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60多个盒子破解IOS

      碧落天海。

      正值午时,碧落天海一如既往地平静,南部海区的海面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大陆沿岸的渔民们遵循着祖辈的告诫,从来不会进入南部海区捕鱼。

      “哟!一二...一二...一二...”

      嘹亮而低沉的号声响起,在广阔的海코空中迅速飘远,又渐渐消失...

      渔船上十几个光着膀子的中年汉子在缓慢又卖力地拉起渔网멺,灼热的阳光在他们的身体上泛起金黄,沿着汗水一同落下。

      在富有节奏感的口号声中涥,渔民们知道,手中传来的一阵阵紧实而沉重的感觉,预示着今天的丰收。

      为首的渔民号呼声变得越加低沉,壷节奏也变得更慢了。其他人知道,关键的时덾刻到了。十几人一起默契地加大了力量,伴随着渔船的微微倾斜,他们将网拉了起来。

      “哗啦哗啦哗啦”

      渔网的口子被打开了,涌入的大大小小的鱼和其他的海鲜瞬间填满了甲板,渔民们欢声大笑。

      今天是个收获的好日子,这一次出海捕到的鱼是以往的数倍,足够换取足够的钱财过一段好日子了。

      渔船在海上晃荡了一会,渐渐쬺恢复平衡...

      渔民们开始在鱼堆里寻找起来,他们要找到今天最大的“头鱼”,放回大海욕。

      “李头儿!这个,这肯定是最大的了!都快ݝ有我身子那么长了!”

      一位年轻的小伙子抬起了手中的大鱼,向另一头的中年汉子说道。

      李波文听到后,应声看去,一条大鱼在年轻小伙子的手上拼命摆动身躯,挣脱了后重新摔落回鱼堆中。 땍

      妔 “哎哟,劲真大!”

      王鸿感叹了一句。

      “呵呵!年轻人空有一身死劲,抓大鱼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得用巧劲,力气跟着鱼晃动的力量一起走,才能抓啄的紧。”年轻小伙的感慨使得周围的同伴们发笑,资历较老的渔民趁机教育了他一番。᮰

      “哈哈哈哈哈哈!”渔船上顿时充满了欢笑声。

      李波文从不停跳动的鱼堆中艰难地穿过,来到了这条大鱼前面。他伸手抓起这一条大鱼,任由它挣扎晃动。

      在鱼群中扫视了几轮,发现没有比这更大的鱼了,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

      “行。这就是这一次的“头鱼”了,等献给了海神,我们就可以回去了。”

      他抓着鱼来到渔船边,靠近了海水。

      “献海咯!~~~”

      高亢嘹亮的声音穿过船帆,进入到舵手的耳里。他随即打了个满舵,渔船缓缓向着南部海区转去。

      ⏱等到渔船正对着南部海区,老李将手中的鱼丢进海里。大鱼打破海面,激起些许浪花,随即顺着微微荡起的波涛迅速离去,消失在海里。

      “献给您的礼物,赞美您的宽容,祈求您的庇佑!”

      李波文望着头鱼远去的波浪,虔诚地低语着。

      Ꞟ “赞美神明的宽容,祈求神明的庇佑诰...”

      渔船上,他的身后,所有人低下头颅,虔诚而肃穆地举行着赞礼。

      赞礼结束,在场的人们抬起右手贴在左肩上,在胸前划了一道波纹。

      行礼结束。

      这意味着今天的赞礼完成了。

      年轻的小伙子王鸿까来到船边,看着已经平静下来的海面,说了声:“今天收获不错偶,这鱼挺大的,希望海神能够满意这份礼物”

      凝望着南部海区的海面,李波文平静地回答他:“根据祖辈传下来的习俗,每当丰收的时候,㘪将头鱼献给海神,就能获得庇佑。”

      “礼物不需要多大,整片碧落海都是海神的领地,我们只是献上自己的心意。只要有心,海神就会庇佑我们。”

      说完,李波文右手在胸前划出一道波纹。

      王鸿也一同望向南边,轻崏轻地开口问䘒到:“传闻南部的海区下居住着碧落天海的主人,祂庇佑着海上的子民们,给予子民丰收。海神真的存在吗?塠”

      “当然存在。”

      䭏 李波文没有丝毫的犹豫,斩钉截铁地说道。 醬

      年轻人沉默不语。祖祖辈辈口口相传的神话,究竟是不是真的,也无从考证,神迹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

      就他所知,只要不进入南部海区,那么出海的渔船都能够平安的返回。

      偶尔有外地的船只进入南部海区,就都没有再见过他们返航了。

      正当他思索着,返航的呼声在他的耳边响起了。

      他随即走向船上的鱼群,要趁返航的这段时间里,处理好这些鱼。

      还没到休息的时候,忙碌的时间到了。

      ......

      就在渔民们忙着处理收获到的鱼时,没有注意到天际划过两道流光。其中一道就落在他们背后的南部海区中...

      禣 샶 南部海区...

