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用大鸡巴来宽慰妈妈

      罗伊等人~在管家的安排下暂住㰞在住宅区的一座小型别墅楼里,据说是过去某位子爵的遗产,现在属于麦샲卡锡伯爵的产业。

       别墅的位置靠近围墙,不算偏僻,也不算居中,位置适中。

      整퓋栋楼房在在众多荆棘和蔷薇的环绕下,整个房子看起来有一些岁月的痕迹,高高的灰色城墙上爬着许多了暗绿色的蔓藤,不算多,都也快把大班墙壁窗户全包围了,有些钻进了窗子里,由于天气的原뾎因,房屋内光线暗沉,透出几分阴䔁森。

      说是小别墅,那是对比周围的别墅群,对于罗伊等人而言,仅仅院子中的假山顽石就已是平生仅见,更不用说那些华丽的烛台,摇曳的烛火,温暖的壁炉以及银ே光闪闪的餐具了。富人区的住宅大多都❻是这혩个类型。汤姆在一旁介绍掹着新房子的布局。

      “䲝这个方位视野还算不鰼错,老大您和艾希莉以及克利雅小姐可以住在三楼,最上셂边正好有三个房间,很安全也很安静,您会喜欢的。瑞恩和克劳德兄妹住二楼,安迪你住一꘍楼,有事记得摇警铃提醒老大。柶”

      ゼ说到最后,汤姆一板一眼的叮嘱安迪·托德,看的一旁的伯爵府管家一愣一愣的。

      “放心,这些我都懂,不过你确定罗伊老大需要我提醒?哼哼,㞍我觉得有什么危险他一定是第一个发现的。”安迪·托德有些无奈这位阔ᝪ少的喋喋不休。

      罗伊一直早保持沉默,他深知在无法掌琣握的场合里少说多看才是保持神秘和强酔大的绝妙方法。听到安碹迪·托德这么说,他忽然欲言又止。

      该死,我觉得必要的提醒还是有需要的。他在心中无奈吐槽。

      “少爷,您需要回去了,大小姐说过你回来的第一䉋时间需뿧要到她那,去的太晚……她会生气的。”

      老管家杜特凑过来小声说道,一旁的人注意到,他说道大小姐时,明显有些焦急。

      স “额——,我㰘姐怎么说的,原话告诉我。”汤姆当即停下了介绍,转身小心翼翼道。

      陧 杜特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其他人顿时也起了好奇心,进入围墙后自己一行人没走多久就被管家杜特找到了,见到陌生的众人,老管닻家表现的彬彬有礼,他的第一句话是“请跟我来,劳拉小姐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릶走㐕路的过程中众人ޜ从汤姆口中得知这位劳拉小姐就是汤姆的亲姐姐,麦卡锡家族的二话人。

      “无外乎‘再不回来接下来一年或半年的零花钱减半,或者给我安排᪡某某家的小姐见面摶’,杜特,我说蝇的没错鱠吧?”匣汤姆仿佛已经知道了一切,胸有成竹地说道。 㾣

      覢“都不是,少爷,小姐说您再不回去,就永远把你锁在家里䄥,直到你继承家主之位。”

      “嗯?”

      众人面露疑惑,这也叫亗惩罚?

      但对于汤㿉姆而言,这无疑是最大的惩罚,他醉心于外面的花花世界,热爱冒险,自认为不可能成为家主。ᶠ

      溉 䱡况且父亲并无男女偏见,在伯爵大人看来,姐姐比自己更适合那个世袭爵位。但劳拉·麦鎁卡锡对这个弟弟覒最为上心,她能力出众却不屑权力之争,假如汤姆开뢰口箱,她绝对会尽全力培养他成为新的伯爵大人。

      事实上,她一ཚ直在等ᔴ那么一天,如果这场危机没有出现的话。釵

      “额哈哈,老大,我可能要先回去了,你们⫰有什么事可以直接找杜特,或者传信给我,我随叫随到。”汤姆有些不好意愛思。

      “不碍事,你先回吧。”

      炱已经隐去紫瞳淪的罗軃伊雼温和的笑道。汤姆有些受宠若惊,这还是第一次看见罗伊对人露出这퉜副表情。

      片刻后,汤姆和杜特管家一起离去,整个别墅大厅里就只剩罗伊等人劌了。依罗伊的要求,原本别墅里的五名仆人被尽数屏退,只留两位厨娘。

      别墅内部是经常打扫的,⿛那些家具桌椅看起来颇具年代感,古典华贵,罗伊微笑着对뉄众人开口道:“大家自由活动,先熟悉一下环境,我能可能会在这里呆上一段时间,熟悉蟡完之后恕就回去࿐休息一下。”

      “克利雅?詹博,你跟我来。”

      “罗……哥,那我呢?”艾希莉好奇的看着周迫围캁的一切,眼中闪着兴奋的光芒。

      “回去睡觉,别乱跑!”罗伊眼神一肃。

      “哦,好吧。”

      克利雅?詹博没说话,却也乖乖的跟着罗伊上楼,要是之前,大家或许就对此产生不一样的想发了,但经过了查理?亚헝图的事ꜫ,一路走过来的众人或多或少猜到了点东西。 㖠

      ⿜三呶楼的楼梯口有三间紧挨着的房ꗋ间,房间之外是一个不大浵不小的天읋台,쾰别墅占地面积并不算太大,但很明显工程师利用了某种承重结构的建筑方法外加上一些坚固材料,使得整个三楼成半悬空状。

      믿 罗伊带着克利雅?詹博来到天台,此时的天空發呈ಋ淡淡的白色,看不见乌云亦看不见太櫉阳,整个荼灵፥市已经被某种不可⿗名状的东西笼罩住了。

      因为死灵之雾和没有太阳的原因,天台上那块小型⃸花圃里的植物都变得病怏怏的。 摳

      罗伊站在天台上,礣并未着急开口,他极目远眺,围墙外的许多街道上已经燃起了大火,到处都是干枯恐怖、双眼燃火的僵尸,犹如世界末日。

      “说吧,想问什么?”

      ᡿ 克利雅?詹博突然开口道,此时的她再没有一丝歌姬的气质。䄝

      不知为何,和这个男ࠉ人站在一起的时候,克利雅总有股难以言说的危险感。虽不致命,却也让人心生烦躁。

      “你到底是谁?或者,你到底是什么?”罗伊问出ꟷ了心中䄏所想。

      “果然是西城区里出来的⾐,贫民窟的人完全不知礼貌是何物。”克利雅?詹博略带嘲讽道。

      罗伊眼神一厉,长剑出鞘架窤在她的脖子上。“我不记得有谁对你说过我的춈过去,艾瓷希莉不ꐌ可能见过你,你从哪里知道的Ლ?”

      微微散簏发着热量的剑锋和修长퍌的脖颈只见只有一指距离,克利雅得帮皮肤上瞬间绽起鸡皮疙瘩。她暗骂了一句自己大意,安全的环罊境容易让人心ߣ生懈怠,但眼前这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年轻人很明显是个多疑的危险分子。

      ᄎឧ“我……我并没有恶意。鹡”她急促道,本来就白皙的脸庞更加苍白。

      “回答我的问题!”

       罗伊双眼微眯,紫色光芒再次浮现,杀意在一瞬间开始弥漫。

      剑刃⦛开始再次贴近,克利雅?詹博已经感到了一丝疼痛,她心中悚然,这家伙,真的有杀心了!?她此时的身体约束太大,面对那样一双眼寚睛下的男人,她的魅惑和诱导失去쇟了作用。

      “我,我看了汤姆·麦卡锡的记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