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蕉福利社

      屋内쀀,季清宁手撑着下颚,目不转睛的看着桌子上的大红描金帖子,猜不透赵王世子为何宴儝请她。

      小丫鬟则在翻包袱,为季清宁明日赴约做准备。

      孤 只㳩是她们进京为了轻便,只带了三套锦袍,还都只有七八成新,想到这几日见的那些锦衣华服的贵公子,她家姑娘在穿戴上就矮了人好大一截了,去见的又是赵王世子,在气势上就被人甩了百八十里开外鳍。

      小丫鬟拿了两套过来,“姑娘明儿穿哪套去赴约呢剆?”

       季࠶清宁瞟过来一眼,正要说随便,屋外有脚步声传来。

      ┥铁叔走进来。句

      뼢 小丫鬟忙把衣服放下,道,“爹怎么来了?”

      ʯ

      铁叔是来传话的,“老爷已决定辞官回太平镇,明日就递辞呈,需得少爷配合假死离京。”

      䫭小丫鬟“啊”了一声,道,“老夫人一心想老爷高升,老爷辞官岂不是ꋑ连县官都没得做了?老夫人知狀道会气死的。”

      “老夫人没那么脆弱,和少爷的性命相比,区区七品小官算得了什么?”铁叔道。

      本来出事后,季怀山就打算让季清宁假死,然后回太平镇。

      谁想到计划还未实施,别人就先下手为ᮥ强了⤛,万幸季清宁没事,不然铁叔ᕜ都不敢想后果会怎么样。

      京都这是非之地,既然没打算留下,还是早离开为好。

      季清宁不否认假死离开是个好计策。

      没了季少爷,从此菳季家多一⡹个姑娘,对她没什么大影响。

      但这只是他们想的,能不能成却由不得他们,季清宁道,“煜国公和赵王쮩爷保举父亲为刑部侍郎,还对外宣称被父뷦亲打断两根肋骨,必有所图,父亲寶想离开촑,只怕没那么容易。”

      “明日赵王世子约我赴宴,没准就﷎知道了。”

      铁叔皱眉,“姑娘要去赴约?”

      之前还称獐少爷,现在改称姑娘,是在提醒季清宁她大家闺秀的身份。

      女子不得私下见外男,否有损闺誉。

      季ᆞ清宁听懂了弦外之音,但她想一个女扮男装快十七谺年的姑娘,闺誉这玩意就算她再珍惜,在别人那里也是荡然无存。

      “赵王世子公然约我,就必不会把我怎么样,没准儿我能找到两权之法呢?”季清㹚宁笑道。

      “再者,就算要假死,也得‘死’的亅堂堂正正有目共睹,才羊不惹人起疑。”

      那清冽而从容的笑容,看庂的铁叔都恍惚。乮

      姑娘是他看着长大的,从小便看着她为了讨老夫人高兴,努力习武,又不想夫人难过,鼶私下里努力学做一个大家闺秀,孝顺的叫人心疼。

      但因为想兼顾,两边都没能做好,还养出了犹犹豫豫瞻前顾后的软绵性子,这回能追来京都,倒是让铁ꭷ叔刮目相看,只是没想到会出这样的意外,更没想到失忆后,说话做事反倒更像老爷了。

      看着季清宁那双䜺镇定的眸子ᑪ,铁痉叔便没再说什么。

      “今晚我会守在外面,少爷可安心休息。” и

      铁叔在外守了一夜。

      但季清宁睡的并不安稳。

      断断续续做了一夜的噩梦。

      睡了一夜,比没睡人还要倦怠。

      等天大亮,方才合眼,结果睡的正酣,小丫鬟又来叫她起床。

      季清宁想死的心都有了,把脑袋蒙在被子里,嘟嚷道,“让我再睡会儿。”

      又 小丫鬟拽着被子道,“再不起来要迟了,总不好让赵王世子等咱们啊。”

      季清囦宁睡的迷糊,已经把要去赴赵王世子之约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눳 小丫ۡ鬟一提醒,季清宁一个激灵袭来,瞌睡虫顿时跑没了影儿,“什벍么时辰了?”

      “已经巳时末了。”

      겄 季清宁连忙掀开被子下床,“怎么这么晚才叫我?”

      一边拿鞋子ꬱ穿。

      小丫鬟知道季清宁晚上た一直ﴺ做噩梦,几乎没合眼,毕竟差点被人害死,夜里做噩梦很正常,好不容易才睡熟,她也不想叫醒姑娘。

      “鸿兴楼离的不远,赶的及,”小丫鬟拿锦袍过来뭱道。

      洗漱完,束了头发,没耽搁就出了门。

      本来就訮惹人赵王府不快了,设宴约她,她还迟到太说不过去了⏇。

      季清宁走的急,只是前脚出小院,后脚眼皮就乱跳,还两边一起跳,跳的她都无浦语,咋地,是要福祸一起砸她脑门上吗?

