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潮视频入口跳转

      冯副局长暗自留意他的表情,又试探问道:“老于,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玐当我听说罗荣出事了혮,这才醒悟到酒店泄密的跟事情ℑ由他通报了酒店主犯齐晓囬云ꚽ。您当时带队伍来明阳派出所时,他正好在所里呢。我们虽然没有明说要对酒店行动,但他可能嗅到了气氛不对。DŽ所ꆸ以就给酒店报了信,都怪我鶏疏忽大意呀!”

      于振江此时表现出很忏悔的模样,又慷慨激昂道:“我刚从德江回来时Ž,特意去医院看了一眼那个兔崽子。他的伤情比较稳定,但又﬍伤害了我们一个好同志。我们绝不能饶过这个家伙,一定要好好审问这小子,争取得到齐晓云的뭴下落。”

      숍冯副局茂长‘嗯’ш了一声,看干警们已经把罗荣的住处搜查完毕,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他不禁一皱眉头,心里暗想,如果罗荣是该团伙的骨干,那他的ᅉ经济应该ଉ颇有规模。可看他的家里很平常,他家里患病的老父亲也得不到及时治疗,看样子他决不是该团伙的主要成员。

      冯副局长虽然没有从罗荣家里查到遴有价值的东西,槱但却通过印象,增加了他的떌判断。

      冯副局长跟于振江等人告别后,便带队赶回了德江。他一路盘算,一定要撬开罗荣的嘴巴,揪出幕后真正的主犯。

      再说德江医院的雪梅身体已经没事了,根据女警的提示,去那间危重病房看了一眼小张,她并没有亲眼看到自己的救命恩人。可当看到满脸缠纱布的小张时,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

      等她洅再回到急诊观察室时,有一个佥大夫模样的人正在跟男朋友交涉着什么,等她靠近后才知道院方是来索要医疗费的。

      只听大夫讲道:“您是警察送来的,所以我们才破格先救治您。根据⿫您目前的情况看,起ꌉ码葜还要住院观察几天。所以,住院押金必须要交了Ş。”

      “我身体已经没事了,根本不需要住院了,您就说릂说刚才的治疗费多少吧?我一定屍给!”

      左建军的茐话刚说完,梁雪梅就进屋了。她看出男朋友身体伤得不轻,连忙对大夫说道:㒶“您不要听他的,如果需要继续治疗,那就住院吧。”

      “雪梅,我真的没事,决不住院!”

      ⡭ 梁雪梅了解男朋友是挺固执的,并不再䭑理会他,而是面对大夫说道:“那就住院吧。我说得算。”

      大夫这才有点温和的表情,于是说道:“那你去交押金吧。”

      “哦,那需要多少钱?”

      “先交一千吧!”

      雪梅懵了:“这么多?”

      “已经不多了,看你们ꗥ是农民,否则,쒼,⴬起码先交纳两千!”

      “可还是太多了,现在看病咋这么贵炶呀?”

      ౠ 大夫有些不悦了,嘲讽的语气道:“你们真是少见多怪,现在来我们医院୧看一个普通感冒,也要好几百元。他刚才的治疗费就已经二百多了,留你们一千押金还多吗?” 爷

      Ȫ一听大夫说治疗费竟然花了二百多,梁雪梅和左建军同时一惊。左建军突然从床上坐了起飞来。他伸出一只手要拔自己另一只手上的针管道:“不治뤘了。我们现在回家!”

      㨊 梁雪梅赶紧过去按住看他。他们相互看一眼,梁덩雪梅眼泪又禁不住了。

      等左建煓军输完液,他在女朋友的陪同下,出院回家了。他俩把身上的钱凑到了一起,总算够了治疗费。雪梅没有跟留守医院的警察鞿打招呼。她是一个自强的女孩,不想给任何㏜人添麻烦。

      德江医蘓院距⾥离许庄有四五里路。他俩也没打车,慢慢地走就回了家···

      由于当天在出租屋里发生了‘谋杀案’,他们的屋子已经被警方封锁了。梁雪梅也不管这些,她上前撕掉了封条,发现家졲门是用房东ꋝ给的锁头锁住的,但她是在昏迷时被警方送进医院的,钥匙퓤并不在她身上。

      她让男朋友先等一会,自己跑去后院找房东要钥匙。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子,他看女房客上午被抬进救护车,下午泶竟然活蹦乱跳回来了,显得很吃惊。

      “大哥,我家门是您锁的吗?我是来取钥匙的!”㭪

      “你···你们回来住,警察同意了吗?”

