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谍战特工>

      “史蒂文船长,你认识那东西么?”

      ‘碎月号’船长室内的储藏间中,克鲁奇缩着身子,轻声细语地向一旁一脸严肃地史蒂文问道。

      他们刚离开船舵,路还没走到一半,就看到船舱下伸出数只巨大的触手。

      它们从人群中挥过,每一次都能卷起数人,随后快速收回下层。

      第一时间,克鲁奇抽出佩刀,想要冲上去斩断触手。

      可一旁的史蒂文却拦住了他,带着他头也不回的躲到这里。

      显然,史蒂文是认识这个怪物的。

      “它叫深海千爪魔章,是组织以母神子嗣为蓝本培养的海魔兽!”

      史蒂文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以前只是远远地看过一眼,没想到今天自己却碰上了。

      “那么说它是我们这边的了?可……”

      克鲁奇有些不解,‘碎月号’身怀组织的重任,为什么会遭到自己人的攻击。

      “你不懂,创造深海千爪魔掌的人和我们不是一派。”

      “那帮疯子为了重现母神的光辉,甚至愿意在自己身上做改造。”

      史蒂文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浑身打了一个激灵。

      “记住,那个怪物不是我们能抵抗的。”

      “那我们……”

      “嘘——”

      史蒂文捂住克鲁奇的嘴,示意他立刻安静下来。

      门外的灯光闪烁,透过门缝,可以看到黑影渐渐逼近。

      快走开!快走开!

      克鲁奇发誓,自己从未像今天一样诚恳地向母神祈祷。

      在子嗣和信徒之间,母神并没有偏爱祂的信徒。

      木板炸裂,触手在船长室门板上捅了个大洞。触手伸了进来,触手的顶端裂开成十几只利爪,一个菊花一样的口器藏在利爪中间。

      左闻闻,右嗅嗅,最终锁定苏利文二人的藏身之处。

      触手弓成蛇形,顶端再次聚合成钻头的模样,对着小储藏室狠狠扎下去。

      “跑!”

      在触手到达之前,史蒂文一脚踹开储藏室,和克鲁奇分别向着两边逃跑。

      船长室的可供腾挪的空间不大,但是触手目前只有一支,它一下子陷入两难,不知道先追谁好。

      砰——

      枪声响起,克鲁奇一个踉跄,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腿上的血洞。

      二阶武器大师的史蒂文收起配枪,头也不回地向着另一边逃跑。

      “史蒂文!!!!!我诅咒你!!!”

      在克鲁奇撕心裂肺的吼声中,触手朝着他狠狠扎了下去。

      ……

      靠近目标10海里,见对方还是停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阿尔立即让旗下三艘船全部停止行动。

      他自己则是孤身一人乘坐赫尔号,试图登船一探究竟。

      幽灵船浮上海面,小心翼翼地靠近目标。

      出事了!

      阿尔闻到海风中浓重的血腥味,立即意识到目标船只上一定发生了什么变故。

      进入到4海里范围内,阿尔立刻让以自己为基点的红尾海燕飞上船一探究竟。

      循着光亮,穿透慢慢变得浓重起来的海雾,眼前出现了一艘华丽的船只。

      只是此刻,这样的华丽只剩下外壳,船只的内部被破坏得乱七八糟。

      甲板上布满了随意丢弃的食物和餐具,还有很多杂乱的鲜血拖行的痕迹。

      漆黑的破洞通往下层,死寂的船上,隐隐传来一丝丝的呼噜声?

      沿着拖行的血印,继续向下飞行。

      过道里鲜血人骨散落得到处都是,简直比屠宰场还要可怕十倍。

      还没来得及探查具体情况,阿尔忽然眼前一黑,与红尾海燕的联系断开。

      速度之快,袭击的东西长什么样,阿尔都没来得到看到。

      不能再靠近了,最起码赫尔号不能在靠近了!

      阿尔弃船下海,靠着二阶的身体素质,硬是游了4海里,最终悄无声息地登上这艘诡异的船只。

      阿尔时刻肌肉紧绷,举着剑,轻手轻脚的先从最上层开始搜索。

      咔嗒——

      一道细小的声音传入阿尔耳中,循着发出声音的方向,阿尔来到船尾。

      一个身形猥琐的男人,正在小心翼翼地解开救生小船的绳索。

      阿尔悄悄靠近他的身后,趁他没有发觉,一计手刀敲在男人的后脖颈子上。

      单手提着男人,阿尔找了一个还算完好的小房间,用力一掐他的人中。

      “啊-”

      张开嘴卡在嗓子眼,没来得及啊出口,男人就注意到抵在脖子上的利刃。

      “姓名?”

      “苏利文·阿奇”

      “船上职务?”

      “船主。”

      “这艘船叫什么?”

      “碎月号。”

      “来这里什么目的?”

      ……

      这个叫苏利文的船主十分配合阿尔的拷问十,通过他的讲述,阿尔也终于大致知道船上发生了什么事。

      一只疑似章鱼海魔兽,袭击了‘碎月号’。

      之所以说疑似,是因为眼前这位‘碎月号’船东,他也没有看过怪物的具体形状,只知道怪物和章鱼一样有带吸盘的触手。

      至于为什么一艘客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这个家伙自己也没弄清楚,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怪物就发动袭击了。

      这是个糊涂蛋,

      交流结束后,阿尔对苏利文做出的评价。

      茫茫大海,独自坐救生船逃生,生还的可能性不超过万分之一。

      阿尔向苏利文开价5000金币,承诺带他逃离此处。

      在苏利文的千恩万谢后,阿尔把房间门一关,准备去见识一下怪物的样子。

      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就跑,到时候来得及,就搭一把手救苏利文一命,要是来不及的话……

      自求多福吧。

      通过鲜血与白骨的通道,阿尔小心翼翼地前往船舱底部。

      鲜血的味道几乎凝成实质,呼噜声也越来越大,怪物就在不远处。

      果然,在通道的尽头,船舱底部的巨大空间内。人骨堆成的小山上,一只长着十几只粗长触手的怪物,身体正一起一伏,似乎在休息。

      怪物的头比正常章鱼大了成百上千倍,大致的轮廓倒是没什么两样,但是在脸部却和普通章鱼长得截然不同。

      皮肤长满了骨质的棱角,鼻子皱巴巴的有点像牛,嘴巴却又感觉像是深海的节肢生物。

      阿尔从未在哪本文献、或者传说故事中碰到过这样的存在。

      打蛇知道打七寸,但是对这种位置生物,阿尔却不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

      怪物这么大,支撑它行动能量的消化体系一定很重要。

      阿尔取出一瓶腐蚀毒药,瞄准怪物的嘴巴,远远地抛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