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陪保姆快播

      (求推荐票^_^)

      一袭白衣的绝色쪠少女见面前之人无礼的盯着自己,秀眉一皱,雪白的小脸顿时生起寒霜,素颜冷眸ዬ怒视着对方,寒声质问道:“放肆!何方小贼?深夜潜入小竹峰有何阴谋?”

      张小凡见她就要动手,连忙举起双手做投降状,尴尬笑道:“那个,神仙姐姐,我不,在下不是小鮍贼,在下是大竹峰张小凡。”

      “嗯?”绝美少女闻言一怔,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面露好奇之色,锊随之疑惑道:“你就是张小凡?为什么在这里?”

      张小凡微微一愣붯,随即比她更加㙙疑惑,没想到眼前֕的绝世美女竟ユ然认识自己,好奇道:“神仙姐姐认识我?”

      淡淡蓝적光下,那绝美少女比雪还白三分的倾世脸蛋上,幽幽的染上一抹绯红,白里緉透红的肌肤愈发衬得倾世绝色。

      她怎么可能䘌不知道张小凡这个名字,她那个关系最好最亲近的师姐萧清漪,几乎是每次见面都要提起这个名字,把那个叫䢇张小凡的臭小子夸得天上少有地下无的,天天嚷嚷着要把自己介绍给他,开玩笑要自己做她的弟媳妇侑儿,

      生的倒是俊俏,如今看来,哼,却不过是个登徒浪子、鬼祟小贼罢了。陆雪琪见他似乎不像说谎ږ,玉手回转,蓝光湛湛的仙剑顿时回鞘,却是没䚚有回答他的问题,只冷冷地道:“深更半夜,你来大竹峰后山做什么?”

      张小凡脸色一红,有些尴尬的扭头看툖向旁边,有些手足无措,讪讪道:“没,没做什么。”慱

      那绝色少女顿时冷眸如冰,哼了一声,寒声道:“小贼,ģ再不如实招来,我便抓你去戒律堂,到时休怪我냦不讲情面。”

      “小贼?”张小凡睁大眼睛看着她,却是没把重点放在青云门弟烌子闻风丧胆的戒律堂上,愕然数息,他又瞬间耸拉下来脑袋,垂头丧气道:“我刚刚下山楂历练归来,晚上睡不着,就到处溜达,溜达着溜达着就到了这里。” 툘

      绝色少女显然不信,手臂一抬,把手中仙剑连着剑鞘指着他,再次道:“还敢撒谎。”

      张小凡见她似乎真要动手,连忙退后了一步,皱眉无奈道:“神仙姐姐,这次我说的是真的,不然我又怎么敢声张呢?”张小凡说完就后悔了,脑中给了自己一嘴巴子。

      那绝色少女嫌恶的瞪了춖她一眼,犹豫了片刻,果然出声问道:䦷“那Ṝ你刚刚叫什么?”嬷

      햐 张小凡闻言老脸通红,干“咳”一声,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띨”说着见她把仙剑往前递了几分,几乎就要碰到自己的脖子,他上半身微微后仰,连忙告饶道:“好好好,神仙姐姐,我说我说。”

      “我刚刚就是不小心被ż某个东西吓了一跳。”

      少女一愣,再次疑惑道:“什么东西?”她的声音清冷孤傲,却格外的悦耳动人。

      张小凡一撇嘴,伸出手指了指不远处,在那里,一条仍然在竖着身子的碧绿玉蛇正往这边瞅湄着。少女随之望了过去,美眸里顿时露出错愕之色,然后回头,带着淡淡的疑惑道:“它?”

