柚子直播网站是什么HD

      自此,苏无名每周末陪女儿去影视城,然后放飞,最后发觉自己跟过来就是多余,女儿早上早早的走,在剧组吃饭,到晚上才回来,有时候要到半夜才结束,第二天继续,自己根本没见女儿几面。

      苏无名终于决定,周末不再陪女儿去影视城,让她自己去,按苏无名正大光明的说法,就是培养女儿的独立能力。按女儿苏浅雪的理解,就是爸爸是咸鱼不想动弹。当然安保还是悄悄的跟着,这是安全保障。

      苏浅雪也在抱怨中开始适应没有父亲在身边的日子。人都是在独立后开始长大。每个孩子都向往又害怕独立生活。

      苏浅雪每次出去,回来,父女俩的感情好像越来越深。每次回来,苏浅雪都会涛涛不觉的说在剧组里的见闻八卦。

      影视城黑狼帮成为过去,接替的是群演协会,管着同样的事,都知道这就是一层皮,可这名字还是博得群演们的好感。协会刚成立,前车不远,还算守规矩。

      群演,流转在各个剧组,见过各种明星,他们认得明星,明星不识他们。他们之间流传着许多明星八卦,某某甩大牌迟到,某某对口型念数字,某某对导演不满拂袖而去,某某导演片场大骂某某明星等等。

      苏浅雪现在就是一名群演,这些八卦也都在日常闲聊中传给她,她刚开始很诧异不信,直到有一天,她在片场见识到,闺蜜的偶像林小雨在念数字时,人生观开始崩溃。

      那晚收工回家,她的心情低落,就给苏无名打电话数落着林小雨。

      “小雪啊,听说过一句吗?屁股决定脑袋!”苏无名只是觉得好笑、幼稚,还是宽慰道。

      “什么意思?”

      “你现在只是娱乐圈最底层的群演,还不算进娱乐圈。你看到的只是表面,你有没想过,林小雨为什么那么做?”苏无名引导着。

      “还能为什么,偷懒呗。”苏浅雪瘪瘪嘴,不肖的说道。

      苏无名解释道,“他也有可能是行程安排太多,没时间去背台词。”

      “那就安排少点行程!”苏浅雪愤愤不平的说道。

      “这不是他能做主的,你以为他不知道念数字,一旦传出去他就会被骂,还不是导演他们相互妥协的结果,你觉得林小雨有这能耐,不怕被导演封杀。还不是他们擎天娱乐给出的主意、撑的腰。他也是身不由己。”苏无名继续解释道。

      “爸,我发现咱们俩三观不合。你居然还替他辩解。”苏浅雪很是不满。

      苏无名苦笑着,告诫道,“爸不是替他辩解,爸是想告诉你,看事情角度不同,看到的就不一样,现在你还没进娱乐圈,等你进了就知道了。以后你还会见到更多,不要太奇怪。”

      “爸,不跟你说了。我讨厌你!”苏浅雪鄙视道。

      苏无名只好讨饶,“爸错了,爸应该和你是一边的,我们应该一起声讨林小雨这种不敬业的演员,鄙视他这种不敬业的行为。”

      苏浅雪还小,可是,也有自己的想法,也同样讨厌别人说教,哪怕那人是父亲,那样会觉得自己好蠢、好无知、好幼稚。

      苏无名也明白,每个人都有成长的过程,有些东西要自己接触到了才懂,拔苗助长,急于求成还是要不得的。

      对于苏浅雪来说,充实的生活过得好快,好像时间都不够用,要学的知识是那么多,怎么也学不完。

      对苏无名来说,闲着一天天过的太快了,前脚刚送走去上学的女儿,好像才偷偷歇会,就到晚上了。

      新年来,又走了。在这之中,《隐形的翅膀》也编曲完成,录成歌。

      果然和原曲不同,不过在苏浅雪的演绎下,也是别有风味,励志的意境还是完美的保存下来。这就够了。

      也许这才是文抄公正确的打开方式。

      可以考虑下一首歌了,《最初的梦想》还是《十七岁的雨季》。

      马上就是春雨季节了,浅雪也刚好十七岁,那就《十七岁的雨季》吧,正好应景。

      “爸,我们家门前哪有茉莉花啊!”苏浅雪拿到歌词,就起哄道。

      “就知道怼你爸,意境知道不,茉莉花纯洁干净,代表少女的美。”苏无名笑骂着。

      寒假来了,春节就到了。春节走了,新的学期又来了。

      三月要来了,雨季就要来了,《十七岁的雨季》也录出歌了。甜甜的声音,唤起苏无名曾经的回忆。这首歌太适合苏浅雪了,也许这就是编曲的功劳。

      要是看着雨,听着歌,那景象才是最美的。

      这时刘老打来电话,告诉苏无名,《我的母亲》在金爵奖中获三项提名,最佳新人,最佳故事,最佳导演。提名最佳新人就是苏灵儿。

      苏无名被这个消息搞懵圈了。《我的母亲》选角时倒是经常有媒体报导。

      可自从定下苏浅雪为主角,到后来开拍,杀青都是无声无息的。现在突然来这一出。当然对于苏浅雪来说是好事。

      苏无名疑惑道,“刘老,怎么这么突然。”