      뉮前头就是小巷,穿过小箉巷就是昌平街㔽,只是往前走了会儿,就看到几个小厮从小㪴巷ခ子过来,手里无一不拿着棍子。

      ᢇ季清宁心头一紧。

      停下脚步,一步步往后退。

      转身要跑雾的时候,发现后面也被人堵了。

      小丫鬟握紧拳头,对京都的治安很是唾弃,还天子熷脚下,王淳法如山呢,根本就视王法如狗屁,连给太平镇提鞋都不配呢,太平镇இ在老爷的管辖下,十几弖年来⧭百姓뫃安居乐业,路不拾遗,夜不闭户,连邻里间矛盾都少。

      论单打独斗,这些小厮没艪一个是她的对手栜,可人一多,就有些困难了,再加上濗前后夹击,她想跑谁也拦不住,可姑娘不行啊。

      正盘算怎么才能毫䞡发无损的跑掉,那콹边一面熟的男子过来了。

      䐹不是和顺侯世子又是何人。

      和顺侯世子摇着折扇过来ጃ,看季清宁的眼神恨不得将她剥皮抽筋。

      他长这么大还没被人这么戏耍过,害他沦为京都的笑柄!

      昨天回府,差点被他爹给活活打死,挨过鸡毛掸子的后背走路都疼,这口气不出了,他在京都还有立足之地? 뒃

      看着他,季清宁笑㞘的嘴角都拘谨,“昨틡儿我们不是已经化干戈为玉帛了吗?”

      呸!

      谁跟他化干戈了?!

      有谁化干戈是单方便赔偿的?!

      ꀎ和顺侯世子把手中折扇缓缓合上道,“昨天煜国公府三少爷压根就궫没醒,何谈放过你?”

      “你猜我是怎么知道的?” 뛇 ゙ 话听着有一丢丢的耳熟。 

      昨天她就是用这样的方式把他陷入了脑补中,现在人家还回欎来了。

      不过虽然都是脑补,但脑子和脑子还是有差别的,有时候差距大的犹如天堑鸿沟。

      季清宁脑子转的飞快。

      她逃跑的事,知Ἣ道的人并不多,煜国公府三少爷被她砸晕,和顺侯世子就在当场,还一脸看热闹的样子,煜国公府三少爷不可能会和他说这些事,那两男子自然也不会了。

      想到这里,季清宁勾唇一笑,“若是叫煜国公府三少爷知道有人跟踪他,意图偷听他说话,你猜以他的纨绔性子会如何?”

      和顺侯世子脸色一变。

      没吓住季清宁,还被季清宁反过来要挟,面子上又一次挂不住了。

      ẏ 诀“给我往死里打!”

      和顺侯世子语气暴戾。

      ᰌ 小厮要过来,季清宁忙道,“齹慢着!”

      “赵王世子约我赴宴,ᅈ我赶着去见他,和顺侯世子要阻拦我吗?”

      没办法,只能把赵王世子拎出来做挡㤇箭牌了,先躲过这一劫再说。

      谁橅想和顺侯世子噗嗤一笑,“就你?一个七品小官之子,也配赵王世子下帖子宴请你?”

      就他和顺侯世子给赵王世子下帖子,人家都未必给他面子,这人还真是信口拈来,将一手狐假虎威멳的把戏玩的炉火纯青。

      “动手!”

      小厮挥着棍子就过来。

      腷 季清宁靠着墙,小껿丫鬟打斗之时夺了小厮的棍子,护在季清宁身前。 翴

      只是没打一会儿,帗小丫鬟手里的棍碘子被小厮打흷断,就剩了半截。

      眼看着要被打的体无完肤了,季清宁计上心来,朝着小巷外大喊一声,招手,“赵王世子!我在坺这儿!”

      这一喊,可是把和顺侯世子和他的小厮们给震住了。

      因为声音不是一般的洪亮。

      ꒶ ꏘ 见他们被吓停了手,季清宁一把抓过小丫鬟,撒丫子就跑。

      跑的太快,刚从身边过去,和顺侯世子乐就回过神来自己又上当了!㱥

      只是他转身望去,就看小巷口一ྩ俊㞑逸男子骑在马背上朝这边望过来。

      候 季清宁和小丫鬟跑的快,只匆匆看了男子一眼,顺带鄙视了一下就跑了。

      一个大男子喜欢看热闹,还骑在马背上看热闹,不知道锄强扶弱是美德吗꺽?

      男子骑在马上,就那么眼睁睁的看着她跑远,消失在人群中。

      ꢘ 男子,“……???”

      꼖不是叫他吗?

      和顺侯世子也一脸懵,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