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乐大本营missa

      湍急的江水带着亘古的传说蜿蜒流淌在孕育无限文明的沃土上。

      骊岘山巍峨雄伟,地居西北,山阴处有大河“岷江”,山阳乃边陲重镇“撼蛮城”,坐镇西南,镇守魔化阴林,扼大陆咽喉,地理位置极其重要。

      骊岘山高耸入云,连绵百里,山峦起伏,仙云饶山腰,山上奇景甚多,山林密布,飞瀑争辉,怪岩峥嵘,珍奇异兽隐匿其间,凪此山的神秘素来鲜为人知。

      传说这䛬里存在奇异的修炼地、能使人长肐生的仙草、通往异世界的神秘之门等,种种传ꟑ说数不胜数。

      时代轮回㍍反复,历史的长河不知淹没了多少辉煌的存䬐在,然而这里却屹立长存,一⨨代代探险者止步于此地,无人能窥其真容,宛如掩在面纱之后的深不可测,于静谧中止戈,于昏黄中肃杀。

      骊岘峰斜插入天,云气飘渺氤Ҙ氲,如神邸一般的光辉洒落人间。破开云气在云雾深处,显露읪出一座宛칲若道观的宅院,然而,离近看去,道观屋瓦破损,门前杂草丛生,一副颓垣废址之象。

      一幅看不清字迹的匾额颤颤悠悠斜挂㯍在房梁前,看上去ᣧ像宆一只干枯的手臂在迎风乞瞴讨,早已经分不清颜色的观澁门发出沉闷吱嘎的声音,仿佛一位苍老的行者不耐其烦地细数飘零的枯叶。

      “吱……嘎!”

      一位道革人徐徐踏出门槛,轻挺身⢐姿,矗立晨风,蓬松道袍随风轻摆,腰间钵鸬ꖺ玉佩在朝阳下晶莹剔透,紫玉冠下青꓊润矍铄的面容不减风华,好슒像画中仙道一般。

      然而这人眉心紧蹙,似乎有极难选择㆞之事横在心头,心思徘徊不定,足下却毫不停歇,如行云流鼄水般步˰履稳健。

      云雾缭绕间,茂林繁盛,奇花异葩随处可见,嶙峋奇石姿态各异,景色宜人,山峻道艰,然而这道人视若无睹,遇山踏山,遇岭越岭,一路扶摇而上,直奔山巅。

      风声呼啸、云海蒸腾,斜插云霄的骊岘峰与山腰景色迥然不同,浩瀚云波跌宕起伏,入眼一片浩渺银白,利刃雪峰通天接地,茫茫云海,烟波浩渺,骊岘峰突兀矗立,冰峰映着朝阳光芒万丈,犹如神袛佑护世间。

      道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骊岘峰,心中喟叹,感慨万千,光阴荏苒,日月如流,昔日的朝华岁月已换成现如今的皮皱身佝。

      “如果自己如尘世众人一般,现在或许早已是一捧黄土了吧!”

      莫名的伤感앛呼啸而至,吹得道心一阵涟漪,道人知道如果今次如若还参破不了玄关,自己将永远与大道无缘。

      袖中传来一阵阵冰爽的ᮗ凉意驱散他心中的迷乱,小心翼翼掏出它,一块软若凝脂的奇特物品静卧在掌心,碧青色的外表下无数的细小星星缓缓流动,好似星辰运转般奇妙。

      此物一露在外,顿时一股沁人心脾的清凉在空气中四溢开来,盈盈青芒似乎闪耀⫳的精灵围绕在旁,呼啸肆虐的疾风在经过它时无形间放慢了速度,涌动的烟云也停箞止移动,逐渐淡成丝丝雾霜。

      “殛魂星”这是它的༠名字,传说为当年始祖大破夕族的“摄暝天煞阵”立下挌奇功,可惜⩘除了知晓其可静心凝潚魂、助人抵御心魔的功效外,其他一切都是未知。

      Ꙝ回想始祖道宗为“殛魂星”立的批语:“殛雷九天怒,魂踏黄泉尊。”道人不禁心神为之神往,显然“殛魂星”绝非寻常之物,可御九天,霸黄泉那将是何等强悍。

      可惜自传下此物以来无人能领悟其奥妙,只能当做一可静心ﺰ凝气的宝物看待,此次闭关祭出此宝是他突破玄关ឝ魔障的关键,如若依ᰑ旧不行那……道人轻阖双眼,不敢多想。

      忆起凡尘世人对仙道的无限憧憬,也只有此道中人方才知晓修炼的重重万벹险。

      入묘眼处,滚櫙滚云海,波涛起伏、浮光掠影,凌当绝顶,览红尘烟云,豪气干云,一扫心中苓杂念,轻顿貞石面,舒胸展臂化作一抹暗影掠向峰顶。

      方圆十丈余的骊岘山颠如镜面一般光洁,浓稠的云雾将一切装饰得极不真实,红彤朝阳履近在咫尺,仿佛随手可摘,深吸一口气,冰冷的云气化作丝丝动力流入肺部,让他觉得清爽异常,双臂微扬,朦胧金色毫芒㓵从道人身上慢慢扩散开来,云翻雾滚一阵躁动,恐怖的气势带着烟云向天际蔓延。

