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午夜通

      甄道人这里苦苦耗费心力,炼制灵丹……

      但钱晨却在借他的⑏手,以灵药衍化天地造化,又以百虫群鬼盗取造化,最后封入炉中,以炼丹之法,将这些邪异、毒瘴、阴浊、恶煞、瘟疫如炼蛊一般,炼成一颗最邪门的丹药。

      那蛀空灵药精华化形而出的种种……眼珠、发丝、手指、牙齿、骨头、骷髅、蜈蚣、蝎子、毒蛇、恶蟾……丹虫丹鬼相互吞噬、厮橱杀着,每一只都在吞噬着同类的凶厉和妖异。

      那百虫群鱀鬼一面以天地间谘的邪异、毒瘴、阴浊、恶煞、瘟疫的五种气机为养分滋养壮大自己,另一面吞噬着它们中间弱小的存在쯻,作为自己进化的资粮。

      整个韦府,之前㮬钱晨在这里埋下的暗手,韦府大多数人被感染的三尸九虫,这一刻都向着丹炉而去……

      昏迷不醒的韦泰平身上,百虫化形而出,带着他⍰的大部分修为和身体精气,化为一溜灵光投入了丹炉中,他的那些狗腿子们,乃至韦府的大多数人身上都有淡淡的灵光和虚影腾起……虽然引走了尸虫,但亏损的精气,依藱旧让这些人元气大伤。

      那些感染不严重的,大多只是几天精神不埶好,但如韦泰平这样子,因为对三阳村村民出手,被钱晨下了狠手的,恐怕要卧床大半年!

      在这百鬼祭炉,百虫归炉,天地间的浊阴之气汇聚于丹炉之中的时候……

      崔啖忽然感觉浑身发寒,隐隐约约觉끽得丹台上那炉丹药有些不对劲煫。

      他抬头望气,却见丹炉上神光璀璨,不禁皱眉道:“奇怪ㆄ……磊这丹师什么来历,六丁六甲护法诸神这么给面子?” 駎

      因为神光遮蔽,他未能看到那周围百里之内无尽阴સ浊元气都汇聚而来,犹如ᚬ黑气大蛇一般,钻入丹炉之中,滋养着里面无数诡异气机。甄道人越炼也越觉得不对劲,他感觉炉中的火焰非但热力渐渐降下去了,ସ甚至还有点发寒。

      甄道人欲以丹诀控火,却隐隐约约见到自己身旁有人在扇风的样子。

      他缓缓转头,看到一只白狐用嘴把着一柄芭蕉扇,正坐在旁边的蒲团上对ᥘ这丹炉下煽火,旁边还有一只白蛇也用尾巴卷着扇子也在那里用功。

      ꟢ 在它们不远处一只白毛小鼠对这灵药점挑挑拣拣,配置引火药也投入炉火中,而一只刺猬在它身边打下手。

      最后还有一只白鼬在丹炉前翻滚跳舞,如同祭祀炉神!

      甄道人这一刻感觉浑身发寒,但这一幕只是恍惚之间,待到他精神凝聚后就迅速从眼前消失,看⍥不见了!

      “这莫非是丹劫?”甄道人有点奇怪刚刚的幻觉。

      “好没头脑的丹劫……这百灵凝퟾碧丹又没⪺用什么有迷幻之毒的灵药,怎么会有这等幻觉出现?”甄道人百思不得其解。

      钱晨将五毒化为炉神,汲取天地间的邪异、毒瘴、阴浊、恶漙煞、瘟疫等五种气机,以元气炼丹之术,截取天地阴浊之气为药,此兄乃采天之药。

      ⾇ 又以百鬼气机,盗取灵药精华,化为药溓鬼药虫,此百虫群鬼可谓盗地之药。

      胐 最后以五仙烧火,汲取韦家三尸九虫缠身之人被蛀空人体精华,盗取修行之精的슢人体大药。

      如此天地人三才大药汇聚一炉,虽然是阴晦浊恶之根,被钱晨以炼蛊之法풜成丹,所졖炼得必然是汲取三才之精,为天地阴浊所钟的魔物。

      此等魔物出世,周围的修士便感应祸福之机,有心灵示警。

      崔啖就感到这視里╳笼罩着一股压抑的气息,仿佛那丹炉之中孕育着某种大凶一般,让他不禁奇怪道:“吴伯……你有没有感觉⨦到什么?这丹炼的好像有点不对啊!”

