怒放的生命手语

      1,

      ג后羿找的媒婆还没出发,十几年前说嫦娥命犯孤辰寡宿的那个算命先生,就先到了常闵宏处。

      这人头戴高冠,肩┉扛一似幡似旗之物,幡ℼ高过他头顶两米Ꮖ,幡之上书写着醒目的“算卦”二字。

      ﺣ 膩再看他面相,端地是尖嘴猴腮鼠眉眼,绝无半点善良。

      十几年前뜝,这算命的给嫦娥算命时,常远出了院门,并没见过他,所以常远见这人向自己家院门走来,就不耐ಡ烦地远远喊道,“去去去,我没钱好骗!”

      퓅 那算命的眼䊥睛虽小,潖却炯炯有神,放着贼光,笑呵呵道㱍,“施主,我给你算命,不要钱。”

      䀈常远一听给自己算命不要钱,立刻就眉开眼笑,刞换了个脸,“咋地,是不是看出我天生不凡,有大机缘?”

      “嘿嘿,这是我们这行的老祖宗留下的规矩,不能收死人钱。”算命的拈着自己的八字胡,阴笑道。

      常远一䔭愣——他是听长辈们说过,算命的遇到将死之人来算卦,是不能收钱的。

      接着,他怒气上行,提起手中鯐的扫鱶帚,就要打那算命先生,“你敢咒我?找死!”

      “罢罢罢,神通再大终有边,我有善念你无缘,走喽,走喽!”那算命先生嘻嘻笑着,一边高喊,一边转身离开。

      䩅 算命的这招欲擒故纵,果然有效,甚那常远的脑海里当即浮现常平一家人的死相,赶紧扔掉扫帚,心慌慌、胆颤颤地追上了算命的。

      “唉,你别走啊,有事说清楚!”常远拉住算命的胳膊,不让走。

      常闵宏听到这番动静,从屋子里小步快跑,也赶过来了。

      “远娃子,咋了?”常闵宏这时只看到算命先生的背,所以没认出小眼睛。

      听到常闵宏的声音,小眼睛笑呵呵地转过了身,“老先生,可还记得我?”읜

      常闵宏看到小眼睛,浑身一颤,忍不住老泪横流,直接跪了下来,“是你!哎呀,活神仙,这十几年我到处ꡈ找你,都不见你踪迹。常家又有六条人命,被她克死,你可一定要救救我们啊!”

      小眼睛得意地一笑,也不去⸷扶那常闵혜宏,ఏ下巴高高扬起,傲然道,“老先生,我今日前来,就是算到令郎常远有性命之忧,特意不辞千里,赶来搭救。不曾民想,却被他当作坑蒙拐骗之徒,用扫把赶我,你说说,我还如何救他?”

      常闵宏本来敩就将这㬎算命的敬若天人,听到他说常远有性命之忧,焉能不急?

      老先生怒视常远,脱口骂道,“孽障,还不给活神仙跪下赔罪?!盥”

      常远这才知道,来人就是父亲常提的那个活神仙,赶紧也跪在了地上,一个劲地磕头。

      那头磕得叫一个咚咚响,只怕活神仙听不见,说他心不诚,不救他了。

      䌘 直到常远额头出了血,算命的小眼睛才慢吞吞地说了一句,“起来吧,看在你认错还算心诚,我就给你找找活路。”

      常闵宏闻言大喜,立刻将小眼睛请进了院子,向屋里쟊走去。

      常远从地上爬起来,一溜小跑到屋门前,掀起了帘子,同时冲卧室里大声꒛喊道,“懒娘们,快去烧茶水,有贵客!”

      “屁!就你家这个穷样,会有啥贵客?”常远媳妇扭着水蛇腰,从卧室摆了出来。

      常远家虽不富裕,但这常Ნ远长得帅气,个头也高,所以娶的这覱媳妇万氏⛲,却也有六七分ꯇ姿色。

      但奇怪的是,二人结婚六年,却没有生育,村人说三道四,万氏也常骂常远是拉着空篓种地,等于没种。

      刚开始,常远还针锋相对,说是万氏有问题,万氏当即冷笑着⚷回了一句,“哪有不会长庄稼的地?粼你要觉得是老娘的问题,就把老娘休了萤,我再找个男人,生堆娃给你看看!”

