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情面具

      张顺等人吃饱喝足了騠,便向“紫ွ金梁”告辞离开。“紫金梁”再三挽留张顺等人,让他们“坐等窦庄陷落,大家抢粮抢钱抢娘们”。张顺总觉得“紫金梁”攻城决心不坚定,生怕被卖,㙊便执意要走。“紫金梁”挽留不得,才放他们回去。

      䙝本来众人被如此挽留,都不太好意思离开,结果张顺不但好意思,反而连李十安和他携带的火炮也要ﻷ一起拉回去。“紫金梁”听到这个变消ъ息时,顿时脸都黑了。当时,众人都觉得张顺也太不檒讲情面了,甚至张慎言都开始琢꽅磨要不要寻个机会离间一下“紫金梁”与张顺的关系。

      没想到,张顺巧言令色道:“二当家!一则,我部人马皆是新手,如果被窦庄袭击,没ก了火炮,怕是顶不住敌人进攻。所以夜间需要此物威慑敌人。二则,此番进攻此城全是您的功劳,쨍我‘擎天柱’略尽绵薄之力,当不起如此好处。我且约束部下回营,若是明天攻破煠窦獟庄,可令贵部先行,给我们留点汤水即可。”

      “紫金梁”见张顺说的也是实情,并鶩承诺不去抢他们的“战利品”,倒是对张顺观感有所改观。觉得他是一个很会做事的人,⁷不但不再挽留他,反僝倒派人帮他往营地运回大炮。

      而那二炮队长李十安幓也是惜命的主,听到Ṽ张顺的命令以后,也不怕麻烦,高高兴兴的命令ረ士卒将自家大炮硙装到车上,䰣在“紫金梁”部下的帮助下,将大炮又运回了营地。倒是张쨚顺麾下几个武将心有不满,觉得张顺小瞧먑了他们,不过张顺一张好嘴,哪里担心他们?只是在㘮回来的路上说道:“大家都是名将之资,切不可Ệ阴沟里翻了船,为天下笑。夫用兵之法,防守则求全责备,进攻则一煮鼓作气,这是古时圣贤的道理啊!”⚌

      这一群大老粗,哪里听说过这种“圣贤道理”,纷纷表示佩服。只是张慎言、陈经之心中纳闷,这是那本书里的用兵道理,却是讲的通透。却不曾想到,这是古今中外第一圣贤“沃兹·基彼岸德”的道理。

      是夜,本来张顺将一切警戒守卫都安排完毕,准备美美睡个好觉ᔋ。没想到当꾞天夜里,窦庄里面的庄户、奴仆不㢖知道发了什么疯嘎,多次떠出东门袭击张顺营地。虽然每ઐ次都被张顺部ꊽ下魏从义击退了,但是也折腾傽的张顺一宿也没休息好。他好容易趁着天色未明,想补个回笼觉,却不料“紫金梁”一大룢早就亲自赶了过来,把张顺洎给喊了起来。

      썴张顺惺忪着双眼,打着哈欠忍詵住困意前来拜见“紫金梁”ᜣ,问⥺道:“二当鿑家何其急也?有事儿通知我‘擎天柱’便是,竟然亲自大驾光临。可是破了窦庄,邀我一起进城?” 䨖 鄏 “紫金梁”闻言,满脸晦气道:“哪里破了窦庄?却是穦昨晚倒了血霉,被对方夜袭土山,竟然将我那大炮火门给钉死了。”

      숧原来那张道浚也不是吃素的,便趁夜派出家丁死士,奇袭了土山上的火炮营地。“紫金塗梁”久攻窦喖庄,见其龟缩不出,不曾防备,竟然被窦庄死士冲上了土山㉡,钉死了火炮火门。

      䧫 “紫金梁”虽然颇懂궫兵法,可ꢘ是哪里了解这个?本来见张道浚夜派死士冲上土山营蓧地,杀死了一졾部分自己的炮手,却没想到被自己兵马团熁团围住,全军什覆灭。“紫金梁”亲自检查了一下嘷自己换来的那些“铁疙瘩”,钅发现完好无损,还嘲笑张道浚好大的虚名,只会人麾下英雄白白ꨮ送死来着。

      结果第二天天亮,“紫金梁᪻”的炮手才发现,自家火炮火门全被钉子钉死,根本无法使텸用了。“紫金梁”这㊱才大惊失色,连忙来到张顺营地,请求张顺拍火炮前去支援。

      כֿ 张ﺼ顺等人草草的吃了口早饭,便连忙带着火炮赶往ﱾ了쭯土山。等张顺登上土山往窦庄一观,却是殰大惊。原来不知何时,窦庄城内居然也靠着城墙起了一道土山出来。之前ㄡ土山不够眠高大,因魫为城墙遮挡,竟然没有被发现。如今꒟土山已经高出城墙,这才被张䌮顺等人发现。

      张顺这边安ꤥ装火炮,对方也在对面土山安装火炮。这一回,义军这边火炮少,对面窦庄那边土山㏕较低矮,双方互有所失。结果张顺这边的火炮在往窦庄城中射击的时候,受쳩到了对方干扰比较大葀,甚至有几个护卫和一个炮手被对方的炮弹所⦖伤。

      张顺对这事甚为忧虑,猲并将此事说给“紫金梁”听,可惜“紫金梁”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好请求张顺赶快帮忙修复ꃝ火炮。张顺畾又狠狠的讹了“紫金梁”一批棉甲,才心满意足的让营嫄中工匠把被钉死了的火门,重新钻开。当然,由于人工钻孔,进展缓慢,过了好几天才终于将穰所有火炮的火门钻开。

      结果这时候,对方也将土山修建的和城外的一样高大ౝ,双方距离变近,又没了高度差距,顿时双方火炮的威胁变大起来。本来前뤈几天还혗是偶尔伤人,这几天已经互有损失,甚至陔张顺还被候对方击毁了쨝一门火炮。不过还好“紫金梁”居⺆然损失了两门,张顺心里平衡了一些。

      슍 ᕶ 张顺一看这炮战不能继续下去了ꔅ,只好멌再来找“붋紫金梁”,商议办法。对方的火炮精度高,炮手技术娴熟,一旦处于同等条件,自己根本压值不住对方火力,这仗没法打了。

       实际ٖ上,这一次“紫㽤金梁”也失了心气,犹豫的问道:“要不䌮‘擎天柱࿱’小兄弟,你再铸造几门更大的火炮,来压制对方的火力?” 웉

      “再铸什么样的火炮都可以,关键是我们还能坚持多久?顿兵于坚城之下,慳即不能克,又不想走。等到物资耗尽,人员疲惫的时候,我担心몂如果밟山西宋统殷带兵前来,我等皆死无葬㌸身之地矣!”张顺劝谏道。

      “紫တ金梁”思索良久,才叹了口气,说道:“‘擎天柱’所言甚是,你的兵员且撤回东门去吧,且等数日,必有消息与你!”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