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转世重生>

      “两年,最多两年的时间,血竭之症就会全面爆发,到时候就算是十五品的绝世医师亲自맶出手,也是回天无ﲠ力!”

      体ຄ内存在的声音,说出一个让陆寻更加绝望的真相。

      别看相比起镇东王的一个月时间,两年看起来长了Ḯ许多,但那也不过是五十步和一百步的区别罢了。

      “有办法治吗?”

      虽然知道很难,陆寻还是直接在脑海中问了出来。

      哪ᶞ怕是像刚才镇东王熱那样也好啊,总不能眼睁睁看着陆灵儿两年之后在痛苦之中死去吧?

      “血竭之症,尤其是鸿廒蒙神血的血竭之症,外人难治,除非……”

      说到这里,那道声音忽然顿了顿,这才说道:“有一门功法,若是她能在这两年之内开始修炼,或许可以缓⣾解一下,要是能修炼到上五境,甚至有可能重新修炼出鸿蒙神血!”

      “老⒍家伙,你有这门功法?”

      闻言陆寻不由大喜,体内这老儿虽然只是一缕残魂,但其脑䷙中所记恐怕是世间之最,他还以为刚才是这老家伙故意引得自己伤心担忧呢。

      “小|家伙,真險当老夫是百宝繘箱啊。”

      脑海之内的声音先是感慨了一句,然后才又说道:“不老长春诀,那可૝是山上四大仙门之一的长春宫第一传承功法,你当那么好⑭得衹?”

      “长春宫,不老长春诀!”

      陆寻低下头觛来喃喃了两句,就算是不知道那所谓的长春宫到底是何等庞大的仙门势力,但他却在此刻暗暗做出了一个决定。

      “两年之内,必须得将灵儿送到长春宫,让其修炼不老长生诀!”

      这就是陆寻心头的决定,无岜论此事有多难,但既然陆灵儿是自己的亲侄女,那他㇈就会不遗余力,这也是他不可推卸的责任。

      “那这初一十五子午二时的血竭之痛,可有办法缓解斑一下?”

      既然不能根治,那陆寻也䞪就退而求其次,而且还在后边加了一句道:“可别说没有,那样你就太没用了!”

      䃮 “拙劣的激将法,䱡小子,听好了!”

      脑海之内的存在显然是被气笑了,却也没有太过在意,听得他轻喝声出口后,又一门封穴之法,便是传入了陆寻的脑海。

      竔 虽然现在的陆寻并非修士,但他力气还是有几分的,只是简单地点中穴位并不太难。

      因此接下来的一刻,旁边从阿沙手中接过陆灵儿的王妃,紒便看到陆寻再次伸出手来,在宝贝孙女的身上各处都点了几下。

      봿 “嘤咛!”

      当陆寻收回手指之后,王妃便是又惊又喜地看到,刚才紧咬牙关昏迷不醒뗯的陆灵儿,竟然轻呼一声睁开了眼睛。

      髁“祖母,二叔!”

      ﶎ突然醒来的陆灵儿,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挣扎着从王妃怀中站到地上,轻轻喊了两声。

      看到这一幕,王妃不由啧啧称奇。

       索曔“我这个儿子,难道真在外间学了一身本事?”

      这就是王妃目光在౒陆寻身上打量来去的真正原쬕因,她固然是听骊画说陆寻没有半点修为,可是在陆灵儿身上的动作却是立竿见影,由不得她不多想。

      Ṛ 想到这些,王妃的视线不由又转到了床榻之上的镇东王身上,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

      暗暗思索自己这个二儿子说的话,和那首席医师曹颂说的话,到底谁更可信?

      恐怕连王妃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她心中一直以来的“曹先生”,这一刻已经是直呼其名,看来嫡亲血脉的力量,终究还₀是更加强大一些。

      “母妃,放宽心,一切有我!”

      陆寻轻轻拍了拍王妃的手背,又深深看了一眼那依旧昏迷的镇东王,然后便带着陆灵儿离开了大殿。

      时间可不能这样耽搁,如某位所言,要想救得镇东王脱险,陆寻就必须得在七日之内໎突破到一境솎修士,再寻得炼制一品清心丹的蒖药材。

      夜幕渐䍚渐降临!

      将陆灵儿送回自己的住处之后,陆寻便第一时间回了自己的住殿。

      或㥞许是因为日间拿回王府地契的事情,整쵅整半日,那陆岱也没有来找麻烦,应该是去打探此事的细节去了。 㞆

      房间之内的陆寻,似乎是陷入了某种特殊的状态,当某一刻来临的时候,他的身上,赫然是爆发出一股特殊的气息。

      “嘿,少爷终于突破到一境武师了,不容易啊!”

      軅 站在门边守着的阿沙,感应到这股气息,脸上不由浮现出一抹笑容,但后头一句话,他自然是不敢说出来的。 괛

      趴在房间内某处,名为大妖的黑猫,仅仅是抬头看了一眼盘膝而셯坐的黑衣少年,便是继续闭目养神。ᓋ

      一境武师的突破,对它来说确实是提不׉起什么兴趣。

      ︿“老家伙,一境淬皮境騌武师是突破了,可这炼气一道,似乎没有什么动静啊!”

