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的禁书目录

      “喂!方漳!你敢走试试!” 䉛

      巫柘的无能咆ૉ哮没人理会,卞立爪冬看了眼自己空荡荡的手,视线略过包厢内,想了想也没有跟上。

      说的也是,对悭方是巫柘的未婚妻,而他跟她也不过见过几次而已,着实没有必要也不合适。

      ꊍ至于其他ᜬ的事情,调查清楚之后再谈。

      双手插回兜,皮鞋在地上轻踏:“走ᰈ吧,带我去我風的包厢。”

      说完,大门㔞直接被关上,留下一个气得⣢不轻的巫柘,以及一个笑的直打᤮哆嗦又不敢冒声的陈辛哲,外加一群大气不敢出的其他人。

      巫柘站在原地,也不知道ᩘ是尾椎岖还是︅头疼,半天没有任何的动作,想出去却又碍于面子,最终还是忍着疼找꥔了一处坐下双臂环胸垂目小暇。

      其余人也是大气都不敢出,看看门看看巫柘,想离开又不敢,只能招呼着人继续玩闹,但多少都少囙了些之೰前的氛围。

      倒是陈辛哲,热闹看够鄭了,咳嗽一声起身,抓起被方漳遗忘的袄子:“我去看看方漳哈,你们先玩儿。”

      说完,也不管巫柘投过来的眼神,直接出狓门离开。

      驃跑出去的方漳一路顺畅,釞可能是速膍度太快,又或者有人吩픕咐过了,所以쪽也没人为难她直ᑎ接顺畅的出了大门。

      然后就被̈́冻得打了个哆嗦。

      潋 混沌的脑门被吹得梆凉,低头看了眼自己,好쩂像衣服没拿,手机还在里面,那钥匙自然是不用说的。

      所以,她要返回回去拿吗?

      方漳的内心是拒绝的,这想想就也太尴尬了,好不容易冲出来了,再顶着一大帮人视线回去,这不是要命呢么。

      抬头,仰望星空,굾内心很是绝望。

      她后悔了,早知道打死뇥都猹不来了。

      搱 “喂!酒没垇喝够站在这里㹑喝西北风呢?”

      突然,空荡荡的肩蝀上多了重量。

      方漳愣住了,低头一看被披上来的衣服有些眼熟,而说话的靯人也走到嫬了她的旁边ᯃ冲着她笑。

      ብ陈辛哲糇今天是难得的愉悦,毕竟他这﷨么多年以析来,唯一的⩕乐趣就是看巫柘吃瘪꾍。

      但是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实现过,而今天,一个接着一个起点都Ⴋ是这个女人,倒是让他笑了个开怀。

      真的是,要是早知道有这么一个宝贝的话,他就自己下㑮手带回家了,原本听着巫柘的描述他还以为会是一个爱慕虚荣的讨厌鬼,谁知道却是这样的一个妙人儿,他可是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这样想着,抬手搭在了方漳的肩빌膀쪳上,凑近呼出䂖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脸上轻笑出声:“小漳漳,要不要考虑考虑踹了巫柘켝跟我啊?”

      త小漳漳?什么鬼东西,这话说的她好像是盘丝洞的老妖怪一样还踹了跟?

      ꆱ死鱼奶眼侧翻ꓐ,默不作声的看向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冷呵呵的笑出뺮声⋆:“如果还不放开的话㩋后果自负。”

      搭在肩膀的指尖一颤,不知怎么滴陈辛哲觉得自己的尾椎也有点儿疼了。

      干巴巴的松手,有些委屈的插回裤兜:“别这ᓵ么冷淡嘛,你看我人这么好抛弃了里面的美女跑出来给你送衣服最起码的你好傚歹跟我道声谢不是?而且,巫柘那种人不适合你,自大狂看着老实实际上就是个闷骚,还不如我,像我表里如一从来都不撒谎。”

      “奥,谢谢,再见。ꝥ”

      “?”陈辛哲噎住了,“不是,你这人怎么꼚回事啊!我是在跟你说好话哎!”

      方漳不想理。

      퓑俗话说什么人跟什訿么人,能凑到巫柘跟前其实这个陈辛哲也不是什么好ʿ东西,只是相比起巫柘而言更会笑眯眯的捅刀子ઐ罢了。 䩽

      她又不是真的傻子,穿书之后既然决定了脱离剧情就不会再让自己深陷进去。

      什么适合不适合的,璋她现在就只想赚钱,没有什么比自己赚来ᾫ的毛爷爷香。

      衣服回来了,现在时间也晚了该回家了。

      “你给我站住啊!你钥匙手机还在我手里呢!”

      陈辛哲抬手,晃了晃手里的钥匙,看着即将⃧要离开的方漳昂起下巴一脸的骄㬟傲。

      杝 步子停住,方漳转身,看向了男人伸手:“给我。”

      “不给~除非你答应我的提议,我就给你~”

      䎍 陈辛哲笑的肆意,就像是即将要吃到糖果的小孩,死死地抓着把柄不愿意松手。

      方漳沉默磦了,静쮶静礪的看着对方,伸出的手并没有收回去。

      明亮刺眼的灯光下,黑色睫毛轻轻眨动,莫名的,穿着挺暖和的陈辛哲就是觉得有那锳么一丝阴冷。뎆

      ᑻ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消失,他看着方漳,没有说话。

      “陈辛哲,我不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也不想知道壘,但不论你跟巫柘处于怎样的关系,也请不要穒把念头打在棝我的身上。”

      方漳的声音很冷,对于男女主她可以规避,对于反派boss她也可以拒绝,那只是单纯地因为她想好好鑏地活下去珍惜这条来之不袵易的生命而已。

      솟 但,若是有人质疑想将她往这里面扯的话。

      有时候,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更何况她可不是什么兔子。

      说完,也不去等陈辛哲的反应,伸手拿回钥匙,然ജ后看了眼视线落在他的裤兜,直接伸手掏出手机扭头动离开。

      冬日的寒风依旧凌冽,陈辛哲被莫名的㖅一凶嘴巴一瘪就觉得自己有点儿委屈,但是仔细想想自己的话的确是不合适。

      樍 干巴巴的收回自己的手,在冷风中打䂼了个哆Ꭶ嗦遥遥的看着那远处已经渐行渐远的小红车⪼,眸光微微闪烁。

      “人家也是为了鹺你好嘛~那个巫柘可不是什么好东西,跟我也总比跟他强.....”

      小声嘟囔着,纵然不太甘心也暂时拿方漳没辙,毕竟理论上来说人还是巫柘的未婚妻。

      原本要是早知道쨟这个女人这么有趣的话,使使绊ᓞ子说不定这订婚就吹了,但是就刚才而言,他不敢了쳵,因为巫柘的态度很明显的怪异。

      说不在意,却又在被殴了之后没有刻意追究甚至固执的要跟卞立冬争执,乂说在意,却又在对方离开之后并没有追出来,也没有过多的关心举动。 궛

      是男人的占有欲?

      滕陈辛哲ὤ搓了搓下巴,决定后续在试探看看,騄毕竟他可是很久都没有遇到过这么有趣的人了。

      嗷逜,说起来,那个女人似乎是喝了酒开车的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