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号搜索在线

      暴雨!闪电,雷鸣!

      一个黑色的军帐前面,正有五人低头站在雨中,其中之一就是阿卡杜拉。

      而在他们面前,阿布德同样站在雨中,正两手背在身后,审视着阿卡杜拉他们。

      接着阿布德往他们身后看了看说道:

      “黛绮丝,人上哪去땞了”

      他的表情平静,他的声音平静,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

      可当阿卡杜拉听到阿布德的提问后㄃,全身却止不住的颤抖,像是筛糠一样抖个不停,连牙齿都在打颤。

      他不敢回答,或则说连回答的勇气都没有,只是在雨里感受着那份彻骨的寒冷,来自灵魂上的寒冷。

      接下来就是沉默! Ⱡ

      阿布德抬头看着天空䍤,任凭雨滴打在自己脸上,身体轻轻的摇晃着,表情随着时间一点点变化,能看到他的嘴角露出了一种无法言语的笑容。

      霹咔!

      闪电在他头顶穿过,在他的目光中游走。

      轰隆!

      阿布德在一声雷鸣后,笑了出来,用嗓子发出了喘气声。

      哼!哼!!訑

      뾚他双肩颤抖,笑声越来越冰冷,越来⬺越浸骨,像是一只在雨夜里啼叫的乌鸦。

      “ˮ我问你黛绮丝人呢”

      终于,阿布德爆发了,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咆哮,随着闪电的刺啦声一起在阿卡杜拉的耳边回响着。

      啪!!

      在这声咆哮中,阿卡杜拉一下跪在了地上,他全身抖动着,双手缩在胸前,颤颤巍巍的看着阿布德އ。

      “我们失Ɉ败了,没能抓到那杇个女人”

      连说话都在打颤。

      此时的阿卡杜拉脑子一片空白,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只是摄于阿布德的威严,本能的在向他诉说事情。

      헮“哈哈!!”

      狂笑,阿布德双手弯曲伸开,目光无序的在周围游荡着。

      “失败了,你们听到了,他说失籝败了”

      像是在跟谁说话,实际阿布德只是在自言自语。

      촊 当然,这种情况下也没人敢呼饣和阿布德的笑声,更没人敢接话,因为在场的都꺕知道,这笑声绝不是好兆头。

      甚至,当阿布德的目光看过来的时候,其余的阿拉伯士兵还低下了头回避着这目光,更甚者还有人往后退了一步,同样不敢做出反应。

      接着,阿布德的笑声戛然而止,非常突然的僵在了原地,连动作都停Ӳ留在半空一动也不动。

      这姿势至少维持了十余个呼멽吸,阿布德才放下了双臂,同时还偏头侧目,向四周看了看,像是在搜寻什么一样。

      轮到看完一圈后,阿布德才将目光回到阿卡杜拉身上,再次问道:

      “我其他的士兵呢?”

      又是一颤,阿卡杜拉像是泄气皮球一样,瘫坐在了水坑中。

      尧这个问题他不敢回答,真的不敢回答。믌

      他不知道那句话说出口͑后,阿布德将会用什么迎接他,将会怎样对待他这个丧家犬。

      看着瘫在地上的阿卡杜拉,阿布德弯着腰一步步走了过去,在一步之外的地方停了下来。

      ̮接着阿布德整个身体倾斜,从侧面看着阿卡杜拉的脸说道:

      “你怎么了,我的阿卡杜拉,好好回答我啊,我的士兵们上那去了”

      ỽ这声音低沉到了极点,说到最后的时候,阿布德整张脸都抵在了阿卡杜拉侧面,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依然䃮不敢回答,感受到主人在自己身边的气息,阿卡杜拉全身无序的抽动着,嘴中发出哗啦声,不停的哽咽。

      刷!

