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级?片免费放

      见到牧清风吃瘪,泡儿哥心里总感觉畅快了些许。

      “莫慌,刚从晓出来的时候,那老头其实往你口袋里塞了个东西,你拿出来看看。酏”落井下石非泡儿哥本性,这먁主意,还是给了出来。

      闻言,牧清风摸索一番耔,还真就在裤子口袋里摸出个东西来。

      此物是ز一个圆形的白玉令牌,令牌中间是一个小篆体的“晓”字,四周是飞駍行的神鸟和象牙状弧形旋转芒纹嶪。

      瑬 看到牧清风手里的令牌,泡儿哥继续出声道:

      “这便是专属于锦城分会的令牌,不要Ꮨ小看它,櫷此令无人可造假,亦无人敢造假,能持有此令的,怕不过一手之数。 ㈭

      再说这里的布置,明显是请了善于阵法的异专门设计过,所以这里的主人定是接핌触过异的,甚ᬸ至他身边可能就有异。

      而晓的存在,不仅是抵御횙外敌,内部的异也统都归他们所管。

      且拥有᭳晓令뭘的人,定是晓的核心人物,所以汝拿出此➀令,自然没人敢不给这份面子。”

      听完泡儿哥这番话,牧清风可不困了,有些激动道:“这东西⿊这么厉害,刚才还搞得我心里慌慌的,那我直接走出去不就行了。”

      “非也,非也。晓办事可是讲原则的,哪能那般随意。”

      “那你说该咋个办?”돃

      “莫急。䙢首先,这红木宝盒中的东西并不是什么名贵宝物。

      술 那寒天露虽有滋养神魂的功效,但其内有很重的寒㮲气。

      这么说吧,檻正常情흞况下,온能受得了这寒气的,起不到滋养神魂的功效;能起到功效的,受不了这寒气。

      在汝身上㡽起到的效果,寿完全是돏因为余和寒霜眼的关系。

      至于那个刀柄……这人应只是收藏而已。所以才会把这两样物品放在明面之上。

      而且这两样东西的来路大概率不纯,汝到时就一口咬死,将这两样同时上缴。

      再者,从阵ወ法布置的手法来看,最多也就是一个一品的异,等下余教汝一些简单的能力使用,吓唬吓唬他们应是没什么问题。”

      至此,牧清风豁然开朗졬。宝物非宝物,对手非强者,只要自己有“晓”这个身份在,演一出戏,要离开简直易如反掌。

      想通了这➳些,又没有了后顾之忧,牧清风最关Ͻ心的自然就是泡儿哥说的关于自己能力的使用了。

      虽说牧清风成为诡也有一段时间了,还亲临了齹两次罪界,又稀里糊涂的加入了晓。

      但说到底,他现在就是个纸糊的老虎,也就看起来还阔以,其实啥也不是。

      獑 所以,对于泡儿哥接下来的指点,牧清风很是期待。

      看着牧清风期栤待的样子,泡儿哥心里总算是真真的有些欣ꔄ慰:虽然这孩子脑回路有点儿问题,但好在还是有上进心,孺子可教也。

      “鼻涕泡儿”上的线条出现了⛮微微的弧度,“泡ᙯ儿身”也微微抖动了几下。

      接着,泡儿哥开始了他的指点:“正常情况下,融合原罪结晶而化身为诡的人,在原罪结晶的作用下,气海处会开辟出一个空间。

      ү气海原本就是先天元气汇聚的地方,可通全身,是生命力的海洋。

      可以说稡,此处是诡最重要的部位。

      在此开辟出的空间,是诡一身能力的根本,融合进体内的原罪结晶띵就待在这里。

      一开넓始的时候,气海内除了原罪结晶,只有薄雾般的诡气。

      随着实力的逐渐增长,原罪结晶会逐渐变成一个气洒旋,气旋越大,可以调动的诡气就越多,力量ທ就越强。

      所以,仅管诡、异、罪皆可以九品三期来划分实摾力,但作为特殊存在的诡,还是喜欢用另一种方式划分自己的实力。

      九品自封名,三期沿旧制。

      依据诡气的状态,从始到极,似雾气、流水、旋涡,九品各称为:

      初起、迷蒙、鳺弥天;

      荡漾、汹涌、閛狂澜;

      以及最后的疾、烈、飓三境。

      这些汝一定要记住,这是余等诡的骄傲,到时候可不要漏了怯了。”

      “这名字起得倒够中二的。”牧清风心中过了一遍这九品之名,嘀咕着쥚。

      “汝在念叨什么?”

      圧“啊?”牧清风瞬间回过神来,搓着蟊没有一根胡须的下巴,若有所思뿿地说道,“我在想,我好像并没有那个什么气海空间啊,我咋个区分我的实力等级嘞?”

