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爱天天操天天干

      只见台子上一只硕大的蜥蜴劲,奇怪的是他居然像人类一样蹲在地上啃食着东西,身上布满了墨㝿绿色缹的鳞片,在阳光下闪烁着极其骇人的森森绿光,尾巴上沾满了鲜血,尾巴尖的左右两处分别长着一对深白骨刺,一对艦大爪子仿佛充满了力量,竟먘然是一只蜥蜴人!

      此时它听到了萧梦楠的惊呼탴声,当即转头看向这边。

      彼此望了一个对眼,当下又是一声惊呼,转身就欲逃跑,但是奇怪的是身体仿恥佛턠被锁定了一样完全动不了了。

      而就在此时一股淡淡的清香从怀中徐徐飘出,瞬间精神一震,撒腿就跑。

      蜥蜴人居然露出了一个‘咦’的惊讶表情,几个闪身便追至来人ϖ身边,巨爪抓向来人,另一只巨爪抓碎了萧梦楠向自己掷来的花盆。

      ‘砰’一声,花盆连同紫色无叶花被瞬间抓个粉碎,与此同时一股淡淡的幽香也吸入了鼻中,瞬间一Ꭿ股混乱之极的感桳觉在脑袋里扩散开ഡ来,当即止住了身形呆在原地,茫然地看着四周。

      ⎁ 萧梦楠见机会来了,当即手握木矛铆足了力气像蜥蜴人掷去,随后撒腿便跑줁!

      ‘嗖’的一声,只见木矛䒢如流星赶月般찙地飞向蜥蜴人!

      ‘啪嚓’一声,木矛断为两截,蜥蜴人不但毫发无伤鿧,仿佛没掷在它身上一样,看了看周围,又看向了萧梦楠,突然发出似牛非牛的悲鸣叫声,倒在地上来回打滚。

      萧梦楠跑了几步,回头看了一眼蜥蜴人,发现它퍉有些异样,心想;“被我给打傻了?”不由多想,此时不溜更待何时。

      不一会功夫,只见那怪物弹地而起,双爪捂着脑袋,向山里஌飞奔而去,不一会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萧梦楠一路狂奔,此时已经逃到了家中,正蜷缩在床下按着自己还在瑟瑟发抖的腿,身边则是一棍簦平时打猎的铁叉。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萧梦楠小心翼翼地出来,大气⪳也不敢透一口,从门缝往外看,发现并无蜥蜴人的身影,这才稍微缓了一口气。

      “想不到世界上居然有着如此可怕的东西,也不知道村里还有没有其他人活下来,那个家伙是不是还藏在四周?”萧梦楠惊疑不定地心想着。

      此时天色已近黄昏,暮霭也悄悄地出现慫在了林中,琜萧梦楠却感觉有些饥饿,看着昨日剩下的一只山鸡左思右想起来,想出去烤,又怕那怪뎼物出现葲,不出去的话又饿得要命。

      左右为难之际突然灵机一动,山里的怪物应该怕水,如果怪物出现的话,我앀就上船逃跑,看他能奈我何,想着想着不由兴奋起来。

      聉 当即把调配好的各种调料和一些工具放入包中,抓起铁叉,带⋺上山鸡,飞快地向莧大湖跑去,甉尽管自己跑得很快,但是总感觉身后有个影子若有若无的跟着,然而回头却是什么都没有,当下又加快了速度。

      由于萧梦楠体质异于常人,加之大湖离村子又不算太远,鬛尽管是绕着村子跑过去,也只是多花了一点时间而已。

      当到达湖边后便觅得一块还算平坦的地方,就开始准备今日的‘早餐’。

      由于害怕蜥蜴人突然出现,胡乱地烤了烤便洒了点调料,然后将山鸡先收喻好,最后赶紧把火熄灭。 㡙 է 火急火燎般地循解开了纤绳,将船划到了一个自以为安全的距离后,委便风卷残云般地吃完了山鸡。

      此时的湖面已是薄雾氤氲,㵚看了一眼湖边停靠的渔船。

      “若在平时的现在,张叔、赵叔等人定然带着笑容划着船在归来的途中。”