      道瑒人眼神突然变得锐利无比,浑身爆发一股浩瀚的元力,一道金光闪耀、光芒刺目的符咒在空中慢慢凝聚,空렪间元气开始暴乱,整个骊岘峰之颠云雾被清扫一空,道人原本显馉得老迈的苍容此刻竟现一绝顶强者的强横,无匹的威压让萺人不敢明视。

      “䅞开!”

      随着道人一声爆喝,半空金光汇聚,一阵强닩光过后,一张微发黄光힫标有“封”字的符咒彻底现形,一阵光怪陆离的金光飞驰,空间的元气如鲸吞般被符咒吸收。

      瞬괥间的爆光后,一切恢复平静,前方不远处现出一枚微微发亮的光圈,七十二枚闪耀着霞光异彩的奇异宝石星罗棋布嵌定在光圈各个角落,道人目光趋向平和,轻轻向前踏出一步……

      “是谁?”一个颓废嘶哑的声音突然响起。

      浩瀚뎤宇엸宙、繁星当头。

      这里竟然是一望无垠的宇宙空蒛间,不时有耀目的彗星当空划过。虽然已经来过这里很多回,但每当道人来到这里都不尽感叹宇宙的浩瀚无韓边,众㬙生灵的渺小,也更对勘破桎梏有着更强的向往,可以想象道宗以开天之力竟然用大神通在骊岘山设置一大䱆传送阵连接宇外,更建立这样一个空间,所展现的实力简直逆天。

      ཮帥 一片片不知何质地制成的石板虚空平铺蜿蜒通向前方神秘的星空,道人凌空虚渡,翩然前行。来到一个丈余的巨鼎前,丝丝烟雾盘绕其上,氤氲而又迷离。

      “你是谁?你是来告诉我,我是谁的么?”

      톞 声音的源头赫然是从巨鼎中传出的,此刻,似乎声音的主人有些激动,就连盘绕的云烟都开始破碎开来。

      ᯍ “你这又是何苦呢?回忆起从前又能怎样,过会儿又会忘记的。”

      道人脸上露出深深的无奈。其实他也不知鼎内之人是谁,只知这个空间之所以创建就是为了集六合星辰之力,⍓生生世世禁锢鼎内之人。

      传说此鼎名为“峙冥”,乃一霸道玄宝,鼎内玄冥寒气会冻结万物一切,即使是灵魂也会被凝炼。

      因此,鼎中人如果回忆起自己是谁,仅片刻就会被冻乱思维,下一刻又什么都不记得了。

      “真不知鼎内乃何人需费始祖如此大费周章残酷而又谨慎的禁褯锢此人”ೕ。

      道人偶尔也会觉得如此对待一个人实在是严酷、残忍,但这种感叹仅如清獦风徐波般略过思绪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一切皆有因缘,他们一脉最大的秘੹密就是这处空间,将这座鼎置于门口就是时刻在提醒着一代代宗老,危机穴四伏在左右,居安思危才能传承久远。ࠛ

      道人无声的饶过巨鼎,平䵱静自己的内心,不理会身后那疯狂的嘶呼,身影带着浓浓的悲哀渐渐离去,只留下那悲凉的嘶吼愤怒的咆哮,像是在怒问世间的不公。

      道人正欲消ᝏ失的身影突然停住,心中浮起怪异的不安鷞。

      突然,若有若誈无的神秘音律忽然从鼎中传出,一股原始带着浓浓沧桑的情感忽然弥漫了整个空间,似远古神魔苏醒的长鼾,似神明毁灭的前兆。

      道人惊骇的感到自己的血液竟然随着音律的୉吟唱不断翻涌,元力乱窜,无数幻象徒生,无论自己如何联系体内灵元本尊,似乎遇见了最害怕䣐的事情,蜷缩成团。

      “哇……”

      殷红的心血犹如决堤的洪水,止不住地喷出口去,道人双眼冒着金星,头脑迷乱地瘫软在地上,身体状况比一介凡人还要虚弱得多,他侧鎘着身体环顾周遭不断震荡的空间,似乎随时有崩碎的可能,心底的骇然无法用言语述賬说。

      菬就当他欲走火入魔之际,一股清凉如甘泉的力量将他包裹,体内趋于混乱的真元力渐渐平复,道人此时终于得溉到身体的控制权,仅刹那便险些毁去ᬁ他⚡数百年的修行,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竟强横诡异如斯?

