食之能消灾积福,大有益处,这贡品自然也就成了万金难求的圣品!

      就像是周朝天子,每年祭祀天地所留下来的三牲,都会被制作成胙肉,美其名曰“文武胙臓”,将其作为礼物疯派送给各大诸侯,以表彰诸侯拱卫天子之功!

      而像秦国历来的祭祀,都是在结束祭礼后举行游玩宴席,将祭祀所用的贡品做成美味的食物,供人享用,也算是沾一沾祭祀的喜庆。

      自然而然,在这祭祀典礼完成后,宗室随行的侍者便开始了忙碌,开始准备这么多人的吃食。

      不过这种场合,却也有不少的臣子选择自己动手,军中的一些짥将领更是将贡品뫎中的三牲肉脯切割开来,架起一个个火堆,开始了烤制肉食。

      嬴政,自然也不例外,五人小队也开始了自己丰衣足食,乐趣十足。

      不过这腕期间,却又有不少的少女面带娇羞,手里拿着摆放精致的餐食,来到嬴政的面前,将这些美味的食物递送到了嬴政当面,眉目含情地放下,然后一溜烟跑开,娇笑着回头展望쵇。

      对此,嬴政则一脸漠然,对这些女子频频的娇羞目光视若不见,只是那些个女子送来的食物,却也没有浪费。毕竟赵某人曾说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浪费可耻!

      那ﰥ些女子见到嬴政没有“拒뒈绝”,虽然脸上不说,但是表现得却平易舭近人,一个个胆子不免大了起来,开始陆陆续续轮番前来,来到嬴삶政面前娇声道一句“公子请用餐”,然后无视旁边孟芈那猪肝色的脸,面带娇羞地离开。

      孟芈在一旁看᡺着,心里那是万丈火起,心想这些小骚蹄子,竟然当着我的面儿去勾引公子,简直孰不可忍!

      气愤了良久,见到这周边女子丝毫没有停下,反而还越发勤快,孟芈心中薄怒,冷哼了一声,拿起手上烤了半天的鸡腿,步子娇柔婉转,来到嬴政的身侧,挺起胸脯往近凑了ꋇ凑,娇滴滴地唤了句:“公子~~~”

      那个声啊~~~简直腻得人心里发慌!旁边举着猪肘子烤的嬴凡,闻声一个激灵,差点把肘懡子扔火堆里。뀪

      “……”嬴政一脸懵逼,转过头看着媚眼含春的孟芈,剑眉一皱,冷不丁来了句:“你有病吗?”

      “…쟽…”孟芈脸色一窒,看着嬴政认真的表情,孟芈内牛满面,悲愤莫名,⓫满含委屈地说了句:“公子~~”

      “有话就说!”嬴숂政实在是被孟芈的眼神看得心里不自在,忍不住往一旁挪了挪。逞

      见状,孟芈委屈巴巴地撕下鸡腿,往嬴政面前凑了凑。

      “额……”嬴政看到孟芈手上的鸡腿,脸皮子抽了抽,随后回了句:“你吃吧,我不饿!”㾀

      “公子是在嫌弃孟芈吗?”孟芈可怜兮兮地说道。

      “没有……我只是不习惯吃别人递来的东西……”嬴政看着孟芈手上的鸡腿,很委婉地说了句。

      “可是,为什么公子收下了她们的食物?”孟芈不乐意了塠,心里有小情绪碦了,言辞当中带有些许的嫉妒。

       对此,嬴政的回复就一针见血:“没有她们送来的东西,那嬴凡能吃饱吗?”

      “……”孟芈一懵,然后转头看了看边烤猪肘子边往嘴里塞甜点的嬴凡,突然有一种猪吃佳肴的即视感。

      这时,嬴凡吃甜品吃得有些腻,抬头看了看手上还没烤好的猪肘子,再看了看孟芈手中的鸡ᬌ腿,㏕心中一动,问了句:“公子不吃吗?不吃给我!”

      说完,就准备伸出黑爪子去拿。

      孟芈见状,一把收回手,将鸡腿塞进了自己的小嘴当中,恶狠狠ꦩ地看着嬴凡,念叨了句:“想得美!”

      “……”嬴凡悻悻地收回了爪子,翻了个白眼,小声嘟囔了句:“年纪轻轻那么悍,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嬴凡,你说我什么??!”孟芈眉眼倒竖,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心里很是气愤,不禁当场喝问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蜔

      “……”对此,嬴凡脖子一缩,哼哼唧唧了两句,没有搭腔。

      孟芈煠再次瞪了嬴凡一眼,便懒得再跟这货掰扯찧。

      嬴政这边的动静,落ﳯ在了子楚跟赵姬的眼中,两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这时,嬴政抬起头四处看了看,突然发现嬴铁身边跟着一位身着深色宽大裙服,面容娇娥的女子,顿时心젦中一奇,张口问道:“嬴凡,你还有个姐姐吗?”

      “没有啊?”嬴凡迷迷糊糊地扭过头,见嬴政朝一个方向扬了扬头,立马顺着目光看去,随即无所谓地说道:“那是我母亲~!!”

