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樱桃app下载

      第四十九章有人阻

      一行四人,翻山越岭,跟取西经似的,终于来到丰郡的边界!四人停下来歇息,其中保镖兼向导,杀手燕十三终于松了口气介绍道:“王欢,刘虾,从那条一线天走过去,翻过这座山,我们就出了丰郡了。”

      “呼,这真是望山跑死马,累死个人啊!不离你怎么样?还挺得住吧?”王欢长出了口气,瞧着不离在一边默默喝水,关切道。

      “师父,我没事!”不离忍着脚底板磨出血泡那里钻心的疼痛,坚强说道。

      “嗯,再忍忍吧,过了这座山,咱们就好好歇歇。”王欢朝他们来的方向疑惑的看了几眼。随即又看向燕十三,眼睛里带着问询的目光。

      “放心吧,已经没人跟随了,估计是哪个势力不想我们,在他们的地盘上闹事儿,所以才一路追踪吧!”燕十三在丰郡混迹多年,经验比王欢多。

      “这座山叫什么山?”刘虾喝了口水,好奇的问道。眼前这座山只是连绵起伏的山脉中的一小段,但这条山脉横向绵延,不知终始,而且高耸入云,想要从上面翻越几乎不可能。而且奇怪的是这座天堑只能从眼前的一线天通过,堪称是易守难攻的典范!

      “这座山连同周围的山脉,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崤山,昔日秦晋在这里打出了旷世大战,始皇帝自此雄视天下!”

      不等燕十三回答,一个很突兀的声音从一线天中传了出来。

      “嗯?谁?!”这突然的声音让即将走出丰郡的几人大吃一惊。果然,还是被认盯上了。

      “我?我是为薛野风而来!已经等你们好久了,来的可真够慢的!”

      随着一阵哒哒的马蹄声传来,一个骑兵从一线天走了出来。

      只见这人,他国字脸,披散发,浓重的眉毛飞入两鬓,一双眼睛似鹰视、似狼顾,直摄心魄,让人不敢逼视,薄薄的嘴唇透显着人间少有的凌厉刻薄!

      一身暗红劲装,外披黑色披风,胯下玉青骢,气息宛如龙。左手紧拉玉缰绳,右手倒持霸王枪,仿佛如吕布再世,威风凛凛,不可一世!

      他不该是骑兵,他应该是骑兵中的主!

      四人一下就被眼前人给惊艳了,可眼前人来者不善,让众人暗暗叫苦。王欢不由得为自己手贱深感懊恼,他不后悔杀了薛野风的土匪儿子,也不后悔招惹薛野风。他后悔自己手脚没做干净,导致这一连串麻烦不断,酿成了许多的恶果、悲剧。

      “你是为薛野风报仇的?”燕十三率先走上前来,手按子午鸳鸯刀冷喝道。

      “薛野风?这废物死不足惜。但他终究是我大唐的兵,你们杀了他,就是打了我大唐雄师的脸!你说,我该怎么办?”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黑锋山上,给那座军寨起了奇葩名字的军寨之主!

      他说完,不再理会燕十三,盯着王欢手中的刀,眼睛一眯:“关刀,青龙偃月?”

      王欢站出来,横刀立马:“好眼力!我这一脉师从武圣人。敢请教,阁下何人?”

      “吾乃大唐裨将薛诚!”将军薛诚介绍完,随后又道:“不过我还有一个身份,我传承风林火山四绝枪,吕布算我祖师!”

      刘虾听完瞪大了眼睛,以为耳朵欺骗了他。你怕不是认错了祖宗了吧?吕布不是玩的霸王戟吗?你该认赵子龙为祖师吧?

      燕十三像是看出了刘虾的疑惑,苦恼道:“你可别作妖,枪戟不分家,戟乃枪中冠!这家伙没用戟,说明他功夫还不到家,但也不是你我能反抗的。”

      那边王欢在四人中资格最老,所以他出面交涉最合适。“风林火山?果然是军中武学!你待怎样?”

      薛诚下了马,挑衅似的抖了个银色枪花,枪上红缨随之飞舞,这真是红的妖艳,白的肃杀,仿佛是两朵并蒂芙蓉迎风摇曳,让人惊艳又心惊。

      他看着王欢凝声说道:“原本只是闲得无聊,特意来试试你们的成色。却不想居然碰到一个关刀传人。那就只好既分高下,也决生死了!”

      这个事儿只能说凑巧,也可能是冥冥中两家祖师在天有灵,让他们相遇了。

      在东汉末年的那个大争之世,群雄并起,将星如云。而在这群星闪耀中,又数吕布狂,数关公傲。虽然后来有人兵败身死了,但也只能证明带兵打仗的水平不够。单论武力的话,自古就是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谁又会服谁?

      延续到如今,他们的时代是过去了,可他们的徒子徒孙也继承了他们的狂傲。那是见了面就掐架,动不动就热血上头,往死里招呼对方。而现在,轮到王欢和这位裨将薛诚了。

      王欢不再多言,反手拔起关刀,大踏步的就要向前冲。可刘虾忍不住拦住他,沉声道:“王叔……”

      王欢一愣,转头看着他,微微一笑:“没事!”