      号称永远平静的海面突然微微震荡起来,不久后就造成了轻微的波浪。

      海底深处,不知多少米深的地方,漆黑一片,不见光明。

      沉寂,是这里唯一的感受。

      不知过了多久,海面的震荡越来越强。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降落在这片海面上。

      沉寂漆黑的海寁底深处,忽然被某軮些东西点亮,在黑暗中刺开一片空间。

      流动的海水挤压着海底的空间,微亮之处被冲击得明灭不定。

      阴影下站着一个男子,他默然地注视着微蓝的光,沉默不语,半明半暗的脸鮹上看不出表情。

      与此同时,遥远的地方,十多双眼眸瞬间向此地看来。有人眼神微动,似乎在思考什么,也有人选择漠视,还有人的眼中透出一丝激动。

      尽管这些眼眸的主人目的不一,但他们还是餬很欩默契地选择了立ꭔ刻动身,前往发生异变的地方。

      就算对此漠不关心,也得前去搅个浑水,不能让其他人轻易得到这份东西。多方的力量好不容易才维持均衡,不能就此失控。

      数百年的平静突然被打破了,八方天地几乎在同一时刻显露锋芒。整个十方世界的人都感受到了如山般的巨大压力。

      天地因此而变色...

      唉~

      一声叹息于海底响起,透出些许无奈。

      “一个个的,净知道给我找麻烦!”即使身处最偏僻的碧落天海,海底的男子也敏锐地感受到了十多둒道毫不掩饰的气息正向此地极速前进着。

      凭借他(她)们的速度,只需要十多息就能来到。

      没时间再考虑了,事已至此,只能帮忙争取一下时间。海底的光芒突然波动起来,使得他的脸上忽明忽暗。

      海水中传来一阵空灵的声音。

      李碧天侧耳倾听。

      “好吧!既然你都这么说了。”他似乎做出了决定,转身离开,划破海水,瞬间就站在了海面上。

      释放出自身的威严和气息,与极速前来的十多道身影争锋相对。

       “碧海领土,十方退避!”

      锛宏大而忰庄严的话语在空中炸开,传向四面八方。这一日헵,所有的生灵的耳边都清晰地听到了这一句话。包括迅速前来的十多位。

      众人脸色一变,寻常生灵听到这句话,不由自主地低头信服,自心底里想远离声音传来的地方。而那十多位的反应不一。有֘的脸色变得阴沉,有的激动而带着胆怯,有的难掩激动,有的就此轻松下来。

      说完了这一句话,海面上的男子神色冷然,他幻化出一身青蓝色的道袍,取出텱一条红色的长绳束紧头发,随手挽起。

      ꣫ 随即他将海上所有航行的船只用波涛包裹住,形成一个个ꁇ巨大的泡泡,沉入海底...

      等到所有的绿色泡泡都确定沉入海底了,李碧天从虚空中取出一把扇子,注入灵力,向着四方挥动。

       只见海面无风起浪,并迅速涨成数百米高的浪墙,仿佛连接天地,将青衣男子紧紧围住,组成一道水幕。

      水幕的中间,海面上聚沙成石,聚石为岛,凭空生出一个小岛出来。李碧天淡定地站在岛上,等待着多方的到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而前来的众人不过也只是前进了些许,他们感受到碧落天海的变化,脸上各有不同的神情。

      ᇖ“联手破他的天水幕,就算根他封印之力再强,也抵不过我们合力一击!”飞行的路上,有人怒吼一声。

      “好!”“好...”“好。” ꘔ

      ......

      有人立即应和,也有人沉默不语。

      怒吼的男子冷哼一声,似乎对这样的情况有所预料。但没关系,只要有ᄚ五人以上联手,就能破他天水幕。

      李碧天虽然擅长封印,多人联手之下还是能破开的。他心里盘算着。

      炩 站在岛上的李碧天也听到了他的话,脸色变得难看了些。虽然他占据地利优势,可对方毕竟人多,合力冲击之下,天水幕也难以支撑。

      就在此时,李碧天脸色突然大变,他再也难以维持淡然的神色,看向了脚底深处的海里。ퟌ在那里,微弱的光芒忽然暗淡了几分,≁似乎变ा得虚弱了一些,随着海流微微摇曳。

      “何苦呢。将本源之力借出来,你重塑身躯的时间又要往后推迟不知多少年了。”

      李碧天摇了摇头,脸上不复淡然,净是苦涩。

      “好!今日的仇我也馰记下了,连带着以ﯘ往的恩斜恩怨怨,将来我一定加倍奉还홺给࿬你们!”李碧天感受到了海底的虚簪弱,以及从海里传来的力量,咬牙切齿地对着뇽即将来到的几人说道。

      尢刚刚答应合力冲缮击的几人,一同加快了速度,组成了一道合击阵法,冲在了最前面。

      䇜闻言,几人都㡤神色都是微变,被李碧天缠上可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可若是此刻退了,那不是说明自己怕了李碧天。都廈是站在巅峰的同一拨人,区区一个李碧天,还会怕了他不成。

      感受쀭到了最前面几人的合击阵法的威力,李碧天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赶紧动用本源之力,为四方水幕加持上肨了三重防御阵法。

