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lao2官方网免费下载

      夏日暴雨,来得极快,去时也不慢,雨歇云˲收,夜风呼啸而过,山路泥泞烂浆,旋即吹干硬透了。

      几人关切之下,游毕方便将自己遭遇鿋,一一抖露出来,唯独藏起觉醒前尘往事,醒悟此身㼅来龙去脉,实为前世身布置而成䒾。

      采药山客蓝壤惊诧于妖狐幻术,对书麗生坟头赴宴颇为好奇,也ḹ仅仅是好奇罢了。虬须大汉辛无害껭听闻游毕方自伂省自悟破了幻术帬,不要命地脱逃出来,觉着不可思议,却也无从指摘。

      唯独云游僧䮼慈舟听出话里有⻦话,对这位负笈书生还有三分保留,毕竟游毕方得了前朝修士传承穅道统,能脱困出来,全身而退,显然并非寻常人力能够办到。

      只是,入道炼法都是↗前缘,修士最忌旁人窥视,哪怕是不入流的左道之术,其高深莫测者,连陆地神仙般摟的人物都被暗害过,自己岂能如此狂妄自大,当时便瞒下不表,寿眉垂下,眼观鼻,鼻观心,自顾自왃打坐参禅去了。 

      四人聊兴已去,遂分头和衣睡下。

      不多时㕂,采药山客鼻鼾阵阵,扰人清梦,虬须大汉斜靠在立柱上,似睡非睡,云游僧瘱口中禅唱声声,无远弗届,调和诸气,降妖伏怪,小ᾔ庙虽破,却也咋无人敢过来叨扰。

      负笈书生屡受奇遇,Ẑ此时犹有心悸,辗转反则,难以入眠,强撑到二更天,眼皮直打架,困地不行了,闭上眼睛,头一歪,真鷼的睡去。

      ᧫ 一夜无话!

      翌日凌晨,游毕方起地最晚,日上三竿才醒来,发现采药山客蓝壤早已不见踪影,估计是下山去了,虬须大汉辛无害得了机缘,都是前朝将军盔甲,赶䱏着离开,不知去向。

      唯有云游僧慈舟还在庙里,盘腿跌坐,宝相庄严,牽似乎为他守夜,护먋其周全,赶紧起身,深揖一礼,ힰ诚心诚意谢过。

      “贫僧托大,喊你一声道友罢!昨夜絯,我见道友灵光蒙昧,哪怕道法灵光入体,还是一介凡俗,并未付有一丝法力。可是,道友转劫归来욜,不仅挣脱入道小劫,免去杀身之祸,还拂去蒙尘,性쵯灵重光,炼出一丝法力,想必是看破胎脡中之谜,回想起前尘往事,赚找떒回修为了。”

      此时,游毕方还是负笈书生的面目,谨小慎微,听闻云游僧开口揭破隐秘,慪便也不再遮遮掩掩,哈哈一笑过后,恢圝复左道之士的本⃋来面目。

      “大师蛵不愧是沙门佛子,轻易洞悉贫道根底。不错,此身转劫归来,破格入道,也在前世算计中。可ྦ惜,前世在术数之탾道不过得了皮毛,并不精深,到ꛯ此为止,再也没有安排,日后如何,还是贫道自求多福了。”

      云游僧慈舟万万没想到,游毕方褪去青涩,应对答话,竟然如此流利,想必前世身也并非寻常⌍修士,毕竟能够参与前朝末年大战,不惧冲霄煞气,军气䯂杀阵,肯定也是一方豪雄,左道之流的巨擘罢。

      “此子煞气鰝入骨,只是潜藏不发,较公门中的老人也不遑多让,又觉醒前尘往事,应是轮回转过一世的再来者。倘若将此人引入宗门,没准成就比自己都大,反正千年ຟ之期将至,日后或许可继承开山祖师衣钵,继承我宗千年积累,成大慈悲尊者,胜过西南身毒外道罗汉!”

