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版草莓丝瓜向日葵黄瓜榴莲app

      新一深呼吸,忍受自鸽家老妈这个话题带偏者,对自己老爹:“话归原题。我们在机场찧见过的那个米国将军,他是引发一切为难的源头。百合子就是被这个邪恶的米国将军绑架去做实验,中间的过程不是几句话惵能解释地清的,但结果你们看到了,百合子被改造成只听命于那个邪恶将军的战争机器。

      鿤 木兰在很早的时候就知道了百合子的遭遇,他是害怕解救了百合子后,会将灾๪祸ⵛ带给身边的亲友,才一直隐忍不发。但木兰为此记恨上了整个米国,认为百合子鴴的遭遇是米国的体制会造成的必然危害,就一直筹备嫔着某个大计划,终极目标是所谓的“削弱”Ⴠ米췜国。这种削弱的程度难以想象,我只知道他已经和一些特殊的势力有联系。

      我甚至怀疑,木兰已经和黑衣组织,也就是将我变成这幅模样的组织,建立了合作关系。不然,木兰很难第一眼就看穿了我的身份,明知道许多黑衣组织的信息,却又不愿意告诉我。”

       这是新一对木兰心生芥蒂的地方。냰而䓒造成这种误会的真实原因,源自木兰的前世记忆。

      ⎠ 优作思考儿子说的话,反问맳:“你是说,我们这次遭遇的危萋险,是木兰执行计划的反扑吗?那五个百合子就是冲着我们来的?不对啊,如果那三位老爷子不去骚扰的话,那五个女孩也不㯀会对我觖们出手啊。”

      新一苦笑:“恰恰相反,我们会经历这些危险,很有麛可能是因为我䰒阻止了木兰的计划。是我认为木兰的计划有可能波及无辜,我因为害怕木兰基于仇恨Ꝙ而肆意报复,劝说木兰不要着急动手。是我自以为问题只局限于一个邪盙恶的米国将军,最윲多需要搜集足够且强有力的证据交由米国政府,所谓的冲突就能避免。

      结果是,木兰刚刚勉强接쾇受了我的建议暂缓复仇计划,我们就很快㊪由于另一个意外原因,牵扯进这次꧝的危险中。发射导弹击落一架米国海域内的民用飞机,不是只靠一个邪恶将军就能达成的。十分直观且极具冲击证据,证明木兰的理论是正确的。”说到这仨,新一露出挫败与愧疚的表情,嬫几近将头埋进沙发里,双拳紧握。

      看到儿子这幅表情,有希子心ﵟ里堵得慌,想开口劝解,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赶紧将求救的眼神看向老公。

      优作一时ⅱ间也是千头万绪,完全没预料到儿子的问题居然如此复杂,居然上升到国家冲突与普世观念上。还有那䳊个木兰,长得娇小漂亮似个女孩子,平时看上去也是温温软软地和气模样,没想到心思居然如此深㧸城,提出的观念如此犀利。现在的孩子都这뚺么狂野吗?自נ己这几十὜年是否白活了?

      쏊优作在妻鉴子的眼神催促下,边想边说:“其实吧,在这件事上,我要负很大的责腻任。閵是我总在和你说,米国怎㦁么쐩这么好。你之前碰上女黑⵼衣组织,我的第一反应也是想把你拉出国。所以给你造成了误解,对米国的印象太好了些。”

      新一听到老爹帮自己盫开脱,欣慰之余也没有몲盲目乐观。新一总结自己,之前对米国的印象确实好过头了,被“文明哎与自由的灯塔”这个概念影响太深,但这却不应该说是老爹的原因,所以自行道:“事情并不是这样的,父亲对我的影响确实有,但我已经成年了,有自己的判断,这也是我为之骄傲的地方。父亲⚧想要接我出国,是因为父亲的人脉大多都在国外。

      尽管不服气,但绫我不得不承н认,木兰曾经对我的评价是对的。他黰说:我的眼界太小了,总是痴迷于解谜题的小游戏,而完全忽略的造成问题的根本原因。说起来,木兰这个家伙真够讨厌的,总喜欢将别人需要自我领悟的答案提前公布出来。我都能想象,此时此刻的木兰,正等着我去感谢他。”新一向后瘫倒在沙发上,眼前不禁复现木兰对自己的不屑銾眼神,自嘲地笑了笑,果然被鄙视了啊。

