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爱圈的一些规矩

      麻九吹灭了桌翸子上的蜡筲烛。

      淡淡的月光映照在窗户上,屋里的光线很暗淡,很朦胧。

      隐约可以看见屋子的大致轮廓,麻九抬起手来,窗户纸透过的微光,射到了手上,手指很清晰。

      里屋传来了吱楱嘎吱嘎的㽐声音,估计是哪벱位女侠在移动椅子,身氍子不抬起来,不弄出动静才怪呢!

      麻九轻轻咳땒嗽了一声,带着一丝嗔意,对女侠们提出警告。

      里屋也传来一声晅轻轻的咳嗽,听音놏色,好像是婉红,毕竟和婉红相处的时间较长,声音更加耳熟。

      接着,就是一片沉寂。

      外面也是一片沉寂。

      客栈的客人们早就休息了,况且,似乎客人也不是很多。

      麻九把湿毛巾搭在椅子的扶手上,怀里抱着金龙剑,背靠着椅子背떣,两只眼睛盯着窗户。

      鱩  这᯲个屋子是朝南的,现在月亮正在头顶,如果从房檐上下来人的话,应该有影子映射到窗户上。

      如果有人站在窗子前,窗户上也会有影子。

      麻九竖起耳朵,谛听着窗外的一声묾一响。

      ﻰ视觉雷达,听觉雷达。

      远处㖛传来几声犬吠,接着,犬吠声连成一片,粗粗细细,大大돈小小⻾,高高低低,起起伏伏,急急缓缓。

      良久方停。

      时间一分惘一秒的缓缓流淌,麻九大脑里似乎一片空白,但,又似乎眼前跳动着蓲一些人影,一些音容笑貌。

      有姜盆主古铜而严肃的神情,有胖和尚巴桑那狰狞的淫笑,有曲州百花园歌女小紫弹奏的天籁之音,煰有鵾土붅地庙里婉红披头散发的形象,有神蚊教囚车里小琴즶那␾渴望的目光,有埈白云㪰山上铁笼子里李灵儿那从容ມ的神态······

      偶尔传来远处更鼓的响声,很沉闷,很疲惫,很萎靡。

      月光已经严重西斜了,感觉窗外的东边变得暗ϊ淡,西边依然白亮,麻九沐浴在窗户洒下的月光里,月光很不完整,被窗格子分割成一块一块的,白膑亮中布满淡淡的ᗌ阴影,仿佛破碎的횕白布。

      头上的炉筒子已经不再散发热量了,看来⼓炉火早就熄灭짎了,屋里渐渐冷了起来,连窗户上的月光似乎也在打着冷颤。

      里屋넦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似睹乎还有轻轻的脚步声。

      三位女侠弄啥呢?

      㯗 麻九轻轻起身,蹑手蹑脚地走到里屋的门口,看到三位女侠并排坐在窗前,共同披熸着一个大뛒被,隐约可곓见被쪁服是红色的被面,刺绣的图案看不清楚。

      真ḻ知道好歹呀!

      两支铁枪立门户,一双棉被抗寒凉。

      窗前排列花朵朵,夜半无声有暗香。

      씱 麻九回到了自己的阵地,开始吐纳,向四肢运气,推动体内气血的循环,使得气血快速运动产生热量,跟前没有能够引起热血澎湃的外因了,只能靠自己了。 뼴 헯

      里屋传来了一阵呼噜声,三种不同的呼噜声。

      从呼噜的强度和高低变化上看,是人为制造的假呼噜。

      麻九小的时候,听到家里老人睡觉打呼噜,觉得挺好玩的,也挺羡慕的,挺好奇的孵,经常学着老人打呼噜。

      假呼噜的最大特点就是发声清脆,♨不含糊。

      真正的呼噜应该是含含糊糊的。

      有意识弄出的声响当然没有无意识发出的声音自然了。

      矫揉造作总是有痕迹的。

      ⸿ 装腔作势只能糊弄缺少经历的人。

      ਥ麻九也打起了呼噜。

      不过,是小呼噜。

      声音太大了的话,窗外的动静就听不清楚了。

      呼噜吐纳的完美结合。

      里屋的呼噜渐渐消失了ধ,麻九也停止了呼噜的模拟。

      屋里再一次陷入沉寂。

      无边无际,就像漆黑的夜空。

      突然,窗外传来ᆲ了一些响动!

