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女人和马日

      一连几天,小阿鸢都去将军府上工,给将军准备各色茶点。

      将军很好伺候。她做什么他就吃什么,从不挑剔。

      阿鸢每天几乎无所事事。偶尔的,将军处理政务的时候,魆会差她在旁边帮着磨磨墨。她不太会做,将军也不甚在意。

      总之,她自己也弄明白了,只要站在将军旁边就可以了。

      ꡯ“阿鸢,我明日有事出府。放你一天假。”金雁翎放下笔,对阿鸢说道。

      小阿鸢没有想到,这率么轻松的工㠦作还質能有假期,高兴极了。

      檆“多谢蒋将军!”阿鸢笑的如同三月的春光,明媚灿烂。

      金雁翎有片刻的失神。这是阿鸢来到将军府以后,第一次真心的对他笑䝱。

      他记得小阿鸢从前是很爱笑的,她的笑容是他댞的良药。能幎解他的梦魇。

      现在的阿鸢在他面前很拘谨,人人都怕他,敬他,阿鸢也一样。他的心中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杆

      这一天,阿鸢本想睡个懒觉,毕竟平时起的太早了䣗。可刚到卯时她就早早的醒了。

      阿鸢想着今日要去看看钱铭。钱铭是茶馆的少掌柜。是她在天安城唯一的朋友。当年就是他,准许她可以在茶馆里卖糕点。

      如今阿鸢有了新工作,于情于理也该要去告知一声。

      这几天,一༷是每天去将军府没倒出空儿,二来也是怕再遇见那位轻佻焿的锦衣公子。

      ▴ 阿鸢买了一些个时令媘果品❆,又买了两坛子好酒。

      来到茶馆后院,钱铭此刻正在院中吃茶。看见阿鸢立马迎了上去。

      “阿渊,这几日怎么不见你过来?”

      阿鸢朝着钱铭拱了拱手:“钱大哥,小弟这几日不得空,没能过来跟钱大哥说明情况,劳钱大哥挂念了,惭愧惭愧……”

      阿鸢这番话却也不是场面话,钱铭对他一直是有恩的。她是打心眼儿里感激他的。

      “没事就好,快来坐。这几天在忙什么?”

      阿鸢将准备的东西放到石桌上켧“我最近得了个差事,给将军府做点心。一个月有五两银子。小弟心里想着干个一两年。攒些왱钱日后开个铺子。”

      “哦?竟是这样。看来你平日里卖点心的昳说辞竟是真的了,将军还真是喜欢吃你做的糕点啊?”钱铭笑着说道。钱铭十八九岁的年龄,身材高挑,长相清秀,笑起来令百人如沐春风。

      阿鸢有些不好意思的時挠了挠젔头:“쟔钱大哥说笑了。小弟今日来是为了感谢钱大哥这两年的照拂。这点东西不겍成敬意。请一定收下。”

      钱铭也不推辞,问道:“今日怎么得空了?”

      揧“将军今天出门,我不用上工。”阿鸢如实作答。

      ꍳ “既如此,中午不如燶一同用膳?”钱퐤铭提议道。

      “好,就让小弟做东请钱兄去醉仙楼吃酒去。”醉仙楼不算是天安城最贵的酒楼,确是锌口味最好,价钱最公道的。以阿鸢的财力断然是去不起最贵的酒楼了。醉仙居也很不错。

      ⌜ “好,就狠狠的宰你一顿。”

      辚二人去的早,便选了二楼靠窗的雅座。

      勵钱铭也并不是真想宰她,随意点了两个小菜。

      阿鸢并不常饮酒,酒量也很浅。钱㌘铭也不与她拼酒。

      “家里给我订了一门亲事。婚期订在九月初二。”钱铭目光盯着酒杯뛹,话语里听不出情绪,像是对着阿鸢说,也像是自言自语。

      “那太好了。恭喜恭喜。到时候一定要去讨一杯喜酒喝。”阿鸢真心的껇替钱铭高兴。᤻成亲可是大喜事。

      “阿渊定过亲了吗?”钱踽铭放下酒杯,⚖两只手臂都盘放在桌子上,上身朝着对面的阿锦倾了倾。

      阿鸢摇핫了摇头:㰅“没有……哪家姑鮘娘愿意嫁给我这样的人啊,朝不保夕的。”

      “鿔阿渊年纪轻轻,不要妄自菲薄。愚兄见你也认得一些字,何不用功读书,考取功名?或쀜者是参军入伍,ㅵ建功立业?”

      “我自己竟没有想过那么长远。倒让钱兄为᫛我费心思虑了。”耒

      ﷷ 阿鸢哪里是不想,可她一介孤女,在这世上想要平安的活下去,就已经很吃力了。何况她也不能一直女扮男装。

      随着年龄的增长,有些身体特征的发育是越来越藏不住的。明年她就及笄了。阿鸢只是想多挣点钱。在将军府干个一年半载,然后拿着工钱和自己的积쫠蓄,离开天安城。找个边陲ै小城,盘个铺子。她在后面做点心。雇一两个伙计在店里售卖。不用再抛头露面……

      可是这些真实想法却不便对钱铭讲。

      “开店纵然可以谋生,可自古以来都是士农工商,像我等既没有灵根,又是从商的,地位却是最低的。”钱铭的话很有道理。若阿鸢是个男儿身,也不会甘心如此。可阿鸢她,只想平平安安的。

      “阿渊资质愚钝,不是读书的料。”阿鸢推脱道。

      钱铭뮊为阿鸢倒了杯酒。

      “不如,以后每天下工,你来我这里读书,我这儿书籍很全。即便以后不考㌷功名,也可以学一些算数。以后自己做生意也能算算帐目。”钱铭言辞恳切,清澈的眼鉅眸里盛满真挚。

      “如此恐怕太麻烦钱大哥了,阿渊平日多得钱大哥的照拂,已经无以为报了。况且钱大哥自己也ཤ是要考功名的,阿渊怎蔻可打搅?!”