      댄睁ꍿ开眼뛽来的陆寻,感应着自己坚韧了许多的皮肤,脸色却是变得有些惆怅,忍不住在脑海之啾中问了出来。

      修炼一道分縒为炼体和炼气,大陆之上绝大多数的人,走的都是炼体一道,也就是打熬筋骨,这般的修者,被称为武师。

      武ᇍ师共有十境,肉身力量剘越炼越强,要若是不能突破十境桎梏,寿元最多也就比普通人长一些罢了泼,这是一条真正的断头路。

      可炼气不同,被称庝为修士的炼气之辈,那才是货真价实的证道长生,虽然他们的体魄没有武师坚韧,却一向有着高高在上的资本。

      炼气共分十五境,俗称下五境、中五䴛境和上五境。

       在这座天下,上五境的修者少之又少,至少这些山下王朝小国,数十上百年,也未必能看到一个上五境的大修士。

      缎 说实话,同境界的炼气修士,一旦被武师近身,那根本不是对手。

      可炼气一道是一条光明大道,炼体一道却是断头之路,两者自然不可同日而语。

      还有一૆个原因,则是一般来说,修士可以兼修炼体,但炼体一道的武师,多半都是因为不能炼气,这才只能走武师之道。

      此刻的陆寻,倒是不担心自己不能走炼气一道。因为他修炼的乃是埂天下第一功法《百世轮回诀》。

      据那位体内的存在所说,这是山巅顶尖人物,都极度觊觎的功法。 ﲷ

      置而且这十年的时间以来,陆寻轮回百世,经历人生百态,完成了修炼百世轮回诀必要的前提过程,ᱹ如今已是到收贋获的时候了。

      在外人看来,陆寻是耽搁了整整十年的时间,毕竟大陆之上六岁便开始修炼,所谓六岁看老,指的就是这修炼资质了。

      以镇东王府陆氏血脉之精纯,十六岁的陆寻,不说达到五境六境的武师境界,三四境武师还是很轻松的。

      若真是몥这样럑,哪能轮得到一个三嶮夫人养子在王府之内耀武扬威?

      可惜在外人的眼中,失踪十年回归的陆寻,就是浪费了十年时间,一事无成。

      轮回海是一个很神奇的地方,而陆寻얢又“侥幸”找到了轮回海中最䴷最神奇的那个地方,这才经历百囶世轮回,有了修炼《百世轮回诀》的资格。

      如果王府还是以前的王府,那就算再耽搁一段时间,陆寻也不会在意。

      뿪 可是现在的他时间紧迫,父王只有七日的桕吊命时间,早一糾天突破一境修士,便能早一点톊去做ﯤ其他的事。

      ⾩ 那几味清心丹的药材,ꈁ也未必能轻松找到呢。

      “放心吧,你比当年的我,更适合修炼百世轮回诀,只是这第一境的开府突破乃是关键,丝毫大意不得,所以,耐心一点!” 閒

      体内的声音传入陆寻的脑海,让得他突然之间多了一丝好奇,似乎自始至终,这老家伙都从匽来没有说过自己的来历啊。

      “老家伙,我有个问题,你总是说自己生前如何如何厉害,춣又为何会变成如今这副样子?”

      陆寻想到什么就直接问了出来,事实上他能感觉到体内这老家伙的不凡之处,而如此这뇹般的人物,不应该都是长生永恒踣之辈吗?

      “还不是因为百世轮回诀⹆!”

      就在陆寻认柩为这一次那位也要沉默不言的时候,没想到却得到第一次得到了回答,暗道这所谓的百世轮回诀,果然非同小可。

      “当年䩲老夫偶得百世轮回诀,第一眼便认出这绝对是天下第一功法,便舍弃了原来的功法,转修百世轮回诀,经历了九十九世的轮回盃之࠽苦!”

      体内的存在似乎是陷入了一种痛苦的回忆之中,听得他说道:“问题便出在最后一次轮回之时,我其中一个弟子背叛了萫我,趁我轮回虚弱之际,暗下杀手,所以就变成这副样子了!”

      “老家伙,你这眼光可不怎么样啊,连嫡传弟子都会背叛你?”

      陆寻先是揶揄了一句,然后似乎是想抑起一事,惊呼道:“不对,这岂不是说䙬,你自己都没有蛾修炼몾成功过百世轮回诀?”

      “不错,这一直是老夫最大的遗憾,而你,则是我最后的希望!”

      对此体内的存在也没有否认,让得陆寻更显惆怅。

      连你这老家伙都没有能修炼귣成功的功法,竟然让我菉一个啥修为也没有的少年来修炼,铧这还是人做的事吗?

      ắ“陆寻,你跟我不同,一则你百世轮回쭺已然圆满,二来……可能是我当初修为太深,原本功法的痕迹又太重,更突遭偷袭,这才功亏一篑!”

      体内的存在又解释了一番ʸ,终于让陆寻心中的担忧缓解了几分,而如今的他,确实没有其他的路可ྌ走,只能是一条道走到黑了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