      刘老说道,“我的本意是,让这部电影安安静静的播出,这部电影本就是我自己的私心,记录我母亲的一些往事,不想被炒作。有没人看不要紧,拍出来了,播出了,也就了了我心愿。”

      苏无名诧异道,“这个我能理解。可是怎么又上金爵了。”

      刘老解释道,“交友不慎啊。老伙计看了电影,硬是求着我拿去参加金爵,我没答应,他还私下盲着我替我报名了。邀请函来了,网上也报出来了,我这是骑虎难下。”可以听得出刘老的苦衷,无奈。

      苏无名一惊,问道,“哪位大人物,居然敢这么对你!”

      刘老恨恨的回道“还有谁。我们的张大导演,张恒图。”

      “都是老前辈,肯定有意义!”苏无名也是惊到了,不过想想也正常。小人物也没胆这么对待刘老的。

      “还能是什么意义,不就是给他的金爵电影节当垫脚石吗!”刘老愤愤的骂道。

      苏无名苦笑,这个他没法评论,都是老一辈,他们的交情不是我们能理解的,于是宽慰道,“你老消消气,木已成舟,再生气就不值得了。咱们乐呵呵的去给他添堵。”

      “你呀。呵呵,也是,都这样了,苦哈哈的给谁看。”刘老被逗乐了,“这届金爵电影节,三月十五在南云省滇城举办。”

      苏无名问道,“那小雪要参加吗?”

      刘老气不打一处,笑骂道,“废话,小雪都提名了,你还想藏起来啊!”

      苏无名无奈辩解道,“哪能呢!我这不是有点期盼,又有点担忧吗!”

      刘老好像看透他似的,语重心长的说道,“来吧!总不能为了我自己的私心,埋没了小雪。”

      “刘老,这说的是什么话?我可不爱听,小雪估计也要和你急。要是没有你的教导,她懂什么演技。”苏无名急急吧吧说道。

      “既然都既成事实了,就来吧,小雪也该与大家见面了。”

      苏无名想到什么,忙提醒道,“刘老,要改口叫灵儿,现在她是有艺名的。”

      “对对!苏灵儿。瞧我这记性。”

      苏无名解释道,“她现在高二,马上就上高三了,我也是不想她被外界干扰。能盲多久就多久,上了大学,成年了也就无所谓了。”

      刘老笑笑,他能明白苏无名一个父亲的心,于是说道,“你有顾虑是对的。确实应该以学业为主。那些媒体的德性,嗨,不说了。”

      “尽人事听天命吧!想进这一行,就迟早要面对。”

      “也是,早做准备吧。那咱们十五号见。”

      “十五号见。”

      金爵电影节,是越国三大电影节之一,以专业电影人组成评委团进行评选,通俗点讲就是偏向文艺片。

      金鼎电影节,是以大众评选团评选产生,通俗点就是偏商业,一般在四月份举办。

      金龙国际电影节,是评选两年内在越国上映的全部电影,包括国内外电影。

      金爵和金鼎是只评国内电影,上没上映都可以参加。是一年一评。分别是三月份和四月份。

      金龙是只要在国内上映过的电影,不管国籍。两年一评。时间待定,一般是在春节前二月初。

      苏无名打开手机,果然,金爵奖提名名单热搜第一,《我的母亲》沾了刘老的光,也被多次提及,特别是杨彤这位知名度很高的国民闺女,甘当绿叶演女配,大家非常好奇新人女主苏灵儿。

      “苏灵儿是谁?求爆照!”

      “独家探秘《我的母亲》女主苏灵儿!”

      “苏灵儿和杨彤不得不说的故事!”

      “苏灵儿片场喊刘导爷爷!”

      “最新刘女郎揭秘。”

      …………

      苏无名点进去一看,都是蹭热度,挂羊头卖狗肉,还有就是胡言乱语,造谣。

      苏无名在考虑,是否趁着热度,把苏灵儿的微特给开了,趁机聚粉。

      又有些担心,网络上的胡言造谣会让女儿分心。

      女儿长大了,还是和她商量后再决定吧!

      这时女儿的打电话过来。

      “爸,我是不是提名金爵奖了。”手机里传来苏浅雪惊喜的声音。

      “你怎么知道的?”苏无名诧异道。

      “刚刚杨彤姐姐给我打电话了。”

      “你不是在上课吗?”

      “课间时间打的。”

      “哦,她说什么了?”