      随后又怪异的看着他,过了好一会儿,就在张小凡快要受不住她的异样目碜光的时候,少女再次问道섞:יּ“你,居然怕蛇?”清冷孤傲᫲的少女清声问道,只是话语中多了几分戏谑鴜,少了几分仙气。

      张小凡低头不语,片刻后,方点了点头,然后悄悄抬眼向她看去,果然见她嘴角露出一丝笑意。虽然那昙花一现的笑意让人惊艳,但张小凡却羞愧无比,涨⭩红着脸转移话题道:“神仙姐姐怎么认识我?”腿

      ⩦ 少女嘴角笑意收起룀,缓缓收起仙剑,又蹙着柳眉瞪了他一眼,神色不悦道:“不许叫我神仙姐姐?”

      “那叫你什么?美女娪姐姐?小姐姐?”张小凡有些明知故问道,声音中不由得有些调戏之意,虽然猜测到了她的身份,但他还不能确定。

      绝色少女顿了一下,随即俏脸冰寒,扭过头去샸清声道;“陆雪荜琪。”

      “哦哦,陆雪琪,好名字。”张小凡暗道一声果然,又随意的赞了一句,然后还是执着于某个问题,笑嘻嘻地ꯒ问道:“神仙姐姐,你还没说怎么认识我的?”

      陆雪琪面上不悦之色又浓了三分,心中一怒,冷声反驳道:“说了不许这么叫我!”

      뱁 “那你回答我ㄽ我就不叫了。”张小凡丝毫不退让,厚着脸皮笑道。ꊚ

      “因为,因为萧师姐提起过你,还有,你的灵果酒。喟”陆雪琪淡淡回道。

      “姐姐?萧清漪?”

      “嗯。”

      张小凡顿时露出恍然之色,这才想起来,他曾让师娘苏茹带了一些灵果酒送到萧清漪那里,顺带给水月大师和其他小竹峰师姐们捎了一些,顿时忍不住嘿嘿笑道:“原来如此,嘿嘿,神仙姐姐,我那灵果酒味道如何?你要是喜欢,改日我再专门给你送一些去끹。”

      陆雪琪强压下心中要揍他一顿的冲动,素颜清丽出尘,冷眸寒光闪烁,冰冷道:“走!”

      僻 “去哪?”张小凡疑惑着回道,打着马虎眼,一副不解的样子。

      㫓陆雪琪呼吸一窒,俏㫯脸上如罩寒霜,冷风吹着柔软的丝质白衣,紧紧地贴在妖娆婀娜的娇躯上,胸脯更是峰峦起伏,ꕧ颤动出惊心动魄的弧度,她的玉手紧握着天琊神剑,松了又紧,紧了又♷松,显然被他气得偼不轻,不过终究是看在萧清漪的面上,晳没有动手,只冷冰冰的道:“滚回你的大竹峰。”

      连她自己龗也有些疑惑,心境一向清冷无鮛波的自己,平日是鲜少生出喜怒之色的,今日怎么如此易怒,甚至生气的鞊次数比她这数年的都多。

      张小凡却犹有不觉,疑惑着“啊”쩈了一声,方才闷闷不乐道⨌:“好吧,那我走了啊。”说着慢慢转过身,向着孤崖边上走去,走了一半还特意绕开了老远,显然是忌惮那쒕条丝毫不惧人的碧绿玉蛇,随后还回头看了一眼,待得走到了孤崖边上놰,又再次转过身,随即没脸没皮,笑嘻嘻地道:“那个神仙姐姐,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陆雪琪只淡淡的望着他,眼神含霜,没有说话。톷张小凡也不在意,有些ۿ不好意思的笑道:“敢问神仙姐姐芳龄几何啊?可未婚配啊?”

      ⦃说着不等她答话,继续道:“巧了,在下也未婚配,不如......”

      说到一半,张小凡见那柄天琊神剑蓝光大声,他心中一惊,顿时闭了嘴,手一招,噬飜魂棒顿时闪烁出玄青色的光芒,他连忙一跃而起,跳了上去,突然又回过头,露出一个自以为很俊美的笑容,朗声笑道:“在下不才倒也有几分相貌,修为也不错,不如神仙姐姐考虑一下我如何?”

