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澄里沙在线观看

      望月星回去的时候,已经过去两天了。

      本来应该直接就回去的,然而,因为某个女孩一个晚上的不安分,导致䟗望月星直接没有睡好,结果就是迟了一天。

      没办法,给桥本奈奈未送完早餐之后,靠着另一张病床,趟都没躺下,直接坐在椅子上就睡过去了。

      醒来的时候,已经䤟是下午,快要晚上了。

      当望月星看到手上的N个未接来电,已经只有一个句号的短信,他就已经知道,已经晚了。

      不过还好,桥本奈奈未跟深川麻衣说是通信过了的,事情的经㳇过深川麻衣应该是知道了。就是望月星感觉这件事,桥本来说,怎么想都怪怪的。

      最后架不住桥本奈奈未母亲的热情,在桥本奈奈未的家里住了一个晚上。

      然后就到了今天早上,本来望月星都准许她再休息一天了,但是桥本奈奈未说什么也不干,跟着❄望月星回到了东京。 䃎

      望月星轻轻的拉了拉系在女孩脖子上的围巾,将女孩弄醒。

      “走吧,到了。”

      桥本奈奈未看了望月星一眼,一声不吭走了出去。

      望月星浑身抖了抖,看了看时间,坐车坐了近3小时,现在都已经9点了,9点还睡不够吗?刚刚绝对是忍着没有给自己一拳。

      出站的时候,桥本奈奈未倒是正常了不少。

      晃了晃脑袋,理了理头发,问着“我先回大楼?”

      望月星摸了摸下巴,皱着眉셦头,想了想“你先跟我来一趟。”

      桥媼本奈奈未歪着头看着望月星走向另一边,一脸疑惑。

      不一会,望月星从车站中骑出,不久前停在车站的摩托,将桥本奈奈未载到了一条商业街。

      进衣店的时候,桥本奈奈未莫名还是有些期待的,直到他拜托她选一套适合深川ꥥ麻衣穿的衣服之后,一下子低下头,叹了一給口气。

      “你……你让你女朋友穿着别的女孩选的衣服真的好吗?”

      望磸月星也是露出一丝愁容,你让他选自己穿的衣服吧,那没问题,有品位的。

      但是吧,在他眼里,女孩的衣服……其实不都是大同小异吗?更何况,麦麦这么可爱的女孩子,澷穿什么衣服不都很好看吗?这个时候让他搭配……跟让他选口红有什么区别呢?跓

      “确实哈,那要不我来选,你把个关㵬?”望月星问道。

      这样确实好的多,毕竟自己不知道深川麻衣喜欢怎样的衣服。这又不是吃的,要是吃的,望月星能让她一个星期不不带重样的。

      桥本奈奈未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这个大男孩,无奈的点了点头。

      接下来桥本奈奈未就很庆幸自己没有选择恐惧症了,不然能给这个人弄的当场暴毙。

      “这件怎样?要不这件吧?白色的挺好看的,粉色的也不错,麦麦的话,是不是紫色更合适一些?”望月星呢喃着,看似在问,实则自我否定。

      ܌ 头一次,桥本奈奈未觉得买衣服是一件如此痛苦的事情,头都大了。

      “你说是裙子好?还是一整套繲的衣服好?”望月星左手连衣裙,右手衣服裤子,满脸愁容。

      桥本奈奈未看了看望月星手上的衣服,拖着下巴想了一会……

      麦麦的话,感觉……穿什么都很可爱啊,好像都可以……

      㯌 望月星看着桥本奈奈未沉思的模样,愣住了。

      他仔细想了想,这个女孩好像……也是个直女来着……

      随即一捂额头,自己到底是为什么要指望她啊!

      两个人对视一眼,叹了一口气。看向一旁店员期待的眼神,那就选一个好看的颜色,全都买了吧。

      “买小号的就可以吧。”望月星皱着眉头。

      “中号吧……”桥本奈奈未小声的提出自己的疑问。

      “那妮子看起来不瘦,可全是衣服撑的,中号肯定大了。”望月星反驳道。

      “可,大点穿起来ᔾ不是舒服些吗?”桥本奈奈未看着望月星。

      䬚“确实,那就中号吧。”

      未领着裙子跟衣服,两个直男走出了店Ⓓ门。

      “你回大楼吧,想休息的话就回宿舍。”望月星说道,走到一旁的路上,准备给她打的。

      桥本奈奈未没有回话浑身一抖,看着一旁。

      “你们……在干什么?”熟悉的声音让望月星整个人一颤。

      “望月……桑?”