      “莫急,听余继续道来。

      覊当年,余留下传承的方法有异,汝成为诡的方式与传统不同,汝的修炼与战斗之法自然会有区别。

      不过,因为余也是传统化身的诡,所以能教给汝盜的确实不多。

      根据余当年的推算,汝应该需分九次来更换所有的冰魄骨,所以应该每更换一次,便算是升了一品。”

      “呃……这么说,我现在连一品都还算不上?”牧清风一直很清楚自己是个菜,但着实没有想到自己还不配叫做菜,只能说是个食材。

      擮“那叫初起境!”泡儿哥作为老祖辈的老诡,对他口中的骄傲好似有着一种执念,“汝确实还⣹算不上是初起境,不过利用寒霜眼,可以施展一些简单的操作。

      传统的诡,由于气海可通全身,所以在需要使用力量的时候,只需操纵其内的诡气,来通过各自的习惯进行战斗就可以了。

      뻫按余当年的设计,理论上来说,汝应该是以寒霜眼为核心,与冰魄骨之间产生共鸣,生成多个气旋。

      如此就无需从一处调动,而是处处皆有诡气,便可更加的随心所欲、千变万化了。

      옉 而且,气海也可以说是每一个诡都有的弱点,余当年的设计,便有意想要改变这一点。

      当然,这些都是余当年䴍的推论,最终会如何,还要靠汝亲自去尝试一通。

      ⏄如此,汝也晓得了汝特殊之处,理应쀺明白这些䷍不是可以与他人分享的吧。”

      牧清风作为高考少考一门语文,总分依然有600的诡,这点儿道理肯定是明白的,不然在之前晓的愦时候,就已经说出去瞜了。

      牧清风郑重地点了点头,又问道:“之前两次都是稀里糊涂用出靾来的,而且一次晕倒,一次后反劲儿ﺛ的䑑虚脱。我现在只有寒霜眼,该如何使用力量啊?”

      “余只能提供个思路,接下来还是要靠汝自己琢磨。

      在寒霜眼中憋了太久,好不容易现身,有点儿没控制住,话有点儿多,些许疲惫阵阵袭来,᥸给汝念叨完,余就准备回去歇息了。

      汝可以试着将注意力集中在寒霜眼上,感受它内部的诡气,然后试着操纵诡气,以⍚自己的意识释放出来,应该就可以了。

      不过要尽量压缩集中,汝目前的诡气太少,之前都是扩散全身后一股脑的释放出去,不但没有效果,还会一下抽干汝的诡气,得不偿失。

      好了,汝慢慢༞研究吧,余要歇息了。”

      说完这些,名为泡儿哥的“鼻涕泡儿”就被吸了进去。

      栗一直瞪着的左眼,也终于可以⳪眨一下了,刚才铜镜中的画面,就像是牧清风一直对着镜子练wink,同时和“鼻涕泡儿”做着亲切的交流。

      看着ꋬ说走就走的泡儿哥,牧清风满脸的无奈:讲一遍就走人,都不准备给答个疑啥的,怎么不给我本书自己看呢?

      想到这,牧清风脑袋里又传来了泡儿⨕哥的声音:有书,肩忘了ୈ被余封在哪节冰魄骨里了。好了,余这次真的撤了,莫找ᵂ余,余贰会找汝。

      泡儿哥这次是真的准备歇息了,但幻想着牧清风吃瘪的样子,内心深处悄然的涌起一股小小的兴奋。

      初遇牧清风的泡儿哥,在被牧清ᤸ风几番言语轰炸后,开始逐渐解锁一种神奇的属性。

      天道好轮䨍回,百因必쨐有果,因果终有报,不是不报,说到就到。

      黽但可惜的是,在这方面,牧清风有着丰富的经验,所以泡儿哥理想中吃瘪的画面并没有出现。

      只要不涉及到安全问题,凭借着从小练就的厚脸皮,牧清风完全可以做到毫无波澜。

      所以在确定ꑜ泡儿哥这次是真的消失了后,牧清风眨眼间就接受了这个现实。

      要是知道这些,泡儿哥心里怕是难免升起一丝失望。

      作为一等一的学霸,牧清风自然很是擅长自学,但像这种在几乎没有基础知识指导的情况下,自我ࠩ研究一门新的、非人类学科,还是第一次。

      没办法,就算条件苛刻,研究还是要往下进行的,毕竟哪怕是个食材沙,也要有一颗成为高端食材옣的心。

      于是根ﳭ据泡儿哥的临别指导,牧清风沉下心来,闭上眼睛,放慢呼吸,将注意力集中在ࢌ寒霜眼上,慢慢地去感受。

      很快,待牧醤清䲨风眼前开始出现一片冰蓝的世界,仔细去观察,便可发现有许多一缕一缕雾气似的东西,围绕着一个固定的点有序地转动。

      这想必就是泡儿哥提到的诡气了吧。

      这般想着,牧清风开始尝试着用意识去接触这诡气。

      冰!

      这是牧清风接触后的第一反应。

      噢!巴适!

      첺这是接下来着的感j䬪io。

      或许是第一次的关系,总归是需要适应一下的。

      渐渐的,随着巴适的感觉遍布全身,牧清风发现,겧他已经可以了!

      他已经可以操纵这些属于他的诡气了!

      牧清埞风猛的睁开双眼,双ꓔ手因꧓为䉬内心的激动紧握着,一缕寒气自左眼发出,面前的铜镜瞬间结上了一层冰霜。

      天才就是天才!

      牧清风仅仅尝试了一次,就成功掌握了操纵诡气的方法。不知道泡儿哥知道了会有何感想。

      看着冰面上映出的自己,闪着蓝光的左眼,被一道刀疤贯穿着,这种别样美感的自己ኞ,让牧清风内心不免感慨:

      新生活,开始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