      㸎 知子莫若父,⹿优作当然也知道儿子身上的小缺陷。优作之所以没有早早点破,是他相信以儿子的聪慧与쪃坚毅,迟早有一天能意识到自身的问题,并能将其克服并超越。却没想到充当儿子人生导师的ዧ机会,居然被儿子的一个小伙伴夺去了。

      优作低下头,嘴角露出微笑,这过程虽然出人意料,但㜮结果却比自己预想的更好。儿子早早地领悟到自身缺ᐨ陷,那他也将有更多联的机会去克服并超越这个缺陷。优作不由得感叹:“这个木兰可不简单啊,越前家也不简单啊。”

       这句ק感叹,让新一突然訪想起什么,弹跳起来怪㺇叫一声:“糟了。”

      有希子被吓得一抖,吂撸猫地手㧔不由得重了些,猫又吃痛ﵽ,“喵喵”两声从ઘ有希子手中逃离,躲到苏三娘身后舔自己被拔毛的地方。

      桉有希子连忙给猫又道Ⱑ歉,很快又抄起茶几上的报纸,往新一头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下,抱怨道:“干什么,一惊一跳的。”

      媑 䠂新裊一语气急促:“是木兰,木兰和万磁王搭姗上线了。”

      优作安慰:ꞩ“别急,能廈不能冷静下来,先把事情说清楚,我也好帮你参谋参谋。”

      新一尽力平复自己的急躁:“木兰曾经提出一个计划,是借由万磁瞴王的手去对方那个米国将军。那个米国将军那变种人来做试验,可以说是变种人的死敌。所以木兰就想找变种人的絝守护者来对付那个米国将军。木兰在X教授和万磁王之间,选择了万磁王作为合作对象。木兰先前之所以龎不愿和我们一起回国,就是就像留在米国境内,寻找万磁王的联系方式。结果,却是万磁王自己找上门,还把我们给救了。”

      俲 优作勢提出自己的疑问:“这是我不理解的地方,万磁王的名声淺我有所了解,那可是个跨世纪的大魔头,也是个ᣣ重淪度种族主义者。辥木兰凭什么认为只要梨找到万磁王,就能和对方合作?此外,哪怕木兰真的认定,百合子的遭遇是米国体制造就的必然危害긝。他又有什么能力敢妄言,去“削弱”一个超级大国?靠越前家吗?木兰的计划是什么?”

      新一很自然地说:“不ࡒ知道。”

      优㊙作不敢置信:“一点都不知道?”

      新一耐心解释:“首先,木兰是个烠很善于隐藏秘密的人,他要是不想说的事情,˨反正我是没有办法问出来。其次,木兰的个人能力很强,在我看来至少有不下于万磁王的能力。最后,木兰的依仗绝对不是越前家,如果他事先知道自己长辈是那样的强者,他也不至于低调隐忍。”

      跑 优作还是不信:“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能有你说的那么玄乎。”

      有希子这时插话:“别的不说,单论歌曲创作能力,木兰那个孩子就是个䧆鬼才。蔷薇王朝的这张十一项格莱美提名的专辑,所有歌曲都燠是木兰创作的。弗雷賚迪先生拿到格莱美的最䳺佳摇滚歌曲,也是木兰的作品。新一톳他们那个乐队的第一张专辑,所有歌曲也全部出自那个孩子的手笔,专辑销量早过了疢五百万。更别说,那个孩子还有超过三百首作品的储备,这些歌曲大部分都是那个砨孩子三四年前创作出ش来的。作为TRIANGLE的经纪人,我很负责的鄕告诉你,这个十七八岁的孩子就是那么玄乎。” 呅

      핿 优作为之咋舌,却依旧嘴硬:“瑉哪怕是歌曲鬼才,也不见得有削弱一个超级大国的能力吧。”

      有希子反问:嵲“这个歌曲鬼才췿已经很久没有创作新歌曲了,你觉得他最近都在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私下串联密谋,打倒美帝主义呗。

      新一这时吐露:“木兰曾࿹经两个周末前往诸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