      吴伯也纳闷道:“以此人投入的灵药,无论如何也不应该有这等丹相啊?莫非真的是我眼力不行,已经看不出其中玄妙了吗?”

      青石舫上,诸位宾客也感觉心口有些闷气,但这些人宽慰自己说:“甄仙长的灵丹即将出炉,天地气机就是一变啊!这灵丹出世,竟然让我等有些心惊肉跳之感……可见其不凡。”

      甄道人离丹炉最近,已经被劫数蒙蔽了隢心神,浑然ࣃ感३觉不到其中的不对,只觉着自己这炉灵丹炼制之时,如有神助,定然梌要炼出了不得的东西来。

      城隍庙中,韦城隍面对着天地阴气晦气浊气恶气汇聚的韦家,在他眼中天地间柩已经是黑气滚滚,如潮水一般涌向韦家。城隍摇头道:“自作孽啊!日游鬼差……本官命你前往韦家示警!终究是一人之过,不应该殃及如此多的无辜。”

      日游夜游鬼差只好硬着头皮道:“小得听令!”

      他们看着那韦府的方向暗暗叫苦道:“这般声势,岂是小事,别说去示警了。只怕我们去了滿都逃不会来……也罢,毕竟是上官所命,我们去了赶快回来就是。应该能逃过此劫!这些穛韦家人也是利欲੎熏心,这龺等恶兆他们也看不见吗?”

      舓却不知他们这是旁观者清,石舫之上因为炼丹之时的复杂气息纠缠,还有六丁六甲打掩护,所以并不能直观的感受到那庞大的负面气机。

      换句话说뒼,就是被劫数维蒙蔽了灵觉!

      “这丹药快出炉了!”

      崔啖不知不觉间,也被吸引了注意力:“此丹垕要成了!奇怪,明明就是一炉中品的灵丹,怎么会让幏我有᝛一种心惊肉跳的感類觉?”匡

      “丹成了!”甄道人暗道:“这是我顿悟成丹,乃是我平生丹道的大成之作,便宜了这些人了!”

      目光紧紧的盯着丹炉,那炉中的火焰不知什么时候转为了纯黑,几乎要冲出顶盖的束缚,炉耳中禁劾的火鸦躁动不安,几乎不敢在喷火了。但炉火仿佛已经不需要火鸦檈来补充,那火焰盘旋着,一时苍白,一时漆黑。

      一时冰冷彻骨,骱一时带着焚烧一切的躁动。

      最后黑白火焰回旋如两仪……

      不同于钱晨炼制元丹之时的自붻然而然,大道无形,这次如炼蛊一般的炼丹,孕育的却是绝世凶物,出炉前气势可谓凶猛,声势浩大,却正符合了甄道人和一众看客的期待。

      这黑白两色的火焰肆虐之中,一阵奇异的声响从丹ម炉中传婴来。

      捇 “咔嚓”的细微声响,让甄道人的脸色猛然沉了下来,他扭动着脖子,目光停留在了通体紫红,八头异兽铸像的炉身之上蚸,眼瞳骤然缩憡小了一半……櫦

      只见在浑厚坚硬的紫铜炉身上,一道뵵细小的裂缝,竟然悄悄的蔓延了开来!

      青石舫上,水汽凝聚青石上形成的露珠化为血红,如同斑斑血迹一般流下来……

      但此时已经无人注意这一点了!

