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视频app免次数版下载在线直播

      “实世界”————

      现在是上午十一点,距离银河放学还有五十分钟,而子宙却在十公里以外的实验室内做任务。这是她的私人实验室,会接一些私活,当然,那间大型的实验室也是兼职而是,人家是特意请她去研究的,所以并不需要太多心思。

      可以看到,她把自己的白大褂穿了起来,还带了一个很有个性的眼镜,头发也变成了马尾辫,只有左右两边一小朵头发散落着,露出别样的美感。

      她此次所写的公式,不像是一般公司要的,而是制药公司所委托她解决的。

      这间实验室内,充满了银河的照片,从他刚刚出生,到每一次子宙吻他、抱她和与他亲热,都放在了这实验室一份。这些东西能鼓舞她、激励她失败的心,银河就是她向前的动力,每当希望殒灭,转头看到白板上、墙壁上那些银河的照片是,希望就会再次点燃并重烧,失败将不在话下。

      突然,她挥毫抒写着的公式,停了笔。笔缓缓掉在地上,慌张的后退。嘴边念念有词,说道:“哦不,不不,我偏离了,不能这么做,万万不能。”

      从她此次的客户来看,她应该是从原有的配方上,写出了偏离轨道、每个科学家、医学家都疯狂并且一直想做的事,那就是化学武器公式,她瞬间就擦掉了公式里最关键的一步,然后写出原本的正确客户要的公式。

      虽然擦掉了,但脑子里这么伟大的事,此公式她一定得记得一清二楚,唯一做的就是不要写出来,自己痛快就完事了,用不着和别人说一嘴。

      这可能是除了银河以外,唯一让她心慌、害怕的事了,可谓是恐惧万分,威胁生命安危。

      要知道,一位自己有实验室的科学家,他们在做实验的过程中都会有视频记录或语音记录。如果出错,这个视频就会一种见证和象征性,她为了保全自己,把记录议得出化学武器公式的那部分剪掉了。这个公式可能会换来永无止境的财富,但子宙却不会是那种人,她心存善良,不会交出来的。

      但她剪完视频时,注意到了电脑桌面的银河,感觉自己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想着想着,挠着头怎么也想不出来,看来这实验真的很重要啊。

      “对了,我要去接儿子呢。”她二话不说,白大褂都没脱就开车前往了学校。

      时间很急,她行驶的路都是小路,全程畅通无阻,紧紧花了十分钟就来到了学校。原本需要十公里的路程,现在,还没到五公里就搞定了。

      下车看到很多家长在等候,她放心急了,着急的心情总算落了下来。她靠在自己车的镜边,右脚担在左脚前,左手插进白大褂的兜,右手拿出手机在刷小视频,阳光突然袭来,把她变得是那么美,秀色可餐。

      马尾辫和眼镜使她变得年轻,淡淡的妆容使她够真实,还有那身姿、修身的白褂,显得她不像生过孩子。

      终于,在她大家停止观看美女的时候,也就是学生放学的时候了,她只是将玩手机的右手也插进衣兜里,原地等银河过来找自己,而不是跟其他家长一样,距学校门口那么近。她还以为自己穿着的是早上那一套,所以不明白大家为何这样看自己,当一位男士送银河他们一班出来的时候……

      “妈妈!妈妈!”银河即细不粗的声音叫喊着,跑来的同时还张开双臂,得到妈妈的拥抱。紧接着,那位男老师也随着银河来到子宙身边。

      “您?是子河的妈妈?”他不可思议的问道。

      “是啊,怎么了?我儿子不随我啊?”有银河在场,她的自信永不消散,说话非常骄傲,横横的!

      “如果子河不叫你妈妈,我可能会以为是他姐。”

      “也怪不得,子河这么才冠英姿,原来他是有一位绝世倾城的母亲啊,太……”老师此刻好像是没词了。“哦对了,请问您是做什么工作的,这一身…是医生?”男老师提及,子宙这才注意到自己没换衣服就来了。

      “啊?哦,对不起,我没来得及换。”她瞬间低下头,看了看自己这一身,就尴尬又不好意思。“您就是银河总跟我提起的体育老师?今天他班主任不在,‘专门’要你替她看,学生们开心坏了吧?要是我我一定开心。”

      子宙好一手转移话题,直接将眉头放在了男老师头上,并一度谦虚的躲让,眼神迟迟忍住不看子宙的重要部分。

      “其实……并没有。你也知道,刚刚上学的学生,体育课学这又学那的,非常忙碌。只有二年级到五年级的体育,才是他真正开心的课。”

      体育老师的一番言辞,真是说出了每一位学生的话,好像事实就是这么回事。第一年的体育课,要学的东西可多了,有学校的校操、训练等,最后一年的体育课,要专门重点培训那些有体育天赋的学生们,累的程度就又一次增加。所以中间年纪,才是最轻松的,这点毋容置疑。

      “那个……我先带银河回家了,您去忙吧。”子宙委婉的请走了这位男体育老师,和银河独处。

      ……

      “妈妈,你今天怎么穿这样出来了?不是说不准说妈妈的工作吗?这可是你自己破戒的啊?别怪我!”银河这么大的人,还在妈妈的怀里撒娇。由于子宙的身高在175cm以上,所以她能继续在银河6岁是接着抱她,看似没有一丝违和感。母子俩的举动深深令周围的人羡慕。

      “银河,明天开始,你就有新的人接你了。妈妈很少再来接你回家,记住啊,听姥姥姥爷的话,别瞎闹,好吗?”银河乖巧的点了点头。

      “走,妈妈带你去姥姥家,认识新的家人!”