      “……”蒙恬蒙毅二人,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事,立马扭头望去,想看看这个被嬴凡高度评价的女人该是如何地惊艳。

      随着众人目光看去,那女子正巧站豈起了身,让人更为直观地看到了此女的样貌身形。

      “……”嬴政、蒙恬、蒙毅。

      先前嬴政㙖看过去的时候,女子是端坐着的,身上的衣物看上去很是宽大,嬴政也不知列道为何。

      但是当那女子站起来的时候,嬴政等人才发现,那不是衣服宽大,而是这位夫人她身子骨健壮啊!!

      好家伙嬴政本以为嬴凡这体格已经是常人极致了!没想到他母亲的体格比嬴凡还要大一圈,简直就是plus版的嬴凡啊!!

      “令堂……不是中原人吧……”孟芈看到对方那魁梧的身躯,愣愣地问了一句。

      샽 “是啊,母亲是义渠人。听说是当年父亲率兵镇压义渠的时候带回来的归降部落中人,母亲对父亲很好,再加上父亲当时没有婚属,于是便结为了夫妇。”嬴凡一脸老实憨厚,闻了闻手中的猪肘,满意地点了点头。

      霿“……”嬴政目光怪异地看了看嬴凡,心中忍不住想道:“这个身形看ᘽ上去,嬴凡能有罒这么好的体格,全靠他母亲啊!”

      这时,旁边的蒙毅忍不住问Ͱ了句:“嬴凡,你觉得你母亲漂亮吗??”

      “那当然!!”嬴凡肘子都顾不上吃了,当即正色道:“母亲都说了,女子就要像她那样,身材高大,体格康健,ྷ才能算是漂亮!”

      “……”嬴政几人无语,心中隐隐有些同情嬴凡:这小子,被他妈忽悠瘸了……

      孟芈更是面带怜悯,用关爱“弱势䔚”少年的目光看着嬴凡,罕见地没再跟嬴凡犟嘴,还从旁边拿下新烤的鸡腿递给了嬴凡,给孩子补补脑。

      就这样到了下午,冬祭祭天大典圆满结束,众人随着宗室赶回咸阳쫏。

      ୿ 接下来一直到三月春分,嫡公子府邸建成。溹

      开府当天,咸阳权贵都备上了贺礼,派遣各自府邸的掌府管事,前来嬴政的府邸庆贺。就连相邦吕不韦,也派遣相府的管家前来恭贺,其他的士族㟺自然也不会缺席。

      一时间,嬴政成ᆘ了这咸阳城中最炙手可热的新贵,尤其是在这个芈系被压制、王族一脉崛起的情形之下,嬴政的存在让人不容忽视。所有人都明白,若是不出意外,芈系没有所举动的话,这个开府的嫡公子,日后就会秦国的ᫍ王! 憋

      所以,没有敢在这个关头展露一丝不敬。

      而开府后的嬴﹚政,自然也是早早地叫上了嬴凡蒙恬等人,来府内庆祝。得利于合信酒楼的临近,赵厚荆ས轲也能一同前来相贺。

      一顿饭也是吃得酣畅淋漓,待众人归去,只留下合信府的几人,也可以谈论些事宜。

      书房之内,嬴政与赵厚相对촧而坐,吴成残顾侍立一旁,荆轲则靠在窗户边上吹着风,好不惬意。

      “公子今日开府,按照惯例,下一次朝议便可参与其中,也算是一步大的飞跃了!”赵厚先出声,对如今的态势很是看好。

      “嗯!宗室那边已经派人来通知了,三日后的朝议,我会与宗室一列,뤗参与国事议论。”嬴政点ⷑ头应是,能够参议国政,也就代表着嬴政已经真正步入到了朝局之中,不像以往只能在幕后提醒,这是质的提升。

      而同时,以嬴政的身份,能够参议国政,່也就代表着嬴鮾政能够选择培养自己的班底,以对抗一些潜在未知的人。

      “这一次朝议,我想提出盟赵攻燕一事,到时候需要你合信酒楼宣扬一番。”嬴政说道。

      “喏!”赵厚条件反射似地应声,随即反应过来,有些奇怪地问了句:“盟赵攻燕?”䀧

      䋽“不错!”嬴政笑着ꋥ说道:“去年赵国独斗三国而胜之,可惜最后结局不甚美好,赵王的心里肯定对此有所不满。刚好秦军新动,趁这个机会再次伐战,助赵攻燕,也算是让赵王一报心中愤懑,赵王一定会同意깠的。”

      “可是秦国去年才整兵割据了上党全境,这已经有了一些趁火打劫之嫌,赵王会同意与秦国合兵吗審?”赵厚疑惑相询。

      “这,就要看合信酒楼的宣扬了~~!”嬴政意有所指,面含深意地笑了笑。

      赵厚一看,就明白了过来,再次确认了下:“公子的意思,是让一些正面的流言淡化赵王心里对秦国的㆖隔阂,从而促成此次合盟?”