      望链月星转头看去,深川麻衣正盯着他跟桥本奈奈未看着,似乎眼神还瞄着望月星手上的袋子。

      真的有女生会上午一ᑂ个人出来逛街? 鰅

      没人会回答这个问题,望月星也是一阵无语,这都是什么展开啊!

      饠 “那个,震惊是对埂的,不要跑……听我说可以……”话说道一半深川麻衣就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我就知道……所以电视剧里面的那些狗血的剧情不是骗人的啊。”望月星无奈的吐槽了一句,拔腿就追了上去。

      留在桥本奈奈未一个人凌乱着,你们这样显得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所以,我有没有做错什么呢?

      ……

      上午确实人是少很多,望月星还是能看到那一头正在飞舞的秀发的。

      望月星的速度是比深川麻衣快很多的,但是……一个转角跟丢了。

      看着面前人流,量不是很大,但没有看见深川麻衣,这是不可能的,笔直的跑的话,绝对离不开的视线的。

      既然转角不见了,那就证明,她藏起来了!

      望月星放缓了脚步,往里走去,仔细的搜索了起来。

      뺭未到转角的店藩铺中,碧波眉眼泪汪汪。深川麻衣轻轻的拭去眼角的眼泪,从店铺中小跑了出去。

      她看着望月星跑了过去,她根本没有到这个转角,而是直接跑到了这个店铺里,望月星则是看成了跑进了拐角。

      一墙之隔,交错而行。

      …꒏…

      他还在寻找,那么她去哪呢?

      漫不经心在路上走钓着,已经跑了好一会了,跑的身体都已经很累了,但还是止不住的想要离开这个周遭。

      旁边传来的话语就像是嘲笑一样,刺耳烦躁。

      她现在只想离开这里,离开刚刚那里,越远越好。似乎是只要越远䴭,就不会难受一样。

      明明自己今天没有事务来着,明明他今天就回来了,本来可以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去见他来着……

      一边想着,一边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

      温柔的人,被上帝所爱。你伤心,或许世界也会为之沉寂。

      刚刚还放晴的天空,转眼被阴霾所替代。

      望月星依然穔在寻找着,看着乌云迎面压来,轻轻的咂了下嘴,低下头看着向手上的手机。

      接啊,接啊!傻瓜!

      不是呼唤她就会接的,得到的鼮回复依旧是没有响应。

      ‘碰’

      “くそ!(可恶)”

      望月星的拳头和一旁的柱子发出惯耳的响声,右臂断了,这下估计左手也肿了。

      桥本奈奈未呆滞的看着,这一幕,停下了脚步,沉默的喘息着。

      微小清凉的触感,刺激着桥本奈奈未。

      机械式的抬起了头,下雨了。

      轻轻的抬起手,抓着自己脖颈前的围巾,愣了一会。

      随即想起了什么,将围巾摘了下来。

      这是怕自己着凉,给她买的,不能弄湿了……

      桥本奈奈未将围巾抱在怀里,看向前方,又是一顿。

      望月星消失在她的视线里,已经……不见了。

      …哴…

      离开了商务区的深川麻衣,不知道去处。

      回宿舍吗?桥本奈펳奈烮未说不定在,回쪈大楼吗?没有事务不说,他说不定也会回去。那么自己该去哪呢?回静冈吗?

      怎么舍苿得㳨回静冈呢……可现在该去哪呢?

      一阵急促的风,喧嚣的吹过。带着细雨,打在她的脸上,也将她的思绪带回。

      那个袋子那么的刺眼,说了带自己去买衣服,都是骗人的。说着什么没时间,不还是带娜娜敏去买衣服了。

      娜娜敏不是知道这件事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而且有一段时间望月星的手机是关机的,那一段时间,又发生了什么,这不由的让她多想。

      那个袋子是那么的刺眼,疑问有很多,但没有人能给她解惑。

      连眼泪都没有人给她擦去……

      气温有些凉,深川麻衣紧了紧身上的衣服。

      他要是在的话,肯定会给自己外套的吧,肯定会的。

      可是……想见,不敢见。

      擦了擦脸上的雨水,愣了愣。

      他手臂上的伤口还没狒拆线对吧,不能淋雨的。

      不过都已经下雨了,应该没在找了吧……

      当然还在寻找,这个时候谁还能顾得上伤口啊!媳妇都要没了,这事꒧啊!

