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海翼大战黑人AV番号

      到了傍╹晚,白蓝天才出发去附属城市,等到了附属城市,天色已经较晚了。

      白蓝天找了一个隐蔽的地方,换᷽下了学院的衣服,穿上了一身纯庑黑色的长袍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并且带上了一个带着黑纱的草帽,为了保险,他的面部还被一块黑布遮了大半,这样即使是草㖚帽掉了,脸也不会被看见。

      ꢺ絫进到了附属牱城市쥪的阵法里,映入眼里的首先就是个色的灯光,显然开学ন后的附属城市要比开学前热闹很多。

      他无心欣赏这些景色,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了混菽乱商铺门口,鲉混乱商铺还是那个老样子,不过恶心的外表在灯光下显得更加恶ƾ心,似乎这里本来ߩ就是厕所一样。

      白蓝天䃣撇了ʼ撇嘴,走进了混乱商铺。

      里面居然和之前䝖有了很大的不同,虽然还是到处堆叠的衣物,不过却全部摆放整齐,丝毫不见之前的混乱样子。

      “有人吗?섥”白蓝天呼喊。

      졁柜台上正在闲的打瞌睡的男子听到了白蓝天的声音,抬头看向白蓝天,似乎没想到会有客쇈人来,而且还是这ㅛ么晚了。

      “客人,有什么事?”

      白蓝天发觉那人并不是张宏祥,而是一个更年轻一点的男子,但他并没有任何表示,从准备好的储物袋里拿出一枚黑色的令牌,甩了过去。

      那人昏昏詨沉沉中,ቦ竟被令牌砸中了뺍,他刚想发作,就看见令牌上的字,连忙说:“贵客,对不起,是我怠慢盱了。”

      他将元气附在眼睛上,尝试看白蓝天的境界,但白蓝天早用项链隐藏了境界,在他看来白蓝天身上没有任何元气波动,他更是恭敬,低头献回贵客令嬚。

      白蓝天冷哼了一声,似乎很不满意,䨬“之前这里的掌柜䃘呢?”ꉜ

      麢 “回贵客,张宏祥发现混乱商铺储存方式的漏洞,被提拔了。”他说这话的时榲候,很是难受,他本来怎么说也不会被调到这个半死不活的混乱商铺来,就是因为张宏祥这老小子提干。

      白蓝天有些无语,他已经猜到张宏蓚祥提干的原因了,不出所빶料的话,就是关于柜子的自我销毁功能和地震之间的关系,这还是白蓝天提出的问题呢。

      “我要卖一些东西,带路吧。”白蓝天不去想张宏祥,不是张宏祥更好,自己暴露的可能又좤少了一分。

      “好嘞。”新掌柜毕恭毕敬,打开了地下室的阵法。

      白蓝天轻车熟路的走到了地下室里,坐在了客位上,看了一样储存资料的柜子,쌕果然,格式与上次所见到的有所不同,看来确实是有所改进。

      “不知客人想出手什么?”即使是坐着主位上了,新掌柜还是很恭敬的样子。

      白蓝天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储物袋,扔在了桌子上,新掌柜知道这个就是㗳白蓝天要卖的东西,묧便打开㡺储物袋,将东喌西全部拿来出来。

      他看见满地的武器竟有些激动,但还是忍下激动说:“客人,这些东西是有家的制品,我只能按半价给你,这还是看在里面有几件师品벤气器的份上。”

      “半价?”白蓝天㑿知道这些东西只值半价,但还是想要讨价还价。

      “客人,不是我不愿둛意给你高价띩,你඲这些东西他不好出手啊。”新掌柜面露难色,但神情确实一副催促的样子。

      ↵白蓝哽天也瓀知道这些武器不好出手,兴买不兴带,谁都知道有家的炼器师必定不是普通货色,但一旦带上了,可能就会遇菟到嵞有家人,他们可能一张口就是——哎,道友,你这맂甲胄不兴带啊!

      “太低了!”뱆白蓝天知道其中比如有活动空间,就看这新掌柜会不会来事了。

      新掌柜像是下了很컹大决定:“师品气器按照六成价格给你,但是这条链子除外。”

      㭧白蓝天有些后悔让他看这么久了,他果蓤然发现链子是半件武器了,这样算下来自己还亏了慔,但没有办法,谁让这是自己提的呢。

      “成交。”白蓝天有些心疼,没卖上价,看来自己并不时候与人做生意。

      枡小二立即点起银票来,但白蓝天阻止了他,“一半用生银,一半用熟银。”

      郮白蓝天最近越用生银画阵法,越是觉得生银的导元性太低,不能让阵法得到最大发挥,就以他创造的搬火雷阵来说,如果是用熟银来做,应该可以越两个境界的伤害,㑻不会像现在,只⬦能堪堪越两个境界。

      ꌃ“当然可以,我们和......”

       “呸!混乱商᚜铺的生熟银兑换价是一比十,客人应该了解吧。”

      白蓝天没有理新掌柜的口误,只当是紧张了,他的注意点全部让这个惊人的比例吸引走了,同样都是⠌白银,熟银的价格是生银的十倍,真是想象不到。

      他有些后悔兑换那么多熟银了,但此时他要装成很老练霝的样子,毕竟不能让新掌柜看出ꀥ自己真实的状态。ᵣ

      “你少废话!”白蓝天故做生气,新掌柜果然吓得直接去取白银了。白蓝天一䗇看,还是硬气点儿管用,自己稍微说녞点儿软话,这新掌柜久蹬鼻子上脸了,这还不如ꇷ张宏祥呢。

       不一㛕会儿,新掌柜带着白银就过来了,白蓝天用桌子上放着的之前装武器的袋子装好白银,收了起来。ꮳ

      “客人嶵慢走!”新掌柜做完生意就开始送人。 ➈

      白蓝天有ꪻ些生气鬬,自鍜己还在地下室呢,不送我出去,不就是想看自己的境界吗?自己戣能这么如他愿吗?

      ㇁ 白蓝天璞拿出贵客㺈令牌微微的摇晃,新掌柜立即变脸,谄媚地走上来,狂扇自己的脸,“我真是该死,竟然怠慢了贵客,这就送贵客出门。”

      ꏶ 一直送白蓝天出了门敠,他才回ꈄ商铺里㾟面,䫏白蓝天没有理会他ɲ的情绪变化,直接前往烧鹅店,准备购买烧鹅。

      新掌柜刚刚回到混乱商铺里面,只打了一个照面,就伸头ꛦ看白蓝天不见了踪影,立马跑到和蕦平饭店。

      “有队长,我,我找到残杀有荣胤队长及其护卫队的那个人了,你猜的毤没错,他果然会在附属城市出现。쪗”新掌柜的面前坐着品茶的正是驻守附属城市的那个有␢家趽队长有方武。

      有方武听到这话后,表情变ڹ得开心,升官就摆在自己面前了,他还能抓不住쨪吗,“留的印记呢?”

      新掌柜拿出짵一씔瓶液体,俯下쎓身子说:“有队长,滴在眼睛上,可以看到踪迹,냁只能维持两个时辰。”

      ﶾ“两个时辰?鰔”有方武不是很满意,要是那个人今天檒不出附属城市了,岂不是在某一个转角就会莫名其妙的跟踪不到?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