      鱬 云游僧慈舟这般想着,沉默没有醐说话,游毕方找回前世记忆,既有左道修士Ò狂妄自大的脾气,也有两世为人的域外天(穿越者)的自省和谨慎췅,竟然再施一礼,气姼呼呼地转身下山去了。 

      至此一别,就断了云游僧的算计,瞧着书生背上书箱,迳自下山去了,慈舟和尚也是无可奈何:“有缘无缘,尽在一念!既然施主连片刻耐心都没有,与我宗必定是无缘了。只䫬可惜,入尩道破家,此人命格破裂,受箓真种入道,不仅没了秀才的功名먆,家中蟈必定遭遇横祸!”ᾒ

      “善哉善哉!”话音未落,云游僧双댦手放下,自盘腿跌坐中自行站起,身形一阵恍惚,呼吸过后,整个人宛如酈梦幻泡影,竟然原地消失不见。죔

      般若寺中,唯有佛音禅唱ᑻ,犹有灵韵留存,想必是云游僧被负笈书生触动,借了昨晚的雷霆枢机,将自家降妖真言留驻在ᰠ此间,镇压着一觊切邪祟栧。

      须知,哪怕是乐道大家䧫,声感动天,余音绕梁,也不Ÿ过三 ̄日,慈舟和尚持咒所诵真言,只需电闪雷鸣,便会自行演化出来。

      由此可见,这位云游僧人之修为,简直ᮃ深㥵不可测,令人高山景从,触及天地运转之法理,只差一步,就能修成天道法。

      沏㌹ 只可惜,这一步,有如天堑鸿沟,并非䵋勤修苦练就能成就,቟非得是天大的机缘和福分,得了天心眷顾,才能将道法铭刻在天道里。

      须知,从古至今,修士之多,有如过江之鲫,大河之沙,却ࠨ没有一人能够成ᕮ就,可见其不易。

      再说游毕方独自下山,甫一离开将军冢地界,脑子里灵光一闪,猛然间想起修士之忌,担心此身家中父母,近来必有劫难临头,恐怕会曰有血光之灾,双手把紧书箱,飞也似地往家里跑去。

      可몹惜,入道破家之劫早已发动,偏偏游毕方用了取첩巧的法子,唤出道ꡇ统源流,借助冥土鬼神在世真临,制服狐家一众老小,导致劫气未曾消散,反而叠加在晤父母家格之上。

      于是,原本小耗星照命,不过是破财免灾的小劫,竟然丧门星君来垂顾,演化成杀人劫道,刀刀见血的大祸事。

      劫数运转之下,再次引发人劫。

      蓝游毕方此世父母外出访友,距离官道驿站不远セ,竟然遭遇一伙剪径的强梁,强索钱财不成,便动紮起手来。

      睚 老汉被劫气迷昏了头,仗着儿子是秀才,哪怕钢刀加身,兀自嘴硬,骂骂咧咧,一刻不停,反倒惹恼了贼人,被六贼之首伊愚一刀錽砍翻在地。

      婆母哪里见过如此场面,被骇荂地心肝胆俱迹裂,当场就被吓死。⇁家养的车把式,也没被轻饶了过去。

      西梁国刑法森严,杀人是要以命抵命,流贼首领想着,反正杀一人也是死,杀两三人也是死,干脆一刀抡翻了车把式,抛尸道旁,抢了马车,趁机逃之夭夭去了。

      当游毕方紧赶慢赶,回到家里,已过去三日,刚刚见着父ﳖ母最后一面,却因夏日炎炎,暑气ɘ升腾 ,停棺太久,导致尸体发臭,为了避免有失体面,宗族长辈赶紧张罗着下葬。

      在此期间,噩耗一个接一个,不停传来。

      由于父母不在,家中十几亩中等田地,被族中长辈化代为掌管,说得好听,实为欺人,强取强夺。

      游毕方考取秀才时,县里赐下三亩썪上等水田,以资䭤鼓励,劝学上进,不料也被人看中,欺负他家里没有老人,也拿了去。

      游毕方先是震惊,渐渐麻木,最后깸只有一声冷笑,暗棔恨族人卑슆鄙无耻,落井下石。

      而后更大噩耗传来,县学凒政不知从哪里得来密报,汱初时还不信,看到落款才半信半疑,赶紧去请文ழ庙祭酒,方才证实检举人所言不差,加上此人出身三法司衙门,六扇门里面的上官,对朝廷忠心耿耿的鹰犬,干脆将游毕方秀才功名都革除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