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C自拍视频

      “好汉,好汉痔~别再划了,我可以书信一封,保你在里面畅通无阻”沙丘连忙说道。

      “好,但现在豣没有笔墨鐘,只有借你的手指一ﳄ用了。ၠ”

      “按我说的写,收起你的小心思,不然小心你的蛋蛋”说着对下面比划两下。

      Ϯ“本人沙丘,在回去途中遭袭,幸得义士吴大郎相救,已安然无恙,准备隐藏在暗处查出凶手,今汚儿让吴大郎回来取些金银作为用度,见字如见人,需全权配合,不誼得怠慢,箟不然回来收拾你们,沙丘!”好了,Ὺ再按个手印嵱。

      写完靍血书,吴越终于不再伪装,“沙帮主,告诉你,我叫吴越,去了阎王那记得报我名字。”说咶着一刀刺进届其胸口。

      沙丘吐着血:“你~你~”接着就彻底没气了~

      看着眼前的尸体,吴越手一挥收进空间,世上彻底没了沙丘这个人。

      沙河帮驻地,一群小罗罗聚在一起吹牛打屁,䊭吴越来到大门口,

      “你是干什么的,来我们帮有쒽何贵干?”

      “烦请通知贵帮罗堂主,是沙帮主让我쎌来的,有事嘱镪咐。”

      冲 爴“듅等着”小罗罗回头一路小跑去叫堂主。

      “就是你要见我,帮主有何吩咐。”

      “罗堂主请看,这是帮主叫我㽣带来的,你一看便知。”

      罗烈拿着血㊈书看了起来,皱着眉头,帮主遇袭峌了?是谁在针对我们沙河帮,漕帮还是丐帮?癷静静思쬋索了片刻。

      “既然帮主让你来拿东西,那就去吧,王二带这位셩小兄弟去帮主房间。”

      吴越跟随王二来到沙丘的房间:“好了,你下去吧,帮主吩咐的是机密要事,不能조让过多的人知道。”事

      小喽喽也是听话的走了,伃进入房间,吴엟越把床下的几个箱ᬂ子拖了出来,打开看看,好家伙,一箱的黄金,一箱的大洋估计有个10W枚左右,还有一个箱子较小一些,里눑面放着两把短铳一瓶蒙汗药,和一些炸药。

      真픺是大收获呀,一挥手,所有箱子都消失不见,收进了空间中。出了房门,吴越来到客厅,

      “罗堂主,帮主吩咐今晚大开宴会,营造出帮主已经回帮的假象,用来麻痹对手,希望罗堂主配合。”

      “好,没问题,兄弟们,都把好酒搬出来,准备开宴会。”

      小喽喽们恶一听可以吃顿好的,各个兴奋不已,手脚勤快,吴越也加入其中,一边搬酒,一舤边趁没人注意,偷偷把蒙汗药下在酒里。

      ᙾ“来,兄弟,敬你一杯,说着一饮而尽”㙴而当吴越嘴碰到酒杯时,已把杯中酒都收进了储物空间中,杯子倒过来示意下其묟他人。

      䀷 待得酒过三巡,吴越,看着满地醉酒昏迷的人,露出了冷笑,接着从空间中拿出炸药,放在客厅,点着火把把外面茌的房子点햘燃,从㢁容离去,待得离了二里地,只听见一声曺爆响,沙河帮从此消失。

      回到家中,吴越沉沉的睡去,这一觉睡得格外安心,悬在텅头上的剑消失了。

      第二天,满街漿都是在讨论沙河帮鄰覆灭的消息,寻常百姓听쎰闻,各个拍手称快,看来是蓚苦沙河帮久已。

      氍 蛭吴越带着微笑,走在街道上,听着消息,心情舒畅,突然看到林世荣带着一帮人⦼围着洋人在理论。 ⣙ 喿 “념原来剧情发展ﰊ到这儿了,应该拿是送菜的老伯上错船,被美国的积善开枪打伤了鏪,所以林世荣带着一帮人去找洋人理论。”

      ⫰ ם“得想鞤办法治治这个积善,MD一个퐒人贩子,来我大华夏骗끨取妇女去旧金山卖淫,简直是畜生,虽然现在改变不了这个时代,但是力所能及,还要想办法帮下这群人。”

      说着走到洋人和林世荣对峙的中间,看着牛头不对马嘴뭝的两人,拍了拍뱞林世荣的肩膀,让我来说,我会英语。毕竟是经过21世纪考验的新时代青年,四六级是必须得,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的。

      “你好,积善先生,我是来痴为我ࡐ身边的Mr林,抗议的。”

      “你们的爭士兵在前几天,打伤了我们送菜的一个无辜百姓,现在他受伤严重,是家中的主要劳力,无法ẍ工作,一家人都活不下去,你们必须赔偿其相应的费用。”

      “Oh,No,他是Ꮺ擅自上了我蘘们的船,按照约定我们可以开枪。婴”

      “不不덦不,他不是擅自上船,他是去送菜而已,你们擅自开枪已经引起了众怒,如果你们鏏不想以后天天᚛吃干粮깯,꤈没人给你送菜的话,最好还是赔偿当事人。”

      积善想了鋉想,没必要在这种小事上纠缠,他还有大事要做,О于是点삞了点头:“OK,你说服我了,那么这是赔짎偿金。”说着给了一张100银元的票据,转身就走。

      “一旁的林世荣一脸喜色,兄ぁ弟你太厉害了,你是怎么说服洋鬼子赔偿的。”

      “小意思,我说如果你不赔偿鐁,以后休想吃到新鲜的蔬菜,这里的百姓都会惧怕你们而不会去给你们送货듥。”

      “兄弟还是你会说,走走走,我做东,请你喝첫一杯。”

      “叫我䰮吴越就行,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吴越说道。

      酒敮足饭饱,两人各自离开,约定下次再喝。吴越装作醉酒的样子慢慢徒步到码头,在牠茶棚点了碗凉茶,观察着积善一行的船只。

      只见一只只木桶㰊从码头运上大船,匿吴越知道那里面装的都是女人,錔看着一群洋鬼子在船上吆五喝六,指指点点,恨不得现在有一把冲锋枪把他们都突突了。

      蒭呆了会,看完船上的大概兵닦力䭑布置,吴越转身就走,来到海边,看着周围四下无人,直接往空间里装了100立方볐米的ꯓ水,接着赶去集市买了个龙王面罪具,就在家静静的等待天黑~᚛

      夜晚,乌云͎遮辄天,没有一丝月光透射而出,月黑风高杀人夜,真是好天气。

      吴越换上夜行衣,带上买来的龙王面具,向着码头悄悄潜去。

      来到码头,周围寂静无声,貇只有船上的探照灯在四周扫射而过。吴越躲避着光线,慢慢靠近积善的船,顺着锚索慢慢的向上爬去,快到顶的时候一发力,直接越过船舷,落在了ང甲板上。 䪒

      此时,两个洋鬼子还在靠着船舷吹牛逼,完全没注意到有人上了船。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