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恶机械

      (6)

      两旁的尖顶瓦房相隔数丈,形成一㼦条供人行走的街道。雀型鸱尾装饰着门面,屋顶的飞甍向上翘起䅓美妙的弧线,汉家建筑的元素充斥在千峰镇的角角落落。与竝外面城镇最大的区别之处,在于街上与汉人们杂居在一起,身着惹人目光苗Ǒ家传统服饰的苗人Ꙑ们。苗家姑娘路过初来乍到的二位少年时,身上银饰互相碰撞所发出的清脆声响,吸引着二人的注意。

      㭂 面对异乡人,当地人无不投以好奇的目光。而赵括,更是被那边米铺下有着姣好面容的陌生苗女所投来的目光,摄录着心魂。阿鹃领着嘿二位少年途经那里时,那苗女用苗话热情地向阿濂鹃打招呼。二人手牵着手寒暄了一会儿后,阿鹃便看向身后的赵括、白凤二人,示意똲继续赶路。

      当阿鹃意识到赵括的魂仍牵在那个与自己寒暄的朋友上,便对赵祋括讥讽道:“赵公子,你看够了吧?”

      õ

      看着阿鹃怅然的神情,赵括不好意思地回道:“爱美之心人皆有嘛쯜!多看几眼,不伤大雅……”

      “话说,将嫣儿和赵姑娘留在客栈,真的没有问题吗?”白凤打断身边二人的调情,问道。

      赵䮥括回答说:“我看此地可比外边安稳多了,况且她们二位姑娘在外奔波了几日,也该是时候休息一下了。”

      韖ꘂ 獦“是呀!是呀!”阿鹃应和道:“这盎里的人都淳朴可爱得紧,不会有事的!”

      白凤见这二人默契的回答䇰,会心一笑,说道:“言之有理,而且去见阿鹃姑娘的娘亲,就只能穿过城镇,º走上唯一的一条山路。让姑娘家再즑受苦,实在是太委屈人了。”

      嬉嬉笑笑的三人,便按照昨天的计划,向隐藏在山林里的苗寨出发,探寻走出千峰岭餡的办法。蜿蜒的山道像是一条大蛇般,缠绕着连绵的山峦,一直延伸휏到山的深处。在不知名的山岬之葁间,便居住着这片土地的领导者。擻山道遍布着沙石,两旁的山坡上还时不时能睹见山崩的痕迹,甚是险峻!就算是多次行过这条路的阿鹃,也不止一次얢提醒过两位异乡人,但结果却是她ᙍ自己先失了ሗ蹄。

      镥在几人将要跃过一处小水沟时,阿鹃的左脚脚背意外被利石所割伤,脚上用酐花布编织成的凉鞋也坏了。一舐直对之前掌掴阿鹃抱有歉意的赵括쒛,主动请缨让少女跃上自己的脊背,虽然背上的淤血仍未散尽。

      阿鹃见有人愿意代替自己的脚走这롁山路,高兴之情溢于言表。不过她还是先询问赵括的伤势如何,在得到肯两定的答复后,䣢便同意了他的请䖠求。少女趴在መ赵括的背上,时不时还能闻到自己为他所敷药草的清螓香,感受着他呼吸的起伏。

      “事实上,在下一直对之前动手打了阿鹃姑娘的事,感到惭愧……”赵括背着阿鹃,小心翼翼地﫩说道。

      少女边看着自己受伤的툌脚丫郵子,边回答:“赵公子你已经替我挨过打了,况且事实上是我太贪玩了,你打我也是情有可原的啦!”

      “姑娘的脚不打紧吧?”赵括看着阿鹃白皙的小脚,脚背上那道鲜红的血迹格外引人注意,问道。

      “额……谁知道呢!”

      几炷香的时间过后,白凤与赵括橺终于能一睹传闻中的졧苗寨。房㩶屋错落有致地散፫落于山体旁边。它们仿佛是뾶山的“枝条”一样,从山꿣里扎根发芽,密密麻麻地长在那,直至完ᅏ全将作为“主干쑞”的山给掩埋了。阿氵鹃指引二人往房屋林正中央的区域走去,在这个时间,她的娘亲一般都会在议事厅处黚理族里镇中的大小事务。三人踩在别致的石头路上,接受着路旁苗人们投来的异样眼光,以及纷杂的不明议论声。 㬩

      “那个……阿鹃姑娘,怎么感觉他们看我们的眼神有些奇怪?”赵括谨言慎行道。

      阿鹃窃笑道:“是吗?我렇怎么不觉得呢?”

      白凤应道:“总觉得他们一直在讨论着你们二位呢!也不知道是在说些什么……”

      轹 “咳咳,他们是在说……”阿鹃故意压着嗓子,扮成老大爷的声音,说道:“阿鹃这次同个生面孔的外来人这样亲密,八矤成是她的如意郎君吧!”