      졐 “嘿䃕嘿!”嬴政嘿嘿一笑,笑着应道:“去年萧默曃在咸阳城中闹出那么大的动静,秦赵合盟一事落空,这对赵王来说不算大事。而上党一事,萧默也早在廷议之后告知给了赵王,赵国早就有心理准备,知道秦国准备整合上党,所以即便后面王齕将军整顿上党,赵王也不会动怒,顶多就是心里膈应。”

      굹“所以拟,在赵王心里,对秦国顶多算㿛是骂两嘴而已。但对于魏楚燕三国,赵王可是恨之入羳骨!尤其是燕国,被李牧꒔击溃围住都城,居然还能凭借魏楚之力收回失地,转而还侵占了齐国赠予赵国的绕安等地,这个仇怨,想比起我秦国在上党的动作,孰重孰轻一目了然!”

      “而现在,一旦有消息传出,秦王念在昔日旧情,心怜赵王的遭遇,有心助赵王伐燕报仇。那么赵王,绝对不会干坐苦等!”

      嬴政的策谋,听得赵厚连连点头:“公子之言甚是,赵王历来都ル瞧不起燕国,前些年李牧将军第一次伐燕,更是将易水以西所有土地都划入赵境。这一次赵王被战败的燕国羞辱,心里肯定憋着怒火,公子只要能在朝堂上说䰩服秦王盟赵伐燕,那诽小人敢保证,赵王绝对会同意秦国此请!”

      䉞这꽰时,一旁的荆轲忍不住插嘴:“赵王以前可是对你起了杀心哦~!你心몲里就没有一点儿芥蒂?还这么好帮他出气?我看着不像啊~!”

      赵厚一听,蓦然一愣,也想到了这一点,连忙看向嬴政,넆脸上带有些求知。

       灯光的映照下,嬴政的脸上带有些许的阴影,一双眸子黑暗幽深,听到了荆轲的诧异询问,嬴政诡异地一笑:“给赵国准备的路还长着呢!现在说出来,岂不无趣?”

      “……”赵厚看着嬴政的脸色,冷不丁一个激灵,心中笃定:公子肯定算计赵国什么了!

      相反,荆轲看到嬴政这副德行,顿时ꎭ嗤之以鼻,不屑地说道:“你算计这些权谋的样子,跟赵诗雨还真是相像。可惜,跟了我这么久,还是没有学到我的仁义!”

      说完,还满脸傲然地仰头,伸出手捋了捋头发,怎得一个䛽骚包能形容~~

      对此,屋内其他人那无语的表情和眼神,就足以说明一切。

      嬴政白了荆轲一眼,对此獠的自恋很是不以为然,有心想说一句“是谁给你的勇气在此张扬”,但是一想这货的作风,自己说了反而还要被顶,当即便压下了这个想法,专心于当下。

      “军需官王业,查得怎么样了?”嬴政问向对面的赵厚。

      “回公子,王业身为军需官,常年与芈系打交道,其中牵扯很深,我们一时还查䶔不到其⤥中端倪。”赵厚答道。

      “那就接着查,此人主导历年的军需盘点,芈系能从中克扣出这么多的军备,绝不能就这么放手!”嬴政眉目肃然,认真说道:“一旦决定出兵,肯定要整顿军备,正好借着这个机会,我向父王请命亲点军备,看看能不能从中揪出什么!”

      “喏!”赵厚恭声应道。

      “……”正事说完,嬴政突然想到了什么,轻声问了句:“我开府的消息,传回邯郸了吗?”

      “已经送到了小姐那边!”赵厚知道嬴政的意思,当即点明道:“不过,还未有消息传来。”

      “这样啊……”嬴政面色不动,뇫点了点头,随即紧接着说道:“现在不在宫内,以后有什么湰消息,我会让吴成直接跟你联系,他是我府上的掌府,也是郭开推荐겒的,信得过!”

      “公子吩咐,小人万死赴之!”뉄吴成脸色红润,激动莫名,连忙持礼恭敬执言。

      “嗯!”赵厚点了点头,随后朝着吴成嬷拱了拱手,以作招呼。

      “公子,相邦到访!现在正在偏殿等候!”这时,屋外传来了下人的通传声。

      “吕不韦?他怎么来了??”嬴政一愣,有些奇怪地念졚叨道:“请到书房㓏来!”

      “Ḍ喏!”下人回之,随后便远去通传。

      “公子,小人还是先走一步吧!”赵厚问道。

      “嗯,你先回去,后面有什么事情,我会让吴成转达!”嬴政点了点头,随即让吴成带路,将赵厚从后门送走。

      ࡞至于荆轲,如今已经住在了嬴政的府上,毕竟酒馆再好,也不是清静之所,总归比不上府邸安心。

      不多时,书房䲟内收䷹拾完毕,再也看不出有人来此的样子,嬴政端坐于桌前,手执书简,静心等候。鸠 㧡

      “公子,䬧相邦到了!”外面脚步声响起,下人떚的通报声也随之传来。

      “进来吧!”嬴政闻声放娂下了手中的书简,抬眼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