      就在这时候,阿布德两手一伸,一把釆从地上拽起了阿卡杜拉,像是摇晃烂泥一样对待着瘫软的阿卡杜拉。

      接着,阿布德抓着了阿卡杜拉的头发,将他䵎的脸拉到自己面前说道:

      “阿卡杜拉,﹟阿卡杜拉,我忠实的仆人啊”

      虽然叫着仆人,像是亲昵的称㽈呼,但实际阿布德满脸青筋,凶相毕露,一直粗重的的喘息着,大声的在阿卡杜拉耳边吼叫着。

      然后阿布德抓着阿卡杜拉的头发,单手握着他的下颚说道:

      “我让你去抓黛绮丝,我给你三十号人马,你当时怎么说的”

      尪看着现在的阿布德,阿卡杜拉两腿打颤෣,眼里面全是惊恐的泪水:

      “我的主人,我的主人,对不起벟,对不起”평

      他不停的道歉,求饶,他心中恐惧到了极点,他知道阿布ℽ德为什么生气,他害㜛怕阿布德。

      돎但阿布德直接无视,反而用手抓着阿卡杜拉的脸,用力到将这张惊恐的脸握变了形,几乎嘴对嘴,眼对眼说道:

      ॄ “不回答是吧!来,我替你回答꬙,你当时说有这些人马就够了,绝对能抓到黛绮丝了,对不对,对不对”

      在这质问下,阿卡杜拉那敢接话,依然不停地叫着对不起。

      而阿布德依然自顾自的说着:

      “但是呢,你不但没抓到黛绮丝,还只带回来了四个人,四个人~~”

      说到最后,不知道뮗是不是气疯了,婬阿布德居然带着笑腔,语气颤抖的拉出长音。

      啊!!

      到这时候,阿卡杜拉大哭了出来,用畏惧的目光看ﲁ着阿布德的脸叫着:

      “请原谅我,我的主人”

      他眼泪鼻涕的混成了一团,感受到阿布德别样的气息,那是死亡临近的感觉,正在警欻告着阿卡杜拉面前的主人是何等气愤。

      怎么会因为一句话就真的原谅他,那可့是二十多名精锐骑兵,是他阿布德呕心沥血培养出来的强者。

      所以阿布德在最后大吼着,对着阿卡杜拉说道:

      “看着我的眼睛,阿卡杜芨拉,我再问你一次,我的士兵们ቱ呢?”

      此时,就连阿布德뫚的身体也情不自禁的颤抖起来,那是气愤到无以筘复加,不知道该用什么方式才能宣泄出謪来的表现。䨍

      说完之后,阿布德刷的一下抽出了腰间鎒的弯刀,抵在阿卡杜拉杏的脖子上大叫了一声:

      “给老子说!” 逘

      脖子上传出了刺痛感畠,有一滴血顺着刀锋流动,然后被滴ⲩ落的雨水卷动着,一起从阿布德的弯刀上消失不见。

      感受到了主人已经动真格了,阿卡杜拉两腿一紧,骚臭的㢽热流顺着大腿而下,哭丧着脸说到:

      “死了,都死了”

      틢说出这话之后,阿卡杜拉面如死色,连瞳啗孔都没有对焦。

      嘴角抽动,然后弯曲向܅上,阿布德露出扭曲的笑容,只有嘴在笑,脸上却没有一丝变化。

      “我知道都死了”轻声뾽的说了一句,阿布德安静的看着阿卡杜拉뒖。

      实际啊,阿卡杜拉回不回答都无所谓,不回答阿布德也知道那些人都死了,在场的人也知道那些人全死了,只有五人回来了就是最好的证据。

      但阿布德就是想亲耳听到,想让阿卡杜拉自己亲口说出来。㾜

      “他们是怎么死的?”

      쀔 畏畏缩缩,阿卡杜拉不敢看阿布德的眼睛,低声地说道:

      “是仇天魁,我们被他阻击了”

      在这话톂中⡥,阿布德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

      “哈!又是这仇天魁?”

      阿卡杜拉不住的点头回应:苆

      “恩!”

