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4p26分钟1115

      盘王注意到镇元大仙言语中的不确定之意,便知晓镇元大仙心中所想。

      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如今他们三人在明,幕后那人在暗,还未斗法,就输곒了一半。

      他略作思考,心念一动,天道符文在掌心涌动,顷刻间凝聚出了一条发着七彩神光的规则之链。

      盘王将规则之链递给镇元大仙,言道:“此物乃天道规则所螄化,若事有不谐,道ኧ友可动用此物,暂时困住此辈。待大劫过后,贫道腾出手来,再来对付此人。”

      朸镇元턄大仙眸光一闪,接过规则之链。

      咣当!

      他身子一个趔趄,向前一倾来,鿲差点栽了个跟䦯头。好在,他法力雄浑,在千钧一发之际,运使出全部的法力,稳定了身郥形。

      “怎物怎会如此之重?”

      一旁的红云老祖诧异,以镇元大仙的修为,挪移星켺河,斗转宇宙,都在⤖一念之间,方才,ꣁ竟然要动用全部法力才能抓起ꔺ一根锁链。

      盘王正垰色道:“二位道友⻔可不要小看此物,此物的⒣另一端,连着九大天域的力量,但凡被湃此物锁住,就等于被镇压在九大天㕄域之下,뛯任凭你是大罗神仙,냌准圣大能,也挣脱不得。” 뀏

      镇元大芄仙是亲自领教规则之链厉害的,知晓䚃其팁中厉害,他收起规则之链,赞道:“好宝ཙ贝!如今既有了此物,便不再担心那幕后之人逃脱。”汮 珰

      盘王语气淡然:“道⸃友要记住骒了,运用此物,道友ꠈ只有一次机会。一次之后,此物便会回归天道之中,消散在虚空。”

      闻听此言,镇元大仙未ꪻ免有些遗憾。他的宝物非常多,唯独缺少杀伐之宝,与同道交手难免吃亏。

      这也是他和红云老祖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原因。他们二人联起手来,任何人都忌惮他们三分,一旦分开,就没有多大的威胁了。

      盘王目光深远,从五庄观向祖洲大褊地望去,劫气越来越重了!

      白驹过隙,一千三百年的猜时间,转眼即致。

      在镇元大仙和红云老祖的挑拨离间之下,祖洲世界已乱成一团,怨气,煞气,比之一千三百年前浓郁了百倍。 㼨 ⌕最开始,祖洲生灵只是被迫加入两教,当时,当他们爬到高位,体验㬥到其中的好处之后,就成了镇元大仙与红云老祖的ﮩ脑残粉。

       传说中的准圣大能倾力指点,古老时代才存在的时间秘境,浓郁的天地灵气……太多太多好处。

      所有生灵都真正投入了教派之中,成了各自教派的一份子。

      两大准圣的统合能力又ᚾ强,仵短短千年,祖洲的地盘就被两大教派占领,瓜分。

      一山不容二虎,很快的,ﵶ两大教派就发生了冲突。

      你毁我一个分舵,我就灭你一座分坛!你杀暟我一个祭司,我就破你一座仙城!

      几乎天天都有争斗,时时刻刻都有教众被对方打死。

      战火肆虐,点燃了祖洲世界。

      说到底,双方都是在争夺利益,想要占据整个祖洲,唯我独尊。仇恨只是一个幌子,野心家,阴谋家层出不穷,使得大战更加剧烈。 

      盘王、镇럧元大仙、红云老祖,三个大劫的始作俑者坐看风,静候毼大劫的开⩆启。

      “大劫一起,可怜众生亿万载修行,都化为梦幻泡影。”

      镇元大䆋仙禀性慈悲,他看着不断投入真灵宝玉当َ中的众生灵魂,心中不忍。

      堤 췂不止是他,红云老祖也面⨖露迟疑,对఍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产生了怀疑。

      死在大劫中的生灵太多了,痛苦,哀嚎遍布了整个世界。

      盘王神色平淡,眼神中亦无怜悯㊡之色。

      炼化了承祖洲世界的天道,在某些方面,他也受到了天道的픖感染,比如健说情绪。

      这导致,他╻的心境,也有了“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趋势。在他的眼中,只要不是大罗金仙,死就死了。捏死一群蚂蚁,与捏死一只蚂蚁无甚区别。

      ᥃不过,他᳭此时的心境,是他刻意所为。天道✖至情而无情,只有做到了无情ዋ,才可以更好统领全局。

      盘王淡淡的道:“二位道友,论道封神Ⰽ关乎世☎界存亡,切不可轻忽㢑大意!”

      镇元大힕仙与红云老祖面色鲼齐齐一变,盘王的语气,与鸿钧老祖很像。从盘王的口中,他们没有感觉到任何的感情。

      但盘王的事情,他们也不适合过问。

      二位大能的心志坚定,非同寻常:“道友放心,我二人必定不롩负뛭道友所托!”

      “嗯!”

      盘王微微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身形一动,消失在了二位大能面前。

      看着盘王离Ჱ去,镇元大仙与红云老祖干劲十足,죥相视而笑后,也真身入了祖洲大地,开始发动大劫。

      “ภ禀教主,魔教妖人毁了圣教建立在沉天域的无上풀仙城,男教众尽ܪ数被杀,女弟子也全部被抓走。众多教众群情跔激愤,期望教主带领我们诛灭魔教,还天地以公理불和쉮正义,重塑朗朗乾坤!”

      镇元大仙的左下首,在一位大罗金仙生灵的带领下,近百位大罗金仙单膝跪地,向他请命。

      在他们的口中윷,元教是圣教,云教则是魔教。任何世界,一切生灵,都有将自己置身꽳于道德制高点的襹习⮞惯。

      此时此刻,元教不再是镇元大仙的횐私有物,而是成了所有教众的元教。除非是动用武力,ꛐ否则,镇元大仙也改变不ᨮ了教众们的意ﷀ志。

      封神大龧劫时,通天教主何尝想动用诛仙四漃剑。可截教人每心所向,通天教主槷无力⛔扭转大势。

      镇元大仙的目光依次扫过这些大罗金仙,心꙾中叹息不已。

      若是能够,他也不愿意发动大劫,不过,一㊧切都晚了。

      “通知下去,一个㎨月ᙓ之后,所有教众齐聚沉天域,本座要与魔教展본开最后的决战!”

      镇元大仙站起身来,手持教嬜主令箭,导战气凛뱶然道。

      “教主英明,文ꂎ成武德,一统世界!”

      众多大罗金Ꜳ仙大喜过往,开始为镇元大仙歌功颂德。

      ᢗ 另外一个神秘时空之中,红云老祖和他的云教,也举ȼ行了一场会议。

      这次会议的内容与过程,与元教别无两样,主旨都是和对方决战。

      딙 “杀!”

      ᯎ 惊天的鮶喊杀之声从云教内部发出,冲得风云变幻,时空震动。

      大劫爆发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