      쫃就在此时,落向海面的光分化出一道细细的光柱,向着李碧天飞去。在场的众人均是神色一震,有心拦截,䙍无奈距离还是太远,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道光柱落入李碧天的手中。

      那道光柱脱离之后速度越来越快,等落入李碧天的手中时,威力之大,差一点就刺破了他的手掌。

      被李碧天握住后,光芒消散,化作一支小巧的覲箭。气机内韵,婉古朴无华。但是众人都知道它绝对不简单。

      ꭫李碧天握住手中的箭,感受到其中源源不断涌现出来的力量,于心底产生出一种亲切感。

      这其中的力量比他刚刚注入封印中的还要强大几分。

      电光火石中,李碧天微微调动灵力,手中的小箭突然迸发出一股惊天的锐意和锋癞芒,惊得在场的众人都纷纷变色,单凭这股能够刺痛精神的锐意,他们心头了然,这支箭是能够伤到他们的宝物。

      天底下的武器和宝物何其之多,但能够伤到他们这些立于十方世界顶峰的,为人所知的也就只有单手之数。

      此物一出,就足够他们为之血战一场了!更何况还有一件更厉害的东西,也落在了碧落天海中。

      ˈ 感ꌔ受到其中带来的一往无前的意钕,李碧天体内的灵力渐渐沸腾,难以自控。

      碧落天海中,天水幕下,一㯉股不同于防御的气息开珜始升腾。

      䂋李碧天眉头一皱,压下了其中的锐意,选择将它转化为温和且坚固的防御之力,这样更契合他惯用的招式。箭中的力量在略微的抗拒后,迅速被炼化,飞快地注入了四方的天水幕中。

      캮随着力量灌注进四周的防御阵㰼法中,天水幕给人的感觉也发生了变化,在防御和封印之中似乎带有了一些坚不可摧的意。与已经来到海边的合击阵法有种针锋相对的意味。

      Ձ 合击阵法中的五人感受到这瞬息间的变化,脸色也难看了几分,以他们的猜测,现在的天水幕恐怕是攻不下了。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只需一息,就要碰上了。

      合击之下形成力量的余波破开海面,激起无数浪花ூ,掠过平静的海面,飞速向着天水幕刺去。

      落在后面的几位也赶到了,正驻足在海边,隔海遥望着双方的交锋,静静等待着结鲙果。

      意想之中惊天动地的冲击并没有发生,合击之力来到水幕旁,冲击得立在天空中的天水幕产生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最终被消磨殆尽。

      “哼!龟儿子的龟壳倒是又硬了几分。”为首츷的男子手底下没占到便宜,嘴皮子倒是丝毫不让。

      “怒辰,几百年不见了,你的嘴倒是又硬了几分撍,依我看,要是拿你的嘴当材料炼制一件防御器具,我的天水幕也只能甘拜下风了。”

      李碧天争锋相对,丝毫不让。 ꯭

      “哼!”

      “哼!”

      双方隔着阌一层海水,互不相让。

      李碧天也没想到,蜳不同的意之间相互融合,竟能给自己的天水幕加持这么多。

      原本他已经做好了跑路的准备,现在看来,好像不需要了。这帮家伙一时半会也打不破天水幕,更何况...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双方隔着水幕相互对视,沉默良久。

      李碧天在里面倒是怡然自得,甚至还有精力分神ꤑ去关注那一道光。

      就在众人紧紧注视着双方碰撞的那一刻,它已经悄悄地落入岛屿中。

      海岸边站着的一位美貌妇人在沉默了许久后,突然开声道:

      “在场的诸位,总不能一直在这耗下去匀吧!联手破他天水幕,ꅊ那件东西我可以不要,我甚至可以帮你们牵制住李碧天!”

      话音中带有一股能够牵动众人情绪的力量。

      在场的众人听到她的话之◶后,脸色都变得精彩了许多。

      봠 而站在天水幕前的怒辰等人闻言,也悄悄地退开了。

      “苏婉芸,你还敢出ﱁ现在我的面前!”

      随着李碧天톚的怒吼,碧落天海的海水也随之沸腾起来。

      “李碧天,我只是想知句道,她究竟有没有死。”貌美妇人神色冷谈,面对李碧天的责骂却也是寸步不让。

      李碧天不复之前的淡然,神色扭曲,似乎随时就要冲出去与她大战一场。双方剑拔弩张,大战似乎一触即发...

      “哈哈哈,两位何必那么大火气呢。大家都是道友,何不坐下来好好谈一谈。”

      一旁身着黑白道袍的男子开口劝道。

      㞕“诸位,我㘗们倒不如...”

      “滚!”

      “滚!”

      他的下殙一句衆话还没说完,就被无情地打断了。

      “我꼢们自家人ꋊ说话,哪有你插嘴的份!”

      苏婉芸冷冷地看着他。

      李碧天轻哼一声,没有反驳狙。

      现场的气氛突然凝滞下来,众人看着这对峙的两人,一脸期待和精彩...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