      뛖常远一听这话,就蔫了,默认了问题在自己这里。

      那万氏的气焰就更高了。

      2,釹

      万氏脆生生的声令音,吸冩引了小헍眼睛的目光,他看见躻万氏,⼦眼里心里,俱是퓥一亮。

      小眼睛已经把算卦的招牌放在门外,干瘪瘦小、贼眉鼠眼的样貌入了ꅁ万氏的眼,惹来她一句冷嘲,“这就是你说的贵客?”

      小眼睛哈哈一笑,不ﯔ以为意。

      常闵宏和常远都吓坏了,都向睊小眼ཎ睛连连致歉,却无人敢教训万氏。

      “快去烧水!”常闵൹宏略微提高了嗓门。

      万氏这才摆着腰,不情不愿地向厨房扭去。

      小眼睛嘿嘿一笑,咽了咽口水,“平敢问老先生,你这儿媳,可是不会生育?”

      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问话,却足以让常闵宏和常远惊心动魄了。

      一来,这是他们붏的心病,心结。蓆

      二来,这小眼睛茶还没有喝上一口謪,什么都没问,就能꘯算得这么准,能不让他们震惊吗?

      “您可真是活神仙啊!!我给您磕头了,求您一定要帮帮我们!”常远再次跪倒,诚心L诚意地给小眼睛磕头。

      那小眼睛闭上眼睛,掐了一会手指,微微点头停道,“常家遇上我,就不该绝后。可惜啊,当年常强不听我的话,留媬着嫦娥在身边,结果一命呜呼不说,更是害了常平一家四口!”

      霴小眼睛的⸌这番话,先是让常闵宏看到了希望,后又让常闵宏陷入了对嫦娥递的憎恨和躲厌恶中ワ。䑎

      “这也是我那儿子的命萊,他要是能听ꖙ我的,早点毒死那个丫头,或者送给大师你,也不至于带来杀身之祸!”常闵宏恨恨说道。

      ௻ 听到常闵宏要毒死自己的亲孙女ꁾ,算命的小眼䨙睛也心中一惊,不由得多看了常闵宏几眼。

      寃 “大师,如何能保我一命,让我常家有后?还望大师指点!”常远激动万分。

      쎉 “这个不难。只要破了嫦娥的孤寡命㇁格,常家自然会开枝散叶,代代兴旺,你的命劫也就随之而解。”小眼睛捏着八字胡,不疾不徐地说道。

      “如何破解她的孤寡命格?求大师指点!”常远和常쌸闵宏톝异口同声说道。

      “命理学迊讲,‘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阴阳相济,躏以和谐为贵,以平衡为好。阴无阳则无以生,阳无阴则无以化。而这嫦娥的命中八字,六阴二阳,四水䝅二金,水多而又无土制之,无火耗之,本就势大,偏偏又有二㤩金生水!此为至阴至偏,本就是短命之相。她这种命局,先克双亲,ힴ次৏克兄弟姊妹,再克祖辈,然后克Ⱨ夫,最后克无所克,就克自己。”小眼睛一番宯神神叨叨,说的话半真半假,唬得常远和常闵宏心惊胆寒。

      “大,大㗦,大师䳓,”常远结巴起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必须找一个命䵛格十分阳刚的人,将他招为上门女婿,以阳平阴,常家的祸事才能ᘄ消停。”小眼睛贼兮兮地说出了破解之法,眯着眼睛,悄悄打量二人的反应。

      他见常闵宏和常远信以为真,喜上眉梢,就立刻闭上眼睛,缓缓说道,“但是,俗话说ꀉ太刚易折,변这种命格至阳之人,뮓本඀就极少,又是短命相,若无高人指点,学些养命叙命的手段,大都活ྒྷ不过十二岁。”

      濅常闵宏ꇭ和常远一听,立刻瘫了——本就极少,又大多活不过十二錒岁……

      燃起的希望,又被一盆冷水浇灭,二人茫然无助,姮抱头哭道,“我常家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个这样的倒霉妮子!”

      哭了一会,常闵宏才想起活神仙说过,他有破解之法,立刻擦干净眼泪,跪在小眼睛面前,抱着小眼睛的腿道,“您是活神仙,您一定要有办法找到这个至刚至阳之人的,求求您救救我们吧!”

      “说实话侧,离开常家村的十二年里,쌋这种쿺至刚至阳之人㬯,我也四处ꗬ查探过,却没有遇到一个活过十二岁的,可惜啊!”小眼睛摇摇头,无限㉷惋惜地说道。

      “大师,真的就没有其他办法了춞吗?”常闵宏绝望地看着小眼睛,眼神中充满了乞求。

      小眼睛又看看常远,发现他的眼神中也有了这个乞求的意味,就觉得火候到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