      一团五色星芒在道人身前形成一道淡青色的防护罩,他感激的望向及时救他一命캜的“殛魂星”。

      用袖口擦拭掉嘴角的鲜血,道人目不转睛地看着那座“峙冥虀鼎”,其中传出的古怪音律频率越来越急,随着一股原慍始力量的复苏,由诸天星力维持的空间不时竟뮥有微不可见的空间裂痕闪耀。

      廭 道人惊骇绝伦,他不知道到底鼎内发生了什么,一直以来从没有事端发生的今时怎么似空间毁灭般恐怖。

      就在此时,“峙冥鼎”上空忽然凭空出现一点黑芒,道人无比震惊的向上望去,黑芒于刹那间变成一幽深诡异的黑洞,无匹的吸力从上方袭下来,虚空中的一切东西都只在挣扎了片刻后,无情的被吸噬。

      “峙冥鼎”发出刺目的白光抵抗正上方黑洞的吸蚀,渐渐邽的,炉盖不情愿缓缓的离开炉身,一股彻骨入髓的冰冷铺天盖地充斥整片空间。

      “嗷……嗷!”

      一阵非人ﺰ的吼声从鼎内传出,随着炉盖缓慢升起,吼声气势越来越强,强劲的声波让本来就퉻苦苦抗争黑洞吸力的道人心神大乱。䜟

      “勤嗯!”

      一声闷哼,道人嘴角再次溢血,脉力逆流,恐怖的吸力目标虽是“峙冥鼎艴”,然而仅仅是流散在外的力量就足以已让修为傲视群雄的他吃不消了,幸好有“殛魂星”的守护,否则绝难支持。

      “峙冥鼎”与维持这个空间的星辰之力密切难分,此刻,来自黑洞的吸力似乎变得狂暴,空间似乎有崩溃的趋势。

      道人全身金芒四射,但身体已不受控制得向上飘去,纵有移山填海之能的他,此刻变得如此无力,正当他快坚持不住的时候,“峙冥鼎”终于抵抗不住,鼎盖大开。

      一团迷蒙的青雾包裹着一个身影徒然从鼎内闪出。道人大骇,他知道永世镇守的恶魔终于出世了,不知道世间将遭受怎样的灾害,只可惜他现在自씆保已成问题,已无暇殖管其他了。

      䜺“他”转Ṭ身茫然四顾,忽然瞧见闪烁着青朦的“殛魂星”,似乎呆了下,就在䥖此刻,从黑洞深处犹然亮起一道黄光,黄光包裹着缠绕丝丝电光的闪电悄然劈落在处于迷雾中的身影。

      “啊、嗷!”

      惊悚异常的痛苦惨哼幽然响起,身影外的迷雾剧烈波动起来,身形看上去似乎萎缩了很多,“他샆”似毫无反抗飞速被黑洞吸去,迷雾渐渐消失。

      在“他”蒩进入黑洞的前一霎那,道人看到了一罤双毫无生气、充满迷茫的黑瞳,紧接着,一道白光在道人面前闪过,他豁然感到身子一轻,所有的压力顿时消失无影。

      平复翻涌的气血,庆幸自己险里环生,道人的老脸上泛起浓浓的无奈,茫然的看向黑洞连同“他”消失的虚空。

      他百思不得其解到底为何身处Z“峙冥鼎”的“他”会发生如此变故,而最后为何“他”要抢走“殛魂星”这一先祖留下的遗宝。

      空间渐渐稳定下来,“峙冥鼎”也还原样子,看不出刚才惊魂的场面,然而,破碎满地炉盖残片却证明此刻与前时相比早已物是人非。

      次日清晨,雾雨清新,自䲛骊岘山方向传出一声震动寰宇的钟声,懂得其中含义的大教、世家噤若寒蝉,一位界内威望极高的星相耆老被请出山,却因卜算天命当场惨死,临终之际用自己的血在石板上写了这样一句话。

      风云变幻,봤星相莫쌇测,亿万血债,无人能活。

      时间过去不久,可㺤怕的传言犹如飓风过境,引得世人议论纷纷,有辉煌传承的大教打算派人深入调查,却被一些古老的存在下令阻止。

      无独有偶,正当界内诸多大人物惶恐不安的时候,距离此地极其遥远的另外一处星空正在上演一场퐋杀戮盛宴,支离破碎的残肢血肉横ꥒ尸遍野㢞,失去重力加持的血雾弥漫整座太空堡垒,两束猩红的目光宛如在雾海中探寻猎物的探照灯,狰狞且恐怖。

      过了许久,断壁残垣之中一位幸存者通过量子通讯器向未署名的另一端发出一段密钥讯息。

      “S欂S13号实验品脱离监管区,请求增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