      ⩞ 而如今湖上偶有夜鸟掠䟈过之外,平静得只剩下微风过㐪耳的声音了。

      发了会呆,发现黑暗已经逐渐地占据了整覸个村庄,只是湖面远端楞天水交接处还仅存着一丝红霞。

      因为此时正值盛夏,晚间徐徐吹来的微风到让人有种舒服的凉爽之感ꏵ。

      髿 经过了一夜的킎醒醒睡睡,天空的东方终于微微泛白,萧梦楠上岸后,拿着‘武器’便向闀村中走去。

      昨夜想了很多,主要是日后的口粮问题,外出打猎显然是不敢,生怕在林中碰到那尊杀神,如果碰到的话,可不敢保证还有那么好的运气。

      思来想去龇便是在村中找一些食物,毕竟还有前日抓到的大山猪呢。

      不一会的功夫便到了村庄的外围,平时还算热闹的村庄此时却是静悄悄的。

      妿 试探着慢慢前进,略作停顿发现并无异常,悄悄୞地绕到了一同打猎的猎户房后,由于做贼ꀝ心虚且知道此地无人,不由象征性地左列右看了看才打开窗户跳了进去,发现山猪已经被腌制了起来,当下把较好的部分收起,继续到下一家寻找。

      因为一直未发现蜥蜴人的行踪,胆子也不由大了起来,干脆找了一辆手推车用来装载食物,不一会的功夫就꒢装满了各种食物。 삷

      就在路过铁匠铺的时候,突然想起以前王瘵师磣傅经常帮躪人打造柴刀,便进屋找寻一番。

      除了铁匠炉、铁夹、铁砧、铁锤、风箱常用工具之外并没有脮自己想要的东西,又在内屋巡嚵视了一圈,不由一阵失望。

      就在要离开的时候,发现一木箱边沿倚露着一个木柄,拿出一看,好家Ӓ伙!竟然是一把砍山刀,并且㮖是开过ᾖ锋的。

      칡 虽然现在刀刃有些发钝且锈迹斑斑,但它至少鱗比自己那些所谓的‘宝刀宝剑’强上不少!

      此时的萧梦楠瞬间豪气顿生,仿佛就算蜥蜴人再出现也有把握一刀把它劈成两半的㎅感觉!当即将刀收好拉,推着车子向湖边走去。

      突如其来的惊喜差点让萧梦楠哼出小曲,这豪气来的快去得也魹快,缿推车的䗘同时还是警唛惕地漢看着四떅周。 䫅

      就这样过了三日,绷紧的神经已然恢复正常,便开始觉得无聊起来,想去打猎又觉得索然无味,为何麠突鍬然出现这种感觉呢?

      想了想之后才发现是缺少了同行之人,平时虽然跟他们话不多,但至少看到他们的喜悦以及平日的说说笑笑也会感觉很高兴,突然这种习惯随着前几日发生的事全改变了,村里或许就剩自己了,越想越是孤单,便开始躺在船上看着天空中无数的繁星。

      漆黑的天空上悬着无数半明半昧的星星,犹如濫千千万万支发着光的蜡烛,看了一会,又仿佛变成ꎲ了无数只萤火虫。

      望着天空心想,这天空是不是比大地还大,同样是一眼都看不到边链界。

      看了一会突然发现星星或许娉更加无聊,每天只殕在一个地方闪啊闪,自己比起星星幸运太多了,至少自己可以在周围走走。

      就在此时一臓颗流星划过,带着一条小尾巴转瞬即逝。

      心里猛然一惊,弹身而起。

      它去了哪里?它是不是离㻙开了这片天空?随即又想到它去哪里去它的自由,管我P事!不过转念顿悟,我难道是不自由的么?我为什么要一直呆在这里,星星能离开㊎这片天空,而自己为何不能离开这片大地。难道还指望他们复活不盙成?想到这里不由又是愤怒又是兴奋,当即抱定了离开的念头。

      把船划到了岸边씜,既然要离开的话,就得收拾收拾。

      只见他升起了火,将剩下的肉都制成肉干,心想自己家里除了‘父母’之外也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想去把村民都给埋了,又想起那天进村后闻到的尸臭味,便艀打消了这个想法,既然这样,明日动身!

      翌日。 ʝ  拜别了家里的‘父母氄’之后ﮝ,萧梦楠来到了自己经常打猎归来的山间小路上,看着下面的村子,突̑然悲从心来,一起打猎、一起玩耍、一起学习、鮥一起抓鱼的日子突然浮现心中,甚至瞬间都有种不想走的쌯感觉,当然了,那只是瞬间的感觉而已。

      ⯽ 此时又想起昨夜的流星,不由一阵兴奋,外面㢜的世界会不会更加精彩,会不会有像蜥蜴人那样的ड怪㝓物,会不会有比蓗自己还厉害的人,带着各种疑问毅然쯢转头向山中走去。因为只有勇敢地去闯,才会发现世ⷚ界的不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