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最火不封号的直播

      徐州府,书房内,徐良和儿子徐有羪年,在这百年雷击木做成的书桌前相对而坐。

      雷击木带有天雷纯阳属性,对阴邪属性能量有一定克制作用。因此徐良佩戴着夏主赐予的辟邪珠,在这书房内,他的修为几乎不再受邪雾ऻ影响。

      縍 “爹,您不是说,我꩎在祖龙城内是最安全吗!”徐有年愤愤道。

      “为父的确说过。”徐良是火属性力量增幅修士,身材魁梧,言语沉稳,一点也不像火属性那样狂暴。 ⠟

       嘯 “可姬昌那小子的随从就在昨天,杀了我的侍卫队长啊!”徐有年忍不住吼道。

      “那又如何?”徐良不紧不慢⍄的回答道。 ⯯

      “那又如何?嬡他差点杀稡了您的宝贝儿子,您就我这么一个儿子!”

      “年儿放心,你在这祖龙城内,不会有事的。我等与姬家虽说政闩治立场不同,姬昌若有絰性命危险,为父也不好向夏主交代。”徐良告诫道。

      “一个㴏丧︋家之犬罢了ၸ,还有这么重要吗?”

      怴“年儿你还小,这祖龙城远不是你想的这么简㮵单,姬家也没有这么落魄,夏ο主的心思,鯸我们不敢猜,缮也不能猜啊。”

      “爹,我只要姬昌那个随从死,我看到他¹,总是心神不安。”徐有年退而求其次。

      僧 “年儿,你先回去休息,这几天暂且不要外出,容为父想一想。”

      徐良能受夏主重用,留守祖龙城不是没有原因的。徐良生性꿪谨慎心细,忠于夏主,行ꣷ事有蟭分寸。

      徐良还记得夏主夏子墨在御书房召见他时说道:猡“徐良,祖龙城在你徐州所属范围,本皇有个重任交给你。”

      “臣,必不辜负힎夏主所托!”徐良躬身道。

      “迁⧁都实耼乃无奈之举,历代先皇留낿下组训,祖龙之쏆脉不可遗弃,即便是遭遇灭国之难,也不容他人窥探。你可明白?”

      “臣明白。”

      “让你留守此地,有所不公,本皇不会亏待于你。”

      靬 徐良知道,他奉命看守的并不是祖龙城,而是始祖山。夏主看中他的,并不是能力出众,而是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Ü该做。

      始祖山,有大夏国主带不走的秘密,其中核ꖌ心祭坛,只有历代夏主一个人可以进入。

      䣲ﬨ“暗鼠!”徐良在空旷ⓒ的书房内轻轻地喊了一声。

      “大人。”徐良身后,屋内烛光照不到的角落,缓缓出现嘖一个瘦小的人影,让人惊讶꿧的是,即便是仔细观察,他仍然是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看不清五官。柧

      ⯵“你说一下当时的情况。”

      쎖“回大人,属下当时就影匿于酒楼楼梯口的角落,王刚举刀ᛢ之时,姬昌随从吴起并无反抗,只是死死盯着王刚,没有发现任何暗器或者法术攻击。”暗鼠声音略显沙哑。

      一阵沉默,只剩下偶尔摇曳的烛光ኴ在晃动……

      ౙ“年儿说绾王刚当时七窍流血,找不到外伤的话,难道是被灵魂攻击了?”徐良喃喃道。

      “大人,如果是灵魂攻击的话,属下确实无法察觉。”

      “灵魂攻ၼ击……在这霮祖龙城,只有天刑司的唐月弦了……”徐良皱眉道。

      “属下愚钝,天刑潋司受命于夏主,应该和大〥人站在同一롱边才对。”暗鼠低声道。

      䀹 “不是天刑司,是唐月弦……”徐良眼神变得犀利ꮓ,他实在想不出,除了唐月弦的灵魂攻击,这祖龙㰲城还存在第二个灵魂系法师不成。

      “暗鼠,你去暗中监视一下姬昌和那个随从,与唐月弦有无柒接触,记住,你的身份不能暴露。”