      手臂在作痛着,帅是帅到了,现在痛也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外套已经脱了下来,绷带是直接接触到了雨水。如果长时间接触的话,估计是会发炎的。当然也只是有几率。真要发炎了,估䂻计痛也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外套盖在袋子上面,不知道这样做有什么意思,只是单纯的不想让她的东西湿掉。

      熟悉的铃声在耳边响起,望月星直奔而去。

      发出声音的렪地点,一个小巧的熟悉的手机在地上响着,震动着。

      望月星的嘴角桳抽搐着,将手机捡起,屏幕已经开裂。

      屏幕上的照片只有她一꺻个人,像是趴在什么的地方,一只眼睛闭合着,开心的笑着。不难认出,这是他两个合照。

      看着照片,胸口隐隐作痛,那是她趴着的地方。

      “别闹了啊!到底跑哪里去了?”

      没有人回答,只有变大了的雨水回查应着他。

      ……

      雨,越下越大,春末的雨,这场大雨似乎在宣布夏天快要到了。

      一路,小跑着,淋着雨,深川麻衣身上的外套已经湿透ྠ了。

      无头的苍蝇一般的乱窜着,漫无目的,终于走到了这里……

      下意识的,也可能是本能吧。

      深川麻衣走了过去,为什么,抱有一丝期待,也渴望着知道真相。

      ……

      没有回宿舍,没有回大楼,能去哪?

      已经过了几个小时了,长时间在雨中奔波,体力耗损的很严重。这不是最关键的,绷带已经全湿了,聍伤口处不断传来刺痛,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望月星在身上擦了擦手,查看了一下袋子,还好,衣服是干的。

      唯一的好消息了。

      望月星撑起身体,向楼上走去。

      用钥೟匙打开门,水滴顺着发梢衣服往下滴着。看着地板上的水迹,望月星眼神一㮭凝。

      水迹顺着地板通向浴室……

      望月星将手中的袋子丢到沙发上,跑向浴室。

      打开灯,拉开门,冲了进去。

      土黄的暖光灯中,娇小的身影抱着自己的腿,坐在地上靠着浴缸。头上带着的兜帽,滴着水,顺着她的腿,往下流着。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独自安抚着自己。

      ̖ ‘呼啦’

      望月星跪在地上,将面前的人一把抱住。

      时间仿佛暂停了一样,只有水滴滴在地面上,发出啪嗒的声音。

      熟悉的怀抱,却是冰凉的。可还是忍不住贪恋这个怀抱。

      其实两个人在一起珬并不能说明什么,带是那个袋子,忍不住让她多想。何况,有的人还有一天失联了。

      完了联系上就给自己回了短信,见面的时候跟别的女孩在一起,哪个女孩不会多想呢?

      害怕失去,所以第一时间跑了。

      同样是害怕,所以来到了这个令她安心的地方。

      湿润的呼吸,抚在望月星脖颈间。

      “望月桑……是不要……不要麦麦了吗?”少女身体轻轻的颤抖着,声音很小,似乎在试探着。

      “说什么傻话,怎么可能呢?”望月星的声音有些沙哑。

      双手更用力了一些,将她抱紧。

      深川麻衣줓送开自己的腿,抬手放在望月星胸口上,感受着他的心跳。

      谌“那为什么……”带上了一丝哭腔,她有些着急了。

      望月星轻轻的靠着她的头,“不要多想,好不好,你先洗澡,等你洗完墨澡我在跟你说好不好?你这样会生病的。”

      “不要,你现在跟我说!”得不到自己满意的答案的小孩是诫不会乖的,深川麻衣双手开始挣脱着。

      “乖,不闹,根本就没什么的。”望月星安抚着。

      “那你说啊!”深川麻衣不满的推着望月星,想把他推开。

      望月星紧抱着,眉头紧皱了,你不安分一点,这事要怎么说啊。自己刚刚就应该直接跟她说事情的经过的,让她先洗澡的话,肯定又多想了。

      “骗……唔。”

      궻深川麻衣眼睛一瞪,眼泪瞬间流了出来。不断用手拍击着望月星的肩膀,而后轻轻的抓着他的衣领。

      峸 轻轻的松开她的嘴唇,呼出一口长气,擦去她眼角的眼泪。

      这算是安抚了她,感Ⱁ觉是无法忽略的,麦麦感受到了的依旧是满满㩅的欢喜,也让她安心了下来。

      看到了她乖乖的安静了下来,望月星伸手她的兜帽摘了下来,露出湿透了的小脸,将打湿的发丝撩到她的身后。

      一下,一下,从她的小脑袋上,抚到她的脸蛋上。

      一边解释着发生的事情,一边将她脸上的水渍抚去。

      深川麻衣仔细的听着,顺从的配合着他。

      ……

      씡 “只有这些吗?”深川麻衣盯着他的眼睛问道。

      望月星点了点头,“只有这些。”

