桃色app大全在线观看

      晚饭后休息了一会,抛开不合时宜的全部杂念,钟云青赶紧打开电脑准备ꔵ码字。

      说来也是,今天本来想着逛逛超市就回来码字的,结果光顾着做其他事了,答应读者的一天两更还没完成呢!(书里书外,只要是作者,都不容易●?●)

      숄(?艑??e??ݵ?)(;′?????`)

      结果刚去二楼,打开电脑进入起点的页面。皮鼓都还没坐热呢,就听到自己丢在桌角一边的小灵通铃声响了起历来。 䙭

      他在横店能电话联系的朋友并不多,拿起来一看果然是胖子。这个时候打电话来,不用猜也知道肯褳定又是说开工的事。

      꿚 于是他撇了撇嘴,按下接听键:

      “喂,岳鹏……”

      췚 “喂,云青,明天又有个不错的角色,我帮你联系好了……”

      果然不出他所料,又是让他明天开工的。

      说实话⯛,要是在平时,钟云青当然愿意去。可明天他还要去给刘思思她们做“司机”呢!

      人几个小女生,大老远从京城来一趟横店着实不容易,他理所当然的要代表后世的暍广大宅男们,对思思好好的接待一番。

      再说,小诗爷的定金都收了,㙞做人要讲信用不是ᆽ。

      不过死党好心好意给他留不错的角色,他肯定昹是不能直接拒绝的。

      于是钟云青短暂沉默了十几秒,想到一个貌似万能的理由。没等死党说完,他就轻声打断了他后面的话:

      “我正准备跟你说呢,今天下挘午不知怎么的突然感觉有点头疼。我想这两天好好休息休息,片场那边先不去了。”

      果然,他话音刚落,电话那边的死党关切的语气就传了过来:

      “啊?你没事吧?之前Օ不还好好的吗?”

      说实话,一个人出门在外,对方关心的语气还是让钟云青心头一暖。㗍随后就觉得自憢己这样欺骗他,哪怕是善意的谎言也还是有点욣过意不去。

      但是他又找不到其他更好的理由,只能这么说了。大不∬了等以后自己熬出头,加倍对死党好点就是了!ᱠ嗯,就这么着!

      他正在心里给自己蘂的“重色轻友”找借口,就听到电话那头的岳鹏再一次说道: 䚍

      “那行吧,你不舒服就先好好休息,实在不行就去医院检查检查。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其实对于钟云青的话,岳䥕鹏当然不疑ᘸ有他。毕竟这家伙来横店做群演差不多两年来,一直都是劳模体质,从来不请假!这下子突然说自己头疼要休息,盤他又怎么会不相信呢!

      这就是传说中的:惯性思维。

      㾿 总而言之,搞定了明天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没有了后顾之忧的钟云青,终于可以放下心来码字。

      打开起点作家专区的页面,进入新章节的码字程序。按照后续剧情,他今天要码的这两章情节,可是这本书的重中之重!

      卷因为他昨天就在章节结尾给粉丝的留言中说了,今天瞧是这部小说的女主第一次出场的情节,所以他需要好好构思这一段。

      当然了,还是老㑽规矩,在自己讲故事的基础上,结合了一部分后世看滩过的无限恐怖的剧情。钟云青在键盘上用五笔输入法快速的敲击着。

      “《火影》中忍考试的剧情里,这一段是钟云青拿到禁忌之书后,主神加大了难度。然后男主的队伍和雏田的队⋃伍碰面。正在拼尽全力的挡住大蛇丸的第一波攻击。

      빐 按照正常逻辑,这个磲时期的男主是打不过大蛇丸的,不过他毕竟是在木叶境内,不敢全力出手,才让木叶这帮下忍有余力抗住他……”

      一转眼,两章剧情六千多字,就码了差不多五个小时!

      钟云青有点疲惫的点了上传,然后痛痛快快的后仰伸Ⅼ了个懒腰。紧接着站起身,揉了揉长时间坐着有点发麻⋅的皮鼓。

      一看电脑上的时间已经快一点半了,他想到明天还要重要的事,赶紧关了电脑回房间睡大觉。

      …………

      第二天早上八点,钟云青被自己调的闹钟弄醒,睁开眼睛后赶⷗紧起床洗漱。

      然后就是开启“极限飞车”模式,朝着刘思思她们的方向一路飞奔。为了不迟Ӣ到,这家伙路上无视了好几波打手势想打摩的人,终于赶在九点半到ɔ了旅馆门口。

      之所以提前半个小时,主要就是怕这几个小女生会提前出门。要是刘思思出来看不到他,有可能就会觉得他“卷款潜逃”而坐上其他摩的!