      “这是嬙我们租的房子,他们凭什℞么不同意?您快把钥匙还给我吧。”

      房东显得很为难道:“我当初看到你们小两口挺本分的,峮才把房子租给你们。不料想,你们竟汬然给我惹这么大的麻烦,现在这件事在整个村子都传遍了,你让我今后还怎么出租房子?”

      梁雪梅眼睛白了他一眼道:“我不챊管以后䝆怎么样,我们一次交了三个月的房租,您就得让我们住满三个月。如果您怕今后没人再租您的房子,那我们就一直租下去算了。”

      房东被梁雪梅一㍦阵数叨,也没话说了,人家也是受害者,㚱自己没有借口不让人家住。他只好找来房门钥匙交给了雪梅。

      他俩一回来,就餈惊动了村里很多人,自然也惊动了齐晓云。 嗼 ୔

      中午前警察和救护车来村里时,齐晓云在暗处看得明明白白。当看ႏ到梁雪梅和罗荣都被抬进救护车里,并且生死不明时。她心里暗暗高兴,希望他们都死了,就彻底解除自己⸁威胁了。她除了忌讳梁雪梅,也感觉誟到罗荣发现自己了。他知道了,那就等于于振鞪江也ꊌ知道了,这对她潜伏在这里괤太不利了。她现在用自己的钱养活这二王,也暂时消除要除掉这两个男子的心思。因为,他们现在是自己的保护伞,她끸还需要他们做掩护。

      当梁雪梅又回到村里的消息,也自然传到她的耳里了。她正跟二王一起吃晚饭,那个王玉名边吃边说道:“我们村里今天可发生大事件了,上午老刘家的出租房里刚发生的命案,那个鉇被害的女孩又回来了,真是大难不死啊。”

      齐晓云听得斓暗暗心惊,不动声色问道:“蚓她真是命大,不知道害她的人情况ᱹ怎么样了?”

      “谁知道呢?听说也没死,但也好不了了,ᖃ他为什么要杀那个女孩ᘘ呢?那女孩肯定有什么背景。”王玉名一边吃饭,一边自问自答。

      那个王长庆这时说道:“管它ୄ那么多呢,只要不影响咱们就行啊。”

      䅡 齐晓云暗暗叫苦。她知道,雪梅獅在ꐝ这个村子ˆ,就等于在她身旁埋下了一枚定时炸弹。不仅那个女孩知道自己的底细,也会招来于振江,对她真是后患无穷,如何ᮁ能把臢雪梅赶出这个村子呢?

      到了傍晚,她借口去村里的浴池華洗澡,便一个人走出了王家。二王对她早已弦经没有了戒心,就都在屋里看电视,没有谁留意她。

      她想趁着夜幕的掩护,去梁雪梅家查看个虚实。她早已经留意对方的出租房了,可以从那间房子的后窗,查看到屋子的情㎏况,尤其在晚上,只要屋子亮了뉎灯,就能观察到一些情况。

      梁雪梅此时正在给左军熬鱼汤,她上午为䄦了招待刘成凯,特意买了几条鲫鱼,警方封锁房门时,并没有动她买的食品,而这些食品除了报废一瓶白酒后,其它的都没受损失,这足以够她和左军维持几天生计了。

      她专心在屋里伺候男朋友,根本想不到窗外有人窥视,更不晓得将来还会遭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齐晓云在窗外暗中观察了一阵后,便打算偷偷离开了,心里盘算着对策···

      可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的注意力只在梁雪梅엕的出租房间了,却不知道㼄暗中有人盯住了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