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8骚麦小仙免费

      一个月后,由三代火影提议的中忍考试得到꯭了木叶高层的全票同意。

      幃 忍者学校一年级教室里,西野寺正在宣布着这个消息:“三代大人决定酻将在一个月后的木叶二十六年,3月10号举办中忍考试,不过你们都还没毕业,所以就没办法报名参加,但去现场感受一下气氛还是很有傱帮助的。” 笽

      “西野老师,我们真的没办法参加中忍考试吗?”奈央在对方宣布完消息后,第一个举手提问。

      “不行哦奈央,其实这是为了你们的安全考虑,要知脓道即便是毕业的下Ṧ忍都不一定能通过考试顺利晋升。”

      “哦,西野老师我知道了。”小冰山的气场似乎ᢎ变得更冷了。

      慎无视台上西野寺幽怨的眼神,随意地侧头问道:“奈央呀,你现在就想当中忍吗?”

      “不是,我只是想跟中忍考试的选手譨切磋一下而已。”

      䳍慎㟸对奈央用冷淡语气说欞出来的话语是绝对不相信的,他没想到这小冰山还学会傲娇了。

      他抱着调戏곜的想法,立寞刻提议道:“那要不我们去绑一两个选手ᚬ,再用变化术代替他lj去考试吧!”

      ᳪ“……”

      教室里的空气瞬间凝结,学生们的内心都不由迷༂惑了:“大哥你说得真对,但是能ꗉ不能不要当着这么多人说出来?看看西野老师脸都黑了呢!”

      奈央不能接受这样的卑鄙手段,她立即便怒道:“当然不行!我要堂堂正正的去섾参加中忍考试,然后成为中忍!”

      “奈央啊,原来你还是ķ想当中忍的嘛。”

      小冰山听着켬好友那揶揄般的语气,脸颊ﻆ瞬间就感到微微发烫。

      慎当然知道见好就收,要是对方被自己调侃得恼羞成怒ꉛ,那他可就悲剧了。

      于是,情商在꨸线的他选择转移话题:“身为好朋ꅒ友䙎我,当然要尽全力帮助你获得中忍考试的第一名啦!”

      慎觉得在忍者学校里待的无聊日子已经够久了,打算借着中忍考试来搞一波大的。

      “真的吗?不过你要保证不能借这ȹ个机会来搞事情。”奈央感觉有些不对,便要对方作出保证磋。

      慎自然是连閣连保证,徟他当场就表示自己是一个脱ﮩ离低级趣味的人,不可能会去搞事情的。

      只是,他同时还在内心表示,不需要自己亲自动手,都能在木叶里面搞个大事件出来。 㻏

      “怎么你的笑容这么阴险呢?”

      “没有,你的感官出错了,明明是开心的笑容。”

      “你的保证謵真的有效?”

      “以我们之间友情还不能让你相信吗?”

      “那就希望我们友㮉谊的小船不要翻吧。”

      ……

      宇智波训练场,智坚正在跟另外一剛个儿子进行父子局。

      “富岳不错嘛ꮫ,手里剑术的蔿角度控制得很好!”智坚说着,还抬手用指尖击㖈飞一把从背后射흝来的手里剑。

      “父亲大人,我也总不能看着慎的进步无动于衷吧?落后弟弟太多我这个当兄长的也得加倍澲努力才行!”

      惥富岳见手里剑被击飞也不着急,他可是还有秘密武器握在手里的。

      “富岳你很好,还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我可不认为你会没有准备就跟我切磋。”

      富岳见被父亲看穿心思,酝酿一番后提醒着对方:“父亲大人要小心了,我现在还不能很好控制这个忍术。”

      智坚心里一番煪思索:“忍术吗?富岳的属性是火鄅,那么最有可쭰能的就是火遁,先看看威力如何……”

      岮他快速下好决定,并给予回复:“来吧富岳,让我看看你这段时间修行的结果!”

      ⩍富岳当即运行起查克拉,双手同时迅速结印,而嘴巴៽却是狠狠吸了一大ۇ口空气。

      “果然是火遁!从结쀘印上来看似乎跟凤仙花差不太多,看来富岳在慎的影响下也开始研究딻起忍术来了……”智坚看着폠大儿子在准备忍术,心里一阵欣慰。

      “火遁·凤仙花爪红”

      富岳心里默念后,便吐出嘴里的凤仙花之术,接着计算好目标位置后,他抬鿀手就将十数枚手里剑射向凤仙花␠的火焰,最后他还通过瞬间的形态变化,把每个手里剑都附着䴅上高温的火焰。

      䮨 閒 智坚껑看着眼前十数枚附带火焰高速鈯旋转的手里剑不敢쓇托大,ᴹ他眼中的写轮眼开始捕捉运动轨迹,不断侧身闪避着手里剑。

      他Ᾱ很快就把这招忍术给躲了过去,随后便说出自枀己评价:“即拥有火遁高温的杀伤力也具备手里剑的切割能力,即옓便用水遁熄灭了火焰手里剑还是会继续旋转攻击目标,虽然是不错的忍术但面对写轮眼……什么?”

      富岳见自己父亲全数躲避完手里剑,双手用力往后一拉,他就瞬间打断父亲的点评。

      伴随着他的动作,手里剑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着一样,再次向智坚소飞去。

      “痁查克拉线?不对,如果是这样的耵话那会被我的眼睛看到的,那么也就是说ജ是一种茕细小到写轮眼都无法看出的线……”膌智坚看着再次向自己袭来的手里剑,瞬间就得出了部分答案。

      他写轮眼不ꛚ断转动,捕捉着运动轨迹的他狼狈地躲避⦾着带火焰的手里剑。

      只是最后,他衣服뜼上的肩膀位置还是让其中一枚给擦中錉了。

      “父亲大人您没事吧?”富岳释放完忍쐜术过后,就着急㴛上前查看情况。

      “我没有大碍,只是擦中了衣服而已娦。⠂”智坚说着,还用手拍熄賀了肩膀处的小火焰,随칃后便再次评价道:“很턢好的火遁,涅即잘便敌人成功躲过第一段攻击,第二段向背后的攻击可就没那么容易躲过了!”

      쁅 富岳听着父亲的评价可襞没有沾沾自喜,稍加思索过后便权衡利弊:“没有,只是我想着既然慎能把查克拉注入到细胞中那么为什么我不能让手里剑也带上查克拉呢?”

      濍 ⒫说着,他还伸手挠了挠头:“不过这招火遁还是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良的,如果㸔开启了ᘫ写轮眼,命中率说不定能得到大幅提高。”

      “已经很了不气了,有了这招火遁你去参俬加中忍考试我也能够安心了。”智坚鼓励着。

      “父亲大人,我还訽远远不釛够呢,慎可是发明出了千鸟这种对写轮眼极度相匹配的忍术呢!只是现在쮬我还不能很好进行性质变化,不然加上千鸟륷我的把握能加上三成。”富岳冷静分析。

      智販坚望着不骄不躁的大儿子,内心就更㞚加欣慰了:“还好富岳性格像我那样严肃认真,一个臭小子就足够令我头疼得不要不要了……”

      “父亲大人,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您觉得慎会去参加中忍考试吗?我总是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那个臭小子?还真有慀可能!”

      富岳的话提醒了智坚,中忍考试这么大的事情,那个在他眼里整天胡闹搞事的小儿子能放过?

      脊背发凉的他,似乎预见了中忍考试ꑚ将要发生的大事件。

      而当天晚上,죟从商业街传来的打碟声,就更加应验了他的想法。

      …τ…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