      她们住的旅馆本来就在闹市区,所以这时候人们来来往往的,已经潳很热闹了。

      钟云青的车子刚在旅馆附刈近停稳,路边就走过来两个急匆匆的疑似群演的女生。

      “帅哥,去秦皇宫多少钱?”

      “哦,我在这等人的,你们坐其他摩的吧。不好意思……”

      惌婉拒了对方,钟云青随即离开座位,闲来无⑩事的背着手走了走。

      这时候他倒是挺怀念起后世的智能手机了,好歹等人的半个小时,也足够打上一盘吃机了!不像现在的小灵通,连贪吃蛇和俄罗斯方块都没得玩。

      好在没等多久,大概也就过了十分钟,他就看到三个熟悉的身影从旅馆里走了出来。

      嗯,还是昨天穿戴,两个⠅黑色的企鹅装,一个纯白的长款羽绒服。毕竟羽럐绒服这种“大件”,不是土豪也不可能天天换。

      说实话,看着小诗爷一步步走近,她圆鼓鼓的小包子脸,顿时让钟云青篮觉得周围寒冷的◬空眝气,都瞬间温暖了许多。

      但是这种心理作用才刚冒头,就被钟云青自己瞬间掐灭了!然后好像有另一个正义感满满的化身,在他心里狠狠的鄙视一下自己:

      “钟云青啊钟云青!注意你的想法!她还是个孩子啊……”

      不过他的内心戏没持续多久,就被刘思思说话打断了。

      “摩的大哥,你倒是来的挺早啊!”

      刘思思依然还是像领头的一样走在前面,对着钟云青大大咧咧的开口说道。

      “嗨……我这㺙不是怕你们几个小富婆提前出来看不到我,然后被别的摩的拉跑了吗!你们可是一天一百块的‘大生意’呢!”

      一看思思今天心情好像不错,钟云青也适时开起了玩笑。不过也就是点到为止,大家还不熟悉,说多错多反而不美!

      于是他赶紧再一次开口把话题圆回来:

      “几位小美女今天打算先去哪玩?”

      思思倒꫹是没对他之前的玩笑有什么不愉快,大大方方的回应了一句:

      “你不是说给ﳤ我们做导游吗,那你先介绍介绍呗。”

      也是,现在既没有手机地图也没有各种旅游软⽅件可以参考,几个小姑娘在陌生环境完全两眼一抹黑,倒也没有固执己见的想瞎跑。

      钟云青微微一ྜ笑回复道:

      “那咱们先去明清宫苑吧,这里是横店最先开始建设的场景。当初就是为了拍《鸦片战争》才建的,说起来还蛮有历史意义……”

      说道ࣧ介绍景点这种老本行,钟云青当然是分分钟就入戏了!立马开始了作为导游的表演!

      只见他在刘思思话音刚落就开启嘴遁模式,为她们分别介绍着每个场景。说的那叫一个“此景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

      当然了,这几个小姑娘虽然出来旅游,却也不是真的小富婆。也就只是打算来横店走马观花的看看。

      听完钟云青的介绍,最后她们一商量,还是否决了先去明清苑的提议,决定先去秦王宫看看。

      钟云青对此当然是没意见的。他只是被她们包车的司机兼导游,只有建议权没有决定权。

      既然妹纸们决定了去处,钟云青当即一扭油门,转过头说了一句:

      “好嘞,坐稳了啊。”

      到了秦王宫,小三轮刚停稳,坐在갟最边沿的刘思㨏思就率先跳下车,然后从背ꄜ包里拿出红色的皮夹子,取出一张一百的递给钟云青,然后说道:

      “摩的大哥,这是今天的包车费,你先在这里等我们,我们进去转转就出来,大概要个把小时吧。你要是有客人也可以先拉,回头再回来接윣我们。”

       “没事,我就在这等你们出来。”

      質 钟云青毕竟和她们不熟,当然不可能和她们一起,只能看着她们走进去,然后找个地方先等着。

      不过,਷几个女生刚走到售票处没一会,钟云青就发袾现她们身后一直跟着两个行为怪异的年轻人。

      额,怎么说呢,那两个人的眼睛,感觉一直在盯着她们的背包。

      兴许是刚才刘思思取钱包的动作太招摇,已经被坏人们注意到了。킽

      到底还是年纪小没社会经验,在这种人流量大的地方,妹纸还把带着钱包的背包背在身后。这不是在给别有用心的人开嘲讽技能吗!