      可怎么会没事,自从入了丰郡,就一直麻烦不断,他刘虾和王欢就一直是五痨七伤的状态,跟个病秧子似的。更不用提王欢那条胳膊才刚刚恢复,还不能用力。

      现在出去跟人拼命,那跟送死无异。

      见刘虾伸出手扳着他不肯放松,王欢皱皱眉头把他的手拉开,认真的看着他,说道:“圣人有云: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今天要是退缩了,恐怕咱们谁都走不掉。再说,你就这么不盼着我好吗?巴不得我死?”

      王欢说到最后,笑呵呵调侃一句。刘虾只能无奈的看着他远去。

      “今天我陪你战个痛快,生死无怨,但是你得答应我,放他们离开。”王欢单手持刀,刀尖直直的指向那薛诚,从容的说道。

      “放心,我对无谓的杀戮不感兴趣,现在只是对你有兴趣。”

      “那就来吧!”王欢说完,持刀后摆,身躯前冲,一身功力传递到刀刃上,青光一绽即逝。

      拖刀斩!

      那薛诚也不含糊,提枪在手,端着枪就往前直刺。此枪,毒龙钻!

      果然是祖师爷是宿敌,他们的子孙门徒,代代都是彼此的宿敌。这一上来就生死相搏的绝招。刀枪甫一交击,立马有一颗肉眼可见的光球自兵器碰撞处产生、绽放。那光球随时间越长越大,漫过刀柄,漫过身躯,山坳里的积雪都被这气劲直接蒸发殆尽。刘虾明显看到王欢的身躯剧烈地晃了晃,他的右臂已经有殷红渗出。

      一招用尽,薛诚哈哈大笑:“痛快,再来!”说罢立即收枪,接着收枪的力道,反身一转,一式横扫千军再次咋了上来。

      那边王欢无奈被动接招,他知道,刚刚那赵志是试探彼此的深浅,一招下去打死你,那是你本事不济,万事休提。打不死就该进入缠斗了,没有人会毫无顾忌的持续爆发。

      连续用巧劲化解了薛诚的进攻,终于把薛诚惹毛了。他挥舞着银枪疯狂的进攻,并且口中咆哮道:“身为关圣传人,你难道只会躲避吗?胆小鬼!”

      那边王欢也很憋屈,要搁在以前,看我不大刀片子砍你个满面桃花开,可现在受伤无奈啊,只能英雄气短,只能狼狈躲避了!

      但一味的防守也不是办法,终于被薛诚发现了破绽,一枪砸出,王欢慌忙挥刀格挡,但这是薛诚的含怒蓄力一击,王欢匆忙格挡防御,终于卸不下来,被他一枪砸在胸口,砸的口吐鲜血,身体随之倒飞出去,软软的砸在地上,直接昏死过去。

      “师父!”一旁干着急的不离眼看着薛诚仍不罢休,继续上前。立马飞快的跑到王欢面前,张开双手,紧张又倔强的瞪着薛诚,希冀着自己能挡住薛诚,看上去徒劳又可怜。

      刘虾此刻也来到不离身边,他警惕的看着薛诚道:“王叔早就受伤了,你此刻与他比试,有些胜之不武吧!”

      “哼,我都放弃让人围剿你们,已经做到仁至义尽了,你还想如何?要我自缚双手跟他比武?可笑!”薛诚冷哼一声,不屑道。

      “你怕了?”刘虾故意激将道。

      “笑话,我会怕?他受伤又如何,既然遇到我,那就是他命不好!”薛诚不耐烦的看着眼前的老弱病残,尤其是燕十三,都开始拔出鸳鸯刀了。

      他眉头紧锁,长长的眉毛如同恶魔脸上的纹路,冷喝一声:“我赞赏你们的勇气,但若再不自量力,阻我的路,那就只好不再守信,诛杀了你们!”

      他说罢之后,无视眼前众人,持枪再上。这个关刀传人,他是一定要杀的,这是每个温侯传人的入门时发的誓言!

      “慢着,我们此去是为了护送蜀山高人的骨灰,送回蜀山?你确定要阻拦我们?”刘虾急中生智,迫不得已扯起蜀山这层虎皮。

      “嗯?有何为证?”薛诚眉头拧的更紧了,真要是这样的话,就不好办了,蜀山的影响力还是需要顾忌的。

      刘虾急忙亮出手中的朱耀剑,并且拿出背包里的骨灰坛,急速道:“在这儿,这里面是玄悟子的遗骸,这把剑就是他的佩剑。”

      薛诚略一迟疑,随即目露狰狞,长枪一震狠声道:“蜀山前辈的遗骸遗物当然要送回蜀山,但是杀了你们之后,我也可以代劳,正好我也想见识见识传说中的剑仙。”

      薛诚言罢,彻底撕破了脸,一个弓步上前,竟然要枪挑最小最弱的不离,吓得刘虾和燕十三急忙维护阻拦,但一寸长一寸强,他们本就实力有所不如,哪能阻拦得了这强横的一枪。更由不得不离躲闪。

      眼看不离再无幸免,刘虾苦恨的嘶吼着,突然一个古怪的东西像石块儿一样袭来,好死不死正好砸向薛诚的头颅,唬的薛诚立马收枪回护。只见他拽着长枪,倒持枪头,一把抽在那个袭来的物体上。

      只听啪的一声,那个东西应声而碎。随即一股醇厚的香味儿传来,场上几人不由得愣住了。薛诚讶异的说了一声:“酒……酒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