      赵括闻后,大惊道:“这……阿鹃姑娘,我还是将你放下吧!要是惹来更多风言风语,那对姑娘的名节……”

      ㅿ“你看看我的脚,你忍心吗?那你放我下来醵,让我光着脚自己走咯!”阿鹃愤懑地打断道。

      就在下一刻,一个严肃地声音从前方传来,喝止了阿鹃同赵括的嬉戏:“阿鹃!你与一个陌生男子当众卿卿我我,目无礼法,成何体统!”ৃ话语来自一个身着苗式华服,头戴满是银花之冠饰的女人。她略显粗厚的嗓音和她白皙稚嫩的面容稍显违和,而与阿鹃的空灵嗓音更是相去甚远。但是从阿鹃的反应潂来看,毫无胚疑问,这个女人便是赵括他们要寻之人。

      “턖娘亲!”阿鹃呆望着前方伫立的女人,身体自然地想去行一个恭敬的礼,但那傻傻的赵括仍旧托着自己的屁股,让阿鹃不得已轻声在赵括耳边提醒道:“赵公子,快放我下来!”

      少倾,赵括才反应过来,将阿鹃缓缓放回地上。候然后阿鹃Ἴ便急匆匆地走到母亲身边,慔道:“娘,这位赵公子看在女儿脚上负了伤,才好心背着。我귪这也把他们带来见你,要同你商量去岭的事……”这一段路虽不远,但其身手之敏捷১,像是忘记脚上有伤似的。

      女人᪅闻后,飒然转身,挥手示意赵括一行人跟上。其气势之凛冽,真叫人不寒而栗。赵覦括只得一改往日之豪迈气魄,戏퟾言细语地向阿鹃凳问道:“阿ః鹃姑娘,原来你的脚已经没事了吗듶?”

      阿鹃把光着的那只脚上的红渍拭去,调皮地说펨:“这个是凝血石的粉末,镇上的汉人书生都喜欢芓拿它来与水混合,用作绘画。你……这……个……傻……瓜葈……”

      ᵬ赵括听后,既惊又羞地看向一旁的白凤。只见白凤耸耸肩,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

      “难道白兄早就发觉了?”赵括问道。

      “额……”白凤犹豫道:“我看赵兄这般热情,就没好意思浇一盘冷水……”

      齹 ᴎ三人互相嬉闹的时候,已经不觉间走到了苗族平日处理大小事务的议事楼。赵括、白凤二人向苗人譨头领诉清前因后果,表示自己原本有一块令牌,但却被令嫒所丢弃。阿鹃之母Ḟ闻后自是气愤,直呼自己平日对阿鹃疏于管教,并表示可以ユ送一块叓令牌以作赔偿。然而事情并没有看上去的那样顺利篁。

      봴“赵公子、白公子。难道不想在ꏐ此地多留几日?”苗瘇人头领问道。

      赵括恭敬地回道:“此酶地虽是极好的,但是我们事务缠身,实在不便多留片刻。”

      “阿鹃方才对我说,她很是喜欢你,希望你能多留在她身边几日。”

      “啊?!”赵括对此猝不及防,看向站在自己母亲身边的萰阿鹃,支支吾吾地回道:“这……អ这是……懍”

      “我也认真考虑过了。十年前的七镇之乱,造就了一班英雄之辈。而赵公子又是七镇名门之后,如果能跟我们苗人联姻,那可是再好不过了!”

      짯“请恕在下不能作定夺!”赵括义正言辞地回道:“婚姻之岺事乃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件事房还是先让在下回到御夷再谈吧!”

      “呵呵。”阿鹃的母亲冷笑道:“你们这些汉人鬼点子多,要是你永远不回来了,那我的阿鹃岂不是要受这相思之苦?”

      “赵兄,我看这事可以考虑啊!你们如此情投意合…챟…”白凤在一旁奉劝道,但话说到一半,便让那濊赵括的怒吼给打断了。

      “放肆!婚姻大事,岂能容你们这样儿戏!”

      뭇在场几人皆被震慑,门外的苗族卫兵更是直接进来用长枪挟持住了赵括,而白凤的剑同样蓄势待发。

      阿鹃的母亲挥手示意让卫兵退下,并对赵括威胁道:“好㐊你个赵括,竟敢如此无礼!在我苗ꂍ家的地方芺,能〳不能让你离开,还得看我的意思呢!”

      阿鹃惊恐地问道:“娘!不必这⒈样为难赵㉲公子的,这只是阿鹃的一厢情愿罢了……”

      “你说外面兵荒马乱,有哪个地方比得上这里安宁祥和?”苗人头领苦口婆心地说道:“我给你几天时间,好好考虑考虑,你要是愿意留在这里同阿鹃成亲,我自会带你的朋友们走出这千峰岭!”

      赵括面无表情地回道:“谢谢阿鹃姑娘,还有族长大人。告辞!”

      白凤随后跟上赵括的脚步,而内心百感交集的阿鹃,并不知道庮为何方才仍与自己如此要好的赵括,在听见自己喜欢他后,要这样大发雷霆。母亲在一챂旁安慰着她,而她,떞心里却一묱直想着那位伊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