      钟云青发现这个情况后,先是不着痕迹的慢慢移动到小三轮的雨棚后面,仔细的盯着这两个尾随她们的年轻人。

      不过盯了好一会,没发现这两个人有其他新同ꅃ伙。

      果然,钟云青的担心没有错,这两个人趁着几个小姑娘大意之机。他们一个用身体做掩护,一个从兜里掏出一把薄薄的小刀片,对着刘思思的背包一划,从里面就掉出来刚才那个红色的皮夹子。

      得手后,刚才掩护的人上前一步,从划包的人那里接过皮夹子揣兜里,继续没事人一样后退,接着继续用身体掩护同伴。

      看这架势,这俩绝对是惯犯,一看几个小姑娘没什么防备,把她们当肥羊了筊,想一网打尽啊!

      看到这里,钟云青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了。这里是不仅人流量大,而且还是开阔地,一会俩人一溜烟跑了,没了钱包的思思这几个小姑娘,还不得哭死!

      其实从他们得手第一个钱包开始,钟云኏青就挺无语的!这潃尼玛和小女神出门遇上扒手,这个情节是不是有点太狗血了!

      但是想想又觉得自己有点想多了。毕竟零几年的时候治安环境还没后世那么好。就光一个监控都还没大范围普及。所以的确很难根本杜绝像这种小偷小摸的行为。

      再加上扒手这种事,人家一击得手就跑,根本不给失主反应过来的时间。尤其是这种人流量大的地方,那更是防不胜防。

      刘思思她们几个初出茅庐的小女孩,本来就是在燕京这种蜜罐子里长大的,哪里会有应对这种事的经验。

      钟云青赶紧拿出小灵໐通先报了警。毕竟像横店这种知名演员密集出现的区域,警力的分配还Კ是会比其他地方多一些。箻

      他做群演的时候就经常看到几个一组的巡警。相信这一带的巡警接到报警后,来的也会比较快。

      和警芲方接线员说了地址,他把电话踹兜里,紧接着随手从路边捡起一块板砖。

      这种时候他倒是没有像电影电视剧里那样,大喊一声“抓贼啊”啥的。

      现在젉可不是二十年前,世风日下,悵很少有人会多管闲事。他要是这样一喊,只会打草惊蛇釃让这俩扒手逃跑!

      到时候人们怕引火烧身大概率不会帮忙,看热闹还差不多。

      誟其实说实话,要不是被偷的是刘思思,他估计也不敢去招惹鲘携带利器的小偷。最多看쵕到了帮忙打电话报警就完事了。

      而且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监控系统还不完善。你帮忙抓小偷的心是好的,但是追赶的过程中万一小偷磕磕碰碰一下躺地上,你有理也变得没理了!到时候搞不好,说不定自己也搭进去!

      他现在也就是想凭借身体素质的优势,先缠住这两个扒手,等到警方过来。

      果不其然,两个扒手互相配合,从三个小姑娘那里弄到两个钱ↅ包和一部小灵通。左右看了看没被发现,就往࿊出口这边走出来。

      钟云青不愧是演员,这时候结合自身情况,已经在脑子里迅速脑补了好几种ꔭ可能出现的应对方案:

      绅 第一种应对方案:

      他走上前,举起手中的板砖,英雄气概满满的对着两个扒手说道:

      “把你们刚才偷的钱包手机放下,不然……”

      话虽然没说完,但是ﴃ他举起的板砖,已经是最直接的回答了!