      起码事情比她料想的要好太多了,只是一起回来,而且衣服是给她买的。

      “你不许骗麦麦。”深川麻衣一把抓住了望月星的手腕,神色有些焦急,与其说是焦急,更多的是害怕吧。

      望月星将手覆在深川麻衣的脸庞,“我不会骗你的,我发ꄴ誓。”

      誓言这东西是玄学的东西,但是女生就是相信这东西。

      “怖い(怕)”深川麻衣一下抱住了望月星,将脸埋在脖颈间。

      ﻗ 这反应望月星也是安心了不少,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从身后轻轻的抚摸着发梢。

      “好了吧,是不是该洗澡了?会生病的哦。㡍”望月星柔声的问道。

      深川麻衣缩了缩身体,往望月星的怀里,挤了挤輨。

      “再过一会……”

      “不行,浑身都湿透了!”望月星失笑。

      湿透?

      深川麻衣浑身一震,起身看向望月星的手臂,一把将右臂抓到了自己的身前,用手触摸着䨆绷带。

      果然全都湿透了……

      知道了这一事,一时间反而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能干巴巴的说出一句道歉。

      “对不起……”

      望月星眨巴眨巴眼睛,“为什么要道歉呢?”

      “如果我没跑的话,是不是就没事了。”

      “说什么傻话,这件事你一点错没有,但是笠如果你再不洗澡的话,就是你的不对了槜。”望月星拍了拍她的小脑袋。

      深川麻衣捏了捏湿了的发梢“但是没有衣服换啊。”

      “我去给你拿,乖乖的洗澡好不好?”望月星捏着她的小鼻子晃了一下。

      奜 “那样的话,你先洗呀,你的手臂……”

      望月星轻笑着,“正因为有伤口,才不可以洗哦。”

      深川麻衣起身将望月星往外推着,“那也要先换衣服啊!”

      被推出门的望月星挑了挑眉头,回头看向她发出疑问。

      翤“现在……脱给你看?”

      深川麻衣疠小脸直接红了,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望月星的腰腹处。

      确实几次意外都看过望月星的腹肌……其实,看着挺诱人的。

      牰“你……你櫨,你在说什么,才不看呢。”瞅准时机一把抓过一旁沙发上的衣服跑回了浴室。

      望月星眯着眼睛,松了一口气,还好,没出什么事。

      回到自己的卧室,将身体简单的擦了擦,赤裸着上半身,拿出吹风机,用暖风轻轻的吹干着。

      퐁自己的伤口是好的差不多了,里面纱布不一定湿了,吹干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浴室里传出来水声,热水轻轻的抚过有些红肿的眼睛,驱逐着她身上的寒意。

      ……

      良久,深川麻衣擦拭着自己的身体,走出了ꕇ浴室,看了看一旁袋子里的衣服。刚拿出来,眼睛意外的瞟ệ到了墙壁上的挂钩处……

      手上的绷带,吹了好久终于是吹干了。

      望月星活动了下自己的手臂,两肩。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刚拿起一旁的衣服套在身上,扣子都还没扣上,浴室的门开了。

      “好了……吗?”望月星转头呆滞看着走出来的佳人。

      深川麻衣捂着自己火红的脸,透过指缝看着望月星的反应。

      望月星深吸一口气,“你……从哪找到的?”

      她正穿着自己的衬衫,从手袖中只露出了半只小手,抓着手袖。

      自己183的身高对于现在160出头的麦麦来说,肯定是大了。

      一件衬衫韕就盖到了大腿,将大腿盖住一半。

      赤裸的小脚怯生生的站在自己的面前,望月星感觉头脑有些发热。

      “就……就挂在浴室里。”

      踻深川麻衣小声的回道,刚刚在浴室的墙上看到的,这种想法突然就冒出了出来,不可遏制的就这样的做了。

      穿着不合身大了好几号的衣服ꪓ,看上去就跟个娃娃一样,可爱呆萌。

      望月星转身不去看她,轻轻的扣上自己衣服的扣子,轻咳一声。

      “别闹,去换自己的衣服!”