      “她说好多记者在找她问关于我的事,她问我有什么忌讳没!我说问问爸爸再回她。”

      “那你和她说,不要暴露真实姓名和信息,其他的随便说。”

      “好的,我马上给她回电话。”

      “你也不要太兴奋了,这次只是沾了刘老的边,你的演技还差的远呢。在学校别飘了,晚上回来再说。”这丫头有点飘了,苏无名无奈只好提点提点她。

      “我知道了,真讨厌!”苏浅雪不满的瘪瘪嘴,挂了电话。

      苏浅雪这时在大操场的边上,四周没人。刚刚在教室里接到杨彤的电话,可把她惊得大叫一声,好尴尬,还好溜得快。

      “彤姐姐,我爸说,只要不透露我的真实姓名和信息就好,其他的你随意。”苏浅雪给杨彤回电话。

      “我会注意的。你还要上课,先不聊了,咱们十五号见。”

      “嗯,啊,已经上课了,先挂了。”苏浅雪匆匆的挂断电话,向教室跑去。

      课间时间本来就不是很长,这么来来回回的,早就过了。难怪大操场都没人。

      电话那边,杨彤笑着摇摇头,挂断电话深思着。

      经纪人和助理小心的坐在一边,没出声,杨彤在考虑事情时最忌讳被打扰。

      “苏浅雪微特都没开,这会路人都来问我,是吸一波粉的好机会。”杨彤淡淡的说道。

      “苏浅雪那边怎么说。”

      “不要爆真实姓名和信息。对了,以后记得叫艺名苏灵儿,别不小心给爆出去。”

      “还苏灵儿,还搞个艺名,装什装。”助理不满的嘀咕着。

      “你现在是不是太自以为是!”杨彤冷着脸,看着助理。

      “我只是替你报不平。她一个新人懂什么演技,居然提名了,还不是沾了刘老的光。”助理抱怨道。

      “我只是警告你,要是真名从你这里爆出去,你知道后果的。不守规矩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记住了,也管好自己的嘴。你先出去。”杨彤面无表情的警告助理。

      助理气呼呼的出门。

      “是不是考虑换个助理。”经纪人看着助理出门,建议道。

      “她是我父母族人安排的人,我能怎么办!”杨彤无奈的说道。

      “她迟早会给你捅篓子的。”

      “不说她了,还是想想这么聚一波粉吧!”

      “好姐妹,毕竟一起拍了两个多月的戏,年纪想当,姐姐照顾妹妹。”经纪人提议道。

      “好主意,她一个素人,媒体自然会联想。”

      “没错。要是她没得奖,也怪不到你,只会说她无能,要是得奖了,也有你一半功劳,你也是一波热度。”经纪人继续说道。

      “就这么定了。”

      “她现在是个新人,还没签公司,很多规矩不懂,你可以教教她,也是一个善缘。要是她提一嘴,就坐实了你的功劳。”经纪人不由的提议道。

      杨彤笑道,“明白。以后不知道,最起码这几年她还没威胁。”

      经纪人笑道,“是啊,到时候,你可能就是一线超一线了。你们也没利益冲突。”

      “以后的事谁知道!以后再说,娱乐圈只看重的是现在,没有现在哪来的以后。”杨彤戏虐的笑了笑说着。

      晚上,南都,苏无名也正和苏浅雪聊着。

      “金爵提名是好事。爸爸本想,现在给你开通微特,可以趁热聚一波粉。”

      “你该知道,有真粉,就有黑粉。”

      “我知道。”

      “我就怕你看到黑粉的话,影响情绪,现在你正是高考时段,怕影响你的成绩。”

      “我……”苏浅雪想要给保证。

      “你别说你保证不会。”苏无名打断苏浅雪的话。

      “嗯。”苏浅雪无语。

      “不是爸爸不信任你,是爸爸不敢赌,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

      “爸,你说。”苏浅雪幽怨的看着苏无名,爸爸总是这样。

      “就是高考前,你的微特由爸爸负责,你不用管其他,就好好的学习。你能保证吗!”

      “我。”苏浅雪犹豫了,她也很好奇,期待有粉丝的,可是……。

      “要是不能,爸爸就不开微特了。等你高考后再说。你考虑一下再回道。”

      苏浅雪纠结着。她看得出爸爸是希望现在就开通微特,她也知道现在是个聚粉的好时机。可是有粉丝却不让她互动,那也很痛苦的。

      “放心好了,爸爸是不希望你看到黑粉的言辞,没有说不给你看粉丝的话。”苏无名看着女儿纠结的样子,于心不忍。

      “爸,你太坏了。”苏浅雪愤恨的看着苏无名哭喊道,“妈妈,你在哪里啊,快点来收了爸爸吧,他老欺负你女儿。”真的把苏浅雪给弄气愤了,都喊妈妈了。

      “你喊那么大声也没有用。你妈妈也听不到,现在这家,你爸我做主。受欺负你也要受着。”

      “我要离家出走,我要打电话给大姑二姑,让她们来谴责你这个暴君。”说着,就恶狠狠的拿起沙发上的抱枕,暴打苏无名。

      “姑奶奶饶命啊,小的再也不敢了。”苏无名抱头鼠窜,装着哭喊着。

      “让你欺负我,让你欺负我。”苏浅雪一边打一边发泄着,心情也渐渐愉快起来。

      父女俩就这样打闹着,直到苏浅雪心情舒畅了,才罢休。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