      接着阿布德拉动着弯刀,慢慢在阿卡杜拉脖子上移动说道:

      谶“ࣵ他难道是神吗,你们三十多号人被他一个人⣰阻쟳击了?”

      脖子上传来刺痛感,阿卡ᵩ杜拉双手在面前摇晃着,哭丧着竭力狡辩道:

      “不是的,实际在战斗开打后,我们已经把仇天魁逼上了绝路,可没想到又来了两个大高个偷袭了我们~~”

      说到这里,阿卡杜拉祈求的㑐看着阿布德。

      听到这回答࿺,阿布德嘴角拉出了뙽一个更加恐怖的弧形,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你是说我们三十号人马没有打过三人吗?”

      可以㹕看见阿布德有咬切齿的样子,还将弯刀在踯阿卡杜拉的脖子上游走了一下,吓得他翃都快缩成了一团。

      “不是的,还有一只黑狮子一样的大狗㭱,他还杀了我们四个人”

      阿卡杜拉已经被吓倒了神志ᢪ不清,要是在清醒的状态,他绝对不会说出一条狗杀了四人这种话,因为平时的他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果然,在这句话说出口后,阿布德先是瞪了一下眼,然后不可置信的说道:

      “你耍我吗?你说我士兵连一条狗都打不赢?你说我们连一条狗都打不赢?”

      这话简直就是在找死,除了找死就是找死,就像在侮辱阿布德一样,旁人听到的ꃼ就是在说他们连一条狗的打不过。

      到这时,阿卡杜拉发现说错뻱了话,张目结舌的辩解道:

      “不是的,我的主人,我不是这意思”

      呵呵!!

      “你们连一条狗都打不过”

      ⋭ 像是抽风机,면阿布⋳德嗓子里发出不自然的笑声。

      然后,一切就像静止一样,连呼吸都停顿了下来,只能感受到冰冷的雨滴落在身上,彻骨寒冷。

      阿布德再一次恢复了平静,连表情都恢复平静,轻声的说道:

      “阿卡杜拉,你就是这样报答我的吗?”橧

      룖 돫 这感觉就像是盛怒而反,像是狂弌风停歇前,暴风雨将要来临一样。

      偌  越是平静,阿卡杜拉就越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他抱着阿布德的裤腿,痛哭流涕的叫着:

      “主人,我对你绝对的忠诚,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但阿布德放开了手,将他扔到了地上,自己言自语的⩚说道:᮫

      “你还记得当年吗,你只是一个奴隶的贱种埡,是个一文不值贱东西,是我收留了你,给了你今天的地位跟名誉”

      说着这话的时候,阿布德还提起了弯刀,用大指姆在刀锋上摩擦着。

      “哦!主人,求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

      阿卡杜拉一下扑在阿布德身下,抱着他的腿摇晃着,哭喊着求饶。

      “机会!”

      弯刀在空中挥动了一下,阿布德平静ᯀ的看着密集雨滴在刀面上敲出哐哐声。

      “我给了多少机会了,然而你给了我什么”

      接着阿布德再说道:

      “第一次给你机会,你却让仇天魁杀了我们三十錰名骑兵,第二次꿓给你机会,千载难逢的机会,你却放跑了黛绮丝,又让仇天魁杀了我们二十多人”

      说着阿布德举起了弯刀,高高的立在了头顶,目光淡然的看着阿卡杜拉。

      ڥ“我的仆人阿卡杜拉啊庒,你已经没有机会了”

      看着高举的弯刀,阿卡杜拉一下瘫坐在地上,嗓子中发出绝望的哽咽声。

      “我的主人”

      阿卡杜拉没有反抗,他也不敢反抗,因为阿布德是他的主人,那从小的奴性让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反抗面前这个男人。

      但他对阿布德的忠心是绝对的,所以在惨败之后,不管是骗心存侥幸,还是明知道会死的情况下,阿卡杜拉还是回到了阿布德身边。

      “永别了!”

      阿⠩布德手中的弯刀在说话时落了下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