      贪心的小孩肯定不止满足于此。

      “呐,望月桑෥……”

      “嗯?”听到叫自己,望月星转头看去。

      深川麻衣放下自己的手鞺,张开。

      “抱抱……”

      望月星扣扣子的手猛然停下,吐出一口浊气。这是她自找的……

      抬腿,大步的靠向深川麻衣。

      是拥抱,也不是拥抱。

      轻轻的将手放在深川麻衣的小脑袋后面,直接堵住湿润的嘴唇,一把抵在了墙壁上。

      ח深川麻衣也是抱着望月星的腰际,一只小手若有若无的放在望月星腹肌上。

      这个吻就有些忘我了,望月星有些失神,双手迷离的在抚摸着深川麻衣的身体。

      深川麻衣抵住望月星腰腹,另一手,顺着肌肤,滑到了望月星胸口。

      有些过火,至少是有放纵的想法的。

      深川麻衣皱了皱眉,有些喘不过气了。

      但是望月星没有像平时一样的松开,反而抱得更紧了一些。

      实在是有些难受了,深川麻衣一口甜腻的呼吸,灌入望月星的口腔。

      随即轻轻的咬了下去……

      舌头的疼痛让望月星一下回过神,手一撑墙壁,瞬间分开,同样的是大口的喘息着。

      挫 深川麻衣顺着墙壁微微的滑落,被望月星一把扶住。

      甜腻的呼吸,旖旎的气젛氛盘旋在这个房间中。

      禆 望月星将她抱在怀里,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湿漉漉的头发搭在他的胸口,清凉的感觉给予了望月星极大的反差。

      差点就真的吃了,起码望月星是差点就失控了,肌肤的接触太亲密了。

      伸手抓住在自己腹肌上作乱的小手,揉了揉深川麻衣的脸。

      “别玩祐火……”望月星说着。

      深川麻衣抽出手,往上蹭了蹭,靠在了望月星肩膀上。

      “衣服麦麦看了哦。”

      “喜欢吗?”

      ꈄ “嗯~但是麦麦更喜欢望月桑哦。”麦麦轻声的在䮸望月星的耳边说道。

      呼吸刺激着望月星,手臂又是一阵颤抖。

      ݖ “什么时候,你也会说这种话了。”望月星眯起眼睛问道。

      “所以,下次,不许这样了!”

      起身,上前,张口,轻轻的在望月星的耳朵上咬了一口,很快的松开。

      感受到耳朵上的痛感,望月星一震,随即直接笑出了声。

      用力翻身将深川麻衣压在身下。

      “你现在胆子很大啊!”

      “明明是你做错了事情!”

      在深川麻衣的眼神中,望月星轻轻舔舐了一下干燥的䳂嘴角。

      “交往也有这么长时间了,不知道……我不讲道理吗?”

      说完,手一勾,将衬衫上腰际边的扣子勾开。

      雪白的腰肢直接展现开望月星的眼前。

      这下深川麻衣真的慌了,一把抵住望月星的胸口,瞳孔颤抖着。

      “你……,你要干什么?”

      “你说呢?深쵸川桑……”

      “不……不可以。”

      反抗肯定是没有用的,望月星抬手往上又勾掉一颗。如果再往上的话……

      “这样吧,你满足个要求,我就放了你怎么样?”望月星靠在深川麻衣的耳边说道。

      深川麻衣抖了抖,“什么……⮮什么要求?”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要求,叫老公!”

      “诶?!”

      虽然说出来很羞耻,但是现在特别的兴奋!

      深川麻衣脸色瞬间红润了起来,张着小嘴,吐着香气,诱人无比。

      “那你是不说咯?”望月星调笑着。

      一只手牵过深川麻衣的两只手,햄直接越过她酐的头顶,摁在了沙发上。

      另一只手轻轻抚过她的腰肢,往上攀去。

      温热的大手触碰着有些冰凉的肌肤,刺꼆激着深川麻衣的大脑皮层。

      “我说我说……”

      手停了下来……

      “あ……なた。”

      “什么?我听不清。”

      望月星低下头凑到深川麻礤衣的嘴边,问道。

      深川麻衣张开嘴,不可能听不到!故意的!但是没有任何办法。

      轻咬贝齿,“あなた!哼”

      说完闭上眼睛将头撇向一边,撅起了嘴,很委屈的样子。

      望月星眯起眼睛轻轻的笑了,将她的手放开,又给她的扣子扣上。

      捧斉着她的脸,再次吻了下去。

      虽㕰然菈表现的很不满,但依旧顺从的他的动作。

      咅“麦麦……喜欢你。”

      襽 “下次……不许꧈再跑开了。”望月星抱紧了她。

      深川麻衣轻哼一声,挠着他的脖子。

      “明明是你先一个人走的。”

      “对不起。”望月星伸手捏住她的小手。

      “下次不许这样了。”

      “嗯。”

      “还有,下次买衣服直接来找我不就好了。”

      “好。”

      “还有还有,手机不许没电,麦麦联系不上你会担心的。”

      “嗯。”

      “还有以后……要……”

      “一直在一起。”

      ……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