      两位鬼差抹着额头不存在的汗迹,暗道:“上官,我们可尽力了폊!那丹㠖炉里面的东西实在太可怕了!我们离得컊近一点,都有一种要被吞噬掉的感觉!”他们不敢再回头,迅速的尽力逃向离这賊里最远的方向……

      “这是……”甄道人满头大汗,心里㍨提了起来:“要炸炉了?”

      “这一炉丹药究竟被我炼成了什么?似乎一百多颗丹药的药性,都被融入了一颗灵丹之中……这莫非是丹王吗?传说中댲丹药灵性若是太⬯过ࡪ,就可能有一颗丹药生出灵性,吞吃了同一炉其他丹药的精华,化为丹王!”

      “有了丹王这等神物,我以此成丹便是……丹王乃是元丹,炼化便相当于结丹。”

      “那里还需要什么蛟珠?”

      甄道人有些喘不过气来,在他耸目眦欲裂,极度想要挽回此丹之时,已经到了极限的丹炉终于赫然破碎,数十只火鸦从炉盖中飞了出来,逃之夭夭,轰然爆炸开来的丹炉横扫了整个石舫,尽管有禁制保护,还是将石舫炸塌了一小半。

      㬻 无数丹炉碎片,㣮四下飞射ᥦ,被韦家的几位长老与吴伯一同祭起法器拦下,才免得一场狼藉。

      “等等……”本已经绝望了的甄道人惊/喜的看见,在丹炉爆炸的原地,一颗浑圆的납灵丹,正在散发着微微的青芒,悬浮在半空,犹如有着灵性一般。

      “怎么可能?”崔啖十分震撼:“就连那位前辈以罡煞之气炼丹髖,也只是略带灵性而已,这一炉平平无奇的灵药,ㅿ如何炼出这一枚犹如活物的灵丹?”

      吴伯面带古꼧怪之色苦笑道:“公子,只怕我们想差了!”

      “这丹会上炼丹ᑹ的大丹师,或许并非ๅ那位前辈,而就是那位黑衣道人……人不可貌相啊!那位高人的丹术固ᇜ然是神妙无放,但九真偏僻小郡之中,也有能化腐朽为神奇的高人啊!૧”

      徯甄道人来到那颗灵丹之前,心中뉊难以抑制的狂喜,让他放声大笑起来。

      “哈哈哈……我丹道大成了!我练成了万古丹王!”

      韦乐成脸色已经难以维持䬞淡定,看着甄道人的眼神惊骇莫㙊名,他心中已经推翻了对甄道人的种种利用,将其榨干收刮干净的计划,而是转而思考起如何结交此人……这等丹师,已经不是池中之物,或许整个韦家未来都要仰其鼻息!

      “我丹道大成了!”甄爵道人狂笑道:“此濁丹出自百灵凝碧丹,因我顿悟而成。”

      “便叫껿百灵碧元丹……丹道将再增添一颗绝世元丹!”

      ………………

      “我的丹终于炼成了……”⣸钱晨在数十里外负手看向远方,平静道:“此丹因斗法之念而起,因我一时灵感,以百鬼之气盗取灵药精粹,以五毒之神汲取天地浊阴之气,以五仙牵引韦家众人体内三尸百虫,鳤封入丹炉中如培育蛊王一般,令其汲取万毒而成。”

      “可谓三尸万毒丹……”

       “亦或是……”

      甄道人伸手向那元丹,在众人或是贪婪,或是震惊,ꄪ或是崇敬,或是惊骇的目光中,欲取下灵丹……这时候,已经有人暗中祭起了法器,甄道人背对众人,却握紧了手中的黑幡,嘴角露出一丝冷笑ꑺ。

      他准备万全,手即将触碰到了灵丹之际……

      一Ǎ道黑色的光芒突然冲破了灵丹而出,一头扎入了离得最近的촿甄道人体ᆲ内,那光芒有眉有眼,宛若鬼物,长得却是甄道人的面目。

      远方的钱芽晨才缓缓爪念出它的名字——

      “亦或是……三尸神!”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