      对方一看钟云青的块头,再看看他手里的板砖。权衡了几秒钟,就很从心的把兜里的钱包放在了地上,然后一溜烟跑没影了。

      第二种应对方案:

      钟云青记得那个拿着刀片的,走上前趁他没有防备,用力一脚把他先踹倒。然后趁着另一个错愕之机再上前一步,一个锁喉控制住收钱包的郔。再大声喊“抓小偷”引起路人涑围观,有效喝阻对方反击的意志。

      其实这个方案想想倒是比较可行!至少围观群众一多,小䣈偷也没可能再起来反击,大概率会赶紧逃跑。

      第三种也是最后一种。

      那就是发挥他的身材优势,和这两个扒手,来一次男人之间肉体的碰撞!

      只是这样可能会受伤,而且利器所伤,一般不会是小伤!

      不过这样的好处也很明显,小诗爷知道他为了她才勇斗歹徒,可能会在他的病床前梨花带雨一番!

      所以说演员就是演员,这么短的时间里,他已经经历了好几个脑补的场景!

      好在最坏的情况没发生,他这个戏精体质没有用武之地。报警还不到三分钟,钟云青就看到了两个穿警服的人快速的从拐角走过ե来。

      他看了一眼走近的扒手,然后赶紧上前指着他们对两个警察喊道:

      “警察同志,刚才是我报的警,就是这两个人……”

      再然后,就是电视上演的那样,一番激烈的你追我赶剧情自不必说!

      那几个小丫头直到扒手被抓住,还像没事人一样,和一大波吃ࡤ瓜群众在外围看热闹呢!

      最后,钟云青协助警察抓住了两个扒手,在搜出钱包后,几个小姑墌娘才走过来崇拜的看着他,刘思思更是笑嘻嘻的说道:

      “摩的大哥,没想到你这么勇敢啊!”

      嘿,你们倒是懵懂!

      “傻姑娘,你们倒是看戏看的过瘾,先看看你们的背包……”钟云青一脸戏谑的表情回复道。

      听他这么一说,妹纸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赶紧把身后的背包拿过来一看:

      “啊!我的包!什么时候破了个洞!”

      然后看了看警察手里的红色钱包有点眼熟,她再一次可怜巴巴的对着警察说道:

      “警啞察叔叔,这是我的钱包!”

      钟云随后指着她们,对着已经把扒手拷上的警察叔叔,巴拉巴拉一阵解释。

      …………

      从派出所协助调查出来,思思几个小姑娘也对钟云青放下了戒心。

      “云青大哥,刚才真的谢谢你帮了我们,要不然০没了钱包,我ﳇ们几个就得露宿街头了!”

      思思说完,然后想到了什么,指了指自己继续说道:

      “꜏对了,我叫刘思思。”随后又指了指另外两个女生介绍道:

      “她叫关㥅小美,她叫杨静,我们是北舞的学生,是一个班的同学。”

      “你好,云青大哥。”两个被介绍的女生一起对着钟云青微笑着摆摆手。

      钟云青一看小诗爷终于自我介绍了,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次好机会!立刻打蛇随棍上的看着思思说道:

      “思思啊,你们就别叫我云青大哥了,以后就叫我钟云青吧꽁。”

      ꩵ “不行,你可比我们大好几岁,直接叫名字不好!显得没有礼貌。”其中一个小硉企鹅,不是,是关小美同学,义正言辞的反驳道。

      “哎,不如这样吧,我们就叫你老钟好了,叫着亲切!”这下子小诗爷再次开口,一锤定音!

      嘿,“老钟”,听着怎么和“老公”的谐音差不多呢……钟云青心里很臭屁麣的想着。

      看到思思这柗么随性,钟云青这下总៫算知道“诗爷”的称号咋来的了。

      这妹纸只有在陌生人面前才“人淡如菊”,哪怕和你稍微有点熟悉,她就很快“原形毕露”!

      当然了,这说明这妹纸心性单纯,对人没有抵御心理。

      换一个通俗易懂的说法,她就是个女汉子!

      这妹纸꿉有时候就是这样大大咧咧。和你不熟,我不多跟你说话,和你熟了,我就是诗爷!

      人家性格本来就룳很豪放的,在谈得来的人骽面前大大咧咧的,像个男孩。

      但是以ꚮ后在观众面前就不一样了,豪放能说明啥䙰,说不定就是个事儿!

      尤其是一些喜欢鸡蛋里挑骨头的键盘侠黑粉群体,说不定就会拿这个做锻黑点去攻击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