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热n系列

      “你居然还有怕的东西?这妖怪虽然看起来强,但显然不是什么活物化妖,怎么看都完全不经砍,这到手的鸭子,你居然还会放跑?”렅

      槙 那佁指甲颜色一看就有毒的女性生物䳇抓着那壮汉的手臂,直接把看清局ᛔ势打算直接撤离的战坦刺客直接拉住,那壮汉竟果真停潩住了。

      谿

      ڬ 这刺客联盟里面的首脑间关系不是什么海贼王的心腹关뵚系,在不了解的人眼里这还算正常,但实际上对待久了的人们来说뺻这一停完全没道理。

      不过那壮汉却被在这种情况下被真就拉住,就像被熟人拉住,不被力量拉住,而是被自己的心理拉住。

      썱 ꆐ那战坦转过头来,站在这种强度对手面前,他却还有闲心回话:

      “他能砍断䆧岂不正常,什么东西他砍不鳌断。让我去砍,说枩不定防都没得破。就是要捡漏,也要选对象。冒这么大险,不值得。”

      “是吗?你要真蟸和你说的那么谦虚,那干嘛提前拿出你那显㽙眼得不行的大刀来?”䒺

      那女首脑眼睛瞟一眼爭那把长柄大刀,那把刀这位띋抽出来的时覈间相当不好解释,就是傻子也不至于信这话。

      那战坦确实有些战意,但想说时又想到别的讝,并没有很快开口。那女首脑飚紧接着瞟一眼那边那个站在原地不带动的灵石妖,继续试图顺水推舟:

      “那灵石看起来可是真气不少啊,可实力却并Ѵ不强的样子,这可是实力飞跃的巨大契机啊ꮭ。就是能夺一片碎片,那也是巨大收获啊,何必就这么白白浪费呢?现在各路首脑都有捡漏之心,这正是大好机会啊,何必这么着急走呢?”鎕

      说到这里,这位眼睛眯了一下:“还是说ፓ,你这么想走왗,是另有计划,想做什么回报丰厚,又见不得㟁人䡎的事?这个首脑们都聚在这里的时间点,可不太巧啊。”

      这毒女话里的意思䯧很明白,横竖是要他留下来,想走也不行,一点情面不留。

      这壮汉却没有一点被胁兾迫的怒相,只是看着这毒女,准备了半天的话在经历心理斗争后,还是说了出来뾙。

      “师妹你ⶅ可大可不必。擴人不㬘需要你帮忙殿后。就是殿后,你也大可◵不必拉一堆人,要去自己去。你这郉么藏着掖着,大师劒兄那都孩子都那ꠘ么大了,都看常不出来你干过什愲么。톭何必呢?他因为老婆颓废酔到今天不作为的样子,你ﭩ就没什么感想?ꦙ”

      폐 这毒女直接隔空被一波无视除残疾外全防的反击ꝴ直接穿甲,整✥个人都被击中要害,一时语塞。

      那壮汉并不靠蛮力地轻拉自己的胳膊,挣脱那毒女的手,完全不挑着说,直言不讳地继续,完全不管毒女此刻状态:

      “能毒死师傅,敢滥杀禁军,跑到无关的战场上捡漏收割,什么坏事都做尽了,结果还搞这些花里胡哨的。你就是送他女儿点礼物也算,什么也不干,真当守輹护神不绹是?扔针的时候毫不避偋讳他刚收的徒⑇弟,直接打算穿过去,你这算是搞什么?”

      릚毒女突然一时语塞,却没有反驳。

      其实是真的,但也有点问题。在关于她大师兄这事上,她其实早就失去了方向感。

      勒本来她只是单纯的颜控加激素效果,她对于她大师兄没什么想法,只想看着就完了,谁知到最后能走到这一步。

      一开始,在她还小的时候,刺客联盟远没쒋有㾞建立。这刺客联盟,实际軗上是她大ﱞ师兄,也就是心烛她爸长大后建立的。

      他们的师傅,一个喜欢讲歪理,什么事都爱“为萻大局牺牲”䏪“为整体服务”的一个㳶“暴君”,웜在她还小ꍫ的캅时候,把一众孤儿带上了这片山。

      这山既是监狱,又是他们的庇护所。

      本来其实他们算是被救了,但是,长大后这把他⃃们带大的暴君,却没有一个弟子真正孝顺。

      ꎓ这挄其实不是他们的问题,这样一个暴君贯彻的理念,从一开始就注定了结局。只要是正常人,能活到绻长大,都看得出来,这个暴君的摈所谓“大局”,只有他。

      只㕄要有利,规则只是他随手捏造的玩具。很小的时候,基本上那个年纪小女孩正常都会汾是的乖乖女状态时,这毒ᘩ女就看出来了。

      尽管大部分人都把这种东西当反面教材,但是,在隔绝教导和内部回音壁式环境下,这里的所有孩子的观念都基ৃ本上被污染了㶓。不냢论是否在个性上成为那暴君的魔改翻版,ᖮ这些孩瘠子都已经被改变了成长方向。律

      本来她看㦞大⅘师兄,只不过是೨看的时候会比较兴奋,但时间长了,激素还是让她上了贼船。

      由于自己理想而与师傅发生理念和权利上的冲突时,她那没读过书的大师兄甚至还在赌师傅的政策。䂜

      돂但很明显,师傅那个时候已经홢决意蟹害死他。

      ᒅ看着鍆这一切越来越近的她,鬼使神差地毒死了他们的师傅。

      輢 上了贼船扏的她,心中的期望却与定位出现了不兼容性问题。

      在如此思想教导下,她的心灗理时刻在抗拒本能的幻想,但本能刻在她身上,땃始终挥之不去。鰰

      她觉得她救了大师兄,但在综合作用下,她的第一本能却是远离让她不能理智的大师兄。

      她的大师兄提议创立了刺客联盟,柉很多人走了,她想走,却没走;下山行动的时候,她那年纪轻轻却过于ᬶ莽的大师兄多次陷入大麻烦,她却没有⾛听理智地撤退,反倒㓑有计划地导致全都能跑却跑了就完蛋了,让人们折返,就像这次一样,救了她的大师兄无数次。

      可是贼船上的她却一次次更加强烈地徘徊,甚至后来꤬因为错误反馈导致的不该有的信任,导致她大师兄结了婚有家破人亡,颓废许久的连环刺激ό下,她都一直没有听从本能,在翻车边缘不断试探。

      这种单向的鬼关系,被这个巨擅长不被发现的毒女搞到现在,心烛她爸都没有发׬现这个师邬妹怎么回事。

      ﱽ 刺向他徒弟的毒针是故意的,其实就是想心烛她爸赶紧走,不要贪刀。

      已经如此熟练的她,如此了解她大师兄,却一直没有做出任何进一步动作,仿佛是享受这种事的抖m一般。

      这毒女ώ有些迷茫,茫然转过头去浺,看向她以为大师兄该在的地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