      “虚世界”——

      “据我所知,现在还没开始。”赵文学在这十五分钟里,观察了房间内所有事物,且就坐在原位,一动不动。只有头和眼睛在四处环顾、观察着。因为这个房间,太干净了,什么端倪都发现不了,所以十五分钟,他就得出这一句话,还是所有人里第一个分析的人。

      紧接着,他又看向旁边那位懦弱又胆小的倪天临。身为自己管理的搂的人,竟然如此软弱,还身为男人。没完没了的美女抚慰也毫无是处。

      倪天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就趴在桌子上,双臂将自己的头部埋起来,不敢看、不敢听也不敢说。

      “听姐姐的话,冷静一点,起来跟大家交流。”黄景游又一次进行安抚,话语进一步温柔、柔情,有诱惑人心的作用,也能起到安慰效果。“若你在这样,一会事件正式开始时,第一个死的就是你,我保证。”这句话完后,倪天临貌似有些好转,见机继续安慰。“起来,别怕了啊。跟你在学校一样,学坐姿时那样坐立整喽,快,听话!”

      倪天临先是把紧靠着黄景游的右手放下,头再转向,慢慢的看着她,微笑了。道:“谢谢。”然后是左手,顺势撑起自己成为正确的坐姿,信心回来了。

      他右手边的美女,给完安慰后,左手边蛮横的才学延,竟然开始刺激,说的话还那么过分。

      “他啊,我认识,就是那种……表面看上去弱小,背地里牛逼的很,网络上喷人可有一套了,脏话都不带脏字,文词拽的那是文质彬彬,显得他非常有文化。”冷笑、嘲笑和讽刺,他一一表现了出来,很讨厌倪天临。

      他又拍了拍倪天临的肩膀,说道:“学学我才学延,不仅人如其名学习好,社交软件上还坦坦荡荡,怎样?跟着哥,哥能带你发财,前提是出去后。”

      黄景游很讨厌这个叫才学延的人,仅仅是刚相识,就通过他的话语感到深深的厌恶。当他把倪天临揽到自己身边,远离这个害他的男人时,突然间,天降神铁,把这位名叫才学延的男人砸成了肉酱,血液和内脏也顺着地板流到了虚空。神铁就是一大块厚厚的铁。

      对面的两个女生,瞬间惊讶并呕吐!

      而且主人位对面的那张椅子翻了!

      唯有左边第一位没有人安慰,她独自一人。

      看她的样子,和赵文学的年龄有些匹敌,过了三十岁,但面容依旧犹存,美不胜收。

      “虽然,这不是我第一次看这画面,但还是好恶心。”行动和行为上非常作呕,但话语上和言辞上,以及表现上,可以得出她对此事并不畏惧,而且见多识广,非常习惯。只是单纯的对场面、画面作呕而已。

      她的名字很上世纪化,没错的话,应该叫‘尚曲平’,一听名字就知道她和戏曲有关,而且身份也非常尊贵。

      她比较规矩,很懂得如何把握分寸。就和对面的赵文学一样经验丰富,两人不相上下。全程一直在分析此次事件规律,和死人的规则。只不过一个是明着分析,让大家知道;一个是暗自分析,就自己知道。

      “说吧,老骚狐狸,你得出什么了?”对面的赵文学对她用着极其熟悉的语句说着,看似两人关系不错。

      “等着吧。”尚曲平回应了一个冷笑的眼神说道。

      对于倪天临的死,赵文学表示冷漠,并且斜眼笑,双手插在胸前,头微微一侧,哼唧一声。回过头时,看到了尚曲平在呕吐并且问出了这句话。“等着吧?如果你再隐瞒,这次事件,可能就是你的葬身之地,不如大家一起分享,找出规则,全活着出去不好吗?别这么自私了!”

      不得不说,赵文学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对待事情还是非常合情合理的,只不过高傲了一点,对其他事很理智。从他的话中也能得出来,尚曲平经历的事件,她都能分析出来里面的规律和死亡规则和规律,并且全部逃生。在外的人,也都说她是老骚狐狸自私恶鬼,明明可以带人出去,却偏偏不救人,而是选择自己先逃为妙,活命要紧。

      在两人谈话,僵持期间,大家面前出现了五只形状呈人头白骨,散发着深(暗)绿色的光,半透明、无色无味、无神态、无交流、无危害,乃是幻体透明的骷髅头。随后,除了赵文学和尚曲平以外,其他人都疯狂上桌争抢。

      结果,这五只,被尚曲平旁边的男人和女人,那一对情侣抢走了,进入体内,然后女朋友体内跑出来一只与刚才相同,但是是普通骷髅状的绿色形体。

      之后,女朋友看起来很爽,一下就痛快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