      휚沙沙,沙沙,沙沙··· 룚

      像什么人在走路,脚抬不起来,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声音。

      䠝麻九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握㶷紧金龙剑,蹲在窗花台前,捅破窗户纸,向外观看。

      淡淡的月光下蚶,一个蹒跚的身影从西厢房的房檐下朝正房走来,朝麻九几人居住的客房走来。

      此人有些背对着月光,面孔隐藏在自己的影子里,根本看不清,连面部轮廓都是模模糊糊的。

      但,从走路的熻姿势和此餆人的穿戴,麻九一眼就认出来了,原来是客栈里的服䤞务员,就是来送饭和收拾碗筷的老妈妈。

      只见老妈妈走到麻九等人的窗户前面,就在花轿的旁边,停下来,转过身去,解开裤子,蹲了下去。

      下面露䏻出了一堆雪白。

      ꐒ麻九不能再看了。

      接着,传来了一阵小河流水的声嚰响꟱,不过,声音很急,更像一首急促的哨子声。

      看来,人虽然老鏹了,歌声不减当年。

      声音总算渐渐变小,最后,戛然而止了。

      一首长长的歌。

      女人特有的歌喉。

      可以令男人充满无限的遐想。

      ᤙ 麻九在等待着老妈妈的脚步声。

      半天,没有听到沙捳沙的脚步声,不过,似乎有负重的喘息声隐隐传来。

      ꑦ 麻九赶紧捂住了鼻子。

      唠 俗话说,烟酒不分家,这玩意闹了半天,也不分家呀!

      䚓两个门距离太近了,难免结伴同行啊!

      臭味相投!

      老妈妈也真是的,是不搞错地方了?

      应该迷迷糊糊地走错了方向,应该朝南,结果朝北走,憋不住了,不得已为之。

      只要不抬头,到处是猫楼。(猫楼就是茅房)

      虽然捂着鼻子,麻九似乎也感受到了不良的气味。

      뚚 这应该是心里作用。

      有点和望梅止渴的道理差不多。

      终于又听到沙鴚沙沙的脚步声了。

      一场闹剧终于结束了。

      麻九松了一口气,但,胸口出现䬵了奇怪的感觉。

      有点压抑,仿佛有排解不了的麻烦一般。

      有些东튏西碍眼,瞅着就别扭不舒服,有些东西闹心,跟它距离近了就恶心排斥它。 寭

      自己身上的东西也不都是好的,从某덓种角度看,人其实也是制造垃圾的机器。

      吸取精华,摈弃糟粕,才能健康成长。ꁟ

      屋里越来越冷了,窗户也越来越暗,似乎有丝丝的冷风从襇窗户细微的缝隙中钻了进来,轻轻扑向麻九的⼚面颊。

      这就是寒气。

      䳴 头顶突然出现了响声,是レ炉筒子发出的。

      叮叮当当,噼噼啪啪,窸窸窣窣。㎹

      䥗有金属的纄撞击声,有细碎䯃的柴草摩擦炉膛的声音,有木柴撞击炉壁的声音。

      显然,是什么人在隔壁点炉子,后半夜了,炉子早就熄灭了,有人要重新颀生火。

      声音响一阵就停止了,很快就传来了火苗的呼呼声,这个炉子还挺好烧的呢!

      麻九站起来,把宝剑靠在窗户台上,双手靠近炉筒子,想取取暖。

      有股温暖的气息扑向麻꣤九的双手。

      ㍨又是一密阵响动,像是有人揭开炉子盖,向里面添加木柴的动静。

      火苗的响动消失了,炉筒子凉了下来,一股生烟的气味从炉筒子的接䭯缝中涌出,扑向麻九的面颊,同时也向屋里扩散。

      这烟有股特틿殊的味道䘡,那辣味很砧浓重,似乎还有淡淡的苦味。

      有点刺激嗓子릣,麻九把湿毛巾悟在了口鼻上,坐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