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国产a不卡片

      “敬我们的英雄”

      墨南枫举起紁酒杯,在安顿好巧克力后,他们再次回到ⲿ了基㘎摩尔的酒馆,依旧是㬚那个熟系的位置,貌似是小墨他特意嘱咐老板留下的,这家伙丝毫没有担心妹妹的样子,反而大口缀饮美酒庆祝他们的胜利。

      白一㞳凡盯着酒杯中浮起的气泡,回想刚才的战斗,火大剑释放战技时漫天的飞火,持剑人挥舞翳巨ꐹ剑时潇洒的姿态,他能想象到女孩在攻略时的样子,那曾是他的模样。

      他不在乎输赢,只是一个看起来柔弱的女孩也能有勇气拿起大剑,他觉得心塞,他是在嫉妒女孩吗,可是问题在他,嫉妒찳未免也太过小气,他是在怨恨自己吧,可尽管如此䗖,他也不会一咬牙拿起大剑,他就是这样的人,⥈明知现状也不肯改变。心底突然回想起火神乐临走时说的话,是啊,自己何时能寻找到属于自己的勇气裗呢,好久不兏见,也不知道他现在身在何方,他那样有责任感的人,一定是能走在自己前面的。时间过的可真快,离开这成了最大的谎言,有多少人放弃挣扎安于现状,就有多少人奋不顾身前往环塔,而白一凡呢,白䶷一凡不想回去,在这里摸爬滚打总算是能活下去,外面的世界对他来厓说似乎更加残酷,那个世界已经是残破腐烂到千疮百孔只剩空壳的腐朽躯体没,他不想再回想那个世界,潜意识似乎一直在提醒他๤最后的死相,插满针管的瘦弱躯体躺在病床上,最后因쀞为器官衰ッ竭他那孱弱的心脏放弃了跳动,而他似乎默认了。

      辎他所❁希冀的,究竟是怎样的世界,安定下来仔细一想,这里倒真不比外面差到哪去。

      酒杯中的气泡爆裂,他回⬇过神来,发现小墨正看着他。

      “我,想꽼起一些事情”牝

      白一凡不먱知道自己愣了多久,反正是挺长的,这家伙就一直看싟着,귄也没打扰他。

      “在这里,尽量,尽量,不要回首过往吧”

      䐊像是看穿了什么,小墨意味深长的说。

      “得过且过吗”

      “啊,也并不是,至少,你得给自己一个活下去的理由”

      随后他苦笑着ặ摇摇头

      “算了,不说了,这话题有点沉重”䝷

      ᴿ 两人沉默了许久,各自缀饮杯中清랂香的果酒。

      “喂,好歹也是咱俩胜利褴了一场,别那么死气沉沉的啊”

      “可别带上我,那是你自己的胜利”

      跟贼一样潜入偷窃硴,这名跎声传出去谁还敢雇佣ꥵ他,不过还好当时带着面具,白一凡也没有亮出武器。

      “真冷淡啊”

      “之前跟你땒说加入我们公会的事,考虑的如ᖟ何了” 枴

      他说过吗,应该是说过,之前在环塔里跟个苍蝇一样有一句죄没一句就拉他入伙,本来白一凡就没意向,在今天见识到蚎小墨的奇幻操作后这个思想更坚搵定컶了。

      “没兴趣”鰈

      “你这样一个人要到什么时候啊,就算队友椊再差劲,也可以说说话解惷闷不是吗”

      “这右是我自己的事吧”

      是啊,这话倒是没错,他不确定眼前这个人是不是真的在关心自己,还是另有所图,휿随着怪炁物等级上升,独自一人迟早是要陷入攻略瓶颈的,在野外一个人的精神压力也要比队伍大,但是他做不到,他忘不掉那双怨恨的ᴴ眼睛,直到今天他已经不想再去想对与错了,分不清的,还자去辩解什么呢,和已死的人争论,怎么也不会有结果。

      “你真是奇怪,像个寄居蟹一样,我恨不得把你的壳敲碎,然后看着你裸体在沙滩上跑。”

      他比划着,仿佛手中真的有一只寄居蟹,在被他用小木锤一箭下下耖敲击着掠夺来的海螺壳,最终忍受不了震动弃壳而逃。

      白一凡不一样,他是不会逃的,如果他是一只寄居蟹,就算你把他的䨧壳敲烂,他也会钻进白壳的碎屑里,那怕那一小片连他头都盖不住。

      “一点都不好笑”

      “是吗,我觉得挺像你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或者说,你头顶那个是你的真名?”

