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讨厌的公夜袭根尾朱里不可以啊嗯强j啊嗯三位熟女的按摩

      环环相扣——好大的一盘棋!

      此刻于尤世禄而言,早一刻抵达锦州城外,便多一ᔊ分可能占据着随后紧凑战役的主动权。

      “增调솝两队人䠦马前去帮忙开道!蓂”

      尤世禄果難断的下达了蛒命令。

      通过此道后,大明狤边军再次加快了行军速度,相⧊反,对于行禌军練途中的队列要녾求随之也松散了些。

      ᖝ 因为时间已被耽搁了不少,因此要想在日落之前赶到北丘庄,几无可能。

      秇同时ꐝ——屋漏偏逢连夜雨!

      令边军更加雪上加霜的是——方才走了不⩥到十里路,后金军再次阻断了又一条道路。

      这次尤世禄没有再犹豫与迟疑,他听得斥候的报告后,果断地派出了两大队兵力䋏前去协助前锋部队끥进行开路。

      㙈虽然为了防患于未然ꁉ,尤帅还是特意嘱咐派出去的部队彼此间仍然要适当的保持列队距离。 퀊

      此刻,尤世禄总㧵算是几乎彻底的放得下心来。

      遗憾的是,时光一去不复返!

      对于大明边军而言,即便看穿了䙓阔尔达之雕虫小技,但是他们失去的时间却是无法挽回来的。

      因为后金军的滞塞与阻쯡挡,加上尤世禄的谨慎与纠结,边军在行军途中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㰳当夕阳西下,晚霞降᝺临,鲜血般红彤彤的⋛关外落日即将浸入远方的地平线之时,边军앃离他Ⲛ们当日的行军宿营쐀地北丘庄——尚且仍有近二闚十里之路。

      띤令人雪上加ᅎ霜的是,惻大明边军此刻所处的位置—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

      这里没有ﰮ足以提供给千军千马的水源!

      ፯ ⢓因此஼,身经百战的尤世禄此쥇刻清晰的意級识到:无论是出于ᘣ对即将接踵而来的战役的캨考量谄,还是߂出于对此刻现实现境的考虑,自己的部队有且只有一个选择——务必赶到北丘庄!

      ㏡参军将领们也极其默ᖋ契般地达成了一致共识。

      因为,没有任何一位指挥官愿意带着自己的大军在一愷个没有干净水源的地方宿营鏑过夜。

      如若此般,别说士兵们忍不了,䎑便是낹那战马也会受不了的。푣

      ㏤另外一个私心便是,玵对于大明边军的很㼢多将领们而言,他们也许并쬑不害怕打仗流血,但是却十分讨厌在关外大地的帐篷里忍受着带有刺骨风沙的寒冷夜风。꣪

      쓉 如能到达北丘庄,ሓ庄里至少还能有一些土胚房子。 䱱

      闝 毕竟,对于任何人而言,无论军人与否,无᛬论如何,哪怕是住在简陋的村庄也总归要好砄于在山田野外间风餐露宿。

      于是,勇敢的大明边军将士褽们᠍即刻便开始了他们在白山岉黑水的关外平原间的ꗸ第一次夜行军。

      不一会儿,边军将士们便ꉿ领悟出漂了一个道⑥理:实战中的夜晚行军与平时的训练演习之间隔着那十万八千里的差距!

      因为没有准备数量足够的火把,又≭没有事先摸索探测清楚前方的道路,平ჩ原、丘陵与㹉沟壑所构成的那地形复杂交错的关外黑土地对락他们来说终究是陌生ᴣ的。

      仅仅凭借着那一丝丝模糊熍却不皎洁的Ⲃ月光,举着数量极其有限的켚简易军用火把,在这儿㗽蜿蜒崎岖的小道鰔上——大军ﲴ行进。

      此时,若还指望能㶆保持好ꩦ阵型——无异于痴人说梦!

      一匹接着一匹的大明边军战马纷纷马失前金蹄而受伤,此刻簊却是看不出这是自己的战马不小心,还昃是后金军的又一出“好戏”。

      不得已,所有士兵唯有下得马来,牵着自己的战马缓慢步行而前进。

      װ 骑兵部队还稍몑稍好些,更加严꜕峻的挑練战却是紧随其后、已㫨乱作一团的火器营툟和辎重部队。

      骡马们一不小心就会将䣊车辆拉偏至主道㋰路以外,或者干脆陷进小道之中的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洼之中。

       事故接连不槍断的发生着,整个火器营与辎重部队的所有兵将们——皆已是累得满头大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