      “属下遵命!”随后暗鼠的身影渐渐影뀎匿。

      ……

      姬国府,姬昌早早的喝了炼体汤,在吴起的门外打起了军体操。练操不是主要目的,而是为了等吴起起床能第一时间询问伤势。

      “少爷,该用膳了。”仆人见姬昌一直练操,不禁提醒到。

      鑓 “不急,等吴起⺫起床一起。”姬昌回道。

      其实,吴起早就醒了,而且感官从来텕没有如此清晰过,这也许就是灵根≂觉醒后的优势。

      识海里,无老通过天灵根的灵芒在“钓鱼”,黄宝石仍然黯淡无光。

      邪源种的地灵根倒是自主的在吸纳周围的邪雾,进展顺利,㱾不用吴起操心,不过他的蓝宝石还是黯淡无光。

      生命源种,没有任何变化……

      “少爷,早啊!”吴起心情大好,起床推开门问候道。

      “早什么早,伤势怎么样?”

      “睡了一觉늴,已无大碍。”

      “真的?”

      ㉜ “真的。”

      “走,先去吃饭。”

      ᢋ于是,姬昌拉着吴起走向用膳堂。

      吃完早饭,吴起看着姬昌欲言又止的样子,不禁说道:“少爷是想问那天我是如何重伤王刚的?”

      “注意用词,是杀鈵,不是重伤。”姬昌直勾풷勾地看着吴起,因为他仿佛看到了希望。

      闵“哦?他死了?”吴起问道。

      “你当时没发现ﴭ?”

      “大意了,大意了。” 嚋

      “……”

      吴起,在呇早上睡醒以后其实就知道姬昌会问起这个事情,毕竟这䐙在暗鼠眼里都匪⢬夷所思,何况姬昌。

      吴起也打算帮助姬昌一把,姬昌在邪雾遮蔽之前,待吴起也不薄,从됊未主仆相称,何况跟重生后的吴起又共患难五年,除了没ֹ有同枕共眠,也算形影不离了。

      “少爷,我们去书房一叙。”吴起微笑道。

      “甚好,甚檀好!”看着吴起퀜的微笑,姬昌仿佛看到了美女倾城一笑般,有些迫不及待了。

      姬国府仆人们,看着姬昌῱搂着吴핆起的肩膀,笑眯眯地走向书房,不禁身子一颤:他们俩禁足这么多年,檚不⪈会日久生情了吧꿭,咦…➛…

      姬国府书房,曾是姬国公与嫡系下雥属商量大事之地,姬国公特意请了苰空间系法师在书房周围布置了禁音符文。

      鸣“少爷,十年前,你是੤否对识海里的灵根心有所感?”吴起开门见山的问道。

      “没错,当时隐约感桇受到识海里有一个白雾状光团,正值邪ఱ雾遮蔽,不过当时也不清楚这所谓的邪雾,就运行引原决吸引源种,然后识海反而模糊,낺失去了灵根感㈡应。”

      “少爷,那说明你是詔有灵根的,只是被识海里的邪雾蒙蔽而已。”

      “这一点,爷爷很早就告诉我了,祖龙城很多世家公ꮑ子都是这样的。”姬昌回道。

      “我有办法去除你识海里的邪雾,让你重新感应到灵根。”最后,吴起缓缓的说道。

      벎 “真的?”姬昌激动的,一把⛺握住吴起的手,甚至略微有些颤抖。

      “真的!”吴起坚定的说。

      “好兄弟,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姬昌说着,说着,眼眶微微发红。 

      谁也不知道,堂堂姬国公三少爷,落到如今的地步,自尊遭受了多少打击,内心承受多大压力。

      他想发泄,却无处释放,他想一死了之,却心有不甘!

      “少爷,属于你的,别人永远也拿不走!”

      “小起,现在开始,你就是我姬昌的异性兄弟了,为兄虚长你几𣏕个月,就唤你吴老弟了。”

      “姬大哥!”吴起也不含糊。

      吴起、姬昌:“结兄弟谊,死生相托䒍,吉凶相救,福祸相依,乱我兄弟者,必杀之,天地作证,山河为盟,有违此誓,天诛地灭!”

      (半ᥚ夜码字不易,求收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