      为什么突然来这样一句,他们俩的关系顶多也就是雇主与受雇人,不要再嘉深入了,这样就好,名字,上一个问他的是谁,那痤个女孩,雨笙什么来着,雨笙千雪,他嘱咐她留在教堂里,轕不知道她听没听,好久没回去嶵了,有韷时间回去看看吧。但这刚萌发的思想萌芽在下一秒就被他掐断了,悯他是为了见谁呢,那个被他救了的女孩说不定已经忘熔掉他了,毕竟他表现得那么冷淡,说话的方式像个坏掉的面包机,半天吐不出来一片。

      “喂”

      这次小墨没有等他䘔,而是直接一声唤回他游离的灵魂,随后有些埋怨的说

      “和我说话就那么无聊轩,还是说你想不起自己的名字了”

      “名字啊,你就当头顶这个䘇是真的好了”

      这话未免有些敷衍,但是他已经起身,打算离开了ꁭ,还是头一次鹍,他和人聊了这么长时间,虽然大部分时间他在发楞,不过他意识到他们俩个走的太近了,对于他来说这并不是好事,反而会让他苦恼,所以现在离开,是时候了。

      “等一下”

      “还有委托吗”

      “不是”

      “我不太擅长聊天,你找别人吧”

      “是有关于野外boss的事,你不打算听⪟吗”

      这话题还可以,他重新落座。 糍

      “情报应该可靠,26层的长者之森,在那里刷出了一只世界boss,听说䖡是两个幽会小情侣发现的,现在的情侣可真会找刺激,整理他们事发后信息再总结出来,boss是赫尔卡姆,半人马的森精种,那玩意很大,听那俩人说,它就像是⏳山岳般在巨大的长者树间穿行,你应该知道长者树呈有多高吧,能赶上环塔了,听说树顶还栖息着青翅,半人半鸟的怪物,还有森林里的树人,总之,我只想说一点”

      他盯着白一凡,露出几分Დ担忧的神色 芪

      “那很危险,你还打算自己去,来我们队伍吧,各大公会都已经决定讨伐了,郐有趣的是,他们并没有联合的意思,这也就是我为什么要偷回来巧克力ᘶ的原因,那里地图不小,光是找boss也够费劲了”

      并没有联合的意思,也就是说,那里会是明争暗斗的竞技场,到时长者之森会比菜市场还热闹,各怀鬼胎的人齐聚一堂,这不ᚉ仅仅是讨⹢伐了,这是比拼,所以危险的来源不仅仅是怪物吗,墨南㖙枫,这就是你担心的地方箞。

      “时间呢”

      “后天”

      “boss掉落是见者有份吧”

      “不一直都是这样吗,但会根据伤害分配型物品好坏,唯一特殊的就是最后一击会给击杀者稀有物品,是传说级也不一定,不过伤害是按队伍计算的,一队的㚢伤害总比一个人高吧”

      他还是在劝说白一凡入队,但白一凡摇摇头。

      “我会跟着大队￷伍,就不进队了,随便混点东西就可以”

      都说到这个程度了ഓ,小墨不打算再问什么。

      “行吧,到时见”

      “谢了”

      “谢什么”

      小墨笑着摆手,看得出没有招到白一凡进队他有些遗憾,但还是放下了,毕竟不是什么老相识,被拒绝也是情理之中,或许白一凡有更好的选择不愿意告诉他呢。

      “就当是你拖住我妹妹的补偿吧”

      回到栖身的旅馆,白一凡卸下装备躺在床上,唯有在这时候他能放松一下一直紧绷的神经,后天吗,不知道小墨为什么要组他,他打开背包看着那一身蓝装ᬛ,唯有弓箭是他花八千克洛买的,苍翎之弓,紫色装备,25级。

      现在人均等级35左右,他只有30,这面板要是亮出来见到的人都会鄙夷吧,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当赏金ᰃ猎人攒下不少钱,虽然讨伐时没少吃苦头,但这五万三千克洛握在手里,他感觉无比踏实。

      白一凡并不打算将钱用在升级装备上햁,只要伤害不是刮痧,他连主武器都不舍得换,翻到背包最底,整整一排传送水晶,这玩意不便宜,一颗就要一千克洛,其实根本用不着买这么多,但他就像䋐是着了魔叢一样,恨不得用它填满背包。

      他的输出方式很安全,㚜大部分时候卡好视野,怪连他在那都看不到,但又脱离不了战斗状态,只能原地።渡步等୚待死亡,所以用不着升级装备,伤害能看的下去就行,他也不追求速度。

      由于地形쬯原因很多时候需要脱离锁定手动瞄准射击,记忆最㟞深的就是救人那一次㆏,老实说那一次空中射击ꊤ他是真的没把握,但好在老天眷顾他吧,没有失手,有趣的是在长时间的手动射击中碴他发现了一点,无锁定的鯵手动瞄准是不受职业惩罚的,只要䢃他把距离拉出锁定范围外,或者卡好视野进行抛物线射击,郄都不会受到惩罚텾,但这招取巧还行,要说实用性,谁知道㖊呢,或许那天能排上用场。

      秃 后天,后天,长者之森会是暗流涌动的猎됍场,这样看来,不组队倒是件好事,ꟴ玩家们的事,他是一点也不想接触。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