      他还想喋喋不休地说几句调戏的话,奈何绝色小仙女经不起开玩笑,张小凡见一道蓝光向自己直射而来,还夹带着凛凛破空之声,他心中一跳,驾驭贃着噬魂棒瞬粶间澣御空溜了。

      陆雪琪又羞又怒,恨恨地看着䧈一溜烟逃跑了的少年,羞恼的“哼”了一声,良久之后,嘴角却忍不住绽放出嫣然笑意,那惊艳世人的绝色容颜,仿佛瞬间令整个天地都失了色彩。

      “这个小贼!”

      푆御空回到大竹峰,张小凡悄悄回到自己的房间,吗然后关上了木门,见小灰依然在仰着肚子呼呼大睡,他走到床边盘腿坐下,想起刚刚的遭遇,嘴角顿时扬起灿烂的笑意。貌似,调戏䨵冷傲小仙女的感觉还不错,有趣,有趣啊,嘿嘿。

      一夜清修自不必详细叙说,到了清晨,张小凡早早地收起了大梵般若,随即洗漱一番走出용门去,雨后的清晨显得格外凉爽,那几多他种的小花昨天还花开正艳,如今却已经花瓣凋零,散落一地,显得被夏雨摧残的不像样子倒是那一片修竹青翠澇欲滴,颜色显得愈发明绿,似乎还长高了一些。

      见此情景,张小凡倒是心情不错,顿时感到一派勃勃生机,来到厨房,见柜子里还保存了不少菜,便蹲下来开始生火做饭,自从他回来后,大竹峰众人颇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感,立马罢免了五师兄吕大信的厨师职务,并把这个光荣而伟大的艰巨任务交给㠞了他。

      半个时辰后,张鱴小凡端着做好的饭菜来到用膳厅,见大竹峰众人整齐的坐在餐桌前,她的旁边苏茹和冰心玉潇湘雨依次而坐,其他人也都各自按顺序,唯独田灵儿平时坐的位置上空空如也,张小凡眉头一皱,把饭횚菜放下后,才问道:“师姐呢?”

      ٶ苏茹闻言瞪了他一眼,哼了一声,不悦地反问道:“你说呢?”

      张小凡脖子一缩,见气氛㐅有些诡异,心下了然,却讪讪一笑,讷讷道:“我,我怎么知道。”

      鞠 苏茹却是美眸䖄眯了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她今早见往常吃饭比较积极的女儿没过来,就去她房间找昊她,见她正躺在床上熟睡,好不勗容易叫醒她后,也只听她迷迷糊糊说了句不想吃就继续睡了。苏茹向来聪慧过人,见宝贝女儿面容憔悴,双眼有些红肿,顿时细眉一蹙,发觉事情并不简单,再想到张小凡刚一回来,自己女儿就成了这样,顿时猜到了几分。

      苏茹本想好好问问毾,安慰一下,但是见宝贝女儿实在是困的不行,就为她盖好被子,转ゅ身䰈出去了。原本她是要゘找张小凡问清楚的,没想到遇到了冰心玉和潇湘ꎈ雨二人,퐒三人闲聊了⩿两句,她却也ꎱ不便再去找张小凡审问,索性就在用膳厅等着了。

      如今见这个小弟子居然还敢装傻充愣,顿时瞪了他一眼,却笑着道:“吃饭。”

      众人不明所以,稼却캾也察觉到气㑚氛不对,见苏茹发话了,宋大仁等人连忙低头闷吃。

      吃完饭后,田不易与冰心玉和潇湘雨闲聊了几句,就又老神在在的回到了后堂。见他迈着步子走了,其他人也纷纷找由头告辞离去。张小凡见眨眼间用膳厅就剩了自己和师娘苏茹,顿时心生不牂妙,干咳一声쀇,见苏茹只一个劲的看着自己,似笑非笑的,他打了个寒颤,连忙起身道:“那∟个,师娘,我去修炼了啊。㩼”说着转身就要开溜。⚊

      只是刚跑到门口,就听到一道清冷的声音传进缵耳朵里,“老七僾,你站住!”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