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被捉住调教成性奴的小说

      麟德府。

      国际机场ⶸ。

      箰 袁天淳用身份证,从自动售票机中,获得了此ʴ次的机票。

      中午十一点半,炦袁天淳来到候机室。

      㙷这趟航班是开往金陵府国际机场的,是经济舱靠窗户的位置。

      距离检票还有一段时间。

      袁天淳揉了揉肚子,他又饿了。

      但这个候机室内,并吪没有卖食㔿物的,只能等坐上飞机,吃机餐了。

      大约十一点四十。

      检票开始了。

      袁쓐天淳排着队,来到571航班的检票口。

      穿过长长的走廊,坐上一辆大巴车,去往飞机那边。

      登机之后,袁天淳按照机票的位置序号,坐在了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

      十一点五十五分。

      ஝当机舱门正要关闭时。

      ﲺ一个中年男子急匆匆的登了机,“不、不好意思,我来晚了。”

      “没关系,请里边走。”乘务人员很客气地回答道。

      袁天淳抬头看了那个中年男子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杛

      中年男բ子䴀找到自己的座位,坐了下来⑛。镻

      取出一张纸巾,擦了꒥擦额头,鬓升角处的汗水。

      ᅪ 许是堵车之类㱣的原因,中年男子差点错过这趟航班,他喝了口水压压惊。 洔

      便从背包里取出쯃了一个瓷罐,在切手中把玩,这似乎是一件古김董,有些爱不释手。

      十二点零五分。

      嬽57׼1航班正式起飞。

      犹如过山车的謍短暂上扬,在进入平流层后,便恢复了平稳。

      “有什么吃的东西吗?”袁天淳对路过的乘务人员问道。

      乘务人员带着职业性微笑,回答道,“有饼干、蛋糕和盒饭,不知道先生想要吃什么?”

      “先来三盒盒饭。”袁天淳道。

      “……”乘务人员张了张嘴,很快镇定下来,“请、请稍等。”

      飞机上的盒饭,袁天淳不是没有吃过。

      鑋 本着“贼不走空”的道理,免费的东西,自然不能放过。

      盒饭三素一荤。

      无论是菜,还⥽是좸饭,量都非常的少。

      而且就算是荤菜,讲也只有一点肉片,几乎一口屵就吃没了。

      Ǵ 幸好盒饭的价钱,都包含在飞机票内,而且不够吃的话,还可以再向空姐要。

      三盒盒饭下肚,勉强囫囵个六分饱。㣹

      袁天淳剔了剔뤳牙,在思索着要不要再来两盒。

      “算了,等下飞机,苏大明星怎ᱹ么也得请我吃顿大餐,为我接风洗尘吧?”想到먟这里,袁天淳决烩定先留一下肚子,以免吃不下晚饭。

      웄麟德府距离金陵府,大概是两个小时的飞机路程。

      吃䏨过午饭后,强烈的倦意席卷袁天淳的脑海。

      从昨夜开始,袁天淳就基本上没有睡个好ⰻ觉。

      好不容易有时间,袁天淳把脑袋靠在椅背上,打了个哈气,看了会儿窗外的风景……其实也没啥好看的선。

      除了蓝天,就是白云。

      屔 似乎还有一种催睡的作用。

      少许,袁天淳的呼噜声就响빐了起来。

      大约半个小时后。

      凉纸 那个中年男子起身去了趟厕所。

      被他搁在脚下的瓷罐,倏地动了一下。

      片刻后,中年男子神清气爽的回来爳了。

      叙他⦹再度忍不住地捧起那个瓷罐,在手中把玩了㾍起来。

      瓷罐已经有一段年头了。

      通体呈白玉色࿩,质地精美,哪怕经历岁月꽤的冲刷,也富有不错的光泽。

      但美中不众足的是,瓷罐顶部竟然用泥巴封了起来。

      泥巴呈红色,是一种红泥,已经有些松软,用手戳一下,就㍐簌簌掉落不少泥土。

      中年男子晃了晃手中瓷罐,倏地꼢,一声咚音传出。

      这个㦣声音很轻微,若非中年男ଏ子把耳朵趴在瓷罐上听,根本就听不出这个声音,

      “瓷罐里还有声音?”中年男子一愣。

      这个瓷罐,是他在麟德府出差的时候,从一个古玩城里淘来䔫的。 吹

      据卖家说,这个瓷罐来源于东南亚ꊕ,至今已有一甲子的年头。 瞡

      中年男子平日里就喜欢收藏古玩。

      大的古董,醤他买不起。

      但二三十年的小古董,凭中年男子ꎪ的身家,还是玩得起的。

      并具备一定的鉴赏能荸力。

      寻䰭常造假的古玩,是骗不过濽中年鰾男子孠这双眼睛的。

      当即,中年男子就将这个瓷罐买了下来。

      打算带回金陵,收藏起来。

      在好奇心驱使下,中年男子捧起这个瓷罐,再度来☽到卫生间⏥。

      把封口处的红泥扣下来,倒在水池内。

      旋即,中年撣男子将手中的瓷罐举了起来,借助灯光,趴在㓝封口处,往里面看。

      “啊!”中年男子突然发出一声惊叫。

      他在瓷罐里,竟然看到了一双没稍有瞳孔,只有润眼白的眼睛!

      砰!

      手一哆嗦。

      瓷罐摔落在地,化成碎片ᅪ。

      焃 然后,

      一只浑身青黑色,睁着只有眼白的眸子,犹如婴儿大小的东西,从碎片狨堆里站了起来。

      中年男埫子发出刺耳的尖叫,整个人都吓傻샓了。

      他想要逃离这里,但双腿仿若灌了铅一样,瘫软在地上。

      眼睁睁的䞝看着这只鬼婴,张开锯齿状牙齿的嘴巴,一脸凶戾的朝他扑了过来!

      “啊……釃”凄厉的惨嚎声响起。

      卫生间外,一名空姐不断地拍打大门,“先生?先生发生什么事了先生?”

      걲 但却无閭人回应。

      短暂的惨叫声后,男厕恢复了宁膹静。

      空姐迅速地把这一情况,告诉给乘务长。

      乘务长拿来钥匙,将鈹男䵴厕门打开。

      然后……

      “啊!!!”更加凄厉的,高分贝尖叫声,惊得袁天淳一个激灵,从睡梦中醒来。

      팠 袁天淳一脸茫然地看着周围人,不断地抻着脖子,往厕所方向看。䅓

      一名持枪巡捕快步冲到那里஭。

      随即,袁天淳就看到,一脸惊恐的乘务长和空姐,互相搀扶地,跌跌撞撞的从厕所方向跑开了。

      “发生甚么事了?”袁天淳拉住旁边的一位大哥,问道。

      “我也不知道,那个巡捕不让人过闃去。但我估计,指定是发生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了。”那位大哥说道。

      这不废话嘛!袁天淳吐了个槽。

       灰白툎之气+1

      突然,

      一股灰白之气,飘入脑海中的强化珠内。

      袁天淳大睁双眸,一脸的骇然絒。

      有鬼?!

      ᵜ妈蛋솲,觥这可是在飞机上啊喂!

      而不是在陆地,亦或是海洋! 鄫

      一个弄不好,

      那就是机毁人亡的下场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