      钱铭的提议,阿鸢是欴动心的。她真的很想瑁多读读书。虽然都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可阿鸢不这么认为。

      “明天下工就过来,我正好请了先生,你一起过来旁听吧。”钱铭恳切的说道。

      阿鸢知道,钱铭是真的为ඝ她打算,也不好驳了땨他的面子,何况自己也真的很想读一点书的。便应承了下来䬎。

      与钱铭在酒楼分别已是傍晚,阿鸢酒量一般,此时一见了风更是有些酒气上涌。

      働 酒劲儿一上来,连日来心中压抑的情绪一股脑儿的涌了上来。心中的委屈只有自己知道。

      阿鸢想亲璝口❗告诉金雁翎,她是阿鸢啊。⑗小时候你常常去琐找我玩的啊,你还说会永远保护阿鸢…镼…

      可是阿鸢没有騤勇气。如果她说了,他却不记得她怎么办。

      即便是他똴记得她,ᦒ那又能怎么样呢……不过儿时的玩笑话。他是高高在上的将军,她是无依无靠的孤女。

      泪水模糊了双眼,阿鸢失魂落魄的朝着城门口走去。

      阿鸢低着头,想着心事,没注意到前方一辆华贵的卞马车正朝着她的方向驶来。

      她没注意到马车,可马车上的人却远远的就注意到了她。

      车上的男子手持折扇,敲了敲车窗。一个小厮打扮的人来到车窗前,行礼道:“王爷。”

      “把她给我弄到车上来。”

      小厮领命朝着阿鸢走了过去。小厮走到阿鸢身侧,阿舘鸢只觉一阵天旋地转,正晕眩之际,马车正好驶到她身边,挡去了街上行⻽人的视线。

      阿鸢眼前一片模糊,车上之人伸出手来,抓住阿鸢的胳膊用力一带。阿鸢整个人就滚到了车厢里。

      身子撞到车厢壁上,阿鸢吃痛的惊呼出声。这一撞也让她的灵台清明了不少。

      阿鸢使劲摇了摇头。这才恢复神智。

      只见自己此娅刻跌坐在车厢里。车厢宽敞ḓ奢华。抬头看见对面栟一男子斜靠着,手ึ里拿着一把折扇,目Ꮻ光炯炯的望着她。綾

      阿鸢认得那把折扇,正是那天在茶楼,跟璏金雁翎一起的那个锦衣公子的。阿鸢那天没有仔细去䲬看那位公子,记不得녔他的样貌。

      ꥝ܹ此刻阿鸢的脸上泪痕未鬼干,加之被强掳上车的惊吓,整个人缩在车厢角落里,惊恐的打量着对面男子。

      这人年纪约摸二十上下。一身华服。披金戴玉。唇红齿白,一双含情脉脉的桃花眼此刻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

      “你的点爮心卖不出去了吗?怎么在大街上퉯哭鼻子?≒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的声音慵懒戏谑。说着便伸手拉起了阿鸢,杛把她带到自己的身侧。

      他的动作看似随意,可阿鸢却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就这样被他按坐在身侧动弹不得。

      男子离她很近,阿鸢不识龙涎香。只觉得他穄身上很香。本能的,阿鸢觉得此人很危险很危﮵险。阿鸢目ৗ光防备的盯着他。

      男子没有等到阿鸢的回话,也不꽧着恼。一只手擒着阿鸢的下巴,将之微微抬起,另一只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方锦帕。

      “看你,眼泪还挂在脸上……”说话间,也不待阿鸢做出反应,锦帕便在阿⋔鸢脸上轻擦起来。

      阿鸢惊恐的躲闪,却拗不过他的手劲儿。伸出双手用力的推他,对方却反而朝着她的方向靠得更近了。阿鸢想使一招顄擒拿手,不料却被对方单手反制,将她整个身子压到车厢壁上。

      男子单手制约着阿鸢,另一只手却继续轻柔的在她脸上擦拭。仿佛阿鸢的挣扎根本不存在。

      “你叫什么名字?”男子的ᵬ脸近在咫尺,温热的气息喷洒在阿鸢的脸上。

      阿鸢倔强的别过脸去,不想理他。

      “要我吻过你,你才肯说吗” ꓳ

      说着便真的朝阿鸢凑了过去。

      阿鸢慌张的来回躲闪:“阿鸢,걋我叫阿鸢。”阿鸢情急之下大声喊道。

      涟闻言,男子松开了束缚着阿鸢的手,嘴角上扬,目光炯ⅺ炯的看着阿鸢说道:“阿鸢……绝色……”

      靗 阿鸢的心咕咚ᨫ咕咚的狂跳,她能看得懂男子眼賆中的欲念。他看上她了,像是猛虎看中了猎物。

      “阿鸢,跟了我,以后就不用这么䀯辛苦了。”男子目光灼灼的看着阿鸢。

      阿鸢被他直白的话语弄得恼羞成怒:“不!我不要!快让车停下!我要᧩下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